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火葬场,笑笑的要求

    一>

  告别这些新交的朋友,我鞭笞着‘天南山七贱’,开始寻找萧贱人尸体的漫长行程。走过几百里山路,有人道:「大侠,便是此处。」

  我问道:「你肯定?」

  这人抖了一抖,道:「小的们就算有颗熊心豹胆,也不敢欺瞒大侠。」

  有人道:「小的肯定便是此处,大侠你看,此处地势奇特,几棵枯树又如此特别,小的绝对不会记错的。大侠,小的们可真没做过什么,那人本已死去,小的们只是将他弄到这里而已,大侠……」

  我冷笑道:「找不到人,便死路一条,继续找。」

  找了又不知多少天,最大的收获,也不过是几件破布而已,这些布片,倒的确像是出自萧贱人身上衣物。如今,也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萧贱人已被野狗连人带骨头啃得一丝不剩,另一种可能,萧贱人依然还活着。

  想到这里,我叹道:「萧贱人呀萧贱人,你果真贱格,你挂掉也就算了,可怎样也都该先还欠老子的银子吧……」

  这时有人上前道:「这位大侠,依小的们看,那人英俊潇洒,气宇不凡,吉人天相……定然不会有事。」

  又有人道:「不知那人是否欠大侠很多银子,大侠为何如此……」

  我说道:「你们滚吧,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又说道:「若让我再听见你们又犯些丑事,立杀无赦,虽远必诛,滚!」

  这人道:「好的,好的。不过大侠你看……」

  我抬起手,摸了摸鼻子,这人双腿一抖,跪下哭述道:「英雄!你大仁大量,不论怎样,还望英雄能赐给小的们解药……」

  唉,真是没知识,吃了泥巴,竟还要解药,真是丢光了武林败类的颜面。

  打发了‘七贱’,我有些失落,原因不明。我躺在草地上,突然间也不知做些什么会好一点。

  萧贱人究竟哪去了?如今回去,我又能干吗?苦笑,我可不习惯想得太多,不过看来,银子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一个人若在突然之间,便失去一大堆银子,在这种时候,也许应当先找个可以泡澡的地方,好好泡个澡,然后再找棵视野不错的大树,美美的睡上一觉……

  泡澡之时,我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萧贱人会被雷劈,而我却没有,这是为何?被雷劈上一道,会是怎样的感觉?若有机会,还真想去试试。

  这个念头,犹如在我黑暗脑海中划亮了一枝火柴,照耀着整个宇宙。我摸了摸鼻子,还没来得及笑出声,转眼间便狂风大作,雷电交集。但见一道闪电,向我奔驰而来,瞬间我身体炙热,两眼发直,舌头一伸,便失去知觉……妈呀,好像中了招,是哪个混蛋劈我,你爷爷的,这么快,没必要吧!

  醒过来时,发觉有一双很大的眼睛,正瞪着我看呢。

  这种情形,着实是有趣得很,我笑道:「这位大姐,敢问此乃何处,不知大姐如何称呼?可知是否便是大姐救了小弟,既是如此,不知又为何将小弟绑起来。」

  这人看着我,面无表情,冷冷道:「这是火葬场。」

  片刻之后,这人又道:「我可不是你大姐,我有名字,我是笑笑。」

  我笑道:「哦,原来是笑笑大姐,不知可否先替小弟松绑,若有他事,再说也不迟。」

  笑笑道:「我说过,我不是你大姐,你若再叫一声‘大姐’,我便割掉你舌头。」

  我一怔,苦笑道:「笑笑姑娘,能否先替小弟松绑再说。」

  笑笑缓缓吐出二字,道:「不能。」

  我想了想,沉吟道:「嗯,如此也好,只是不知笑笑姑娘打算拿小弟怎么办?」

  笑笑道:「这里自然有这里的规矩,到了时候,你自然便会知道。」

  过去不久,我仍不死心,问道:「敢问此处有何规矩,姑娘能否告知小弟?又不知何时姑娘你才肯替小弟松绑?」

  笑笑道:「你真的很烦,告诉过你,这便是火葬场,火葬场自然有火葬场的规矩。我不会替你松绑,以后不准再说这个,不然,便割掉你舌头。」

  这个女人的声音语气,都是冷冰冰的,每一句话,都像在人心窝深处,扔下一粒冷冷的石块,让人直冒冷汗。我苦笑不语。咦,为何如此之冷?我偏过头去看窗外,才发现原来下雪了,窗外的世界,竟是鹅毛飞雪……大姐,有些夸张了吧?

