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火葬场里的红颜,脱身之计

    一>

  醒过来时,我发觉自己似乎被绑了起来,定下神来,才发觉果真如此,被绑得好比一条麻花,而周围气氛,也奇怪之极。

  于是我大声喊道:「喂,有没有人呀,这里阴森凄凉,究竟是何地方。为何不开灯,我怕黑呀。」

  又高呼道:「有没有人,帮忙先开个灯吧。」「帮个忙吧,如今是什么年代,有没有必要这么省啊……」

  …… ……

  不知过去多久,我力气用尽,声音便低了下来。又不知说了多久,渐渐的,便也忘记自己说了些什么。

  再次醒过来时,发觉有双大大的眼睛,正瞪着我看。

  这种事有点好笑,我问道:「敢问此乃何处?可知替小弟包扎伤口的,可是大姐?大姐之手,可谓是巧夺天工,只是不知为何既然救了小弟,却又将小弟绑得如此离奇?」

  良久之后,那人冷冷道:「为何叫我大姐,我很老吗?」

  又道:「这里是火葬场。」

  我吐了口血,大声赞道:「好!好地方!」

  又问:「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那人道:「红颜。」

  我叹了口气,说道:「好名字!」

  想了想,问道:「为何小弟会这此处,姑娘与小弟是否是有所误会?」

  红颜正色道:「死人都会来这里,有何奇怪?」

  我大声失笑道:「哈哈哈,哈哈,这位姑娘真爱说笑,依小弟之见,大家定是有所误会。我看不如这样,姑娘先替小弟松个绑,再施舍小弟几口茶水,其它的琐碎小事,稍后商议也还不迟。」

  红颜冷冷道:「不行,我得按规矩办事。」

  我问道:「哦?不知是何规矩?」

  红颜道:「当然是火葬场的规矩。」

  我笑道:「果真是好规矩。」

  片刻之后,我咨询道:「对了,红颜姑娘,不知依照规矩,何时方可让小弟回去。」

  红颜柔声道:「快啦,你也不必着急。过几天待时日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我说道:「不是啊姑娘,其实是这样子的,小弟家中尚有急事,不知姑娘可否通融一下,让小弟先行回去。当然,姑娘你的大恩大德小弟自当永世不忘,来世做牛做马……」

  红颜不耐烦了,打断我说道:「规矩便是规矩,照规矩时日尚且未到,你不必多言。」

  我吸了口气,强笑道:「姑娘此言差矣,规矩不外乎人情,依小弟之见,不如这样……」

  红颜又打断了我,道:「我说什么便是什么,你无需多言。」

  又道:「见你可怜,这有些热汤,你要不要喝?」

  我想了想,沉吟道:「哦,也好,那有劳姑娘先替小弟松绑。」

  红颜道:「不必,我喂你喝便是。」

  我陪笑道:「姑娘你真爱说笑,小弟四肢尚在,何需劳烦姑娘亲自为小弟灌汤,依小弟之见不如这样……」

  红颜叱道:「你喝,还是不喝?」

  我说道:「当然要喝,不过……哎呀,姑娘为何如此粗暴……依我看不如等汤水稍凉之时再……哎呀。」

  二>

  没料到以我萧十一郎的武功智慧,竟沦落到如此落寞不堪之地步。

  在火葬场里被这名称做什么颜的疯婆娘折腾过几天,我对未来的信心,随着时日推移,而日益变得微弱。

  不知又到了何时,红颜突然问道:「这段时间你为何不再说话。」

  又问:「明日便是你的大好时辰,你开不开心?」

  又叹道:「这里难得会有人与我说说话,你走之后,不知又要等到何时,你还是与我多说些话吧。」

  ……混帐,不知是从哪蹦出来的神经病,看来,我这辈子快要玩完了……金金,明日之后,你便再也见不到我,有空记得想我……老头,你的馒头没机会还了,等来世吧……贱人们,我走之后,记得多给我烧些纸钱,你们也清楚得很,我开销一向很大的……

  我苦笑道:「多谢姑娘几日来的悉心照料,我现在真的很开心。该说的我也都说了,现在除了多多感谢姑娘之外,我看也没别的可说。」

  红颜淡淡说道:「这倒不必。」

  片刻之后,红颜又道:「你随便说说话。」「哎,你说我美不美?」

  话说这个时候,突然雷电大作,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妈呀,天色突变,我禁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我想了想,叹了口气,良久方才说道:「不知姑娘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红颜道:「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废话,我说道:「真话便是真的,假话自然便是假的。」

