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无暇碧玉(二)

    我漫步走到张大叔的面前,看着他,看着他那双眼睛,那双能看透世间一切物质实质的眼睛。

  张大叔叫张狂,他的确是很狂,他也有资格狂,年纪只有四十,却已经在雕刻师这个重资历的行业中成为龙头,正因为他狂,他才敢对“宝玉祥”的二公子大声的狂骂,虽然他知道二公子这人是个实足的小人,即使因此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仍然不后悔。

  他望着眼前的小孩,首次有了看不透的感觉,虽说看人比看死物难得多,但还是可以看出一点的,可眼前的小孩却一点都看不出。望着眼前的小孩:他的外表是个孩童,他走路的姿势沉稳有力,像一个强壮的成年人,看他的眼睛,有孩童的活力,有中年人的成熟,还有历经沧桑的老者的深邃。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是不是小孩子,难道他是隐世的高人,他已经反老还童......

  我笑了,因为我看到那双眼睛已经迷惑了......

  “张大叔,我虽是张羽的师傅,可我今年才六岁,马上就要过年了,过了年我也就七岁,我就称你为张大叔吧!”我拱手淡笑着说道。

  张狂看着我,他可知道他的儿子可继承了他自己的狂,一般人根本就不理睬,更不要说拜为师傅了,眼前这人单单以孩童的相貌就让自己的儿子拜他为师,看来真是高人。这张狂还是不相信张星峰是个小孩子,将他当作世外高人。

  既然高人都要称我为大叔,我可不能拒绝,谁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哦,既然都这样说了,贤侄就请进我的小竹屋歇息歇息。羽儿,你去为你师傅泡茶,把我的那份圣雨观音拿出来。贤侄请跟我来。”张狂和我进入了他那小竹屋。

  怎么回事,父亲怎么舍得将圣雨观音拿出来,看来父亲也看出我师傅的神奇之处了。张羽边想边往后面的小屋里走去。

  “张大叔,张羽说你是一个极为厉害高明的玉器雕刻师啊。”我坐在朝屋内的竹椅上,向张大叔说道。

  “不敢,不敢,只能说是略有些薄名罢了,呵呵。”张大叔嘴上这样说,脸上露出的那份自豪还是非常明显的,别人在你最自豪骄傲的方面夸你,不高兴才怪呢!

  “张大叔,我从李四那里偶得两块极品玉石,请张大叔过目。”我从怀里拿出那两块极品的玉石放在那个青石桌上。

  张大叔那双眼睛一刹那间就亮了起来,仔细地望着这两块玉石,过了许久,才一声叹息说道:

  “这块玉石是难得一见的玉中王者——玉精,它是一座玉矿的精髓,它可以用来安心凝神,可是它实在过于坚硬,只有剑芒能够划破它,又有哪个一品高手来雕刻呢?况且,雕刻的刀要十分的稳定,一丝颤抖就会使整个产品毁掉了,所以说这玉精虽然珍贵,可是却没什么大用,但仅仅因为它的稀有,一块玉精也要卖到五万两白银。”

  “那哪儿才有玉精买呢?”我可是迫不及待啊。

  “虽然很少,但只要在大的拍卖行去预先定购,还是可以买到一些的,其实上品的玉石就行了,它也有安心凝神的作用,而且还便宜一些,我这里就有一块上品的玉石,若贤侄不嫌弃,就拿我的用吧。”张大叔很豪爽地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很舍不得,但我好歹也是他儿子的师傅啊,他舍不得也要舍得。

  我看着张大叔笑着说道:“张大叔的东西,我怎么敢收呢,更何况我自己本来就有一些为数不少的上品玉石,我其实是需要极品的玉石做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张大叔听我说完后还是很高兴的,作为一个玉石雕刻师,是十分珍惜自己手中好的玉石材料的,要知道好的作品不单单要好的刀工,而且还需要好的玉石材料。平复了一下心情,张大叔才想起我刚才说的要用极品玉石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禁很是疑惑,遂问道。

  “贤侄,虽然它是一座玉矿的精髓,理应有一些很重要的作用,我自己在玉石雕刻师这个行业中也是有一些声望的,可是据我所知这个极品玉石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作用的,贤侄你能否告知你用这个极品玉石用来干什么啊,哦,请恕我冒昧了,如果贤侄有什么重要的秘密,就不用说了,你张大叔我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张大叔,掩饰着自己的心情,露出一脸的笑容,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定要知道这秘密,可是我从他的眼里还是看出了他的那份焦急渴望之情。

  我望着张大叔一脸微笑的样子,我笑了笑,我伸手端起着青石桌上那杯刚才阿羽送来的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在嘴里,我仔细地回味着那份清新空灵,飘逸出尘的感觉,我发觉我有点喜欢上这圣雨观音了。

