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无边(中)

  呵,这风尘女子,倒也颇为讲仁义。遂又好言劝慰道:“三娘无须多虑,本公子在朝中,也是极有势力的,根本不畏惧李太师。若你真的想保住你半生换来的雅颂阁,那就让我盘下吧。”

  听得我如是说后,柳三娘这才颤悠悠的接过那十万两的银票,神情非常复杂。

  “好了,以后我就是雅颂阁的新老板了。”我淡淡的笑了起来,对着周遭客人朗声道:“今日害得诸位心情不佳,鄙人决定,今日一切费用,全部免除,以给诸位压惊。”我忽而又朗声道:“另外,在未来的一月之内,雅颂阁将会实行半价优惠,所有的一切消费,均可以打五折。”

  众人这才欢呼起来。那李太师找不找雅颂阁的麻烦不说,反正管他们鸟事。不过这实打实的优惠政策,却令他们振奋不已,这可是白拣来的钱啊。

  “诸位,本公子还有一事要宣布。”我清了清嗓音,朗声道:“从今日起,雅颂阁易名为雅颂娱乐休闲有限公司,并且聘请柳三娘为经理。我们雅颂公司,将不单单于经营情色事业,整个业务面,会得到全面的开发,各种有趣的娱乐活动,也会加入到公司中。另外,在本公司发展的女士,将会进行签约发展,同时本公司会对其进行包装、推广等宣传活动。”

  我这一席话,听的他们都坠入到了一头雾水之中,纷纷交头接耳,却又讨论不出任何东西。

  那个柳三娘,也是满脸的疑惑,询问道:“吴公子,你那个聘请我为经理,什么是经理啊?”

  “经理就是经营打理的人,也就相当于总管。”我淡淡地笑道:“虽然我买下了雅颂阁,可却没有时间天天跑来打理。三娘对此行业熟悉的很,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选。不过,酬劳不会少了你。你每个月的薪水为一千两银子。年底还能有分红。”

  柳三娘待得问明白薪水是什么概念后,亦是吃了一大惊,想不到我竟然会同意一个月给她那么多钱。落是算上分红,绝对比她自己当老板,赚得还要多。

  “吴公子,您给的钱,是不是太多了?如今整个雅颂阁,一年的盈利也就数万两。”柳三娘老老实实的说道。

  “三娘你有所不知,我让你打理的,可不但是单单一个雅颂阁。而是雅颂公司。”我耐心的对她解释道:“雅颂阁,只不过是雅颂公司旗下的一个经营项目,以后,我们会有很多经营的项目。三娘,你的工作可不轻省啊,不过你也放心,雅颂公司若是上到了一定的规模,公司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这雅颂阁,在旁人眼里。已经是利润非常好的地方了,然而若是经过我那超时代理念改动一下,生意又岂止会好上数倍?

  听得我这么解释后,柳三娘才勉强答应下来。然而却仍旧不肯拿那么多薪水。我索性许了她百分之一的股份,将薪水降低到一年一千两银子。她这才露出了心安理得的表情。呵呵,其实她还是不明白,将来的雅颂公司百分之一的股份,绝对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柳三娘当着众人的面,将雅颂阁契约,都转交给了我。我过目后,还是让她拿去保管,说实在的,我并不怕她赖皮。老子是皇帝,天底下还没有几个人,敢明目张胆的讹我的银子。

  诸事都停当后,柳三娘便又红着脸,凑到我耳根道:“东家,映竹出阁的吉时已经到了。还请您去准备一下,映竹的厢房,是在阁楼三层,便是您今晚的洞房了。”

  说的我心中一动,眼神不自觉的向柳映竹看去。却见她也在偷偷地瞧我,待得发现我的眼神后,却赶紧缩了回去,粉颊顿时绯红。

  我也笑了起来,淡淡道:“如此,那就入洞房吧。”

  “东家,你猴急什么。”柳三娘掩嘴窃笑起来,横了我一眼道:“还没有举行仪式呢。”

  当然,所谓的仪式,不过就是过过场子而已。简单的仪式举行下来后,我便身上挂着个大红绸缎花,用着一个红绸缎带子,牵着柳映竹往阁楼上走去。

  白士行他们几个,也是兴奋非常,吵闹着要红包,结果换来我的一人一脚。唤过柳三娘,我在她耳畔贼笑连连,目光不断瞄向左东堂。倒把左东堂惹得汗毛都竖立了起来,一副惊疑不定的模样。

