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东厂(上)

    第三十四章 东厂(上)

  自己说出了东厂两字,首先便想到了东厂在历史上,是作为最庞大精密的情报系统而存在。但是这个部门除了情报作用外,最大的作用是震慑力。由于东厂的情报人员几乎无处不在,生活在东厂阴影下的大臣们,几乎每一个都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一点事情,就会落到皇上的耳朵里。

  如此一来,对于大臣们的鞭策性有着无以伦比的效果。这好比就是那一支催着驴子前进的响鞭,以骇人的震慑性存在。

  当然,建立东厂的初衷,绝对是对帝王有着巨大的利益。然而若是对这个部门不加以控制的话,就会让那些掌握东厂的人,成为帝王最大的危害。

  “皇上,您说的东厂,又是什么东西?”小三子有些莫不着头脑,奇怪的说道。

  我没有理睬他,而是继续想着东厂的一些事情。一般来讲,东厂都是由皇上的宠信太监所掌控。让太监掌控东厂,有几个好处。但凡太监,心理的阴暗面比正常人要大上许多,往往其心狠手辣,远超正常人。如此,对于提高威慑性有很大的好处。另外,太监所需要的,不外乎是权力和金钱,由于身体上的残缺,是没有可能会想到去篡位的。权力大到极至,也不过是会架空皇上。当然,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实现的。

  “小三子,你学过武功没有?”我突发奇想的问道,因为我看他走路时,脚步沉稳。有时候搬重东西时,也毫不吃力的样子。

  小三子,想了想道:“奴才没有学过。”

  我不觉有些微微失望,难道说他是天生神力?

  “皇上,武功,倒底是什么东西?”小三子又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哑然失笑,这小三子还正是什么都不懂呢,随即回答道:“武功是一种技巧,杀人的技巧。当然,学了武功,身子骨也会灵活许多,提重东西也不吃力了。”

  小三子迅即脸色一变,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那样啊?奴才好像学过,又好像没有学过。”

  我又好笑又好气,忍不住拍了他一掌,笑骂道:“学过就是学过,没学过就是没学过。什么叫好像学过,又好像没有学过?”

  岂料,小三子受了我一掌,身子没有半点晃动。迅即面色疑惑道:“奴才自己也不甚明白。奴才没有学过杀人的技巧。但是奴才学过那些可以增大力气的技巧。”

  我愣住了,我那一掌,虽然没有用上多少力气。但是估摸着也能将那瘦小的小三子打个大马趴。岂料他竟然身子连晃动都没有晃动。又听得他如是说,便追问道:“你学过什么东西?跟谁学的?”

  那小三子骇然不已,以为我生气了,急忙叩头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好了,朕不怪你。”我情知吓坏他了,便放柔了声音道:“朕只是想问问,你学过了些什么东西?跟谁学的,原原本本都告诉朕。”

  小三子这才放下了心,结结巴巴的将事情与我说起。原来这小三子家里穷,七八岁就被送进了宫里。起先净身后,一直在敬事房最低层当奴仆小太监,洗衣做饭烧水劈柴,什么都要干。但是他人小力气小,怎么也完不成交代下来的繁重任务。经常会遭到大太监的一顿好揍。同样在敬事房,一个专门扫地的老太监看不下去了,就偷偷传给这小太监一个法门。

  只要天天按照这个法门练习,力气会一天大过一天。逐渐地,小三子按照这法门练习,力气越来越大,劈柴挑水的活,也越干越轻松了。后来,那玩艺越练越上瘾,以至于现在一天不练,浑身上下就会觉得不舒服。

  好家伙,我暗忖道:“这小三子也算是一种奇遇了,皇宫内也的确是卧虎藏龙之地。一个扫地的老太监,竟然也懂得功夫。”

  “小三子,你知道那老公公,传给你的法门,叫什么名字么?”我奇怪地问道。

  小三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支支吾吾道:“好像,好像叫什么花,什么典的。时间太后长了,奴才也记不得了。只是那老太监说,那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一种法门。”

  “什么花?什么典?”我也眉头直皱,那又是什么玩艺。迅即,脑中灵光一闪,立即骇然地脱口而出:“葵花宝典?”