  此时的张大叔看我享受的模样,可没有丝毫的自豪之情,此时他的心中早已经填满了有关这极品玉石妙用的事情,这极品玉石可是从来都没有被发现有什么重要的作用的,不知道多少玉石雕刻师穷尽一生之力,也没有丝毫发现,对于张大叔这样一个极度喜爱雕刻玉石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知道极品玉石作用更有吸引力了。

  望着张大叔这般焦急的模样,脸上还要尽量装出一副平静的表情,还真是苦了我们的张大叔,我抬头瞧了眼,差不多够火候了。

  我放下手中的茶杯,将它轻轻地放在青石上,抬起头来,正视着张大叔,张大叔立即表现出一副微笑的模样。我笑了笑,对着张大叔说道:

  “张大叔,其实也没什么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就是有一种方法,使得极品玉石变成没有一丝瑕疵的碧玉。”我淡淡地笑了笑,我可是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丝瑕疵的碧玉意味着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没有一丝的瑕疵,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确定,你一定能制造出没有一丝瑕疵的玉石,你真的确定?”张大叔从他的坐椅上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

  他已经没有了一丝平常的沉稳,他已经近乎于疯狂了,可这又怎么怪他呢,换做任何一个玉石雕刻师都会这样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玉石,这是玉石雕刻师一生的追求。古往今来,多少年了,而近几千年,雕刻师的技术是大有进步,可是时至今日,也没有出现一个无暇的玉石,人们都以为无暇的玉石只是一个传说,如今传说即将有可能实现,你说他能不疯狂吗?

  我望着张大叔,坚定地说道:“我确定我一定能够制造出一个无瑕碧玉,这次我们大家一回京城,我就立即制造一个无暇碧玉。张大叔,我们马上就要去京城了,阿羽也会和我们一起去的,你和我们一起去吗?哦,我想起来了,‘宝玉祥’在京城有很大的店铺,为了你的安全,你就在过一些平静的生活吧,你在这里,阿羽也会放心的。“我调侃地对张大叔说道,我可知道,张大叔为了看到无暇碧玉,就是刀山火海也会去的。

  “这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离开我的亲生儿子,不管什么艰难险阻都不能让我们父子俩分开。”张大叔的脸上似乎发出慈父的光辉。可是我知道这个张大叔有可能是不想与自己的儿子分开,可是绝大部分还是因为即将出世的无暇碧玉。

  正在书房看书的张羽听到他父亲地真挚地表达,心中一阵激荡,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望着张大叔的模样,虽然他主要是为了无暇碧玉,可是他对他儿子的感情,我还是能够真实感受得到的,我的父亲呢......

  我忽的一阵激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坚决地对着张大叔说道:“张大叔,你放心,你和我们一起走,没有人可以伤到你,更不用说那‘宝玉祥’了,就是来十个‘宝玉祥’,我都不放在眼里!”我顿时仿佛傲视天下,的确,放眼天下,我作为一个修真者又怕了谁 !一时我豪气冲天,自己的磅礴的气势自然而然地弥漫开来。

  张大叔看着我,忽然眼前一阵迷糊,一股皇者气势扑面而来,眼前的小孩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大,仿佛一座大山,让人无法仰视......忽然心中一股要向眼前的小孩膜拜的念头升起......蓦然,眼前一亮,眼前的一切又回复了清晰,别人可能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可是依靠眼睛干活的玉石雕刻师,是极为地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因此他知道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小孩。

  我忽然发现张大叔竟然两眼发呆,已经要向我跪了下来,我随即发现自己竟然将自己修真境界的气势发散了开来,我立即将气势收起,像原来一般又坐了下来。我知道张大叔这种人物是不会相信刚才的一切是幻觉的。我不禁有点苦恼,忽然心中一动,望着张大叔说道:

  “张大叔,刚才我来这的时候,看见你在劈竹,你没有武功,为何有那般比练武之人还好的眼力?你那把刀也只是平常的劈竹刀,为何你能轻而易举地将竹劈成两半呢?”

  张大叔一听到我的问题,立即摆出一副高人的模样,摸了摸他那三缕短短的胡须,朗声说道:“这眼力是一个玉石雕刻师的基本功,我们在雕刻时,是不能发生一点错误的,否则一件作品就完了。而刀功就是衡量一个玉石雕刻师的标准了,当一个玉石雕刻师能够举重若轻,用一分力做出十分的效果,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雕刻师了。而我的刀功却是体验物质本身的纹路,运用自然的力量来做这一切,这才是一个真正绝世的雕刻高手。”

  我一阵惊讶,真的是万物皆有道,连雕刻这个行业竟然也发展到可利用自然的力量这个地步了。

  “张大叔,佩服,佩服,的确是佩服。”我站了起来向他衷心地表示佩服。我是出之真心的,我在上一世还是在达到元婴期时才感悟到利用自然之力,那时我已经1200多岁了!

  “师傅,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起程啊,王大哥已经都准备好了,他叫我来问你。”李大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

  

  

第十二章 无暇碧玉(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