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天气突变,我中毒了

    一>

  天气很突然,没半点征兆,转眼间便是雷电交加,滂沱暴雨。山神庙里气氛尴尬,我说了许多话,金金都没怎么理会,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

  奇怪,是否因为金金在介意我‘武林败类’的身份?不会的,我想金金应当不会介意这种无聊问题。那么,到底是为何,仍是由于上次之事吗?

  不论怎样,这个时候,这种气氛,我应当随便找些轻松话题,胡乱说下去,才不至于冷场。也不知过去多久,雨水开始渗过庙顶屋檐,于是,在庙里的某些地方也开始下起小雨。而这时的我,仍不知在说些什么,金金却一直盯着窗外,神情奇异,像是正在思考某些问题,似乎并不在意我在说些什么。

  又过了会儿,金金突然打断我的胡言乱语,叹道:「也不知这场雨会下多久,看来不像是一时半会便会停的。若是这般,便糟糕之极。」

  唉,这我当然明白,只是雨已经在下,目前又无其它更好办法,担心,也只是徒增烦恼。想到这里,我看着金金,笑道:「不就是下场小雨,有我在这里,就算是天塌下来,你都不需要担心的。」

  金金看着我,只是笑了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我想了想,安慰道:「金金,反正已是如此,担心也没用,我看倒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欣赏下雨的景致,若在平时,多半就会忽略它们,其实下雨也挺有趣的。」

  过了会儿,又说道:「对了,你是否知道,据说下雨是世界将会得到新生的象征,这是由于雨后的空气,会特别清新的缘故。」

  此时的金金,终于肯与我说点别的什么,问道:「呵,是吗?这么神奇。那么请问,打雷,刮风,下雪什么的,又有什么象征了?」

  这我可不知道,只好搪塞道:「这个嘛,通常说来,在下暴雨的时候呢,是不会下雪的,下雪的时候,又不会打雷,打雷呢便表示将要天晴,天晴便多半会刮风,刮风呢……」

  金金打断我,低声道:「呵,算了吧,不知你在说什么,我一直相信,世上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你就跟我说说吧,下雪是表示什么。」

  没办法,我只好胡乱应付,应道:「当然……还是新生。」

  「呵,你胡说的吧,有没有那么多新生啊。」

  「绝对没胡说,金金,只要我们相信,其实每分每秒都是新生……」

  金金终于笑了,打断我说道:「萧前辈,你只要肯努力,其实还是很有成为唐三藏的潜力。那么请问萧三藏,打雷又是为何,呵,不用说了,一定又是世界新生吧……」

  我想了想,正色道:「错。」

  「为何会打雷呢,很简单,这是因为唐三藏就要转世了。」

  「是吗……那刮风呢,是否表示孙悟空要现身了?」

  「你又错了。」「孙悟空早已出家,做了和尚,通常来说,刮风的时候,现身的不是‘九头怪鸟’,便是‘黑山老妖’……」

  过去一段时间,当我仍在解释唐三藏由于种种原因,导致被世人误解之时,金金看着窗外,神情奇异,惊呼道:「哎,萧前辈,谁说下暴雨的时候,便不会下雪。你看外面,现在不就是又是暴雨,又是大雪。」

  顺着金金的目光,我望向窗外,有些夸张,我以为不可能发生之事,此刻就在我眼前发生了。

  的确,窗外已经下起大雪,暴雨夹雪。天色虽说比先前亮了一些,但风却更冷,寒气刺入骨里。过去不久,雪势越来越猛。老天就用这种行为向我示意,我对世界的认识,总是那样渺小幼稚。我呆呆的看着雪花一片一片飘落,良久无语。

  过去好一阵,我突然记了起来,于是问道:「对了金金,你热不热。」

  金金咬牙强笑,摇头说道:「不热……萧前辈你……为何要问这个。」

  我说道:「哦,也没什么。我觉得很热,脱些衣服不知你会不会介意。」

  金金笑了笑,说道:「萧前辈,我看,这似乎不……需要了吧。」

  我正色道:「诶,当然需要。来,这些衣服先放你身上保管几天。」

  片刻之后,金金紧张的说道:「哎,萧前辈,你又在干吗。」

  我摸了摸面部,吸了口气,说道:「哦,没有。我只是在思索一个问题。难得今日大家如此开心,你说我是否要表现得纯粹一点,……」

  金金摇了摇头,咳道:「这个……不必了,在小妹看来,萧前辈今日已经非常万分之纯粹,所以依我看,还是没多少必继续再脱下去。」

  我叹道:「嗯,也对,我也以为有件布披在身上比较有看头,就当是遮遮风尘也是好的。」

  眼见这场雪越下越大,越下越美。我突然有种很好的感觉,真希望这场奇迹般的雪,可以一直延续下去,我和金金,也一直这样说下去……若是如此,我便不需要再为那些无聊事情担忧猜测,在这个世界,也不会再有我不希望有的那种孤单……