  “对,对,就是叫这个。”那小三子被我一提醒,立即想了起来,兴奋道:“就是叫葵花宝典。”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一直在我身边伺候的小太监,竟然身负着葵花宝典,还已经练了七八年了。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啊?

  “那老公公呢?现在还在敬事房?”我立即说道。

  小三子闻言,眼神中露出了一丝黯然神色,低声抽泣道:“回皇上,在去年时。他已经死了。”

  死了?死了也好,不知道那老太监传给了多少太监这门武功。随即又向小三子却认一番后,知道那老太监之传给了小三子一人。心中暗道,还好。要不,谁又知道这皇宫里,究竟暗藏了多少颗定时炸弹啊。

  “小三子。”我缓缓地问道:“朕问你,如果给你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你会怎么报答朕?”

  小三子立即骇得面无人色,急急叩头,恐慌不安道:“皇上,小三子只想好好伺候皇上。皇上开心,就是奴才开心。皇上不开心,奴才也就不开心。绝对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

  他说这话,令得我十分满意。当然,我也暗中用那手表探测了一下他对我的忠诚度,的确,他说的是实话。

  “起来吧,小三子你对朕的心思,朕明白。”我淡淡地笑着,在书房里来回的踱步道:“朕会要你做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这事情会非常危险,你拒绝,还是答应?”

  “只要是皇上吩咐的,奴才一定会照办,就算立即让奴才去死,奴才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小三子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

  “从今往后,你就是朕身边的宠信了。”我淡淡说道:“小三子这个名字,已经不再适合你了。你原本叫什么名字?”

  “回禀皇上,奴才本名叫李林甫。”小三子,不,李林甫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奴才刚入宫的时侯,因为瘦小,都叫奴才小猴子。但是大太监说小猴子名字不好听,所以又改成了小三子。”

  李林甫?我愣住了?天啊,他竟然叫李林甫?我杀机在脑中一闪,是不是要趁现在?先将他杀了?免得他将来长大后,为祸皇室。

  思前想去,然而又见到这李林甫如今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再加上对我忠心耿耿,没有二心。下不去手不说。另外,还有可能只是名字重复呢?毕竟这个时代,与我熟知的历史完全不一样。

  再者,难道凭我的手段,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李林甫么?

  “小三子,朕要你立誓言。发誓永远对朕效忠。”我想同了此点,便要求他立个誓言。毕竟古代人对誓言的守信程度,不是一般现代人能够想象的。

  “奴才小三子,发誓永远效忠皇上,若违此誓言,定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小三子立即恭恭敬敬严肃地发誓道。

  我还是不放心,又让他用李林甫的名字,再发一遍誓言。听得他重新发过誓言后,我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再者,以后的事情,谁又会知道呢?这李林甫,是不是我知晓的李林甫,还是个问题。

  “小三子,从今天开始,你就叫李林甫了。”我淡淡地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朕的亲信。除了朕,你不能效忠任何人?”

  “奴才李林甫,永远是皇上的人。”李林甫再次恭敬地叩了头。

  恰在此时,白士行回到了南书房,对我恭声道:“回禀皇上,那齐公公,微臣已经处理掉了。另外,微臣已经派遣了数名御前侍卫,前去秘密抓捕原太师府的李总管。”

  白士行他们属于御前侍卫系,只是负责保护皇家安全。所以,白士行差人去抓捕李总管,只能秘密进行。

  当然,我也会立即让锦衣卫前去将李府余党,全部铲除干净。原本心生仁慈,还想放那李太师的太监儿子一把。如今看来,只好作罢了。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为君者,若不心狠手辣,到头来害得就是自己。

  “士行,你和李林甫过两招。看看谁厉害?”我忽而想到了考教一下小三子的功夫。

  白士行疑惑道:“皇上,谁是李林甫?”

  “哦。”我一拍脑袋道:“就是小三子拉,以后他就叫李林甫了。”

  白士行眉头一皱,斜眼瞄向了李林甫。

  

  

第三十四章 东厂(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