  这时笑笑柔声道:「哎,这位小哥,这有些刚刚煮好的热汤,你要不要喝一些?」

  我笑道:「这个主意,听来倒也不坏,不过你看我如今这个模样,又怎有功夫喝汤?」

  笑笑道:「这个简单,我喂你。」

  ……不用了吧,你可不是我妈。

  我苦笑道:「多谢,只是小弟如今即不饿,又不渴,我看还是不必烦劳姑娘。」

  二>

  不知过去多久。有多久?不知道,我很少留意这种问题。

  笑笑突然道:「这段时间以来,你既不说话,又不吃东西。这是为何,难道你真不要命了么?」

  我笑道:「我可不敢说话,我怕一开口,便会被姑娘割去舌头。」

  过了片刻,笑笑冷冷道:「那你又为何不肯吃东西,白费我一番心意。」

  唉,大姐,我饿得已经不行,近日天气如此浪漫冻人,不如给条生路吧……

  我苦笑道:「因为这种方式,我不怎么欣赏。」

  笑笑想了想,叹道:「吃也罢,不吃也罢,不论怎样,明天都是你的大好时辰。」

  又说道:「你若有想说的话,想做的事,便不妨告诉我。有空了,我也许会替你完成心愿。」

  ……如今我想说的,定是脏话,想做的,却还是继续活下去。

  我皱皱眉头,道:「我想说的呢,平时都说了,想做的,也差不多都做了。想来也没什么可说。」

  我又问道:「不如告诉我,姑娘你为何定要如此?难道如此一来,姑娘你便会更开心一些?」

  笑笑道:「不为何,因为这是规矩。」

  我苦笑道:「有趣。不知是否也会有例外。」

  笑笑道:「不久前,倒有过例外。」

  我不动声色,道:「哦?姑娘能否说来听听?」

  笑笑道:「此人叫做楚留香。因为他能逗我笑,又答应我两件事,我便只好破例一次。」

  我吐了口血,喷道:「楚~留香?他是怎样的人。」

  顿了顿,笑笑道:「此人很黑,很狡猾。」

  格老子的,我已经猜到是谁。看来,这个贱人,尚活在人间。

  知道这个消息,我禁不住暗骂道:「贱格呀贱格,欠你老子银子,如今又白白害死了你老子。」

  不过,要是过了这关,那么银子倒还是有希望的,想到这里,我似乎笑了起来。

  太阳出来了,我们的世界,开始有了些许温暖,未来的生活,也有了希望。

  笑笑问道:「怎么,看你模样,似乎是认识此人。」

  我干笑几声,道:「这个嘛,说来话长,不过以前还有点交情,对了,不知他答应姑娘何事?」

  笑笑叹道:「我只是拜托他一件事情。」

  又说道:「此人狡猾多端,我便留下他一样很重要东西,这样,他便定会回来找我。」

  这时笑笑我说道:「哎,你说我是否很聪明?」

  窗外又飘起鹅毛大雪,雪势更大,更猛。苦笑。

  过了会儿,我问道:「不知姑娘有何事需要帮忙,不妨说来听听。」

  笑笑叹道:「我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不过只为等一个人。」「等他回来,我便会永远幸福。」

  我笑道:「哦?竟有此等妙事?」

  看来,这种事情,还可介绍与阿兰德龙,也许,他会有些兴趣。

  笑笑道:「怎么,我看你似乎不信?」

  唉,我说大姐,不是似乎,而是绝对,这种事,你自己相信便也算了,何必将我捆起来问。每个人需要的人生都不会一样,我有何资格,轻易去替你的需要妄下定论呢?

  我苦笑道:「这我可不敢。」

  笑笑怅然若失,道:「也许他明天便会回来。」

  又问我:「你想见见他么?」

  也许?明天?倘若在‘明天’之前,加上一个‘也许’,这个‘明天’的意思,也许就是‘下辈子’。为何要见此人?我一向都很忙的。

  于是我说道:「我倒是无所谓,不知他是怎样的人?」

  笑笑道:「他是一个男人。」

  我笑道:「哦,原来如此。那就算了。」

  笑笑自言自语,喃喃道:「出去这么久,他也该回来啦!」「怎么还不回来,你说他如今在做什么呢?」

  过了会儿,又说道:「你若能带他回来见我,我即刻便替你松绑。」

  这样便再好不过,我笑道:「甚好,这个容易。他有何特征?」

  笑笑看着我,责怪道:「我已经告诉过你,为何还问?」

  我直皱眉头,笑笑又道:「他是一个男人。」

  吐血,这一点,的确,已经告诉过我,我干笑道:「不错,不过,是否还有别的特征?」

  笑笑道:「他叫做‘XXX’。」

  我笑道:「在当今武林,叫‘XXX’的男人没有十万,也有八千。不知姑娘能否给些特别的提示。比如说……」

  笑笑打断我,说道:「这已经很特别,你能否答应我?」

  我想了又想,终于,苦笑着道:「不骗你,不能。」

  又叹道:「他既是如此特别,姑娘你为何不自己去找他?」

  笑笑叹口气,轻声道:「我才不会去找他。」「他若有心,自然便会回来,否则,我找到他,又能如何?」「你说呢?」

  疯女人,是你个头,既是如此,你在等什么,又何必要我带他回来?这位大姐,你是笨呢,或是由于没有信心?我还想说些什么,笑笑道:「不准再跟我说这个,否则,我便割下你舌头。」

