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一个该死的江湖常识

    等了很久,终于见到了大夫,又过去一段时间,已经可以听见大夫说话的声音。

  只听见大夫懒洋洋的声音,问道:「你的名字?」

  那人答道:「XXX」

  大夫又问:「你老妈叫什么?在哪工作?」

  那人恭谨答曰:「XXX,XXXX。」

  大夫道:「哦,所为何事呀?」

  答:「哦,大夫,其实这个呢,我上次已经解释得很详细,是这样的,由于……,所以……」

  还没说完,大夫便道:「行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你,拿好这个,去前面左转第一间财务科交银子拿药。下一位。」

  那人苦着脸,顿足道:「大夫,能不能搞点别的,这样搞,似乎不行呀!」

  这位大夫直皱眉头,叱道:「此乃规矩,自觉点,别担误别人,否则老娘我便叫保安了。」

  我有些奇怪,向前面朋友问道:「朋友,为何看病干吗还要问他老妈的名字?这的大夫,行医态度又为何会如此草率?」

  这人瞟我一眼,冷笑道:「没知识。有何奇怪?这便是这里的规矩。」

  到了下一个,这人抢先道:「大姐,又是我呀,虽说已经不如以前英俊,但我猜这次大姐你一定记得我。这次大姐你可一定要听我好好说说……」

  大夫打了个哈欠,问道:「你的名字?」

  这人无辜的笑道:「我……我说大姐,你还在与小弟开玩笑,不如你先听小弟说几句,大姐你上次开的药,我都没动呢……我回去翻了医书,药真的不该是那样弄的,不然便会越来越没搞头,还可能……」

  大夫道:「行了,你在教我怎样做是吧?你以为这里谁是大夫呀?去!拿好这份药单,去财务科交银子。下一位。」

  这人着急了,说道:「等等,我说大姐,不如你再给我几分钟,大家也好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一下。你看我被人伤成这样,不过有多痛苦如今也都无所谓了,但是我是这样认为的……」

  大夫挥手道:「保安,给我拖出去打他妈的,打完旧照送到外科去。」

  这种事情所具备的幽默感,更让我感到奇怪,于是便寻问前面之人,道:「这是为何,这位朋友,外科那不是没人,送去干吗?」

  这人眯着眼睛,叹道:「瞧你的样子,便知这才是第一次过来。我不妨告诉你,你或许还不知道,这呢分为三科,大夫也有三个,平时他们都是轮流坐诊。一个看病,一个收银子,另一个休息。等等换班,便换到了外科。」

  我问道:「朋友如何称呼?不知为何有这种素质的大夫,也无人上前论理。」

  这人自嘲道:「我叫阳虎。你还别说,这种素质在这里,已经算是极品。怎么去论理?这的人多半武功已失,你看看那群保安,号称‘天南山七剑’,个个剑术高超,你再看看我们这群废物,哪还有论理的资格?」

