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天魔剑舞

    绿绮盘膝坐在地上,正在全神贯注地奏着琴曲,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琴声令人觉得透不过气来,场中只有青萍正在和颜紫霜斗剑,双剑合璧尚且不敌,如今只剩一人,原本应该更加难以支撑,可是奇异的是,场中剑气纵横,落在下风的居然是颜紫霜。雷剑云不由凝神看去,发觉随着那琴声的旋律变化,青萍的剑法越发诡异狠毒,威力更是比方才大了数倍,幸亏和她交手是颜紫霜,雷剑云自恃若是自己和此刻的青萍交手,必然撑不过十招。

  只见颜紫霜神色端凝,一招一式越发谨慎,虽然明显的有些迟滞,却是仍然能够支撑,青萍虽然占了上风,但在雷剑云看来,她的面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汗水滚滚,显然这路剑法让她消耗极大,而端坐抚琴的绿绮更是面无血色,专心致志地弹奏着杀气盎然的琴曲,额头上也是有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琴声越发幽咽飘忽,而青萍的身影也越来越快,此刻她手中之剑几乎已经化成了无数破碎的光影,宛若天上的星河重现人间,而她自己的身影更是虚幻缥缈,就如同一团来自九幽地狱的火色魅影,旁观之人几乎看不清她的轮廓,更别提她的剑招。反而是被困在其中的颜紫霜,一招一式仍然缓慢分明,就如同朗朗青天上几抹微云,看似了无痕迹而又鲜亮分明。

  这时候在楼上观战的宁素道等人都是退得很远,即使如此,在琴声的侵扰下,他们仍然露出不安的神色,雷剑云心中突然明了,绿绮所弹出的琴声暗藏内力,消减敌人意志,听琴之人需用心灵抵御琴声的侵扰,随着琴声变化,受到影响的敌人的招式不免随之发生强弱的变化,若是心灵软弱之人,就是被琴声控制也不足为奇,而青萍却可凭着和弹琴之人的心意相通攻击敌人因此露出的空隙。当然双绝之间这种琴剑联手,必定有特殊的功法让两人配合的如此森严,又让剑法的威力增加了数倍,而且这必定极为耗费心力。

  双绝纵然取胜也将是一场惨胜,不过,若能战败颜紫霜,不仅颜紫霜声名扫地,就是翠湖也将受到重挫,她们的辛苦也终将得到报偿。这样看来,双绝此次挑战并非是不自量力,而是有着取胜的可能的,想通这一点的雷剑云不由有些忧虑,如此一来,局势必然难以控制,如果颜紫霜取胜,恐怕也不能及时收手,唯一的安慰就是自己心仪的绿绮应该不致丧命,毕竟直接面对颜紫霜反击的是青萍,如果双绝获胜,那结局,雷剑云不由一阵心寒,无论如何,他也不愿颜紫霜战败。并非是因为他对颜紫霜的倾慕,那不过是一种没有结局的情感,而是因为一旦翠湖嫡传弟子败亡,许多原本因为翠湖存在而被压制的暗流将会掀起滔天巨浪,虽然有着不小的野心,可是现在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雷剑云不希望混乱的局面这么快就出现。

  这时,雷剑云听到那个身份神秘的少年子静自言自语道:“原来杜清绝终于将天魔剑舞重新发掘了出来。”

  雷剑云好奇地道:“这天魔剑舞是什么?阁下似乎对之十分熟悉?”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雷剑云并未指望这少年会回答,岂料这少年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天魔剑舞乃是魔门天音宗一种失传的绝艺,用琴声影响敌人心神,配合剑法克敌,这种剑法因为翩若惊鸿,飘忽如仙,所以便称作剑舞,若是到了最高的境界,就是对敌十人百人,也是轻而易举,毫不费力。可是翠湖的心法融合了佛道两门的心法,对于明心见性颇有独到之处,正可以克制这种武功。”

  雷剑云心中一震,魔门天音宗,这是只存在他记忆中的名字,自从七十年前魔门覆灭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魔门六宗的消息,想不到天音宗绝艺重现,莫非杜清绝和魔门有什么关联么?他也顾不得多想,连忙问道:“既然颜仙子的内功心法可以克制这种天魔剑舞,那么双绝岂不是有败无胜。”

