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西南郡司

    不知在湖上飞掠了多长时间,纵然是以子静功力的精深,也觉得有些疲惫,便索性沉入水中,他虽然水性不佳,可是屏了气息,沉在水中,载沉载浮,倒也是颇为自在,其实按照子静的心情,更是希望直接去七星坞看看双绝是否还在。只是他纵然不解世事,却非是愚笨,想也知道这十几日时间,罗承玉定然不会放着双绝不管,想来七星坞多半已经人去楼空,就是还有人,多半也是罗承玉留下的人手,冀盼着他重临七星坞的万一可能。所以这七星坞他是不会去的,更何况他如今早已迷失方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如何可以寻到七星坞呢?

  在水中不知飘浮了多久,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之后,子静觉得有些无趣了,阳光照射之下,身边的湖水清澈透明,几乎见底,身边各色游鱼往来穿梭,子静此刻平心静气,几乎是处在天人合一的妙境,那些游鱼丝毫不曾觉察身边有异,几乎将子静当成了同类,只是在他身边穿梭嬉戏。子静目光一闪,看见一尾红色鲤鱼正从他眼前迤逦而过,唇边露出一丝淘气的笑容,蓦地伸手去捉鱼尾,虽然是在水中,但是他手肘动处却是波澜不行,那鱼儿丝毫不知危机将临,尤自摇头摆尾的前游。孰料就在子静手指刚刚触及鱼尾之时,水滴波澜突生,子静眉头微微一皱,任凭受惊的鲤鱼从他手边溜走,目光凝视过去,却是两艘小舟相对驶来。子静不愿被人看见踪影,便运气向下潜去,那两艘小舟几乎在他头顶之上会合,就在将要相撞的时候,其中一艘小舟划过一个弧形,和另外一艘小舟并排停住一起。

  子静心中有些烦恼,正想暗中潜离,身形刚动,耳边却传来一个豪勇的声音道:“明先生今日相召,可是为了世子殿下遇刺一事?”

  继而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正是如此,世子殿下虽然已经离开了岳阳,可是却留下了密使追查此事,明某忝掌西南郡司,便是首当其冲,昨日我已经被暂时免职,等候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受处分。”

  那粗豪声音道:“既然如此,司马大人就该韬光养晦,为什么却要来见贺某,此事一旦泄漏,你我都是必死之罪,贺某正在担忧如何应付上面的盘查,明先生怎么却反而来添乱,何况密使一事,竟连我这个从事都不清楚,显然贺某已经在嫌疑之列,此时明先生前来相见,岂不是自投罗网。”

  那明先生笑道:“你放心,我已经令人扮作我的模样在书房之内读书,今日还是瞒得过去的,密使虽然接管了我手中权力,可是此地谍探都是我一手选拔,他们不会出卖我的,今日不过是为了你而来,想你寻个法子脱身,否则一旦事机泄露,不仅是你我身死族灭,就是王上也不免要受到牵连,如今范阳和信都几乎已经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生出事端,却非是我们这些人的福气。”

  那人犹豫地道:“司马大人可有什么法子,此事也是我考虑不周,派去胁迫那刺客之人都是我的心腹,如今他们莫名其妙地失踪,终究是瞒不过人的。”

  那明先生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担心什么,这件事情我已经有了法子,贺兄喝的什么酒,芬芳扑鼻,令人垂涎三尺。”

  那人失笑道:“司马大人还是这般脾气,一见醇酒佳酿就迈不开步子,不过我这可是三十年的杜康酒,是我一个属下昨日孝敬我的,难得的很。给你。”

  子静透过水面望去,一个阴影从两船之间的缝隙掠过,虽然只看见阳光下的轮廓,可是子静却知道这是一个酒葫芦,虽然看不到说话的两人,可是子静已经听出了两人身份,这两人都是曾经在岳阳楼见过的人,他能够看到那接过酒葫芦的儒衫男子洒脱的风姿,也能够看到那一身渔夫打扮,却是威风凛凛的大汉倒影。

  这时,耳中传来如饮长虹一般的声响,和那大汉心痛的声音道:“少喝一些,剩的不多了。”

  然后那儒衫人将酒葫芦抛了回去,那大汉接过,似乎耐不住酒香诱惑,也是猛喝了几口,这才盖上塞子,道:“司马大人有什么法子,是让贺某立刻逃离岳阳,还是诈死脱身?”

