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火云邪狐(下)

    第三十八章 火云邪狐(下)

  谢中亦这段时间,也是见识过了小小的灵性,自然脸色一沉道:“来人,将此人彻查一遍。”

  顿时,两名监考官讲此考生拖到了一旁,细细检查起来。最后在小小的指点下,竟然在他的鞋底缝里找到了作弊资料。那考生连连讨饶不已,然却没有任何效果。

  如此,小小便堂而皇之的当起了监考官,帮着检查每一个考生。小小的眼睛甚毒,任何试图作弊的考生,都逃不过它的一双眼睛。当然,小小检查速度极快,如此一来,倒比原先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不少。

  干完活后,小小顿时又窜到了我的怀里,讨好般的在我脖子处乱蹭。我自然知晓这贼狐狸的用意,那是讨赏来了。

  随拿出星晶,让它舔舐了一番。享受好美味的小小,顿时又没精打采地睡了过去,我只得将其胡乱塞进了怀里。

  “大人,还有一名考生,他不愿意接受例行检查。”一名监考官,走到谢中亦面前,一脸难色地说道。

  “不愿检查,赶出去就是。”谢中亦冷冷地说道:“难道这种小事,也要本大学士来操心么。”

  “这。”那监考官,脸色颇为尴尬,吞吞吐吐道:“那,那人手持谢大人的印鉴荐举信。”

  谢中亦顿时脸色一变,紧张地向我望来,色疾道:“胡说,本大学士没有给过任何人荐举信。你说话小心点,当心我弹劾你诽谤朝廷命官。”

  那监考官苦笑不得,神情难堪道:“谢大人,可是那份荐举信上,笔迹和大人十分相似,而且还有大人的贴身印章盖在上面,下官可不敢胡乱说话。”

  “你去把那考生叫过来,我们几个有话要问他。”张冕也凑过来,淡淡挥手道。

  “等等,去把他叫到书房里吧。”陶迁犹豫了一下,淡淡说道。

  “陶大人,如此做法,恐怕有失公允。”张冕一脸正色道:“有什么事情,还是当众解决比较好。”

  然而此时,谢中亦是最尴尬之人,此事看来与他脱开不了关系。即便不是他亲为,恐怕也是他的贴身人士所为,否则那私人印章,如此能盖在那张纸上。

  陶迁也有维护谢中亦的心思,毕竟两人乃是同科,关系自然深厚地很。如此僵持不下,三人便将目光投到了我身上。

  “我只是个看热闹的,这可不关我的事情。不过,老谢你是主考官,自然应该你做主。”发生了事情,总算让我来了些精神头了,否则这科举要是没有点好玩的东西,岂不是要把我郁闷死?

  谢中亦忐忑一番,淡淡道:“如此,那就在书房里处理吧,若真有什么问题,我谢中亦自会向圣上请罪的。”

  张冕见谢中亦都说道了这份上,也不好再讲什么,所以他们三人,外加我这个看热闹的,全部进入了贡院书房内。

  由于我在东张西望,不肯坐下,他们自然也是不肯坐。一个个都干等着。幸好不多一会,那监考官,便带着一名考生,以及一个背着行礼的小书童,走了进来。

  “学生陶子英,见过谢大人,陶大人,张大人。”那人连连拱手道,待到了我面前,便又拱手道:“这位大人是?”

  我淡淡挥手:“我只是个看热闹的。”

  “是你?”蓦然,我们两个同时惊呼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来人是谁。

  “怎么会是你?”其余三位大人,也都惊呼了起来。

  “哇,吴天,你怎么也会在这里?”他的书童,也顿时掩嘴惊呼。

  “你们又怎么会认识?”陶迁这死老狐狸,我总算见到了他脸色大变了。

  谢中亦脸色亦不是很好看,沉色道:“莹莹,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能如此胡闹。快些回家去。”

  陶迁和张冕,都望向了我,等候我的旨意。我嘿嘿一冷笑:“我只是看热闹的,你们有什么内部矛盾,自己内部解决。”

  陶迁这才松下了一口气,脸色一沉喝骂道:“莹莹,你的举荐信,是怎么弄来的?上面怎么会有谢大人的印鉴?”

  “偷的。”陶莹莹啪得一声打开折扇,轻轻摇晃道:“正所谓君子偷玉,美人窃香,我辈读书之人,自然要盗个功名。”

  “莹莹,伯父知晓你向来才思敏捷,文华出众。”谢中亦苦笑连连道:“但这科举制度,向来是严禁女子参与。今天这个玩笑,贤侄女你开得忒大了。我那印章,应该是老夫那宝贝女儿,替你盖的吧?”

