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不应该出现的女人,大梦初醒

    一>

  过了会儿,听见齐帅道:「金金姑娘,这次之事,真是……」

  ……不~是吧,玩~完了,这名女人,竟是金~金……大家都这么熟了,何必?何苦?不用了吧?我生平最不愿见到之事,就在这一秒,已经开始发生……妈呀,我想去跳黄河……

  只听金金说道:「齐大哥不必解释,小妹明白。」

  又听金金道:「不如将这里交给小妹,如何?」

  之后,齐帅的声音道:「也好,如此在下便先行告辞。」

  于鹏的声音也说道:「金金姑娘,在下也告辞,后会有期。」

  不会吧,有意思,竟然转眼间便没事了。今日,我萧十一郎,被一位名叫金金的女中豪杰,在关键时刻,从虎口之中救了出来,省下不少银子,失去难得拍*的机会!

  好一个‘英雄救美’,千盼万盼,总算是让我给盼到了,可不论如何,唯独此事,是必须由我自行去了断的。如今发生这种事情,我真是太有面子了……

  笨女人,你来这干吗?是否要我好好的谢你,请你去喝杯乌龙茶,然后去晒晒太阳?

  人陆续走完,如此一来,此得便只剩金金与我。

  良久之后,金金轻声道:「此事萧大哥只需好好的道个歉便会没事,何必如此。」

  唉,我只希望眼前这名女人可以快些消失,我装疯卖傻,低头苦笑道:「哦?姑娘何人,我喜欢怎么就怎么,与姑娘又有何干?」

  片刻之后,金金叹道:「小妹先送大哥回去吧。」

  ……不会吧,我如今这副模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我翻个身,涂上一脸污泥,开怀笑道:「大家素不相识,姑娘你何必客气,在下等等还想随便找处地方方便一下,顺便也好洗个澡。姑娘若要回去,自己回去便是,恕不远送。」

  过去好一阵子,金金仍呆在原地,也不出声。

  唉,算了,还是认命吧,这次能巧成这样,正好被你碰上,算我运气。

  我突然想起什么,终于问出一直都感兴趣的问题:「对了,我见姑娘你不像是不懂武功之人,在下着实好奇得很,不知姑娘所用的,是何种兵器,又究竟是何身份,不知姑娘能否说出来,供在下参考一下。」

  金金叹了口气,道:「小妹的确不懂武艺,在江湖上行走,小妹凭的也不过是些浅显医术,及用毒法门,实在不值一提。」

  又轻声道:「哪里有什么身份。只是小妹平素瞧不起仗势欺人,无视情理之人,有些时候,便替朋友们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久而久之,朋友们也都肯赏给小妹一点薄面罢了。」

  ……医术救人,毒术防身,又能以情理为重,果真是女中豪杰。嗯,这样倒也不错,日后行走江湖,是绰绰有余。这样很好,至少,看起来,比我那把破刀是有用得多……仗势欺人,无视情理?哈哈,不是吧,难道我萧十一郎,便真是如此没内涵,没创意?对一名还算杰出的武林败类而言,这种表面上的认识,未免也有点小儿科吧?苦笑。

  见我不再作声,金金道:「萧大哥,抱歉。有些事情,还望萧大哥不要放在心上。」

  唉,我说笨女人,你所说的,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金金,你为何变得如此罗索,这种时候,你应当回去陪陪你的毛驴,让我独自一人在这里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洗个澡,接着去跳黄河自杀,这才是最佳选择……

  我苦笑道:「姑娘真爱说笑,在下岂敢。」

  金金默然不语,片刻之后,金金拿出一件东西,柔声道:「萧大哥,此乃解药,一日一服,七日过后,毒自然会解。」

  过了会儿,金金欲言又止,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算了,我说金金,还是算了吧。别太短路,吃点毒药又死不了,你又怎会知道,当时就算有人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不许我吃,我也非吃不可。只是如今,对于一名即将跳河的败类而言,中不中毒,又有何关系……

  我想了想,笑道:「解药呢,其实我自己也会配,对了,今日之事,多谢姑娘出言相救。若无它事,便请姑娘先回吧。」

  二>

  现在我总算有所领悟,剧情,原来并不会受人控制。

  其实,从遇见金金开始,我便已经为之后的故事情节,设想了许多种发展可能性,从失去武功,到失去吃饭的家伙,最后又被自己的棋子教训一顿,也都是可以预料,以及能够接受的事情。

  可混蛋的是,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按理来说,最不应当在剧情里于此刻出现的金金,却突然出现了,令我颜面尽失,功亏一篑,正是自作自受,神鬼不佑。

  想到这里,只好苦笑,看来,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我的遭遇,也着实过于幽默。

  可从其它一些未知方面来说,又深觉此等事情,又是再合理不过。或许,在最初之时,我便应当知道,迟早都可能会有这么一刻的。

  因为,人若是做了亏心事,在遭受报应的之时,总是会报应在你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之上。

  唉,真混帐,自我成为一名武林败类,生平最憎恨之事,便是在一些莫明其妙的时候,得到女人的同情。别人便也算了,刚才见到金金那种同情到人类极限的眼神,我若是有点力气,身上带有一把家伙,早已自行了断。

