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柳哲疑案(中)

    第二十五章柳哲疑案(中)

  第二十五章柳哲疑案(中)

  “幼红,你的心,朕已经全都知晓了。”正在此时,竹儿已经匆匆寻了开水和盐巴,我急急夺了过来,将盐巴溶在开水里,搅匀后,便要皇后喝下去。

  我喂着皇后喝了一口,皇后却如小女孩般的,皱起了眉头:“好咸呐,臣妾不喝了。”

  我旋即百般哄她,她就是不肯再喝。实在无奈之下,我只好先自己含在了嘴里,一口一口渡给她喝。

  这下,皇后却异常乖巧的将一整碗盐水都喝到了肚子中去,没有喊一声咸。看着她脸上有些奸计得逞的表情,便明白了原来皇后是想让我用嘴喂她喝啊。

  “生病了还不老实。”我嘴上笑骂,然却心中十分喜欢。帮她加了几床被子后,便索性坐在她床侧,紧紧握住了她的手给与她鼓励。

  果然,喝过盐水,又出了一身热汗后。皇后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原本干涩的嘴唇,由于被我连灌了几碗热开水后,也渐渐恢复了红润。

  而此时,太医院的太医,已经来了。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太医,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面色红润,似是保养的极好。

  “微臣太医院正六品太医公孙羽,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那太医一见到我也在这里,急忙叩头。

  “公孙爱卿快快起来,帮皇后把把脉。”我焦急地说道。

  “皇上,请侍女放下纬帘,臣可以悬丝诊脉。”那太医跪拜在地上,不肯抬头看向皇后。

  我轻哼了一句:“哪来那么多臭规矩,快去把脉,悬什么丝嘛。一根红绳,终究不是那么准确的。万一你要是诊断错误,朕要了你的脑袋。”

  说话间,我将皇后的手,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那公孙羽,被我强行下了命令后,才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手脚利索的来到皇后面前,先是仔细的在皇后脸上观察了一番,然后问道:“皇后娘娘,前几日是否感到有些疲劳?”

  皇后煞那间俏脸绯红,偷偷地瞄了一眼我。迅即害羞的点了点头:“确实有些感觉疲劳。”

  呃……我顿是也尴尬起来。难道是我与皇后房事太频繁,令得她操劳了?不过想想也是,皇后一直以来,都是大家闺秀。如今成了皇后,基本也没有吃过苦头。然而今日来,却与我夜夜笙歌,旦旦征战到天明。自然会令她不适应了。她是如此的娇柔。

  “是否有很不开心的事情?”公孙羽又继续问道。

  “恩,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皇后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那公孙羽并不作声,开始正式把脉起来。好半晌后,才道:“皇后娘娘是因为过度劳累,以及心结郁郁,加上受了寒气,所以才染上了风寒。不过,目前情况已经大有好转,微臣再配几剂药,吃过之后,一两天就会没事了。”

  此言一出,我这才放下了沉重的心,扭头将皇后的手臂放进了被窝之中。这才道:“公孙爱卿,辛苦你了。去内务府领百两赏银吧。”

  “谢皇上赏赐。”公孙羽谢过后,立即开了个方子,嘱咐冬儿拿去太医院,将药材配齐了拿回来。

  一切妥当后,公孙羽又向我恭敬的问道:“皇上,微臣有一事不明。不知皇上能否赐告?”

  “哦?公孙爱卿有言不妨直说。”我淡淡的说道。

  “皇上,微臣观皇后娘娘的病情,似是在不久之前,突然得到控制和缓解的。微臣不明白,是否有人在微臣来之前,给皇后娘娘医治过了?”公孙羽神色间有些疑惑的问道。

  “哦,那是朕给皇后喝了盐水,以及用温度让她出了一身汗。这才控制住病情的。”我回答道。

  “什么?盐水?”公孙羽若有所思,良久之后,忽一击掌道:“是了,就是那样了。我终于想通了。”

  我瞧着他那副兴奋的模样,好笑地问道:“公孙爱卿到底想明白了什么?”

  “微臣这些年来,一直在研究,人为什么出的汗,带有大量的盐。”公孙羽兴奋非常道:“直到今日,微臣才被皇上一席话,彻底打开了另外一个新天地。微臣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盐对人体究竟有什么作用?”