  …… ……

  「萧大哥,你脸色发青,我看还是不如这样……」

  「哈哈哈……金金,不说出来你可能还不信,我自幼便修习‘无字天书’,如今已达化境,金钢不坏,水火无损,万毒不侵。其实呢……我只是认为肤色暗一些,会比较配身上的这件布而已。我看你不信的样子,来,你不信便用这把刀捅我几刀,看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是啊。萧大哥,你发现没有,其实这些衣服有的都已经发霉了,与你现在的肤色配得要命,我想放在你身上,是否会显得比较有型一些?」

  「哦……是吗,我看看。哎呀,真的发霉了,怎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哦,我想可能是这样子的……」

  …… ……

  二>

  雪下得久了,山路倒变得好走一些。此时,金金终于说道:「萧大哥,趁当下局势好,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等等不知又会怎样。」

  我想了想,发现能拿出来说的,都已经说了,便道:「哦,好啊,无所谓,也好。那我送你吧。」

  金金道:「也好,我的坐骑就在前面几个山头,有劳萧大哥送我到那吧。」

  我当然不能同意,说道:「这怎么行,那不过是顺路罢了,怎能说得上是送字。我还是送你回去,会比较放心一些。」

  金金想了想,说道:「哦,如此也好。不过我想我的坐骑可能有点……」

  我说道:「哦,那你骑驴,我走路便是。」

  金金道:「那……怎么行。」

  尽管路滑,可几个山头还是很快便走了过去。

  找到毛驴,金金道:「萧大哥,时候不早了,你也早回吧。」

  我说道:「既然你一定要如此,那么也罢。哦,对了,金金,你不是有事要说,究竟是何事,怎么过去这么久,到现在都还不说。」

  金金骑上毛驴,神色变得木然,说道:「哦,没事。小妹本想找前辈借刀一用,不过如今又觉得并无此必要,所以还是做罢。」

  好不容易,我终于成为萧大哥,转眼间,又被打回萧前辈。

  我有些奇怪,问道:「你又不会武功,要刀干吗?我这把宝刀质地特别,寻常之人难于驾驭。不过相信金金你用起来,应当不会有何大碍,所以你何时需要呢不妨……」

  金金道:「萧前辈,你的衣服小妹先还给你。」

  我笑道:「不必这么急的,其实呢……」

  金金笑道:「也好,待小妹洗过之后再还萧前辈也不迟。」

  我说道:「这个嘛……等等。金金,我想你有所不知,我衣服不能用寻常方法去洗,依我看,还是先还给我吧。」

  又说道:「对了,其实我今天所说的那些……」

  金金笑道:「前辈说过什么,小妹不记得了。」

  又说道:「哎,前辈,你的衣服。」

  我说道:「不是啊金金,其实呢……哎呀,丢过头了。」

  在金金丢衣服之时,一件东西掉在地上,发出声响。

  捡在手里看看,不是我的,便只能是金金的。

  于是我说道:「金金,你东西掉了。」

  仔细看了看,问道:「咦,这是何物。装点得如此精致用心,一看便知是送给一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之人。哎呀,怎么还有馒头,真没料到,世上竟有如此漂亮精致之馒头。金金,我能否借来尝几口?」

  金金道:「哦,不是,其实呢……」

  我猜测道:「哈哈,难道正是送与我的?这如何是好,大家都这么熟了,何必勒。对了,金金,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金金吐了口气,片刻之后,叹道:「萧前辈,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毒药。」

  是毒药,奇怪,金金带毒药干吗,下毒么?

  过了会儿,我笑道:「哦!原来是毒药。这种东西带在身上多危险。难得今日大家如此开怀,不如我先替你保管几日。」

  又说道:「对了,不知是哪种毒药,我对毒药颇有研究,依我看你这些馒头毒药连同瓶子,便不如一同借与我研究个十年八月好了。」

  金金神情有些不自然,强笑道:「哦,这个嘛……我认为倒无此必要……里面不过就是一些寻常的孔雀胆鹤顶红而已,其实呢……哎,前辈,你在干吗……?」

  我笑道:「哦。你说的那些,我很久都没有尝过,难得今日有缘遇上,就随便……咦,似乎不对呀,金金,你是否被人家骗了,这不是正品。」

  又说道:「我品品看,这些是什么……白芍……当归……葛根……枳实……半夏……苏叶……咦还有桔梗……厚朴……炙草……靠!有没有搞错,生姜都有,似乎还被泡过,不知是否便是童子尿呢……金金,你一定被骗了,世上怎会有这种毒药,是哪个王八蛋卖给你的,我明天便去砸他铺子。」

  金金道:「其实呢……这……」

  这的确并非毒药,可我已经中了毒。

  看来,金金的笔记,一定记得很认真吧……

  过了会儿,金金轻声道:「萧大哥,你没事吧?」

  我笑道:「诶!开玩笑。我四岁便修习‘无字天书’,至今已达化境,金钢不坏,水火无损,万毒不侵。」

  又说道:「金金姑娘,既是如此,在下便不再远送。天冷路滑,自己当心。」

  金金欲言又止,最后终于说道:「小妹自会当心,前辈,你也保重。」

  

  

第十七章 天气突变,我中毒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