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东厂(下)

    第三十四章东厂(下)

  安排完这件事情后,我便想到了还在天牢中的杨居正杨大人。便决定去天牢查看一番,说真的,天牢这地方,我一向都很好奇来着。毕竟那是属于古代最牛比的牢房了,据说什么连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进去。

  不过,既然想去天牢。那索性叫上柳映竹一起去吧,顺便可以探望一下她的老仇人李太师和韩飞。也不知道,他们在牢里过得爽不爽。嘿嘿。

  想及此处,便让小三子去将柳映竹叫了过来。白士行则去安排一下安全事宜,当然,我是不会穿着龙袍去那个地方的。遂换上了一身公子哥的行头。

  出得皇宫大院,径直往刑部行去。已经接到通知的刑部尚书欧阳密,已经在刑部守侯了半晌。待得我来后,便带着我前往刑部后方的天牢之中。

  天牢周围的警卫,果然森严之极,比之皇宫附近的守卫犹有过之。但是听得欧阳密说,这仅仅是外围的防线而已,其中各处暗桩不计其数。

  饶是以欧阳密这个刑部尚书带路,也被拦劫住了检查了好几次身份。才进入了一个阴森的建筑之内。

  进入这里后,各处守卫比之外面更要多上几倍有余。欧阳密一路走,一路解说。任何人胆敢进入天牢,只要被人发现,即便是地品级别的高手,恐怕也难以活着出去。而被打入天牢的囚犯,几乎都是罪大恶极,或者身份显贵之人。很少有人,能够活着从天牢出来。

  然而这建筑内部,却还不是真正的天牢所在。在绕过无数道弯,转得我头晕眼花后,才进入到了一个秘密通道内。

  这秘密通道无人把守,但是各处暗桩自然不会少。听着欧阳密解释这通道中的各类机关,直让我汗毛都竖了起来。脚步跟随着欧阳密,丝毫不敢出错。

  其他人,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又过了几个类似于这种通道后,这才进入了真正的天牢之中。

  甫一进入,便能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有无数的冤魂,在耳边咆哮。

  “皇上无须惊慌,那些咆哮,都是牢内的死囚在喊叫而已。”欧阳密恭声安慰道。

  自然,天牢的牢头已经带着几个狱卒赶了过来。那牢头对欧阳密恭恭敬敬道:“欧阳大人,不知光临天牢,有何要紧事情。”

  那牢头似乎在这里待得时间长了,满身戾气,说话间虽然恭敬,却仍旧能闻出一股残忍的味道。

  “白牢头,皇上在此,还不跪下迎接。”欧阳密低沉着嗓音,喝声道。

  那牢头一愕然,迅即将眼神移到我身上,便拉着狱卒急急跪拜下去道:“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我淡淡地挥手道:“小心点,别透入朕的身份。”

  “微臣遵旨。”白牢头又是恭恭敬敬地叩过几个头后,才敢怕起身来,半声大气也不敢喘。

  我见身旁的柳映竹,似乎对这里的气氛,觉得有些寒冷。便柔声安慰道:“映竹莫怕,这天牢乃是最危险,但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白牢头,你说对吧?”

  白牢头急忙恭声道:“回禀皇上,的确如此。这天牢之中,可是安全的很。”

  “恩,走。带朕去瞧瞧李太师去。”我淡然地挥手。

  “微臣遵旨。”这白牢头,虽然只是个天牢牢头,听那欧阳密介绍,也算是个七品官阶。不过,那微臣两字,倒不似那些大臣们一样是自谦。的的确确算是微臣。

  白牢头领着我们向天牢的最深处走去,一路上路过那群死囚牢房时,总有人深处手来乱抓,或胡言乱语,或大喊冤枉,获放声大哭,获纵声大笑。妈的,人要是在这个地方待得久了。恐怕不是疯子,也会变成疯子了。

  白牢头属下的那些狱卒,似乎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在得到我的首肯后。立即扬起手中的铁棘鞭子,死命地抽打那些呼喊乱语的囚犯,嘴里还骂声不断。

  那些囚犯,顿时被打得皮开肉绽。大多数退缩下去了,仍旧有少数疯子,全身是伤痕后,还是在那里哈哈大笑不已。那种笑声,含着太多的疯癫。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柳映竹虽然有武功在身,但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紧紧地靠在我身上。这里的气氛,实在诡异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来到了天牢的最底层,作为天牢关押最重犯人时。都被放在了最底层,同样,这里的防守是最严密的。

  我见到了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石室里的李太师,他的双脚双手,都被铐上了镣铐,身上伤痕累累,似乎受到过严刑。

  “李太师。”我轻轻叹息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李太师一听到我的声音,顿时从病怏怏的样子,来了精神头。抬头望着我,目中凶光直露:“好你个吴梁,想不到先帝竟然会生出你这么个昏君。老臣一像对大吴皇朝忠心耿耿,却遭到了你如此对待。”

  “哟,是不是你被关头昏了?”我啧啧笑道:“你是忠臣,这话说给谁听啊?”

