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医院,败类胜过败类

    一>

  虽说身中几刀,可终于还是让我将半个馒头搞到了手。吃完了馒头,总算恢复了些许力气,有了力气,脑袋里的智慧,也便涌了上来。

  有了这点智慧,我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外出撒尿。于是,我提起阿兰德龙的扩声器,翻过好几座山头,在一处黑暗偏僻的角落,挖了一处深洞,然后将扩声器扔了进去,再随便撒了泡尿,埋好之后,再撒一回。完事之后,才感觉到浑身上下,总算是舒畅许多。

  哈哈,阿兰德龙回来后找不到扩声器落!

  哦哦,见到阿兰德龙着急的模样,我真是感到开心!

  找了一段时间,这个贱人终于忍不住出言相问。只听阿兰德龙有些奇怪的宣布道:「咦,我的扩声器为何不见了,有谁看见了么?」

  又盯着我上下打量,一副怀疑表情,寻问道:「喂,萧哥啊,是否你不留神拿去随便找了个地方埋起来了?」

  我吐了口血,干笑道:「怎么可能,龙哥你真幽默。小弟与它非亲非故,有何道理做这等事。」

  阿兰德龙道:「不是啊,萧哥。今日萧哥重出江湖,它便离奇失踪,难道这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又启发道:「萧哥啊,你还是别玩我了。如果是,便说一声,让我知道是谁做的也就行了。」

  我摇头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做这种事根本就没有道理。」

  阿兰德龙坚持道:「诶!依小弟之见,萧哥你神情可疑,难道有难言之隐?若是如此,便不妨说出来,也好方便大家交流交流。」

  我怒道:「你他妈的混蛋,你是什么意思?老子我都说了不是,你还想怎样?你老娘是怎么教你的,若无证据便不要乱说,你难道还以为就凭你那破鸟蛋烂玩意,还值得老子我翻几座山挖个深洞埋好之后再撒泡尿么?在江湖上混过这么久,怎么一点见识都没长,真是没用。」

  阿兰德龙耐心说道:「哦,不是啊萧哥,你先别激动,其实我的意思是说……」

  我咬牙道:「贱人,不必多言。今日我萧某才重出江湖,龙哥你便如此不给面子,难道是……」

  阿兰德龙解释说道:「不是不是,不是啊萧哥,我看可能萧哥你有所误会,我只是对事实的真相,具有一颗天生的好奇心而已。不如这样,小弟我随便找个人证证明一下,如何?」

  说罢,便高声呼道:「小青,快过来给萧大哥问个好,告诉萧哥,今天你都看见了什么好玩的事。」

  二>

  祸不单行,世事往往如此。

  本来,我只是稍稍中了点小毒,但之后又由于一些误会,被一群江湖败类暴打了一顿,因此受了些内伤。再之后,又为半个馒头,被李贱人无意中扎了几刀。如今,又被阿兰德龙这头蠢牛,不小心当头敲了几棍……

  唉,本来,依照常理来说,无论怎样,这些玩意一个个的向我单挑,我是怎么都不会屈服的。可它们若是累加起来,我便不得不慎重对待。以目前这种情形来看,我若还想继续活下去,便不得不去医院仔细观摩一下。

  关于‘医院’这个名词,很早之前我便有所耳闻,可这仍属首次主动上门求医。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禁有些激动。可是找呀找,找呀找,找遍凝泉之谷,仍旧没能找到。

  医院藏到哪去了,为何不见其踪影?好在当今世上,尚无事情能够难倒我萧十一郎。

  见不远处有一小摊贩,我便上前问题:「这位老伯,请问医院位于此谷何处?」

  过了片刻,见无反应,于是我又问道:「老伯,不知医院怎么走,能否请老伯指点一二?」

  片刻之后,仍旧毫无反应,没办法,我只好问道:「喂,大哥,你的桔子怎么卖?」

  卖桔子的说道:「二钱银子三斤,绝不减价,年轻人,你要多少啊。」

  我说道:「我解解渴就成,不知一个卖否?」

  卖桔子的受到了人格侮辱,骂道:「臭小子,你若是没钱呢,就别在街上乱跑,麻烦你站开一点,别担误我做生意。」

  见状,我赞道:「好!够爽快!既是如此,那便不如这样,大哥你随便给小弟称几个也罢。」

  又问道:「哦,对了,不知医院该怎么走?」

  卖桔子的直翻白眼,嗤笑道:「老弟,几个桔子怎么称,你是在耍我是吧?也难怪,见阁下这副尊容,黑不溜秋,气质又跟死人没什么两样,一看便知是要饭的。走吧走吧,别妨碍作生意,想要钱呢,就等过年了再过来排队。」

