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金金与我的距离,表白心意

    一>

  相处过一段时日,我也开始对金金有所了解。

  一次我问金金:「江湖上流传许多关于你的传闻,神乎其神,让人惊叹不已。对了,你用哪种兵器,为何从没听你提起过。」

  金金笑道:「传闻不过就是传闻,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万,但不论怎样,我都可以告诉你,那不是真的。」

  又道:「其实我不会武功。」

  我吃了一惊,问道:「不会吧?上次见你独自一人……」

  金金看着我,认真说道:「自古至今,邪不胜正。通常说来,只要理直气壮,便无需担心别的。」

  从金金正义的眼神,不难了解到,我便是金金所说的,不能胜‘正’之‘邪’。我叹了口气,正色道:「嗯,我承认,这句话本身便很有道理。」

  又说道:「不过,若不走运,碰见不讲道理之人,你又不会武功,岂不是危险得很,这又该如何?」

  金金继续道:「其实讲道理之人,至少要比你想象得聪明。若真是那般,我自有办法,比如说如此这般……」

  我吸了口气,道:「哈哈哈,有道理……对了,不知是否讲道理之人,都那般狡猾呢……」

  「……」

  「……」

  …… ……

  又有一次,在思考很久之后,我突然问道:「金金,你看我怎么样,是否像不讲道理之人?」

  金金想都不想,随口答道:「不像。」

  又说道:「萧前辈,据我所知,你好像不明白‘道理’是何意思,所以,你一点也不像不讲道理之人。」

  有点心虚,但我仍是说道:「不像,那便是说我原来是讲道理的。嗯,你说得很对,其实我一直都这样认为。」

  「不是啊。」金金有些无奈,解释道:「萧前辈,我的意思其实是……」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

  「……」

  「……」

  …… ……

  看来,‘道理’二字何解,我是很难领悟。嗯,既是如此,我便应当向金金虚心请教。最好是学不会,这样才好意思不断虚心请教下去,听说‘学无止境’,只希望这句话,是真的。

  道理,道理,这两个字,究竟有何含义?

  我开始胡乱思考起来:长久以来,我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所做之事,也都是自以为该做的;别人怎样想,我可没时间去在意。因为生命有多渺弱,我完全明白,而人活于世,毕竟不会长久。说到世上万般事物,谁又有资格,去定论是非呢?我只是不希望自己会后悔,因此,我只选择做自己喜爱之事。就连同‘天外天’,这个老头的理想,我也只当它是一堆馒头,哈哈,我又怎会去理会他人之道理?

  想到这里,突然间,一个奇怪念头浮了上来:在金金眼中,我会是怎样的人?金金与我的距离,又究竟有多远?

  金金就坐在身旁,我偏过头,便能见到金金。金金正呆呆的望着天上,神情茫然,眼神缥缈不定。

  这是近,或是远?又怎样,方可更近一些?

  总之,在我看来,金金真是一位特别女子。有多特别?对我而言,尚是未解之迷。

  二>

  以前,在督察阿兰德龙写情书之时,为弄清楚阿兰德龙有无偷懒,有无认真贯彻执行那一堆《XXXXXX》上的重要指示,我也为此翻过好几本《XXXXXX》。

  还记得有本《XXXXXXX》是这样解释一种名为‘缘份’的东西:‘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在XXXX看多了之后,我不但顺利完成监督阿兰德龙的职责,也因此顺便记下‘缘份’二字的玄妙与难得之处。

  后来,在生活潦倒之际,我便去找李寻欢,借几柄飞刀拿去当铺买馒头。对于这种事情,李寻欢思想悟觉一直不高,总会有些不情愿。

  一见到这样,我便火了,怒道:「混蛋,大家兄弟一场,何其有缘,何其难得。借你几把破铁,你就会死啊?」

  后来不知怎的,楚留香和阿兰德龙也都以各类借口,去借李寻欢身上的破铁。所以,在这种事情弄多了之后,就变得愈加难办。终于有一回,李寻欢一次性削好几百柄木制飞刀,在上面画几颗心,再刻上一个‘缘’字,逼我们拿出去卖掉还债。当然,多余银子仍可五五分帐。

  由此可见,‘缘’,妙不可言。不论怎样,我始终相信,‘缘份’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它一旦到来,便一定需要好好珍惜。

  自我见到金金以后,我便发觉,自己开始变得矛盾起来。

  本来依照常理而言,我的境界已经非常之高——贱人们便是如此评价我,我也是这般评价贱人们,因此,按理来说,这应当是不会出错的吧?可与金金在一起,便常有种境界非常不够用之错觉,无论在哪个方面,均远远不够。

  我常常发觉,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也总是遗忘,什么是已经说过的。甚至,到目前为止,都仍有些弄不清楚,关于上次的无耻行为,我是否已经做出过解释。

  当时之情景,那群混蛋在旁虎视眈眈,情况实在是危急之极,我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表现得令人映像深刻而已,在后来,这个目的不但已经达到,而且还极为成功。可事到如今,我却对此事担忧不已,至于为何如此,自己也弄不清楚……

  有点要命的是,每次当我见到金金飘浮不定之眼神,我便能感受到,在此之后,一定隐藏着某些原因。至于是何原因,对此我非常好奇,可又不愿意过多了解……唉,真混帐,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坐在椅子上思考问题之时,我也总能想起,在与金金下次见面,是否应当怎样去随便解释一下?