  “哼。”李太师眉毛一轩:“你这小毛孩懂个屁,老夫对大吴皇朝忠心,天地可表。”

  我忍不住摇头轻笑道:“老李啊,你说你忠心,啧啧。朕怎么完全没有感受到啊?另外,若是忠心,又怎么会在十多年前,派人杀了兵部尚书柳哲啊?”

  “哼,那柳哲图谋不轨,奈何先帝对他信任有加,若我不暗中下手。恐怕他日我大吴皇朝,就会败亡在他手上。”李太师一脸正色地说道。然而我却越看他那副嘴脸,越觉得虚伪。

  “你胡说,我父乃堂堂正正的一个清官。”柳映竹一听那李太师竟敢诬蔑她死去的父亲,便开口淬道:“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在临刑时有多少百姓会放鞭炮庆祝么?”

  “你就是柳哲的女儿?”李太师眯着眼睛,望着柳映竹道:“那晚清点尸体时,你家就少了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柳哲的小妾应如是吧?”

  “你倒是记得清楚。”我阴沉地笑道:“映竹,若你喜欢,可以在这里杀了他。”

  白士行听得我如是说,便从怀中抽出冷冽长刀,递给了柳映竹道:“柳娘娘,给。”

  李太师面色一沉:“什么,你被封为娘娘了?”

  “现在还不是,不过那是迟早的事情。”我懒洋洋地说道:“映竹,别和这老不死的废话了。杀了他。”

  “昏君,你杀了我。总有一天要后悔的。”李太师死到临头,却仍旧想在这里蛊惑人心,实在可恶之极。

  “昏君么?嘿嘿,朕就算做个昏君,也比在你手下当个傀儡好。”我不满道:“映竹,快动手。”

  “皇上,妾身不想杀他了。”柳映竹淡淡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愕然道:“他可是你的杀父仇人。”

  柳映竹忽而脸色一凝,恨然道:“我要他生不如死,皇上,能不能将他与天牢中疯得最厉害的疯子关在一起?”

  我恍然,双掌一拍道:“映竹说得有道理,这的确是个好主意。白牢头,就按照柳娘娘的话做。”

  “微臣遵旨。”白牢头眼中,闪过了一丝虐色,又有一丝兴奋。看在我眼里,心中暗骂这个变态。

  “走吧,看看另外一个老朋友去。”我淡淡地说道,随即往门外走去。后面的李太师咆哮起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狗皇帝,不得好死……。”骂人的话,随之变成了惨呼,原来是那狱卒见他骂得痛快,给他一些苦头吃了。

  来到关押韩飞的牢房,一进去就看见了原本官位显赫的韩尚书,如今发如草,穿着一身囚衣。畏缩在牢房的一角落里。同样,脚下和手上,都被铁链锁得严严实实。

  “啧啧,这不是老韩么?怎么会弄成这付田地?”我啧啧连连地说道:“唉,真是苦了你了。”

  “是皇上,是皇上的声音。”韩飞一听到我的声音,忙睁开眼睛,寻到了我,急急道:“皇上,微臣冤枉啊。”

  “放屁。你冤枉?柳哲血案,你没有参与?”我忍不住破口大骂道:“难道你还没有死心么?”

  韩飞一听到柳哲两字,神情顿时萎缩了下来,喃喃不已道:“是我对不起柳大人,我猪狗不如,我人面兽心。”

  “你的确是人面兽心。”柳映竹恨然地上前一步,重重地踹了他一脚:“先父向来对你照顾有加,你却恩将仇报。果然是猪狗不如。”

  “你,你是谁?”韩飞一听到那先父两字,顿时急急喊道:“难道,难道。”

  “不错,我就是柳哲的女儿。”柳映竹咬牙切齿道:“今日,就来与你索命了。”

  ……

  

第三十四章 东厂(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