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一群要命的败类,我被感动了

    一>

  回到四零四,我心情仍有些低落,见我归来,阿兰德龙面有惊疑之色,寻问道:「还没请教朋友哪位,如此不声不响,便撞入武林禁地,不知朋友有何贵干?」

  我骂道:「滚一边去!今天你老子我心情不好,我奉劝你最好少惹我,否则老子我扒了你的皮……哎呀。」

  话还没落音,楚留香的声音便在耳旁响起:「何方妖孽,敢在本公子面前撒野。」

  接着,我便有一种被暴打群殴的感觉。过去好一阵子,又听见楚留香道:「等等!大家先住手,我听见似乎有萧贱人的声音。」

  阿兰德龙道:「哦,难道是萧哥回来了不成,我看不如留他一条小命,待萧哥回来后一起再玩。」

  楚留香道:「嘘!别出声,让我用心听听。」

  又道:「奇怪,萧兄的声音似乎正从地上传过来,难道……咦,这不是萧兄!萧兄,请问你趴在地上有何贵干……?」

  我被扶起来坐下没多久,楚留香道:「怎么搞的,难不成萧兄又被雷给劈了,这么嚣张,看来小弟想不服都不成呐。」

  阿兰德龙道:「不是啊,我倒是认为这两次略有区别。上次之时,萧兄只是黑在表面,依我看,这次才是由内至外,发自内心的黑呀。」

  又说道:「不瞒各位,以小弟目前的江湖经验来看,萧兄这次绝不像单纯被雷劈这么简单。难道……哎呀,萧哥,你难道是中了毒不成?」

  李寻欢骂道:「蠢材,不用看也能知道。」

  又道:「萧兄啊,你看,不听兄弟们劝告,如今终于被暗算了吧?好在还有条命,现在弥补也还不算迟。有何需要萧兄你尽管说,大家兄弟一场,就给萧哥你算个八五折。」

  楚留香骂道:「你爷爷的,说这种话真是没心没肺。萧哥,若有后事要交待,尽管吩咐便是,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又道:「至于那个遗物什么的嘛,依小弟之见不如这样……」

  此时阿兰德龙高声骂道:「一群混蛋,全给老子住嘴。大家是否嫌萧哥还不够黑,还不够惨。萧哥有你们这种兄弟,真可谓是瞎眼又瞎心,也算是造了八辈子孽,如今遭了报应。」

  见阿兰德龙如此激动,我有点感动。在我脑中,突然闪现出于很久之前,虐待阿兰德龙种种惨无人道的画面,阿兰德龙悲凉的惨叫,此刻又在我耳畔回响……唉,真不应该,当初我那样做,实在是过于缺德。没料到阿兰德龙竟没放在心上,在这关键时刻,坚决站在了我这边,真是好兄弟……

  我擦了擦眼角,叹道:「阿龙,我的好兄弟,幸好有你。依我看不如这样,先扶我去床上躺几秒钟,有事以后慢慢再说也不迟。」

  阿兰德龙的表情,瞬间变了,正色道:「哦!这件事倒也不急。萧哥啊,麻烦你先在这上面画个押,签个字,要休息还不容易,以后有的是时间。」

  我有些奇怪,咨询道:「哦!敢问此乃何物,大家都押好没有,平白无故的,我为何要押这个玩意?」

  阿兰德龙解释道:「萧哥啊,想必你也知道,小弟自从上次见你被雷劈了之后,便日思夜想,看有无办法可以为萧哥分忧解难。如今终于好了,只要萧哥你押了这个,以后便包你平平安安,大吉大利。」

  更奇怪了,我瞪起眼,问道:「哦!什么家伙这么拽,连老子我都敢罩。请问龙哥这是什么来头,这样有杀气的东西,不知兄弟们可否都已先行押好?」

  阿兰德龙耐心说道:「实不相瞒,小弟我怎么看,都认为萧哥你玉树临风,相貌惊人,身先士卒是最适合不过。不知萧哥还有何意见?」

  我说道:「哦,那么请问这到底是何物,能否麻烦你先解释一下。」

  阿兰德龙怒了,骂道:「萧哥,你管他是何物,先画个押再说行不行。」

  我说道:「不是啊,我不过想多了解一些情况而已。」

  阿兰德龙道:「混你个蛋,你撑饱了没事干,想那么多干吗,了解多一点对你又有何好处?总之,你知道做兄弟的是为你好,我便也满足了。」

  我叹道:「龙哥啊,你千万不要欺负我不认得洋文,policy of insurance是何意思,beneficiary又是什么玩意,后面这‘阿兰德龙’四字如此丑陋猥琐,想必是龙哥你亲自画上去的吧?」

  阿兰德龙道:「哦,办法是我想出来的,多少也该留点痕迹做个纪念,萧哥,我说这样也不算过份吧?」

  我吐了口血,苦笑道:「好兄弟,我看你就不如老实告诉我,这份东西,到底值他妈的几百万两银子,也好让我知道死得值,还是不值。」

  阿兰德龙道:「几百万两?萧哥,大白天的麻烦你别这么幽默。依我看以如今的行情,十两银子加五个馒头便也就封顶。萧哥,怎么说大家兄弟一场,就算只有一文钱,又何必浪费呢。」

  ……唉,一群贱人,不愧为当今武林败类极品中的极品,甚至还有超跃我的趋势。一群混蛋,待我复元,一定要好好收拾你们,不然,便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二>

  命运真是喜爱捉弄人,虽说我万毒不侵,却偏偏中了那种属于万一的毒。好在我虽说黑得过了点头,可仍是十分英俊;虽说如今每天都想睡觉,但这并无影响到我的潇洒。一想到这些,我便觉得还算庆幸。

