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一根毛的大作用

    一>

  ‘天南山七剑’推着我,也不知欲将带我往何处。

  我觉得有些可疑,便问道:「各位大哥何苦这般客气,请问这是要带我去往何处?」

  一人道:「没事没事,还会去哪,难道你刚才没听见大夫如何说吗。如今不就是随便找个了无人烟之处,然后杀人灭口。兄弟,我们这样做,不知你是否会有些介意呀?」

  我说道:「介意嘛,这倒是不会,不过我与各位大哥非亲非故,素不相知,何必如此伤和气?你们看,小弟此处尚有银票数百两,稍后便请各位大哥喝几碗酒,暖暖身子,大家交个朋友也就算了,不知各位大哥意下如何?」

  有人嗤笑道:「蠢材,你别傻了。你死之后银子自然便是我们的,酒,我们还是自己去喝,你若是想喝,便在黄泉路上自个喝去吧。」

  我咽了口气,道:「不是吧,光天化日之下,各位大哥这般,难道也不怕被武林同道所唾骂?」

  有人笑道:「蠢材,这种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谁知?就算有事,又岂会轮到咱们兄弟几个。咱们不过是拿人家钱财,替人办事而已。对了兄弟,你日后若变了历鬼,要找,便去找那些大夫,跟兄弟几个可没任何干系。」

  又走过一段路程,我突然停下,道:「先等等!」

  有人不耐烦的道:「干!你又有何事?」

  我问道:「各位大哥,不知能否满足小弟最后一点小小好奇心:在小弟过身之后,各位大哥又打算如何?」

  有人道:「还能如何?包一身草席,随便走上几百里,找一个山头扔掉便是,兄弟,我们对你仁至义尽,可够义气?」

  我叹了口气,道:「有一身草席这么好,诸位大哥可谓是有情有义,小弟感激不尽,绝不敢忘。」

  这次回到医院,连队都不必插了,因为大家还没见到我的人影,便已感到杀气逼人,自行开路。

  我将‘天南山七剑’踢至一旁,笑道:「大夫,我可又回来了。」

  大夫急忙起身,作揖叩首道:「哎呀,这位大侠,小的有失远迎,还望大侠勿怪。不知大侠此次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我拱手道:「岂敢,岂敢。小弟只是身子骨稍有不适,随便来这里看看。怎么,有银子可拿,这你都不欢迎呀?」

  大夫陪笑道:「大侠真爱说笑,这是哪的话?」「唉,老实说,大侠你何必如此麻烦,只需随便派个人过来通知一声,小的们便马上滚过去,如今大侠亲自大驾光临,小的们真是……」

  我说道:「哦,倒也不必如此,大夫,闲话少说,你便先替我看看,在下手中的这跟毛,它为何会搭拉着脑袋,如此无神?不知大夫可有何良方妙策?」

  大夫想了想,寻思道:「这个嘛,可真是抱歉,小的目前还真没别的办法,我看便不如这样,小的这尚有几千两银子,大侠不如……」

  我怒喝道:「干!大夫为何如此不给面子,就算看不起小弟手里的这根毛,难道连白花花的银子也看不上么?」

  ‘玉面郎中’擦了擦汗,陪笑道:「岂敢,岂敢。大侠有何吩咐,直说便说。」

  还吩咐,大爷我这次专程过来砸场子,你还跟老子装蒜。我笑道:「唉,可惜这根毛如今出了毛病,再也无法说话。有事便麻烦大夫当着大家的面,自己说便是。」

  「哦,对了,大夫,据说今日若是欺人,定会被雷劈,这点阿毛可以向你保证,阿毛,你说是么?」

  「咦,大夫,你为何如此?怎的还不说,自己做过的坏事,难道自己还会不清楚?」

  二>

  过去良久,此时‘玉面郎中’面色难看之极,却不出声。没意思,如此便不怎么好玩,我赞道:「好!果然有骨气!你不说是吧,你不说我也有办法。」

  转过身呵斥道:「干!‘天南山七贱’是吧?你们给老子滚过来。他不说,便由你们来说,有一句话说得不对,便剁一个指头,十句话说得不对,便剁十个指头。谁说得好,便饶谁狗命。」