  子静摇头道:“其实两种心法也可以说是互相克制,谁胜谁败还要看双方的造诣深浅,只是寻常比武败了也就败了,这一战是心灵和武技上面的双重较量,不论谁败了,都会受到重创。只可惜青萍姐姐和绿绮姐姐功力尚浅,待到她们的琴音剑舞到达颠峰的时候,就是颜紫霜反击之时,而修为和心法都是颜紫霜占优,看来这一战多半是会惨败了,反而会让颜紫霜受益匪浅,当然若是两位姐姐痛定思痛,应该也会有不小的收益吧,当然,这还要她们活下来才行。啊,绿绮姐姐在弹《履霜操》了,还是让她们快些分出胜负吧,看来我要助绿绮姐姐一臂之力了。”

  子静的声音温和而清冷,没有方才他和自己说话时候的酷厉,可是雷剑云却觉得一阵心寒,双绝在这个少年失去记忆的时候收留了他,从方才青萍临战之前不忘嘱咐子静的情况来看,她对子静定然是十分关爱,而从子静恢复记忆之前的表现来看,对于双绝也是十分依恋,可是从他刚才的话语来看,竟是将双绝当成了陌路人,完全没有为双绝生死担心的意味,这样的狠心绝情,就是自恃凉薄的雷剑云也觉得心寒。

  正在雷剑云心思潮涌之时,只见这少年突然随着琴声吟唱道:“父兮儿寒,母兮儿饥。儿罪当笞,逐儿何为。”他的歌声悲切凄苦,意蕴悠长,传到楼下众人耳中,除了正在斗剑的三女之外,所有人都抬目向楼上望来。宁素道方才已经留意到雷剑云没有下来,如今听到楼上有人高歌,声音陌生中带着几分熟悉,却不是雷剑云的声音,心中一动,便已猜到定是那灰衣少年子静所唱,只不过方才他说话口舌艰涩,故而自己一时听不出他的歌声。想到雷剑云影踪不见,宁素道没来由的一阵心寒,正要遣人上前打探,这时,楼上之人继续唱道:“儿在中野,以宿以处。四无人声,谁与儿语。”

  歌声中满是被抛弃的苦恨,绿绮的琴声也随着歌声一变,幽愁暗恨,凄凉悲愤,宁素道等人只觉得天地间只有那琴歌之声,不绝于耳,心中更是生出无限苦痛烦恼,令他们恨不得自尽身死,可是理智却偏偏让他们记得凝神去看颜紫霜与青萍的斗剑,一时间面上都露出挣扎的神色,根本没有余暇考虑别的事情。

  “儿寒何衣,儿饥何食。儿行于野,履霜以足。母生众儿,有母怜之。独无母怜,儿宁不悲。”

  琴声盘旋往复,越来越高亢凄绝,而那少年的歌声也是越来越悲凉,令得众人都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少年在荒野独行,满地寒霜,秋风瑟瑟,无衣无食。而青萍的剑法也随着琴声的变化进入了高潮,剑浪如潮,将她和颜紫霜的身形都笼罩在其中,而颜紫霜却是收缩了防线,陷入了苦战当中。

  眼看即将胜负分明,岳阳楼头,珠帘之后,雷剑云满头是汗,恨不得插手其中,却是有心无力,而一曲唱毕,令得战局激化的子静却是神色冷静地看着下面的剑气魅影。

  雷剑云忍不住道:“阁下未免太绝情了,你纵然对两位小姐全无感激之心,也不该如此急于看着她们分出生死吧,你武功如此高强,应该不在颜仙子之下,为何不出手阻止她们的决战。”

  子静瞥了雷剑云一眼,那双幽黑明澈的凤目透出无情的光芒,他冷冷道:“任何人都要对自己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负责,青萍姐姐和绿绮姐姐既然要和颜紫霜一决生死,就应该让她们如愿以偿。而且若是拖得太久,只怕两位姐姐败后会元气大伤,现在她们快些分出胜负,落败一方可以损失小些。”

  雷剑云顿时说不出话来,这少年虽然无情绝决,可是所说之话却是合理至极,雷剑云叹了一口气,向楼下望去,这时红影几乎已经将青影完全包围,满场都是剑影流光,几乎已经看不见颜紫霜的身影,就在雷剑云心中忧虑的时候,青影突然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一般突然闪现出来,而红影却是气势变弱,雷剑云一声惊叫,场中两道剑虹如同蛟龙一般开始缠斗血战,雷剑云双手握紧窗棂,紧张地看着眼看就要分出胜负的战局。

  灰衣少年却冷静地道:“落网之鹰已经挣破樊笼,两位姐姐已经败了,我不想两位姐姐留在颜紫霜身边,可是约定不能不遵从,应该怎么办?”