  ……真可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老家伙,竟是高手,看来,必须得郑重对待才行。

  于是,我提了口气,叱道:「你这里有他妈的多少混蛋桔子,给老子全称了,不知他妈的医院该怎么走啊?」

  卖桔子这才说道:「哦,穿过前面的山洞不就是医院,年轻人,我看你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若是没事呢,便最好别进去乱闯,会出人命的。」

  称好桔子,又道:「诺,一共是十两银子零五钱,帅哥,没零钱便收你十一两。」

  我奇道:「大哥啊,你这样搞,着实比这些桔子幽默多了,我看不如这样,大家都爽快点,十两行否?」

  卖桔子的正色道:「说笑,这怎么行?这年头行有行规,我们绝不能私自减价,你若是再晚来一些,便是二十两。」

  我寻思道:「哦,原来如此。」「其实呢,小弟也只是随便说说,大哥你千万不要介意。依我看不如这样,小弟这里尚有一文钱,大哥你先拿着,难得今日大家聊得如此投机,不如我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大夫,待回来有零钱了再请大哥喝几杯……」

  还没说完,卖桔子的便大声喝道:「我干!阿牛,阿狗,抄家伙!」

  三>

  好在我早有准备,早在来医院之前,我便从楚贱人那儿,弄过来不少银子。打发好买桔子的老家伙,我依言穿过山洞,还果真发觉了医院。

  只见大门挂有一副对联,白纸黑字。上联写道「恭祝您福寿安康」,下联是「但愿您长命百岁。」横批写道:「医院。」

  见到医院二字,我安心不少。没料到在医院里,病人还挺多,有幸见到这些江湖老友与我同命相连,我也觉得开心。转了几圈,发现在医院里,有治疗各种内伤的内科,治疗各类外伤以及跌打扭伤等的外科,及解毒用的药科。见状,我直径朝药科走过去,发现无人,又去外科参观了会儿,仍是无人,惟独内科排好了一条长龙。

  我向一名在药科之前打地铺之人询问道:「幸会,不知朋友何故在此处安歇,敢问大夫现在何处。」

  受了白眼,又问别人,问多了才发现,在这种地方也只有靠自己了。

  没办法,我只好凑进内科的队伍里。

  等了很久,终于见到了大夫,又过去一段时间,可以听见大夫说话了。

  只听见大夫寻问道:「你的名字?」

  那人老实答道:「大伙都叫我牛XX。」

  大夫又问道:「你老妈叫什么。」

  答:「XXX。」

  大夫道:「哦,你有何事,说来一听。」

  答曰:「唉,大夫,是这样子的,上次因为……,所以……」

  此时大夫挥手道:「行了,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你,拿着这个,去前面左转第一间财务科交银子拿药。下一位。」

  很快,又到下一个,这人急如火的神情,道:「大姐,我这么英俊想必你还记得我,你还是可怜可怜我吧,我这是第……我想问问到底……」

  大夫直打哈欠,问道:「哦,你的名字。」

  这人陪笑道:「大姐,我看你还是别拿小弟开玩笑,你听我说,我回去吃了你开的那些药之后就……我翻了翻医书,觉得问题可能不是那样,可能……」

  大夫皱眉头,叱道:「行了,我说你也别在这跟我瞎扯,你就乖乖的拿这份药单,去老地方交银子。下一位。」

  这人苦着脸,道:「等等,我说大姐,怎么说大家已经这么熟了,你不如听小弟说几分钟表示一下,大姐想必你也明白,像我被人伤成这样会有多痛苦,我看还是不如这样……」

  只见大夫不急不慢,斯条慢理的喊道:「保安何在,给我将他拖出去,打他妈的王八蛋!打完之后送到外科去。妈的,真烦。」

  我有些奇怪,向前面咨询道:「这位兄弟,外科不是没人,为何还要送过去?」

  这人不错,闷哼道:「听你口气,便知来此处不久,见你长相可怜,我便不妨告诉你实情。这里分为三科,大夫亦有三个,平日里他们都是轮流坐诊。一个看病,一个收银子,一个休息。等等换班,便换到了外科。」

