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我的名字,叫做楚留香

    一>

  我的名字,叫做楚留香。

  当今世上,无人可令我去做任何我不乐意之事,除非是我喜爱的女孩,或是我妈。我想,我应当是懂得珍惜之人,我不乐意去想太多事情,因为世上之事,或许根本便无原因可想,只需用心珍惜,便已经足够。

  十八岁,我来到‘凝泉之谷’,这是一处有趣的地方。

  有人在这,是为寻找爱情;有人在这,是为跟随理想;有人只为学得一身武艺,将来也好在武林中逆流直上,出人头地;也有人为逃避生活;还有人,不过只为打发时间而已……

  这些,都并非我来到此处之原因。

  我为何来此?很简单,因为来了,所以来了。哈哈,哪会那么多‘为何’呢。

  到此之后,我便与三位朋友,一同住在编号为四零四的木屋里。事实上,还没见面,我便已知道,他们会是我朋友。果然,没过多久,大家便成为一起喝酒的朋友。

  你或许会奇怪,我又怎会知道?

  你猜得对,我并无预言能力,我只是比较相信‘朋友’这个词语的意义。你若不反对,我们便会是朋友。或许只是点头的朋友,或许会成为喝酒的朋友。我有许多朋友,有时我会认为世上每个人都是朋友,真希望是这样,只可惜并非如此。

  以前在无聊之际,我会不经意的,去观察我这几位新朋友。

  根据我的观察,李寻欢是有些神秘的家伙。我之所以这样认为,也许是由于他正好有一些神秘的气质。

  李寻欢所使用的兵器,是飞刀。这已经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因为在江湖上,很少会有人选择‘飞刀’这种兵器;更奇怪的是,李寻欢的飞刀,只会在应该出现的时机出现,江湖上甚至无人知晓,李寻欢的飞刀究竟藏在哪儿。于是,关于李寻欢的飞刀,便逐渐成为当今江湖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难解之谜。很少会有人愿意去尝试解开谜底,因为它的代价,着实是太高了。

  据我所知,此人还有点深沉,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显然不会没有原因。

  就比方说,李寻欢随时随地,都可能会从腰间取出一壶小酒,品上一口;也会随时随地的拿出一柄小刀,在一块木头上雕琢研刻,一边雕刻,一边落寞的笑着,或许不用多久,在他手中,便将现出一件精巧绝伦的木制品;若是留心,也许你还可以发现,在李寻欢的嘴角,永远都挂有一缕微笑,有时是落寞,有时是唏嘘感叹,有时是会意,更多时候,则是不怀好意。

  总之,横看竖看,此人都显得有点儿神秘,让人难于琢磨。可无论如何,这并没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

  当然,在四零四,除去神秘的李寻欢,还有奇怪的阿兰德龙,及霸道的萧十一郎。

  说到阿兰德龙,也许不能说他奇怪,说他天真,这样会更贴切一些。天真自有天真之妙处,比如说,天真之人做了错事,永远都不会有人去责怪,顶多只是朝他皱皱眉头,表示一些无奈——自然,凡事都有例外,又比如说,当你比他更天真之时,或者又有别的原因与目的。

  当然,天真并非是事情的借口,据我所知,阿兰德龙找借口的时候,似乎也并不多。其实有些时候,我想我能明白他的感受,我也并非不愿意去帮他,只是有心无力而已。

  我一直相信,一个人,只有自己,才可以帮自己。

  对了,我为何会知道这些?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曾天真过,就如同阿兰德龙一样,只不过,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

  现在我所说的,是很早之前的阿兰德龙。如今的阿兰德龙又是怎样?说起这个问题,我已经不打算知道,因为他已不再天真如前。关于如今的阿兰德龙,我便只知一事:他是我朋友,一起喝酒,一起切磋的朋友。

  等等,大哥,你说什么?哦!当然,你说得很对。一个人是否天真,我说的确不算。那么,便请诸位大哥将小弟所说的,当做是一点意见,无需相信,参考一下便可。说到天真,又哪会有明显界限呢。至今为止,也有许多朋友还在说我天真。如果真是如此,我想,我是不会乐意去承认的。

  话说回来,萧十一郎又是怎样的人?

  首先,这个人给你的第一感觉,是很霸道,非常吊儿郎当,上看下看,怎样看都是一块武林败类的好料。而且不管是在何时,他脸上的表情,永远都是一副很臭屁的模样,仿佛从来都不会将谁放在眼里。

  据我了解,此人自以为聪明,可却经常会做一些蠢到家的事情。此人从来都不肯接受他人的意见,即使你一翻好意的给他建议,他也只会翻一阵白眼,然后拿口水啐你。但若有某天,他突然对你好了一些,还总是跟在你身后转来转去,这便说明,你的建议在暗地里,已经得到采纳,现在他在找机会回报你呢。

  在与他相处得久了,你也许还能发现,这个家伙,也并非一名傲慢自大的家伙,只是死要面子而已。

  据我观察,这名蠢人着实有资格称得上一名倒霉鬼,之所以如此,在很大程度上由他的蠢脾气所导致的。可他对此却并不在意,反而觉得这样很有意思,还常常会主动找机会告诉别人,倒霉和走运,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一码事,没多少区别,显得十足病态的样子。

  关于此人,简单说来便是如此:这个人,可能会带给你很不好的第一印象,可相处得久了,你便很可能会改变最初看法,因为虽说他是一名很混蛋的败类,可是,就算是这样一名武林败类,也并非是完全一无所取的。

