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下篇

    我很喜欢这家咖啡店,磨砂的咖啡杯,唇贴在上面时,有种温暖的感觉,正如……接吻。

  我跟咖啡杯接吻。

  身体诚实到让我痛恨,除了他,我无法忍受其他任何一个男子的靠近。四年来,心止如水。

  或许,我将这么一辈子过下去了吧。茔茔孑立,了无牵挂。连影子……都寂寞……

  如果,他不在我23岁那年再度出现的话~~~~~~~~~~~

  那种感觉,你知道,是无法形容的。这一次,我的身体又战胜了理智。

  我融化在他的怀抱中。

  他吻去了我的泪水,而他的泪水为我招了魂。原来,他的婚讯曾经杀死我一次。

  我学理科,物理。我曾经去图书馆看过一次照片展,关于吸毒。我很高兴自己是个理科生,

  不然那些记载了一群人从无知到灭亡的灰暗的图片我无法坚持看完。那是一群火车站的流民,偷抢摸扒,他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就为了小小一根针管。他们亲眼看着自己被死亡拖走,心惊胆战,却又麻木不仁。尸体跟垃圾一起,被装进了黑色塑料袋。

  有一天我突然知道,我,靠着这些尸体而活。

  火车站的那些人,不过是他可以要可以丢的零头而已。他的毒品生意,居然越做越红火。他用千百个人的痛苦,买来了我的幸福。躺在他怀里,我发现自己很脏。可他即使睡着了,也笑得很满足。

  第三次,我不得不离开。

  我知道,他会找到我。只是没料到,那么快。

  我去了西藏,沁蓝的天空让我感动得号啕大哭。风吹过,千百年的恩怨,似乎都消于无形。

  张开手,我想要拥抱太阳和空气;回过头,却发现他站在了身后,红红的双眼。他手一伸,把我拉进怀里,头埋在我肩膀上,居然抱着我哭了起来。从13岁认识他到那时,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是我的孩子。

  我,也是他的孩子。在这世界上,我们相依为命。

  所以,我回去了。

  只是,他还在做那些事情。已经无法脱身了,他对我叹了口气,坐下,第一次在我面前掏出了烟,点燃,吸进然后吐出。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忽明忽灭的红光,在呜咽。

  咖啡店老板不喜欢电视,所以他一般不会自己开。

  但顾客是上帝,有时,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进来了要看电视,也只能莫可奈何。

  现在,就是这样。

  他还没来。我的第27个生日,已经被延误了两小时。

  “据报道,今天平安大道发生严重交通阻塞……”

  他去年送了我一个紫色的磨砂咖啡杯,我把它摆在了床头,旁边是我的琴。

  “一辆摩托车和一辆大货车相撞……”

  他总说那把琴太旧了,有些地方油漆都开始剥落,特别是e弦,一不小心就会断……

  “事故原因目前未明,摩托车司机当场死亡,货车上……”

  我看中了一把德国古琴,16岁那年就看中了,他知道,只是一直没钱买……

  “死者为一青年男子,身份不明……估计是位青年音乐家……”

  他说,今年要给我一个惊喜。

  “现场有一把很名贵的小提琴,不过已被压得粉碎……”

  这次断的,不只是E弦……

  ……………………

  ……我和他都是秋季出生……不过,我比他幸运……同为感秋取的名字……

  我叫梧桐,而他叫叶落…………梧桐叶落,一个伤秋的季节…………………………

  

下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