  我吸了口气,寻问道:「阳大哥,这种情况已经有多久了?」

  阳虎不耐烦的道:「这我不清楚,唉,记得第一次来到此处,感觉也与你相差不多,不过呢,久而久之,我看你也便与我一样,慢慢的就麻木啦。」

  我问道:「不知阳大哥受的,是哪种内伤,现在怎样了,可有好转?」

  阳虎闷哼道:「哼,我与人切磋武艺之时,身中七伤拳,还能怎样,死马当活马医便是了。碰碰运气,总好过做一废人吧。」

  又叹道:「兄弟,不怕告诉你,我来这里已经不知有多少次。每次我是满怀希望而来,又都是绝望而回。可不论如何,生活总要有点盼头才行,所以我只好又来了。」

  我沉吟道:「依我看,七伤拳的伤,虽说难治,也并不会落到这般境地,真不知为何阳大哥会变成这样。」

  阳虎苦笑道:「别说了,这些事我怎会知道,我只是一个需要治疗的废人而已。」

  说罢,阳虎便转过身子,不再多说。

  只见刚才那人被保安教训一顿之后,果然乖乖跑去外科那头排队。我想了想‘耐心’二字,于是便沉下气,准备再看看情况。

  又是下一个。年轻人道:「大娘,小生我……」

  大夫醒了醒鼻涕,笑道:「我知道,你不必说话。保安,麻烦你们将他拖下去先通通经脉。之后照旧叫他去外科排最后一个,对了,看好,别让他打地铺。」

  年轻人一副怀疑的神情,问道:「大娘,为何每次都是如此?能否让小生将话说完,小生不过……」

  大夫骂道:「你想知为何是吧?因为你老娘我每次见到你便烦,所以关于这个问题呢,我看还是待日后有缘再研究也罢。保安,拖下去。」

  见这种事情,我着实吃了一惊。我问道:「阳大哥,这又是为何?你不觉得这有些离谱吗?」

  阳虎嘿然道:「这位大夫,在江湖上被尊称做‘玉面郎中’马大娘,做事从来便无需靠谱。这已经算是很不错啦,若不准那小子日后再进医院,岂不是更惨。」

  我吸了口气,叹道:「我有点明白了。」

  过了一阵,总算到了阳虎。阳虎显得非常老成,似乎与大夫已经培养出了一种默契,一句话也没说,就拿到了药单。只是在看过之后,脸色突然难看之极,反应变得十分迟钝,还不住的仰头叹气,就像一名将死之人。这是药单,还是催命符?可怜。

  阳虎以后,便轮到了我。大夫问道:「你的名字?」

  我说道:「大夫,小弟并非为求医而来,只是想向大夫你打听一事。」

  大夫抬起头,上下打量着我,接着便伸出手,道:「哦,既是如此,便废话少说,拿来。」

  我有些奇怪,陪笑道:「大夫,不知你需要的是……」

  大夫道:「年轻人,我见你一表人才,为何如此不懂规矩?还有何物,当然是打听所需之费用。」

  我暗骂一声,道:「哦,这里尚有银票百两,不知……」

  大夫醒醒鼻涕,道:「拿来拿来,全拿来,虽说不多,可也算马马虎虎。」

  又用电眼电我一下,问道:「年轻人,你要打听何事?」

  我干咳道:「不知……大夫是否见过这样一人,特征是……黑,很黑,非常***儿郎当,非常霸道……」

  还没说完,大夫便道:「哦!原来是那砣黑炭,我倒是有点印象,他嘛,早已经死了。」

  又奸笑道:「年轻人,听闻这个消息,你开不开心?」

  我咯噔一下,干咳道:「还……可以。」

  又问道:「不知大夫你还知道些什么,请问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夫道:「还有怎么回事,死了便是死掉了呗,难道还不够通俗易懂?」

  我说道:「那他又是如何死法?如今尸体又在何处?」

  大夫不耐烦了,挥手道:「诶,今日便到此为止。此事我不甚清楚,也实非我的责任,你若有兴趣,不妨去问问保安。下一位。」

  我还想出言相问,阳虎却将我拉了出来,问道:「这位朋友,你所找之人,是否叫做萧十一郎?」

  我看了看阳虎,只见阳虎面色苍白,表情平静,似乎是打算交代后事。

  莫非他认识萧贱人?我问道:「正是。阳大哥,你没事吧?不知阳大哥你又如何知晓?」

  阳虎苦笑,叹道:「你放心吧,我好得很。」

  「实不相瞒,不久前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哦,对了,当时我还捅了他几刀呢!」

  我奇道:「哦?阳大哥,你为何拿刀捅他?既是如此,你又为何将此告知于我?阳大哥,你能否说得清楚一些?」

  阳虎苦笑道:「反正如今我对生活已不抱任何希望,说出来,或许还会好过一些,到时你要如何,看着办便是。」

  又道:「当时我之所以捅伤萧兄弟,既可说是时势所逼,亦可说是一时冲动,但无论如何,萧兄之死,的确与我有莫大干系。当时情形是这样的……」

  说完之后,阳虎道:「事情全部经过便是如此,事后我本想将他送回四零四,不过据保安说,此事他们自会处理,也就……」

  我想了想,沉吟道:「行了,我明白。多谢阳大哥肯将此事告知于我。」

  又拱手道:「不知阳大哥能否在此稍后,如有必要,小弟还敢请阳大哥帮个小忙。」

  阳虎坦然道:「你何时捅我都没问题。」

  阳虎所说,是否属实?考虑一阵,我心中已有计较。

  在就地化了个妆,我插到队伍最前面,变换嗓音,大声道:「哎呀……大夫,这是几百两银子,劳烦大夫你先替我看看,我可是急得很呐。」

  大夫抬起头,道:「哦,何事如此之急……哎呀!何方妖孽,如此恶心,保安,给我拖出去砍了。」

  我说道:「大夫,不是吧?小弟我也就是稍微黑了点,大家无怨无仇,何苦如此?」

  ‘玉面郎中’拿手遮住眼睛,道:「无知小儿,你老娘我最忌黑色,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这个常识难道你竟会不知?唉,废话少说,要怪便只怪你老妈不该错生了你……保安,快快动手!」

  

  

第二十六章 一个该死的江湖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