  “那就恭喜公孙爱卿了,若被你研究出来,恐怕你就会名垂千史了。”我淡淡地笑了一下,我对医学的东西,懂得不是很多,只是一些普通的常识,若是说给他听后,说不定能启发些什么出来。是以,便将自己的一些普通常识说给了他听。

  公孙羽如听仙音一般,沉迷在了其中。我的这一番话,很有可能在他内心中生出了无比的巨浪,让他初窥了医学的另一个门径。

  “对了,公孙爱卿,朕还有一事要相问。”我开口问道。

  “皇上请问,微臣当言无不尽。”他对我的神色,益发恭敬起来,不仅仅是一个臣子对皇上的尊敬,其间还包括对我医学知识的尊敬。

  “呃……朕想问的事情就是,公孙爱卿对于大补丸,有没有研究?”我尴尬的问道。

  我此话一出,屋子内所有的女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目瞪口呆的望着我。

  “皇上你……”皇后娘娘娇嗔的瞪了我一眼:“你,你是不是又要动坏脑筋了?”

  “怎么会?”我认真的对皇后说道:“我是老实人。怎么会动坏脑筋呢?”

  “皇上,您对自己的房事,是否不满意?”公孙羽秉着御医的职责,向我问道。

  “公孙爱卿,你想哪里去了?”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若是这家伙有年轻貌美的孙女之类,我定要让他见识见识,我的房事满不满意。

  “咦?发生什么事情了?”蓝初晴恰好推门进来,看见众女面色都带着古怪,随即疑惑的问道。

  “晴儿,你来的正好。”我诞着脸,上前搂住了她:“上次你用的药,还有没有了?”

  “爷,怎么好端端的,说起这回事情了?”饶是蓝初晴达到了地三品中的王品高手境界,也抵不住的大感羞赧起来,横了我一眼道:“爷,你不会是又看中了哪家的姑娘?明的不行,想用暗的吧?”

  “晴儿,你看着爷的眼睛,爷是你说的那种人么?”我非常严肃地盯着她,沉声道:“爷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不含杂质。充满了真诚。”

  “呃……。”蓝初晴开始支吾起来,片刻后又道:“爷,妾身确实感受到了你眼中的真诚。”

  “还是晴儿了解我。”我欣喜的一把搂住了她,乐颠颠的亲了一口。

  “爷,你不会真的要去用药去祸害良家少女吧?”蓝初晴迅即又认真道。

  我差点崩溃,苦笑道:“以爷的手段,用的着去祸害良家少女么?”

  “爷只是缺钱,非常的缺钱。”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了出来:“你们大家知道什么钱最好挣么?”

  “抢劫。”蓝海凝冷不防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气得我在她额头上怜惜地敲了一下,佯骂道:“什么不好学,学人家抢劫去。朕是这么没有品位的人么?”

  “贩卖私盐。”蓝初晴微微一思索,便说道:“私盐的利润非常大,不过,以爷的身份。所有的盐,都可以明买明卖,何必去走私呢。”

  “晴儿,盐之一类,虽然挣钱。但是朕不想挣这里面的钱,官府目前定的盐价实在太高。很多穷苦百姓都吃不起盐。朕还要想方设法的去减低盐价呢。”我淡淡的说道。

  “皇上英明,微臣偶然所感皇上的圣明之心。”公孙羽突然激动的跪拜下来:“微臣愿意替天下穷苦百姓叩头了。”

  “公孙爱卿快快起来,朕只是知道,老百姓不能没有盐吃。”我急忙将他扶了起来,心中淡笑道,这下还套不出你的压箱底东西么?

  “晴儿,朕要挣钱,一是不能从普通穷苦百姓身上赚。而是要有利润极高的回报。”我嘿嘿笑了起来:“公孙爱卿心中应该有数,正所谓饱暖思*。大多数富人,闲着无事,总爱干那调调。而且小妾偏房娶了一房又一房。然而天底下的人,究竟有多少象朕这样天赋异秉之人呢?可以说少之又少。”

  我顿了一下,又继而说道:“如此一来,针对这一众群体,若是我们推出一种大补丸。即可以使其提高房事间的乐趣,又有助于他家庭逐渐和睦。我们所收的,不过是一些小小的手续费而已。当然,挣钱只是次要的。朕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全天下的百姓,都能夫妻间和和睦睦,安居乐业。正所谓房事兴则家事兴,家事兴而百事兴。大家可不要误会了朕为国为民的一片用心良苦啊。”

  ……

  起点中文网

第二十五章 柳哲疑案(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