  那儒衫人从容一笑道:“不需那么麻烦,只要你贺兄死在此处,就再也没有人会发觉这件事情和王上有什么关联了。”

  那大汉似乎早有所料,也不动怒,冷笑道:“原来明先生却是来杀人灭口的,你倒是想的不错,这件事情我已经洗不清爽了,世子殿下既然已经将双绝接去了,自然也知道当夜的情景,能够在洞庭湖之内寻到一艘隐藏的画舫,若非是君山帮这样的势力决计没有可能。宁郡守向上官帮主施加压力,追查帮中可有神秘失踪之人,虽然我暂时敷衍了过去,说我那几个心腹手下是去办事了,可是也瞒不过多久了。一旦事机泄露,别说上官帮主不会放过我这个心有异志的叛徒,便是世子殿下也绝不会放过我的。我若不死,招出了实情,让殿下知道贺某乃是奉了你明舒廉的谕令,才作出这般蠢事,我固然不免一死,可是你明先生,堂堂的军情司西南郡司的司马大人,身家性命也要不保的了,却也怪不得你要杀我灭口。可是明先生,你便自信可以杀了我么?”

  那明先生叹道:“这也是情非得已,明某的身家性命算的了什么,只是我这司马之职是王上亲命,一旦牵涉到谋刺世子殿下的阴谋当中,别说是我一人的性命,就是西南郡司所有兄弟的性命也未必能够保住,你一死之后,我便可以敷衍过去,贺兄你并非幽冀人,若说你是别家的奸细也可以说的通,这却是明某对你不起,世子殿下一向宽厚仁爱,我会请他赦免你的妻儿。”

  那大汉凄声大笑道:“好,好,贺某投你幽冀九年,却依旧是外人,怪不得明舒廉你将这种杀头的事情交给我去做,却是为了嫁祸于人,可怜我的二弟,一心为了主上,不惜身死名灭,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军情司有你这样的人主掌权柄,也难怪近年来为朱雀司压得抬不起头来。只是你想杀人灭口,却未必可以做到。”

  子静听到此处,身似游鱼一般潜到远处,将头伸出水面向湖上望去,只见那两人对峙而立,明舒廉原本温文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讥诮笑容,而那渔夫装束的大汉更是一身凌厉至极的杀气,虽然两人都是静立不动,但是两艘原本被定住在湖心的小舟却在渐渐远离。几乎就在子静露出水面的一瞬间,那大汉足下的轻舟突然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掠而出,虽然只是一手扶舵,可是那小舟便如游鱼一般往来游弋,窥伺着敌人动向。而那平日里庄重严肃的名儒明舒廉此刻负手立在舟上,也不见他操舟,那小舟便摇摇摆摆地移动着方向,船头却是始终面对着那大汉,这种几乎是以神意控舟的手段,若给外人看见,恐怕会怀疑明舒廉才是君山帮的舵主呢。

  那大汉头上冷汗涔涔而下,钢牙紧咬,终于大喝一声,催舟冲上,只见他一往无回的气势,便知道他已经是抱着同归于尽之心,就在两舟将要接近之时,那大汉手中多了一柄分水峨嵋刺,罡风四散,刺向明舒廉心口。

  明舒廉蓦然抬头,一双眸子里寒光四射,银虹一闪,已经拔出腰间佩剑,他的佩剑外表华丽非常,看上去却有些轻飘飘的,旁人见到多半以为那不过是未开锋的书生饰剑,但只看剑芒暴射,就知道那华丽的外表掩饰之下的佩剑竟是一柄难得的宝剑,耳中听闻数十声铮鸣,剑影寒芒流光四射。而在水下观战的子静瞳孔突地收缩,因为他突然看到那原本攻势猛烈的大汉身躯骤然颤动,就在他露出破绽的一瞬间,银虹贯入他的胸口,霎时间两人身形凝立不动。

  那大汉厉声道:“明舒廉,你用毒!”

