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设计江湖(中)

    我向那头仔细瞧去。却见领头之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壮汉,衣着虽然华贵,然而神色之间,却多了一丝草莽气息。多半是那种暴发户类型的家伙。其身后,尚跟随着十数名打手模样的家伙。

  然而,待得他们定过神来一看后。却是骇了他一大跳,那庸俗壮汉经受不住打击,蹭蹭蹭退了几步,脸色大变。原来我们整个包间之内,几乎个个穿着着官服。

  “砰!”席间一官员拍案而起,气得脸色铁青,指着那壮汉大骂道:“祁老七,这是你撒野的地方么?快给本官出去。”

  我向那人望去,细一回想,那家伙应该是济南府通判。自然与这些有些实力的市井之徒相识。

  那被称之为祁老七的家伙,眼珠子骨溜溜的乱转一番,急急点头哈腰道:“原来是陆通判大人在此,小人这就告退,这就告退。”说着,对属下打手使了个眼色,正想撤退。

  “站住。”我轻轻抿了一口这百年即墨酒,淡淡的喊了一句。

  白士行听得我出声,疾若闪电般窜了出去,一个起落后,就横刀挡住了门口。只见他冷冷道:“一个不许走,都给我站住。”

  我斜眼向那通判瞄去,却见他正向戴荣典望去,似是求助。岂料,戴荣典起身沉道:“这祁老七简直混蛋,我们整个山东的脸,都被他丢尽了。陆通判,将其压到大牢内,好好审问。”

  那祁老七一听,脚差点软了下来,脸色变得煞白。不住的向陆通判瞧去,想要让他求情。通判一职,本是众人之中地位较低之人。看这祁老七几乎不认得其他官员,就知道其在济南混的不一定非常好。

  陆通判听得巡抚大人发话了,便立即换了一副嘴脸,丝毫不理睬那祁老七的眼神,准备亲自动手押人。

  “等等,陆大人。”我缓缓站起身来,向那祁老七走去,平静道:“爷有话要问问这个祁老七。”

  我此话一出,全场哑然。我情知这帮官员心中开始胆寒。祁老七虽然上不了台面,但与陆通判尚有牵连。顺藤摸瓜的话,将会牵连到很多官员。

  我淡笑着摆了摆手,向他们打了个安心的手势:“各位放心,本爷只是问问无关紧要的事情。”我这话一出,却将大部分官员的心神安定了下来。

  我懒得再理睬那些仍旧七上八下的官员,沉声道:“祁老七,本爷问你。今晚你原本打算宴请谁?”

  看那祁老七的身份,尚达不到有人宴请他上这种高档地方头号包厢的地步。所以,只有可能是他在宴请别人,而那受宴请之人,地位定然远在祁老七之上。但是济南府上的了台面的官员,都已经在此。是以,那人极有可能是非官场人物。或许,能和飞燕门扯上点什么关系也不定。

  那祁老七猜不出我身份,然而却眼见着这么多官员在我面前,却是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情知我不好惹,脸色惨白,用衣袖擦拭着头上的冷汗:“这位爷,小人,小人宴请的是架势堂的总堂主。”

  我闻言,不禁有些失望。那个什么毛架势堂,却是我连听也没有听过。

  “祁老七,别给脸不要脸。那架势堂的总堂主是什么身份,岂是你区区祁老七能够请的动的人?”陆通判立即站起来喝骂道,我猜他是想在我面前表明心智,与那祁老七划清界限。恐怕这祁老七将会被当作一个弃卒来使用。

  祁老七脸色涨得通红,强自辩解道:“通判大人,小人在这么多大人面前,岂敢撒谎。总堂主一会就会过来,大人一会自行问他就行了。”

  陆通判没有料到这祁老七还敢还嘴,顿时气得不轻,又想喝骂之时。却被我止住了,向他笑着招手道:“陆大人,本爷从来没有听说过架势堂。你过来和我说说,那是个什么单位?”言罢,转身向白士行道:“士行,将祁老七带下去,好好审问审问。”

  白士行瞄向了祁老七,眼中凶光一闪,对我恭敬的应了声后。便强行拉着祁老七走出了包房。左东堂则将那些垃圾打手,一手一个扔出了门外。

  陆通判猜不透我的意思,额头上开始冒着丝丝冷汗。却又不敢用谎话敷衍我,便疙疙瘩瘩的讲了起来。

  从他花语得知,原来那架势堂,便是山东境内极为强悍的一支帮会。此帮会人数总人数约莫在三千人左右,其中有五百多名,算得上是一把好手。另外,也经营着山东境内数十家赌场妓院之类的场所。