  可一旦见面,却又经常不留心忘掉这个问题……

  这又是何故?没错,因为我是一名武林败类,而武林败类所说的,通常都不足为信,因此即便说了,也等于没说。又若凑巧我还不是一名无药可救的武林败类,那么解释这种事情,又多少显得有些多余。

  哈哈,这可真矛盾,要怪,便可能怪当时的我,着实是太高明,太有创意……

  不论怎样,我与金金的事情,已到达关键时刻,嗯,是时候,应当做出一些行动了。

  三>

  再次见到金金之时,发觉金金竟又漂亮一些,于是,我热情的将此发现告诉金金。

  金金笑道:「难得萧前辈实话实说,今天一定有特别之事吧。」

  我干笑道:「哪里,哪里。」

  又正色道:「不过,我今日的确有要事要与你商量。」

  金金道:「这么巧,我也有些事要同前辈说说。」

  我说道:「哦,那好啊,那你先说。」

  金金道:「那好,萧前辈,实不相瞒……」

  金金的话还没落音,我便抢先说道:「先等等,这个送给你。」

  金金奇怪了,问道:「哦,不知萧前辈今日为何平白无故的送小妹一粒石头。」

  我信口道:「哦,这你就不知道了。」

  「这绝非一粒寻常石头,它的名字称为‘定金石’,通常,它都会为它的主人带来不可言喻的好运,关于这粒石头呢,有个神奇的传说,待有空告诉你。」

  金金神情疑感,问道:「哦?为何称做‘定金石’?小妹从没听过,我还以为是刚刚从前面小溪里摸出来的呢,还是湿湿的。」

  又道:「是何传说这般神奇,现在为何不说?」

  金金说得如此直接,我有些尴尬,干笑道:「怎么……可能呢。这绝非是信手从河里摸出来,又或是在地上随便捡的寻常石头所能比拟,不怕告诉你,用‘举世无双,宇内无二’来形容它也绝不过份。」

  又叹道:「关于这个传说嘛,只可惜如今没多少气氛,不好说呀。」

  金金说道:「哦,如此便做罢。不知萧前辈为何要送这粒‘宇内无二,举世无双’的石头给我呢。」

  还有为何,当然是……

  我看着金金,笑道:「问得好。」「很简单,金金,我爱你。」

  金金大大吃了一惊,吸了口气,抿着嘴唇,良久无语。

  片刻之后,金金看着我,问道:「呵……请问有多爱?」

  见到金金吃惊的反应,我有些得意,眨了眨眼,笑道:「还不清楚,估计大概有……」

  还没待我将话说完,金金有些激动,问道:「喂,你知不知道,说这种话的后果是什么,请问你了解我吗?」

  气氛似乎有些紧张,我看着金金,认真说道:「问得好。」「老实说嘛还不了解,不过其实呢,这种东西可以……」

  金金不耐烦的打断了我,问道:「那么,请你又为何爱我呢?」

  我被一连串问题弄得有些迷糊,都有些手舞足蹈,于是比划着道:「这个嘛……好问题,老实说……我如今的确还不知道。」「但是,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这样……所以便这样……当然就……哈哈很显然你说是吧……我能够肯定……」

  金金笑了笑,做出无辜的神情,叹道:「等等,萧前辈,你要小妹如何说才是。」

  我咽了口气,看着金金,认真说道:「金金,我明白这种神奇的事情,会让你在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以至于心情太过激动。但是没关系,你想说什么,便不妨说出来,试问,天底下会有什么事情,是大家不能够拿出来讨论商量的呢?」

  金金想了想,说道:「呵,好。你说的若是真心话,那就先随便发几十个毒誓,表示一下好了。」

  我吸了口气,道:「不必了吧,如此小事,没必要搞这么大吧?依我看不如这样,难得今日天气这么好,你就随便在我肩膀上靠一靠,我随便亲你几口表示表示也就算了。要不然……」

  金金道:「哎,萧前辈,据我所知,你对发毒誓这种事情有独钟,难得大家今日如此开心,随便发个誓什么的衬托一下气氛,又有何不可。难道……?」

  唉,果然,金金对上次之事,仍是耿耿于怀。金金,你听我说,那不过是一个玩笑,一种爱情策略,虽说很有创意,可记忆也不必如此深刻吧……大不了在有空之时,我们一起去找他们道歉,再赔上一切精神损失费用,这样总行了吧?又要发誓,真麻烦,这种事情,通常只在借银子之时,方才有用武之地。

  我看着金金,金金正认真的盯着我看。

  没办法,我提了口气,朗声道:「好,既然金金姑娘如此看得起在下,在下便爽快一些。」

  随后,我拔出宝刀,指天高呼道:「今日我萧十一郎对青~天发誓……」

  过了片刻,我偏过头问道:「金金,今日如此难得,依我看不如先给点提示。你也知道的,毕竟像这种场面,估计一辈子也不过有得这么几次而已,发过以后就没得再发了。所以依我看不如这样……」

  金金吐气道:「呵,这样呀,那就算了吧。」

  当然,绝不能,这样,就算了,我高声道:「先等等。」「我,萧十一今日对青~天发誓,刚才我对金金姑娘所说之言,句句真心,字字真金,从此以后,我萧十一对金金一心一意,万死不辞,¥%……-¥•#¥%,……,如有……如有……」

  这时金金突然道:「咦,怎么打雷了,这下可糟了。」

  不会吧,这么巧,怎么就打雷了,完了,不会又……

  我大声道:「不就是打雷,何需大惊小怪,有我在,你不必害怕。」

  又道:「我萧十一今日对青~天发誓,•#¥%-*(,•#-……%¥*%。¥%*-……」

  还没说完,金金皱眉道:「大雨将致,这些事过几天待大家有空再说也罢。依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我舒了口气,擦去额上汗珠,叹道:「好主意!既是如此,只好做罢。」「对了,我知道在前面不远处,便有一处荒废已久的寺庙,不如我们先进去避避再说。」

  

第十六章 金金与我的距离,表白心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