  回头瞧都不瞧他一下,仍旧往楼上走去。心中却在暗爽,左东堂啊左东堂,看你今天是否能逃脱三娘安排的桃花阵仗。

  楼上候着的小丫头,一看到我们上来,便微微施了一个礼。领着我向我今天的洞房走去。

  我推开厢房的门,信步往内走去。整个厢房,被布置得跟个新房一样。各种喜庆装饰,应有尽有,两对红蜡烛,火火烧着,将厢房内映得一片喜色。

  我牵着柳映竹,往床头走去,扶着她坐了下来。从桌子上拿起喜秤,缓缓地将其喜帕挑了起来。

  入我眼的,是一张微微带着笑意,却更多的是羞涩的脸。玉脸粉雕玉琢,找不出半点瑕疵。一双水灵的杏眸,正偷偷地瞄向我。

  “娘子,你果然有国色之容。”我微微挑起她下巴,欣赏着她娇羞的模样,调笑道:“为夫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相公。”柳映竹轻轻地唤了我一声,羞涩道:“看够了没?”

  “怎么会看得够呢?”我轻笑不已,将桌子上早已经准备好的两杯酒取了过来,一人持一杯道:“娘子,喝过合卺酒后,你我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是啊,相公。”柳映竹虽然脸上带着喜色,然而眼睛中却是黯淡了起来。想来,她心中还是以为,我们只会做一个晚上的夫妻。

  今天先不与她说了。我心中打定主意。

  俩人喝过合卺酒后。柳映竹的脸上,飘上了一层粉红,更显得其娇艳容貌非凡。惹得我越看越是喜欢,便轻轻地在她脸上啄了一口,将其搂在了怀中道:“娘子,堂也拜过了,交杯酒也是喝过了。该是圆房的时刻了。”我厚着脸皮说道。

  “相公,要圆房,可必须过了妾身这一关后才行。”忽而,柳映竹脸上,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笑容。

  我哑然失笑,还要过关斩将啊?不过,瞧她兴致不错,陪她玩玩也行。不过,旋即又头疼起来,立即先声明道:“关于对联,诗词,猜谜之类的考题一律免谈。”

  柳映竹先是一愕然,旋即进而掩嘴笑道:“原来相公是个不喜读书之人。”

  “呃……。我读书倒也读了十好几年,但是诗词一类,一直不为我喜。”我尴尬地挠着头,费尽心思想为自己找个歪理,迅而,脑筋灵光一闪,反而问道:“娘子认为,诗词对联,能够让天下百姓都有饭吃么?”

  柳映竹没有料到我会突然这么一问,先是一愕然,思索了一会,便摇了摇头,苦笑道:“恐怕不能。”

  “那娘子以为,诗词对联,能让敌国不敢入侵我朝么?”我继续问道。

  柳映竹立即摇头道:“也是不能。但是诗词歌赋,能陶冶一个人的情操,提高个人修养品质。”

  “诗词作得好的人,能保证他不贪污,不受贿?”我质问道:“陈后主算得上是一代文豪了吧?然而却连自己的国家,也保不住。”

  这时,柳映竹才无语起来。的确,诗词歌赋做得再好,只能局限在文采之上,其他一切都是空话。

  “如今当官之人,大多乃是取自文采诗词出众者。然而为何还是朝野哀鸿,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敌国对我朝虎视眈眈?”我冷笑连连道:“我并不是说诗词歌赋一无是处,在一定程度上,的确能提高一个人的修养程度。但并不是生活必须的产物。作为一个人,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生存下去。其次才能在酒足饭饱之际,讨论一下诗词歌赋。文字只是一种工具,并不是拿来炫耀,或者玩弄的。”

  柳映竹首次听到我这样的理论,明明我说的有千百漏洞,却难以反驳。的确,诗词歌赋,并不能拿来当饭吃。

  “唉,难为相公不学无术,却编出来这么一大套的道理来应付我,也算是难为你了。文关,算你通过好了。”柳映竹白了我一眼,嘴上虽然这么说,然而眼中却多了一丝柔情,轻声道:“相公若是去当官,一定是个好官。”

  “也不一定,我这个人啊,生性懒惰,只不过有些事情,实在看不下去了,才会去管管。”我摊开双手,耸肩道:“若是天下百姓都安居乐业,能够吃饱穿暖,不用卖儿卖女了。我就可以安心享乐了。”

  “相公乃真小人也。”柳映竹淡淡的笑道:“不过,任你巧舌如簧,也要过下一关的。”

  “哦?”我奇怪的问道:“娘子的下一关,到底是什么花样啊?”

  “文关过后,自然是武关了。”柳映竹猛然间将裙摆一敛,向我摆出了一个打架的姿势,严肃道:“相公要小心应对,拳脚可是不长眼睛的。”

  我晕……

  

第二十三章 无边(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