  我自己?哈哈,或许我已经说过,我实在是很平常,很一般的人,不愿意思考任何事情,对于生活是随遇而安,并无要求。

  尽管如此,可不知为何,我的运气却一直不赖。不管怎样,在我生活里,我铭记于心的,有两个大字:‘珍惜’。

  许多时候,我力所能及的,也就是‘珍惜眼前’而已。

  二>

  我呆在此处已有多久?我想想看,自踏入之谷,一直到如今,时间已经不知过去多久。具体是多久,呵呵,不知道。关于时间的问题,我从来都不会清楚。

  也许只能够说,这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在这样一段时间,足以发生许多有趣之事。

  我的朋友们与我,都有不少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故事,有的人喜欢将它说出来,有的人却选择从来不说。不说的原因简单之极,很可能,便只因无人愿听而已。我习惯一边喝酒,一边听朋友述说故事,或许,如此便已经足够。

  记得最初来到‘凝泉之谷’,四零四最常做的,便是结伴出行,寻找在谷里生活的,秀色可餐的女子。可过了不久,大家便习惯独自行动。——与其说大家,不如说我独自一人更为确切。

  这又是为何?在大家相互了解之后,我了解到李寻欢喜爱喝酒、玩雕刻艺术,阿兰德龙习惯睡觉及搞卫生,萧十一郎通常会打游戏。而我呢,我只是恬巧喜欢女孩子,而女孩子,又恬巧都不怎么讨厌我。所以不论如何,这种事情,我也只好单独行动。

  以前有朋友问我,是否是对女孩子有何秘诀。说到这个,我只好笑笑,其实哪会有秘决呢,只是相比之下,我比较倒霉而已。

  比如说认识叮当的那晚,晚风很好,夜色迷人,而我一丝不挂,正在瀑布下一边放声高歌,一边冲凉。在这种情形,与一名年轻美丽的女孩邂逅,也不知是该庆幸,或是不幸。

  当发现这个女孩,一直在旁注视观察着我冲凉的行为,一副好奇的神情,我便大声问道:「今夜良辰美景,不知姑娘在此是赏月呢,还是赏人?」

  然后,便有好听的笑声,从对面传了过来。

  显然,一名年轻美丽的女子,是不会随意观察男人洗澡的。因此,叮当观察我冲凉的这种行为,绝对不能算是有意,最多,也只能算是有缘罢了。

  这个有趣的道理,是叮当告诉我的,除此之外,叮当还告诉我许多别的事情。在聊起这些之时,叮当与我正坐在酒吧里,喝着野果与泉水酿成的美酒。

  听到这里,我有点好奇,问道:「我冲凉之处,不仅水质甘甜,而且地处偏僻,你又如何知道?」

  叮当笑道:「因为我凑巧失恋,便四处走走,没料到会这么巧,你也在那里。」

  我笑道:「哦!失恋是吧,来,那就得干一杯!」

  叮当奇怪了,问道:「哦,为何?」

  我正色道:「还有为何,你说失恋是坏事,还是好事?」

  叮当问道:「我不明白,这有何关系?」

  我赞道:「问得好,所以便不如干一杯。」

  叮当笑道:「才一杯?我看不如吹一瓶吧。」

  与叮当相识的第一个小时,我成为叮当的朋友。之后,叮当又成为我女朋友,再之后,又称为寻常朋友。之后的之后,又会怎样?

  ……如月,小兰,灵儿,叮当……

  也许在某天,我会记起更多名字。每一个好听的名字,都有一位主人,她们都是美丽,可爱的女孩子。我曾经便与这些名字的主人,一同用心去体会生活里的各种滋味,也曾经努力的尝试,希望这种集合酸甜苦辣的欢乐,能够得以持久。只是,生活之中充斥着形形色色的无奈,这些无奈,并不是只靠‘努力’,‘信任’,‘包容’便能够得以解决的。在有的时候,‘努力’,‘信任’,‘包容’这类词语,会衍变为‘束缚’,‘强求’的意思。而我所知道的,爱是自由之子,是生命的促进,在它降临之时,便应当用心去跟随,而当它成为一种束缚,也许,便已经到了祝福,并离开的时候。

  因为如此,在如今,这些名字的一切,皆已成为记忆。

  这有何关系?在生命这条长长的路上,有过一段不错的记忆,又怎会不够?

  对我而言,每一个这样的名字,都是一副美好的风景,一段美好的记忆。对她们而言,我何尝不是这样一个名字?

  在每个名字之后,有多少欢笑,多少眼泪,多少汗水,相信在多年之后,它们便将被酿成相同份量的香醇美酒。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这种美酒,也正是由爱情所酿成的。一生的时间并不会太长久,短短生命之中,能品尝到这种美酒,又会有什么不满足?

  关于明天,我们会遇上怎样的风景,是否会再次邂逅,这个问题,我想,没人能够知道。我所知道的,是每个名字之后的笑容,眼泪,汗水,都是行程中的一份祝福。行程的尽头在哪,没人可以预料,也没人能够左右,这也不是我所关心的问题。

  我所关心的,是有这样一次旅行的机会,是多么幸运,既是如此,我便应当愉快的向前信步,慢慢体会,不再回头。

  

  

第二十四章 我的名字,叫做楚留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