  雷剑云一愣,闻声望去,只见少年子静极为认真的看向自己,他立刻分辨出这少年当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心中灵光一闪,雷剑云立刻道:“阁下并不在约定之内,若是两位小姐战败,阁下可以带了她们离开,这样一来,就不是她们不守约,而是迫于局势不能守约,颜仙子慈悲为怀,羁留两位小姐也是希望化解彼此的仇怨,定不会强迫两位小姐留下的追究的。”

  子静轻轻点头,道:“是啊,你说得对。”说罢注目场中,再不分神。

  雷剑云心中一动,又道:“若是劫走两位小姐,需要有存身之处,两位小姐战败之后,必定受伤极重,需要休养,更需要药物补品,阁下若是没有地方可去,在下在七星坞有座别庄,那里是洞天福地,最适合养伤隐居,阁下可以前去暂住。这块玉佩乃是在下信物,请阁下笑纳。”

  出乎雷剑云的预料,子静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接受,只是定定地看了他片刻,道:“你想要什么代价?”

  雷剑云正想措辞表示自己只是一片好意,却看到子静那双幽冷的凤目中透出的重重杀机,心中一寒,道:“在下只是想和阁下化敌为友,并无恶意。”此言一出,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杀气如同潮水退潮一般退去,而子静也接过了他手中的玉佩信物,他擦擦额上的冷汗,正要再多说几句,楼下一道剑光冲天而起,然后,他便看到青萍的娇躯向外翻滚而去,每一次翻滚,都有滴滴鲜血坠落尘埃,与此同时,刺耳的裂帛之声传来,琴声突然断绝,只见绿绮一口鲜血喷在琴上,四弦断绝,绿绮伏在琴上,生死不知,双绝已经是惨败之局。

  颜紫霜收剑回鞘,这般苦战,就是她也面色有些苍白,可是双目神采奕奕,可见收获极大,她上前一步,歉意地道:“两位小姐技艺高明,紫霜无法留手,还请见谅,不知道两位小姐可还能自行疗伤么,若是不行,紫霜愿意相助,还请两位不要介意。”她虽是胜利者,却是越发谦抑温和,若是别人不免心中感动。可是双绝却是丝毫不领情,青萍艰难地站起身来,走到绿绮身边,将一粒药丸塞到她口中,过了片刻,绿绮渐渐复苏,睁开眼睛,冷冷望向颜紫霜,目中满是寒意,青萍却是一跤跌倒,面色惨白,绿绮一声惊呼。颜紫霜连忙走上前,取出一粒药丸关切地道:“青萍小姐伤势极重,不如让她服下这粒回天丹吧。”

  绿绮伸手,就在颜紫霜期望的目光中,轻轻挥手,将那粒药丸拂落尘埃,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绿绮拔出琴中暗藏的长剑,挥剑斩向晕倒在地的青萍。楼下的宁素道等人,楼上的雷剑云都是震惊万分,不知道绿绮为何竟要杀害情同姐妹的青萍。颜紫霜眼中寒光一闪,玉手轻拂,一声轻响,绿绮手中长剑坠地,冷冷道:“绿绮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这时,在楼上冷眼旁观的子静突然笑了,低声道:“绿绮姐姐果然这样做了。”然后他掀开珠帘,迈步走去,这一步却是跨越了十多丈的距离,轻轻巧巧地落在双绝身边,毫无一丝烟火气息,仿佛他原本就站在双绝身边一般。然后他轻轻一掌向颜紫霜拍去,就是方才这般苦战,颜紫霜也是从容自若,可是他这轻描淡写的一掌,却让颜紫霜面色一变,飞身退去,看向子静的目光充满了警惕和怀疑。

  绿绮看到子静,冰颜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这难得的笑颜仿佛春天的第一缕阳光一般耀眼美丽,子静恭恭敬敬地站在两人身边,道:“绿绮姐姐,我们走吧。”

  绿绮已经恢复了冰冷的神情,道:“你带着青萍走吧,我伤得很重。”