  ……又割?真不愧为疯女人。割绳子行否?摇头苦笑。

  片刻之后,笑笑想了想,叹道:「既然你办不到,又宁死不肯骗我,那就这样,今日我再破例一次,你若能说些好玩的,逗我笑一笑,我便替你松绑。」

  ……大姐,你有病吧,想笑自己笑便是,这也要别人帮你么?大家无怨无仇,非亲非故,不如先松个绑,喝口热汤,有事到时再研究也不迟。

  我只好苦笑,说道:「不如跟我说说,姑娘你又为何不喜言笑。」

  笑笑很干脆,说道:「不知。」

  我叹了口气,找不出世上还有比这更好笑之事。

  于是我说道:「我办不到,姑娘烧了我便是。」

  笑笑奇道:「为何要我烧你?你竟有此好?」

  苦笑,被一名神秘疯女人,莫名其妙绑在火葬场里,此女人又告知我一种奇怪规矩……如今这女人,竟然问出为何要烧我?这种事情,我妈都不会知道,我又如何知道?

  过了不久,笑笑叹道:「你可真闷,一点也不好玩。」

  好玩?我又冷又饿,明天便要挂掉,还不好玩?大姐,怎样才算好玩?

  有幸遇见这样的女人,我只好一直苦笑。

  笑笑道:「也罢,你答应我几件事,我便让你走。」

  我已经笑到无力说话,笑笑问道:「你笑什么,是否答应?」

  我想了想,叹道:「还有何事会比红烧活鱼更糟糕,我答应你便是。」

  窗外风停了,雪止了,云开了,太阳公公的笑脸,又露了出来。

  笑笑道:「第一件事,那样东西对你最重要,留下来。」

  我思索片刻,说道:「我若说没有,姑娘你定然不会相信。」

  又说道:「不过老实说,哪又会有‘最重要’呢?对我而言,任何东西都一样重要。姑娘你随便说就是。」

  笑笑皱皱眉,道:「‘都一样重要’,这是何故?」

  哪有‘为何’可言?生命之中,每一样东西,它们本身都一样珍贵,都应当去用心珍惜。

  我苦笑道:「不如姑娘给点提示。」

  过了会儿,笑笑拿出一柄已然生锈的破刀,说道:「你看好了,这便是楚留香的兵刃,上面刻有他最喜欢的人的名字。」我看了看,只见刀上刻着‘因为我爱金金’六字。

  见此,我不禁暗骂道:「果真是你这无耻贱人。」

  金金这个名字的身份,是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孩子,老实说,我对她也挺有好感……可关于这位女孩子的事,萧贱人已然到达这种程度,竟也都没向大家汇报过,真是混蛋,唉,都怪我粗心大意,这贱人当时行为诡异,早该料到他是有所预谋……

  想好了之后,我说道:「不如这样,请姑娘你先替小弟松绑,再向姑娘借笔一用。」

  这女人打量着我,一副怀疑的表情,我笑道:「姑娘你放心,我不会趁此机会逃跑。」

  笑笑想了想,说道:「好。我相信你。」

  又补充道:「我自幼修习‘玉女圣经’,你就算是逃,又能逃到哪去?」「你若不想知道逃跑的后果,便死了这条死,最好,连想都不要去想。」

  吐血,‘玉—女,圣~经’?无双姑娘?大姐,这种心法的优点是直接,单纯,杀伤力极强,此外还‘不论老少,男女通吃’。可它缺点是变化太少,又先天性缺乏新意,因此,早在十岁那年,便已被我看破。即已看破,还有何用?我笑道:「姑娘放心,我不会骗你。」

  在扇子上写下一串名字之后,我说道:「这把扇子,姑娘留下便是。」

  笑笑拿过去,低声念道:「……林如月,秦小兰,灵儿,叮当……」

  又说道:「哟,看来这位小哥,可的确是风liu不凡。」

  我苦笑,问道:「不知姑娘还有何吩咐?」

  笑笑柔声道:「还有一事,我要你将我的名字,也写在此扇之上。」

  终于可以离开,此时的笑笑,眼神温柔如水,轻声道:「这位小哥,不管怎样,也还是多谢你这几天来,给我解了解闷。对了,不知你叫做什么,日后若还能记起小女子,便不妨过来看看。」

  我皱了皱眉头,作揖笑道:「一定一定,这是一定。小弟的名字便是李寻欢。」

  走出百步之后,我突然很想回去,也好问问疯女人,火葬场里的规矩,究竟是什么?又或者,这里,是否便真是火葬场?

  可回头这种方式,我不怎么欣赏。为何要回头呢,身前的风景会更美。

  脚下这条路,本来便只有一个目的地,那便是死亡。既是如此,就应当哼着小曲,缓缓向前信步,就算是稍快少许,也会错过许多美丽冒险。

  我不愿意回头,即使会因此而留下些许遗憾,而我所相信的是,这些遗憾在多年之后,也会成为行程之中的有趣记忆。所以,关于火葬场的问题,还是待下次有机会,再好好研究吧,在目前,这已不再是最紧要之事。

  目前最紧要的是什么?也许,应该是去找点野味,玩玩烧烤,然后好好的泡个凉水澡。只有在大雪过后,冲凉这种事情,才更有气氛。

  

  

第二十八章 火葬场,笑笑的要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