  又问道:「咦,老兄,你受的是哪种内伤,依我看你不来也罢,来了只怕会更惨。」

  不待我出言相问,此人又道:「等等内科可能便会关门,若是如此,我看不如大家结伴打个地铺也是好的。」

  我赞道:「好主意!有缘再说!」

  又是下一个。

  这名年轻人作揖道:「大娘,小生XXX,这次……」

  大夫瞪直了眼,骂道:「你不必多说,老娘我认得你。又是你啊,保安,先拖他出去打他妈的一顿,打完之后让他去外科排在最后一个,看好他,别让他打地铺。」

  此时一名保安凑过去,低声道:「依我看,不如让他先抓了药再说,这样比较有搞头。」

  大夫冷笑道:「真是没知识,学着点:老娘我是让你们先替他通通经脉,这种事情,可比抓药有搞头多了。」

  见到这种事情,我着实奇怪,又问道:「兄弟,不知这又是何故?」

  那人道:「哦,这位大夫在江湖上被称做‘玉面郎中’马大娘,做事一向没有规律可循,难于捉摸之极,我又如何知道。」

  我擦了擦汗,赞道:「嗯,有见底!对了,不知兄弟如何称呼,有何打算?」

  那人道:「你叫我阳虎便是。还能有何打算,如今我内功尽失,任人鱼肉,来这里碰碰运气罢了。」

  又问道:「兄弟你呢?」

  我答曰:「小弟萧十一郎,今日有幸结识阳大哥,真是三生有幸,今日大家聊得如此投机,依小弟看,不如大家就地结拜,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又低声道:「我四零四的,出去便请阳大哥喝酒,如何?」

  阳虎寻思道:「哦,话倒是不错,不过看你如此可怜,肯定命不长久。依我看,这件事不如留到日后有缘再说。」

  我问道:「哦?不知阳大哥此话又怎讲?」

  阳虎道:「传闻玉面郎中生平最忌黑色,以兄弟你的深度,依我看……唉!」

  我吸了口气,拱手道:「那小弟便先行一步,若他日有缘与阳大哥再聚,再陪大哥喝酒。」

  阳虎嗤笑道:「一听便知兄弟你没见过世面,兄弟,你想去哪啊?你若能搞定这里的保安,再说此话也不迟。」

  我有些疑惑,问道:「不是吧,阳大哥,这句话又怎解?」

  阳虎道:「这种地方一旦进来,就得准备好后事以防不测,连这个规矩你都不懂,今天才出来混啊?」

  又道:「这里的保安在江湖上被称为‘天南山七剑’,剑术高超,你进来若不开点药表示表示,人家怎么会有面子……」

  我咽了口气,道:「不可能吧,如此嚣张?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又问道:「那以阳大哥你对这里了解程度之深,何故还……?」

  阳虎冷笑,上下打量着我,道:「以阁下你凡夫俗子的眼光,一定以为我非痴即傻。唉!你若是我,便知此等事情,就算是碰碰运气,也强过做个废人。谁让我当初技不如人,落得如此下场……」

  我咬着牙,恨恨骂道:「好一个混帐医院,老子若能活着出去,过几日便回来扫平这里。」

  又骂道:「好一个‘天南山七剑’,想当初老子我拔一根毛,便能让他们知道谁是爷爷……哎呀,阳大哥,你……这又是何故?」

  阳虎苦笑道:「你若是砸了这里,我以后再去找谁,生活还有何希望?难得大家今日如此有空,所以就先捅你几刀玩玩。我的好兄弟,我看你长得有情有义,不知我这样做,你开不开心?对了,你应当不会介意吧?」

  我打个冷颤,强笑道:「阳大哥……真爱说笑,大家一见如故,怎么会呢。大哥,小弟住在四零四,能否麻烦大哥在有空之时抽空帮个忙,将小弟送回去,也好落叶归根……」

  

  

第十九章 医院,败类胜过败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