  红颜轻叹一声,说道:「假话。」

  我咳了咳,正色道:「姑娘你……当然是美。」

  又说道:「不知真话姑娘有无兴趣再听呢?」

  红颜轻声道:「但说无妨。」

  我赞道:「好!够爽快!那我便直说实言。」

  过了片刻,我甩了甩眉毛,正色道:「小弟我赏尽天下美人,说到天下美色,至今为止,姑娘为最。」

  红颜似乎这辈子第一次笑了起来,道:「哦,我有多美。」

  又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随后,巨大的雷鸣声传了过来。

  我丝毫不受外界影响,继续说道:「我近日细观姑娘之容貌姿态,秋水为神,芙蓉如面,明眸皓腕,举步艳冶。所谓妖姿要妙,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用以形容姑娘,真是恬当之极。」

  我长叹道:「姑娘你实乃古今之国色,绝代未有之佳人。虽说有时过于粗暴,但小弟有幸在姑娘手中化为尘烟,也总算不枉此生。」

  红颜道:「哦?你说话之时不睁眼看我,这是为何?」

  哇,火葬场似乎被雷劈中了,刺激!

  我苦笑道:「姑娘果然心细如尘,问得好!既是如此,小弟便不妨直言,这是因为我害怕瞧见姑娘你冷冰冰的模样。」

  又正色道:「当然,除此之外,还另有缘故。我看姑娘你一定尚未知晓,通常,人只在闭上眼睛之时,方能用心说话。」

  红颜笑道:「也对,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了。」

  呼,天气终于好转了。红颜笑了会儿,又问道:「金金是何人。」

  我皱眉道:「哪来的金金,不认识。」

  红颜道:「哦?那你何故是夜便呼其名。」「又说误会,又说道歉。」「此乃何故?」

  ……神经,没可能的,为了绝对保守每一个江湖机密,我天生便有不说梦话的习惯,再说谁会有功夫去理会那些是非对错的,道什么歉,真是笑话。不过既然这名女人知道金金之名,便定不简单……

  我舒了口气,笑道:「哦?如此说来,我跟此人也算有点交情,奇怪,为何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姑娘你又如何知晓,能否请教一下,金金究竟为何人?」

  红颜面无表情,缓缓说道:「我见你刀上刻有‘因为我爱金金’六字,不知何故。」

  ……呼,混帐,疯女人,原来是从刀上知道金金的名字,我刀上刻有何字,与你何干……

  我干笑道:「哈哈哈,既然姑娘你都发现了,小弟便不妨告诉你实情。」「实不相瞒,此人与我有国破家亡之恨,我将其名刻于刀上,以便时刻不忘此不共戴天之仇。此事关系到身家性命,本应绝对保密,不过我看与姑娘聊得如此投机,试问告诉姑娘,又有何妨?」

  红颜又笑了,笑了会儿,叹道:「小滑头,嘴上功夫倒算是不错。」

  又轻叹道:「你年纪轻轻,又如何知晓情爱之物。」

  ……神经,我苦笑道:「依我看此等事情,姑娘的确比我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姑娘说是什么便是什么。下辈子若有机会,一定得好好向姑娘讨教一番。」

  又过了一阵,红颜突然问道:「小滑头,还想不想回去?」

  我想都不想,大声道:「姑娘真爱说笑,还回去干吗?当然不想。」

  红颜道:「哦?何故?」

  我笑道:「能多与姑娘相伴一日,小弟便生平无憾,何必还需回去。」

  红颜想了想,沉吟道:「你若答应我几件事,我便即刻替你松绑。」

  我吸了口气,问道:「不知何事,姑娘不妨说来一听,若能替姑娘分忧解难,试问小弟此生又有何求?」

  红颜道:「我喜欢这把刀,第一件事,便是要你将此刀送与我。」

  混帐,疯女人眼光却总是不错,这把刀意义特别,除了这条小命,最重要便是此刀……不过,这种时候,还是小命要紧,别的事日后再说也不迟。

  于是我说道:「这是我混饭吃的家伙,不过姑娘若是喜欢,拿去又有何妨。不知还有何事?」

  红颜笑道:「第二件事,我要你亲我一下。」

  哈哈,这个好办,现在让我去亲一头驴,也容易得很,我笑道:「这又何苦,大家这么熟,这怎么好意思。」

  终于可以离开,最后红颜说道:「这几日来,我开心得很。」

  又道:「这位小哥,不知你叫做什么。我在此等候多年,只为一人,此人名为XXX,若有此人消息,还盼小哥你能告诉我。」

  我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与红颜姑娘几日相处,小弟开心之极,毕生难忘。」

  随后作揖道:「小弟楚留香,自当竭力为姑娘效犬马之劳。」

  走出几十米开外,我突然记起,于是调头大声喊道:「大姐,你笑起来更美!」只是如今内力尽失,中气不足,只见红颜挥手道别,也不知听见没有。

  

  

第二十章 火葬场里的红颜,脱身之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