  子静那实质一般的目光从在场之人面上一一掠过,凡是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不由吸了口冷气,那是无情无欲,仿佛亘古以来的苍穹一般冷淡的眼神,子静冷冷道:“我要带两个姐姐离开,你们谁要阻拦。”

  众人谁都不愿出言阻止,以免得罪了这个明显不可轻视的少年,更何况双绝的身份特殊,这时,颜紫霜柔声道:“子静,两位小姐伤势很重,若是留下来医治也方便些,你可以陪着她们一起,等到她们伤好了再离开。”

  绿绮没有作声,只是淡淡瞧着子静,似乎等着他作决定,虽然她这般沉默,可是只要想到她方才要杀死青萍的行径,就让众人不能不用异样的目光瞧她。子静只是用目光瞥了颜紫霜一眼,道:“不必了。”说罢俯下身去,将青萍缚在背上,绿绮则捡起自己的长剑,收入琴中,又将青萍遗落的宝剑替她归鞘,然后将瑶琴抱在胸前,两人都没有任何言语,便相携走向停在湖边的游船。这时候,唐仲海愤愤道:“两位就这样走了么,难道就没有一个交代,还有你这小子,先是装模作样了那么长时间,又用歌声暗助双绝,如今又要强行救走她们,也未免太猖狂了?”颜紫霜眉头一皱,她自然明白方才这少年虽以歌声相助双绝,却也是迫着双绝迅速决战,自己并没有过分吃亏,只是她不愿和唐仲海产生分歧,只是无奈地看了唐仲海一眼,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绿绮默不作声,仍然向前走去,子静却是回头望了唐仲海一眼,冷冷道:“你要向我们出手么?”

  唐仲海冷笑道:“有何不可?”说罢上前几步,按住剑柄,虎视耽耽地望向三人。岂知就在他脚步刚停之时,便觉得面颊一痛,不由伸手一摸,手上满是鲜血,他怔立不动,子静已经走到水边,恰好赶上绿绮,猿臂轻伸,揽住绿绮纤腰,轻跃到游船之上,解缆催舟。

  颜紫霜一声轻叹,走到唐仲海身后,玉手轻招,一片染血的树叶落入掌中,方才这片树叶瞬息之间穿过十数丈距离,划破唐仲海面颊,能够飞花摘叶伤人性命,虽然可怕,却还没有放在她眼中,可是这片树叶在划破唐仲海面颊之后,却是力道尽失,轻飘飘落在地上,这等控制力量的绝妙手法,颜紫霜虽然也可做到,但是若想这样毫无烟火之气,却是很难做到,这才是最令颜紫霜心惊的。

  看看唐仲海脸色铁青,眼眸深处带着几乎不可察觉的愤恨和屈辱,颜紫霜心中略带歉意,和双绝一战,自己真气尚没有恢复,自恃难以轻松地截下这片树叶,又见这少年并无意取人性命,所以便束手旁观。不过令唐仲海受些屈辱,也没有什么不好,唐家现在权倾朝野,若非是还有三藩的存在,恐怕也不会这样甘心为皇室羽翼。如今各方势力虽然暗中对抗,却是还不敢擅动干戈,因此几乎都在暗中招纳江湖高手,充任杀手谍探,且不论这少年身份,他的一身武功已经足以令任何霸主动心,如今唐仲海和他结怨,某种程度上已经减少了这少年被唐氏吸纳的可能。

  这个神秘的少年,究竟是何等身份呢,这样的武功就是自己看了也不免动心,三皇子豫王杨均若是有这样一个护卫,想必可以在纷乱的朝局中占到一些主动吧?只可惜这少年一眼看去就是桀骜不逊,恐怕难以收服,而且他和双绝姐弟相称,若是各方势力都想争取这少年为之效力,幽冀已经隐隐占了上风。不过当前最重要的却是尽量了解这个少年的性情和身世,想到这里,颜紫霜抬头向楼上望去,微微一笑,或者有人能够给自己一些线索吧!