  “张大人,老夫与谢大人,都不宜关涉此案。还凡请张大人审理此案,老夫和谢大人,暂行告退了。”陶迁此时已经从先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立即对那张冕说道。

  “这?”张冕也是极难为,他与陶迁和谢中亦,虽然没有深交,有时候还有些矛盾。但是此事关系重大,若要动真格地去审理,恐怕这陶莹莹性命难保。即便是陶谢两人,恐怕也会受到牵连,损失了前程。

  “咳咳。”我轻咳了两声,淡淡道:“我看各位大人,你们是否认错人了?这是我结识的一位朋友,姓陶名子英。”我又嘿嘿轻笑道:“你叫他英英,英英的。是否太过亲密了?毕竟大家互相不熟。”

  那三名大臣,均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我,隐隐约约猜到了我的意思,然而却又觉得不可思议。

  倒是那陶莹莹,便随着我语气,轻摇着折扇道:“谢大人,学生亲自到府上拜访您。您对学生的才学认可后,才发放的举荐信。这些,谢大人您都忘记了?”不过,怎么看她摇扇子的样子,都是从我这里学过去的。

  “陶贤弟说的极是。”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记得前几日,我与陶贤弟在牡丹坊饮酒作乐的时候,贤弟还与我提起,说是承蒙谢大人关爱,特赐了一份荐举信。得以参加此次春闱。当时,我还特意为陶贤弟,多干了几杯酒呢。”

  “牡,牡丹坊?”三人的眼睛,都瞪成了铜铃大小,狐疑地望着陶莹莹。我猜,他们均是在怀疑,陶莹莹,是否女扮男装,上街后与我结识,被我这个色狼皇帝,拉到牡丹坊去的。

  陶莹莹听得我如此胡言乱语,却也并不在意,仍旧缓缓地点了点头。

  “虽然我只是个看热闹的无关紧要人士。”我也轻摇着折扇道:“但是公道话是要说的,三位大人,切勿指鹿为马。”

  我这一席话,早已经将我的意思,表达的清清楚楚了。以这三个老家伙,自然不可能猜不出我的意思。然而多年来的制度,让他们犹豫不决。

  “陶贤弟,上次可是你亲口说的,一定要拿下本科的新科状元。”我嘿嘿笑了起来,眼睛在他身上不断乱瞟着:“还和我打赌。若是考不中状元,情愿给我打三下屁股。”当然,这个赌约是不存在的,我只是羞羞她而已。

  若换作一般的女子,或许会回上一句,哪有的事情?然而陶莹莹,却对我淡然一笑道:“小弟自不敢忘记这个赌约。若是小弟赢了,吴兄你可也别忘记了,亲自作诗一首。”

  我倒。她倒是又找了顶帽子将我扣住,让我做诗?寒,得先找人抄一首去。

  那三个老家伙,见我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本身这事情,对他们也是有利。至少不用牵连到案件里面去了。在此等情况下,只得默认了这个陶子英。

  “如此,那举荐生员陶子英,尽快进入考场吧。”谢中亦无可奈何的唤来了监考官,让其给这名举荐生安排考房。

  有那么多因为作弊,被赶出去的贡生。找个空考房,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临出门之即,那个陶莹莹的书童喜儿,则回头对我挤眉弄眼了一下,悄悄伸出了大拇指。

  待地她们全部离去后,陶迁立即跪拜在地上道:“老臣教女无方,请皇上赐罪。”

  “老臣也教女无方,导致发生今天这种事情,也请皇上赐罪。”谢中亦也是跪拜下来,自行请罪。

  “臣张冕,犯有包庇同僚罪,请皇上治罪。”张冕脸上,带着无限的愧色。

  我翻了一下白眼,自顾自地向门外走去,自言自语道:“奇怪,我一个过路看热闹的人,他们向我跪下干么?”

  我此话一出。三名大臣立即叩了一下头后,迅即又站了起来,跟随在我背后。

  贡院考场内,共计有千余个考房。每个考生,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所有吃喝拉撒,都在这里进行。除了主副考官,还有上百名的监考官,轮流巡逻监考。考官之间,也负责着互相监督的作用。

  开场仪式过后,谢中亦着人将考题打开,顺人发放了下去。当然,当时是暗着的。等发放完毕后,谢中亦喊道:“开题。”铜锣声,顿时响了起来。

  不片刻,顿时传来一阵齐刷刷的声音:“咦?”

  (PS:本周24点起,我那本新书《横眉》将会冲下新书榜试试,兄弟们手头上有闲票,帮忙投下下,不胜感激。书号为85220,或点击本章节下的链结

  

第三十八章 火云邪狐(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