  中毒之后,我的生活又开始有所改变。主要表现为,我不再坐在椅子上思考问题,而转移到了床上,而且一旦想到一些问题,便会不知年岁。

  在床上的时候,除去睡觉与想事情,我还经常会听见李寻欢和楚留香的各种谈论,通过这些言论,我发现:原来,有时他们还是会想我的,感动……

  有一次,李寻欢道:「喂,楚哥,此刻天色已晚,为何你仍不外去打饭,在发什么痴,是否想不开,你究竟想怎样呀?」

  楚留香道:「欢哥,我看你是否搞错了码头,打饭这等事,一向都是你做的。」

  李寻欢骂道:「混蛋,这么多年以来,我何时去打过饭啊。」

  楚留香也骂道:「真混蛋,若不是你打的,那究竟是何人,难道以前是闹鬼了不成。」

  接着,两名贱人像是思索了一段时间,突然,李寻欢大声道:「真混蛋,我想起来了,你还有无印象,以前我们这里曾经住有一人,每天都要外出撒尿,饭不就是他打的?」

  楚留香恍然大悟,沉吟道:「哦,好他一个混蛋,现在也不知死哪去了。喂,欢哥,你可知他最近如何。」

  李寻欢叹道:「不清楚,也不知他死掉没有。不过老实说,还真有些想他。」

  李寻欢和楚留香对我的思念,仅仅停留于嘴皮之上,阿兰德龙先生便大不一样。每次阿兰德龙修练回来,便会打开扩音器正对着我,说道:「喂,萧哥啊,你死了没。没死便注意一下,又到了音乐时间。」接着,我便能听见一种杀人音乐。

  后来有一次,我终于忍受不住,向阿龙抗议道:「龙哥,大家兄弟一场,你看能否换首别的来听听。在这种时候,应该来点柔情舒缓的曲子,方才显得较有气氛,你这样搞,岂不是摆明跟我过不去……」

  阿兰德龙打断我,大声道:「哦!混你个蛋,大家兄弟一场,我这才选一首最适合你的,你还不满意,你是想老子我死掉你才甘心是吧?」

  我有点无辜,说道:「不是啊龙哥,我看你可能是有所误会。我不过是想麻烦你换首像样的音乐来听听,何必死来死去这样伤感情?」

  阿兰德龙将手一挥,道:「我看倒大可不必。根据我的精心调查,思来想去,仍是觉得这首最合适萧哥你。记住,这便是Metallica的Fade to Black,你若是仍不满意,便自己去照照镜子,有何意见,对镜子自己说,说到满意为此。」

  三>

  在中毒之后,我又有许多时间可以用来思考各类问题。可思来想去,发觉仍旧没能想出有何可想之处。在想掉一分钟之后,我终于决定:先起床,再去照照宝镜,然后去借几个馒头回来吃了再说。

  如果你领教过李寻欢的飞刀,便会明白,借馒头此等事情是多么的需要勇气。我在研究宝镜之时,脑子里想的,却是馒头的问题。在半个时辰之后,我放弃了用寻常手段借取馒头的计划。一分钟后,我又做出另一个计划。

  照完了宝镜,首先,我得去打个招呼,通知大家,今日我萧十一郎将重出江湖。

  整顿好思绪,我说道:「欢哥!楚哥!多日不见,不知近日可否安好。」

  楚留香眨了眨眼,奇道:「咦,欢哥啊,搞什么鬼,武林重地今日竟出现了ET,你看还会说人话耶。欢哥,是你朋友吧?」

  李寻欢嗤笑道:「楚哥,麻烦你别这么幽默,看你们如此相像,你若不说,我还真以为是你双胞胎兄弟勒。」

  又质问道:「还没请教阁下哪里混的,不知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一切尽在预料之中,我擦去额头上的汗珠,笑道:「岂敢岂敢,其实是这样的,近日武林连连天灾人祸,苍生涂炭,民不聊生,想必二位大哥也是略有听闻。」

  李寻欢急忙解释道:「哦,关于这件事情,我和楚兄的看法是这样的……」

  我说道:「诶,二位大侠大可不必惊慌,小弟今日初登贵舍,无非也只是想讨个彩头,实无他意。我观之两位大哥华服锦袍,气质非常,想必便是传说中通晓宇宙之大是大非,以大仁大义为己任的侠之大者。所以像随便捐个几万两灾银这等小事,小弟私下也替二位大侠认为天下万民绝对会难以承受,依小弟之见不如这样,就随便先捐上个百把两银子什么的小弟先替天下谢过……哎~呀,这位大哥,小弟与你非亲非故,何故拿刀插我?」

  李寻欢怒骂道:「贱人,你以为随便化个妆,便可四处招财拐色,混吃混喝,简直不把我们武林正道放在眼里。今日我李某便替天行道,铲除你这作奸犯科,无恶不作,卑鄙下流无耻……」

  还没说完,楚留香拿起火把,点燃一只烟,猛吸一口,道:「欢哥啊,你这又是何苦。不如省点口水,让我来烧他个原形毕露。」

  格老子的,好一群混蛋,这种情况已经超跃我的预期,没办法,我大声呼道:「先等等!」

  又苦声道:「欢哥,楚哥,大家兄弟一场,今日小弟重出江湖,遇上这等事情,小弟随便讨个几百两银子做个彩头,也不算过份吧,就算没几百两就搞个……」

  楚留香骂道:「贱人,银子没有,这里还有半个吃剩的馒头,大家兄弟一场,若是想要,便拿去好了。」

  

  

第十八章 一群要命的败类,我被感动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