  过了一阵,我伸出脚,将桌子踢得粉碎,喝道:「为何不说?如此说来,你们都有骨气是吧?」

  此时有几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诉道:「大侠,能否先给点提示。小的实在不知如何说才是。」

  我冷笑道:「哦!你们做了坏事,自己不清楚,还要爷爷教你们不成?」

  这时,终于有人摸了几把汗,支吾着道:「咱们……咱们兄弟几个,与几位大夫私底串通……」

  我伸出右脚,一脚踢飞‘一贱’,惨叫声从几百米之外远远传来。我笑道:「干!让你大声点,声音这么小,你爷爷怎么能听见?」

  「唉,尽惹你爷爷生气。」

  那人擦了擦汗,闭着眼睛,竭力喊道:「咱们兄弟几个,与几位大夫私底串通……」

  还没说完,周围便不断响起各种愤怒的叫骂之声。

  有人骂道:「好啊你个‘玉面郎中’,原来如此,怪不得去年我的一点小伤,如今却被你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真是恨不得剥你的皮,吃你的肉,拆你的骨啊……」

  有人骂道:「你们的亲人若变成这般模样,你们又会怎样?你们这样做,良心是否让狗给吃了,究竟还有无一点人性……?」

  有人骂道:「你们这群狗杂碎,为了治伤,多少人早已倾家荡产,欠上几辈子都还不了的债。你们却逍遥自在,仍旧不将我们当人看待……」

  也有人只是不住跺脚叹息,似乎只恨自己瞎了眼……

  …… ……

  只见‘玉面郎中’连同其它大夫,此时面如土色,汗如雨下,双腿抖了几抖,扑通一声,摊在地上,就如同几堆烂泥。

  或许不能见光之罪恶,曝光之后,大体便都是如此吧?

  无论如何,真相已经大白,我对阳虎说道:「阳大哥,如今我才信你说的都是实情。此事也不能全然怪你,若当时不是你捅他几刀,兴许他会更惨也不一定。」

  又道:「只是阳大哥七伤拳的内伤,我看日后就……」

  此时阳虎脸色已然好了许多,说道:「诶,那里的话?兄弟你别担心,我的内伤若任由这群狗杂碎治下去,根本便不会有任何希望。再说如今我差不多也想通啦,我回去没事便听听乡村音乐,晒晒太阳,享受享受生活又有何不可,大不了日后在不江湖上混便是。」

  此时有人站出来,问道:「依小弟之见,这位大哥所中的难道便是那‘黑风谷’的七伤拳不成?不知感觉是否便是如此这般……」

  阳虎扬了扬眉,奇道:「正是如此!一点没错。咦,帅哥,你又怎会知道?」

  那人叹道:「在下在家若闲来无事,便会翻翻医书,因此对于许多内伤、外伤、毒伤都还有点研究,依我看,你的内伤并无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只需这般如此,便可痊愈。」

  阳虎笑道:「若是如此,便再好不过。不过既是如此,兄弟为何又不早点说呢?」

  那人奇道:「这话可就怪了,你又没问,我如何说?」

  过了会儿,又陆续有人向此人提问,但见此人不慌不忙,有问必答,条理分明,句句切中要害。

  后来突然有人提议道:「虽说如今凝泉谷再也无这些杂碎郎中的立足之地,可大伙又何需惊慌,这不是便有一位一流的大夫么。」

  那人苦笑道:「话是如此说,可我既无设备,又无药材,亦缺人手。你们看看,就连在下自己被伤成这个模样,长久以来也都还无法医治,还有许多东西也还……」

  这时有人笑曰:「诶,此言差矣,这又何必担心,在这不就有的是设备,你看看,那边不就全都是药材。至于说到人手,便更是无需多言,大伙说是否?」

  大家拍手称快,气氛热烈之极。见到这种情况,我知道,这家医院已有生机,像‘天南山七剑’这类贱客,是很难再有空间混下去——至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

  

  

第二十七章 一根毛的大作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