  我似笑非笑的望着陆通判,表情上没有丝毫变化,心中却是一片清明。这个架势堂,恐怕不是他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既然被称为帮会,自然是有着众多黑幕生意,譬如说走私盐铁之类的暴利玩意。

  那陆通判却是被我看的更加寒毛淋漓,那一帮大大小小的官员,恐怕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口。这么规模巨大的一个组织能够发展生存,自然与当地的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我有心撤查这个组织,恐怕整个山东境内的大部分官员,都会受到牵连。

  我见耍他们已经够了,便笑着回到了席间。乖巧的兰儿,轻轻夹了一筷子雀舌,喂到了我嘴里。而杏儿,则转身到我背后,在我肩膀上轻轻敲打起来。

  好半晌后,我才叹气赞道:“这雀舌味道的确鲜美细嫩,只是恐怕价格不会下于一百两吧?”

  我此话一出,就连戴荣典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急忙解释道:“大人,此顿接风酒,乃是下官们凑出了奉银置办的。并无动用半分官银。”

  我斜眼瞧了他一眼,似是有些责怪。旋即又淡淡自言自语道:“可怜我身为一品钦差,一年的奉银不过是区区五百两整。连一顿像样的酒席也是置办不起啊?”

  一帮官员们顿时精神一振,听出了我话中之话。各自脸色缓和了不少。当官的就怕那些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上司。如今听得我摆明了敲诈的言语,反倒轻松了起来。只要我喜欢钱,他们当然愿意双手奉上。

  戴荣典自然义不容辞的凑到我耳畔,低声嘀咕道:“爷这么照顾卑职,卑职自然不会忘记爷的好处。”

  我满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不避嫌的搂住了他的肩膀,谑笑道:“戴大人果然是玲珑剔透之人,大有前途啊。来,我敬戴大人一杯。算是预祝戴大人他日荣升之喜。”

  戴荣典闻言,也是配合着大笑起来,嘴上连连应到不敢不敢,却是接而喝了几杯,表示对我极为尊敬。

  “戴大人,按照这么说来,那架势堂的总堂主倒也是极为了得之人。”我放下酒杯,手指头漫不经心的弹着酒盏:“明日你把他叫过来,让我也瞧瞧这江湖中有名的豪杰是何模样?”

  戴荣典刚与我达成暗中初步协议,这种小事自然答应的爽快。我猜他心里,也是想将我拉下这趟混水,好一起同流合污。

  接下来,放下心思的众位官员们,自然是皆大欢喜,不由得开怀畅饮起来。之前在我面前,尚有些隔膜,然而此刻达成暗协议,关系自然亲近了几分。再加上酒过三寻,气氛顿时热闹了不少。几名有头有脸的官员们,纷纷来敬我酒。

  妈的,今晚和兰儿杏儿还有活动要做呢。自然不想多喝,便装出了一番不胜酒力的模样。抓住机会的戴荣典,自然拍着胸脯主动替我挡起驾来,凡是敬酒之人,一律由他应下。

  不多一会,白士行回到了包间。并没有多话,只是侧立在一旁。然而我瞧他脸色微喜,自然晓得他已经拷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一席酒下来,几乎用了将近两个时辰。众人恭敬的将我送至戴荣典府邸,这才各自散去。

  睡到戴荣典帮我安排好的厢房后,白士行这才向我原原本本的禀报起来。

  原来这祁老七三两年前,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地痞流氓。然而却不料无意间被他攀上了飞燕门这颗大树,自然摇摆起来。

  几年之间,学着人做起生意来,只是欺行霸市,无所不用极。是以,倒也给他聚集起不少家财来,整个一暴发户。

  至于一向标榜正义的飞燕门,为何不管他。这里面也是有来头的。原来那祁老七原是飞燕门门主蓝初晴的表兄,这祁老七的老母,原与蓝初晴一家有过大恩。只是后来断了音讯,直到过辈之际,才亲书了一份书信。让那不争气的儿子投到飞燕门去。

  蓝初晴念及早间的恩情,开始时对这表兄也是照顾有加,然而逐渐的却发现这表兄实在是扶不上的烂泥,到最后索性不闻不问,只是念情之下,任由他胡闹罢了。

  这祁老七因为这表妹对自己态度越来越差,心中亦是怨念俱增。恰逢飞燕门死对头架势堂找上了他,双方自然一拍即合,合作着准备算计蓝初晴。

  我听完后,心中不由得暗骂了一句,这家伙有够坏的。联合起外人准备算计自己的表妹。

  然而心中却是盘旋起来,这是一个大好机会,若是自己能够一举控制住两大门派。自己手上的势力将会增加不少。

  思索了半晌,心中已有定数。恰逢我那双俏婢眼中已经春意连连,便站起身来,邪笑地向她们扑去……

  

第九章 设计江湖(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