  明舒廉微笑道:“你可是以为我借着喝酒的机会在酒里面下了毒,所以你假意喝了几口,却都倒入了湖中,明某若要下毒怎会那般明显,我却是将毒抹在了葫芦上,你接过去之后却在手里拿了半天,毒性便趁机深入,虽然效果慢了一些,可是却还是来得及的。”

  那大汉的面色变得青黑,剧毒发作和当胸一剑的痛苦让他神色狰狞,披散的头发在他身躯颤抖的时候不停的抖动,令他越发显得凶神恶煞,明舒廉却依旧是气度从容,他缓慢地拔出宝剑,小心翼翼地不让鲜血溅到自己的儒衫之上。当他拔出利剑之后,那大汉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倾倒在小舟之上。

  明舒廉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收剑回鞘,道:“贺兄勿要怪我狠心,若没有你这个替罪羊,我如何可以向世子殿下交待,唉,明某不幸,令西南郡司中混入了唐氏的奸细,虽然我早有疑心,可是偏偏你深受燕王器重,我一时失察,才令世子殿下在岳阳遇刺,这也说得过去了。虽然今后我的权位定然不保,但是想来看在王上面子,世子殿下不会取了我的性命吧!”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明舒廉原本清峻的面孔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仿佛是做了一件非常得意的事情,然后他便放声大笑,越笑越是欢畅,笑声便如同利刃一般穿透水面,无数水中游鱼惊惶失措地四散逃去,更有一些躲避不及地被笑声震得翻起了肚皮。明舒廉是用一种秘技,探察四周有无潜伏的眼线,纵然是在旁人难以靠近的湖心,仍是如此谨慎小心,怪不得能够担任军情司司马的重任,只是他的“搜魂笑”虽然厉害,对于武功高过他的人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子静闻得笑声入耳,不过是心头一悸罢了,继而便毫无影响,不过他心志之坚天下无双,若是换了旁人只怕就很难继续掩饰行踪了。

  明舒廉见没有惊起什么人,心中也是一宽,他虽然费尽心力秘密会见这贺姓大汉,避过外人耳目,仍是担心有不速之客偶然经过,此刻方觉得今日之事不会泄漏出去了。他纵身跃到那大汉所驾的小舟之上,右足轻顿,那艘小舟瞬时四分五裂,载着那大汉尸体向下沉去。

  继而跃回自己的轻舟,正欲驾舟远离,明舒廉却突觉身后生出无比的寒意,仿佛是有一块千载的玄冰就在后面贴颈而立,他身躯微动,就要拔剑,但是一缕真气轻轻在他腕上拂过,他只觉得右手力道尽失,更觉得周身的每一丝动作都在身后之人的眼中,那人炯炯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明舒廉只觉如芒在背,良久,明舒廉长叹一声,放弃了全部抵抗,黯然道:“阁下是什么人?可否告知明某。”

  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道:“本座来自燕山护卫,明先生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你可知罪么?”

  明舒廉心中一震,心中泛起那使者俊逸的影像,声音可以改变,但是那人武功虽然高明,却不应有如此造诣,可以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上,不由疑云重重,他试探地问道:“原来是使者亲临,明某知罪,还请使者看在明某执掌西南郡司多年,无功有劳的份上,饶恕明某一次,这次行刺世子殿下,并非是明某本意,乃是王上密旨,还请使者看在你我旧交份上,向世子殿下转呈舒廉效忠之意,若是殿下肯网开一面,从今之后,西南郡司只奉信都命令。”

  身后那人却淡淡道:“你认错了人了,我并非你所说的使者,和你也没有什么旧交,今次我奉命护送殿下南下,想不到却眼睁睁看着殿下遇刺,当真令我天组颜面无存,如今孟老和练兄弟不能出面,免得被滇王察觉,所以在下便亲自出手,想不到却在洞庭湖上看了一场好戏。”

  明舒廉只觉心中巨震,听这人口气也是燕山护卫天组的成员,原本他就怀疑这样的事情,世子殿下不会仅派一个地组护卫前来追查,原来那使者不过是个幌子,想来真正的密使乃是身后这人才对,想到燕山护卫天组之人皆有临机决断之权,明舒廉只觉冷汗涔涔,差点瘫软在地。