  还是算了吧,既然事已至此,又已经了结掉许多恩怨,这也算是好事一件。虽说现在,半点面子也没有剩下,还极有想去跳黄河的冲动,可明日一早的太阳,仍然会很明媚。

  算了吧,黄河太遥远,我还是随便在附近找一处地方泡泡温泉吧,若这样死掉,我的名字,便会刻在‘凝泉谷温泉’这个古老传说里面,流传千古,这样,就连金金的孙女,都不会忘记当年萧爷爷我的壮举……

  想到这里,我爬起来,唱起山歌,打算在附近随便找一处温泉泉眼,也好跳进去自杀。可不知怎么搞的,我走呀走,走呀走,走了不知多久,却发现前面的山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走着走着,我便失去了知觉。

  O……¥*#*#…………#*#*#…………•%*#*#……!-oO

  醒过来时,发觉自己竟已躺在床上。几分钟之后,我开始怀疑,自己做了个很长时间的梦。

  过了一阵,有人走了过来,皱眉道:「贱人,你终于醒了啊。」

  我呆了呆,问道:「大哥哪位,在此有何贵干?」

  这人骂道:「臭小子,还跟老子装蒜。你已经睡了几天几夜,别怪我没提醒你,今晚毕业设计动员大会,按人头点名,记住一定要去参加。」

  我说道:「哦,这样呀,请问你是否便是李寻欢……哎呀。」

  话还没落音,我的面部便被插了一把飞刀。

  抓来一看,是本快要翻烂的旧书,上面写道‘勃兰特.罗素——自由之路’。

  我刚想骂,那人说道:「快起来吧,还玩,我吃饭去了。」

  待那人走远,我骂道:「脑子里长毛了是吧,没大没小,真是贱人。」

  骂完之后,躺下便睡。可是已经睡不着了,思考一分钟,决定还是先起来再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研究了几分钟发型,发现镜子里的人,不但很英俊,而且还不黑。只是有些憔悴,一副睡眠时间不足的模样。又思考一分钟,决定先出去吃碗米饭,然后去开会。说到开会这种事情,有的时候,是躲不掉的。

  来到开会用的大厅,见正面高处,挂着一道横幅,上面写道‘2005届计算机科学与信息学院毕业设计动员大会’。我坐在椅子上,有点心不在焉。过了不久,人陆陆续续的来了。

  突然身边有人说道:「民哥,你好。」

  我也不理会,这人又说道:「对了民哥,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才意识到此人在跟我说话呢。

  我答道:「哦,刚才。」

  这人笑道:「毕业设计打算搞什么课题,想好了没?」

  我直皱眉头,我可不认识这人,可这人却表现得似乎与我有不少交情,甚至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这是何人?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会是同志吧?

  格老子的,有点烦人。

  我架起二郎腿,打个哈欠,答道:「还没想好。」

  这人又道:「哦,对了民哥,现在跟你老婆怎么样了?」

  奇怪,我与老婆正在冷战之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苦笑道:「还可以。」

  这人翻出烟盒,问道:「民哥,要不要来支烟?」

  我推辞道:「谢了,不用。」

  好在这人抽起烟来,也不再说话。

  片刻之后,这人指着一人,笑道:「哈哈,你看,李小琴来了。」

  我看过去,果然是李小琴。我笑道:「奇怪,这次她怎么一个人来的?」

  这人笑道:「我也不清楚,民哥要是有兴趣,我呆会过去问问。」

  你爷爷的,真是贱人,什么意思,先问了再说好不好。

  我犹豫了片刻,笑道:「这倒不必了,我都已经是有老婆人。」

  会议开始了,副院长讲话了,终于到院长了……你爷爷的,老子我顶不住了。

  只感觉一群蚊子在耳边嗡嗡唱歌,声音不断钻入耳孔,让人抓狂。

  「……勤奋……诚信……创新……「

  「……所谓……又所谓……古人云……不坠青云之志……」

  「……工作……工作……工作……一心一意……自强不息……」

  「……WORK……WORK……」

  「……My Computer……Local Disk C:……Format……」

  「咔嚓咔嚓……」

  「COMPELET!」

  「瞄准,锁定,爆头。」

  「砰……」

  「YEAH,THE GAME IS OVER!」

  这时听见有人在旁说道:「民哥,民哥……会开完了,你呆会回不回寝室?」

  我擦去嘴角口水,眯着眼,问道:「哦,是吗……回哪去,有什么事?」

  这人解释道:「先帮我把包带回去,今天我朋友来了,我去陪酒。」

  我寻思道:「哦,这样也好。」

  在回去的路上,终于想起,此人原来便是睡在我对面床铺的小王,于是骂道:「该死的家伙,也不早说。」

  回到寝室,我倒头便睡。

  一只鸭子,两只鸭子,三只鸭子……

  一百只鸭子……

  一百零一只鸭子……

  O……¥*#*#…………#*#*#…………•%*#*#……!-oO

  

  

第二十三章 不应该出现的女人,大梦初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