  宁素道和上官寿也都是一方大豪,对于这少年惊世骇俗的一身绝艺也颇为赞赏,目光中都带了期望之色,不约而同向楼上望去。

  即使是隔着重重珠帘,雷剑云仍然能够感觉到众人满怀期望的目光,忍不住低头苦笑,他能够说什么呢,这个少年的身份隐约莫测,自己可以说出自己的怀疑,但是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就是自己可以确定这少年的身份,也要考虑到这个少年的绝高武技和无情狠辣的心肠,自己可没有把握应对可能的报复,虽然这少年没有说过让自己保密,可是若是自己多说了什么,只怕下次见面就是自己的死期。而且,如果这少年果然是九殿下杨宁,他和当今的朝廷以及母族的幽冀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端泄露这少年的身份,恐怕幽冀和皇室也不会放过自己。滇王虽然雄踞南方,可是难道还会为了自己和两大势力为敌么?居高远眺,他极目望向湖心,游船已经消失在烟波浩淼当中。今日的际遇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机会呢?雷剑云陷入沉思。

  站在舱门前探头探脑地向房内望去,回到双绝的船上,子静仿佛又变回了那个被呼来喝去的呆傻少年,回到船上不久,绿绮也再度昏迷过去,如今两女都在舱内,子静却被仆妇赶到舱外,不许他在旁边守候。

  双绝的船上除了她们姐妹之外,还有一个老仆忠伯和一对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妻陈三、陈嫂,这三人都是清绝先生留给双绝的家仆。清绝先生离开幽冀之后并未隐居,而是改换了容貌浪迹天涯,先后收留了两个女弟子和这三个仆人,一行人四海为家,却是没有落脚之处。两年前,清绝先生突然留书出走,众人四处寻找,却是没有踪迹,无奈之下绿绮和青萍便倾囊买了一艘游船,在洞庭卖艺为生,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清绝先生若是想见她们,可以轻易寻到她们的行踪。只可惜两年来清绝先生音讯全无,而两女又不愿去幽冀看人脸色,所以只能滞留洞庭。这一次挑战颜紫霜,除了为师父雪恨之外,两女也是希望此事能够传到清绝先生耳中。这个目的倒是已经达到,一曲天魔剑舞,和颜紫霜几乎斗个平分秋色,虽然最后落败,却是虽败犹荣。

  将子静赶出来的正是陈嫂,当初子静沦落岳阳,被青萍带回船上,就是陈嫂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如今虽然他已经恢复了小半记忆,在陈嫂面前仍然是唯唯诺诺,不敢反驳。过了半晌,陈嫂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拿着换下来的衣衫准备到后舱清洗,看到子静仍然在舱外苦守,笑骂道:“你这傻小子,还不去厨房做些清粥小菜,等到两位小姐醒了,端上来不是最合适么。”子静一听,清秀的面上露出不可抑制的喜色,转头就向外跑去,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最简单的想法,一定要做出最美味的饭菜,绝不能让青萍姐姐再将自己抛弃。

  这个想法一涌上心头,子静突然停住了脚步,脑海中浮现出一双世间最美丽的凤目,潮水般的记忆冲击者他的心灵,依稀仿佛中,仿佛又看到那站在玉阶之上的清冷女子,面上明明带着难得出现的温和慈爱的神情,口中却说着最冷酷的话语。

  “子静,你不能和我一起回去。”

  “以后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

  子静缓缓跪倒在地,强烈的痛苦让他的身躯开始蜷缩成一团,整整两年,他浑浑噩噩地忘记了一切,可是方才岳阳楼前,青萍有几分和那人相似的容貌和几乎是同样的话语,让他开始恢复过去的记忆,只不过那时双绝尚在危险当中,他下意识地闭紧了心门,将令自己痛断肝肠的一幕暂时忘记。可是无意中再次想到“抛弃”两字,于是在他最不设防的时候,两年前让他崩溃的记忆完全恢复,突然,他仰天叫道:“不,我不要一个人,为什么要赶我走?”

  目光落到双绝的寝室舱门之上,他突然飞身跃起,撞开了舱门,清净雅洁的房内,一左一右两张宽大的软榻上面,绿绮和青萍都在昏睡当中,房间里面飘着淡淡的药香。子静下意识地奔向青萍躺着的软榻,望着青萍憔悴美丽的容颜,他缓缓跪倒在地,记忆中美丽的容颜和眼前的少女重合在一起,他伏在软榻之上痛哭起来。在他身后,听到异样声响而赶来的陈嫂神情一软,将手中飞刀插入袖管之内的臂套,轻轻一叹。

  

第四章 天魔剑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