  在他身后,子静却也松了一口气,他暗中听闻一切之后,只觉得这明舒廉十分可恶,竟然指使那贺姓大汉胁迫自己行刺罗承玉,他心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更恨这些人密谋胁迫自己,还是更恨他们想要行刺罗承玉,只是无论如何,需得弄个清楚才行,他原本对幽冀之事全无兴趣,但是想到事关自己,便不愿轻轻放过。也不知是出于何等心理,他不愿用真面目和明舒廉相见,故而才想到捏造个身份。

  他对世事几乎是全然无知,唯一有些印象可以冒用的组织就是燕山护卫了,所以便故意冒充天组护卫,因为他觉得自己比孟湫和练无痕的武功要高,总不能妄自菲薄,却不知正符合了明舒廉的想法,再加上他显露出来的武功,足可生杀予夺,为所欲为,也令明舒廉再没有别的想法,全没想到这人是冒充燕山护卫。

  觉得明舒廉已经屈服了,子静却又为难起来,他不知该如何盘问才对,这一沉默,却令明舒廉误以为密使已经全然知道真相,正在思索如何处置于他,便急忙道:“大人明鉴,舒廉也是奉了上命行事,王上之命不敢不从,燕山护卫也是王上亲卫之一,大人也应体谅明某为难之处。”

  子静见他已经屈服,便想盘问于他,但是想来想去,才勉强问道:“你为什么会胁迫外人行刺世子,陈三夫妇和你们有什么关联?”

  明舒廉虽然觉得身后的压力越来越重,但是他能够身为西南郡司的司马,自然也不是轻易屈服的人物,思索了一下,他谨慎地道:“行刺殿下不可使用西南郡司的人,属下在岳阳楼见到那子静武功高强,就连颜紫霜都不敢轻攘其锋,这才想要收买胁迫于他,至于陈三夫妇,乃是军情司直辖秘谍,后来转到西南郡司辖下。这次为了挟持双绝,属下才不得不用了他们。”他暗暗淡化了军情司监视清绝先生的事实,不过燕山护卫的厉害之处他深深知晓,却不敢说些假话,只敢避重就轻。

  子静哪里听得出来话中玄机,只是他直觉此人所言有些不甚诚实,却想不出如何可以追问出来真情,转念想起师门秘传的逼供手法,便冷冷道:“你所言不尽不实,看来不用刑罚,你是不会招供的。”说罢一指点向明舒廉几处**,明舒廉顿时觉得奇痛从脊背之处慢慢向周身蔓延,不过一息之间,明舒廉已经是惨叫一声跌倒在船上,双肘触在甲板上,明舒廉就想翻过身去看看身后那人模样,这也是他故意反应剧烈的缘故,否则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并不能立刻让他屈服。可是他身躯刚要翻转,已经被人一脚踩住脊背,明舒廉心中有些失望,但是转瞬之间意识便被海浪一般频繁袭来的剧痛淹没,原来熟悉的真气变得如同钢针一般在他体内肆虐盘旋,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似乎一分分一寸寸的断裂,心中生出无比的绝望,这人是在迫使自己的内力散去啊,练武之人谁不将一身真气看得重于生命,明舒廉几乎是狂吼着求饶道:“使者饶命,主使我刺杀世子殿下的是智武将军于巍。”

  子静一愣,他全没想到这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原本他已经相信了是燕王主使此人行刺罗承玉,想不到却出了一个什么智武将军。明舒廉见身后那人仍然沉默,只道他不相信自己的话,又嘶声道:“智武将军曾被世子惩处重罚,怀恨至深,属下也深恨世子殿下重用凤台阁所辖的朱雀司,轻忽军情司,故而才受了于将军重金贿赂,假托王上谕令,设谋行刺世子。今日我杀人灭口之后,就要诈死脱身,将此事推到王上身上,世子殿下必然不敢继续追查。”说到最后几句,他已经是痛得不能忍受,却因为被子静踩住不能挣扎,只能双手紧紧抓着甲板,摩擦之间,十指已经是鲜血模糊。

  子静听得明白,一指凌空点去,明舒廉只觉得原本肆虐混乱的真气如同百川归流一般汇入经脉,变得和缓从容,而原本受损的经脉也如大地回春一般渐渐恢复。明舒廉内视片刻,才知道经脉虽然有些损伤,但是并没有损毁断裂的迹象,只需调养数月就可以恢复,这才知道方才那人所用的不过是种逼供手法,令人生出散功的错觉,这种错觉足以令任何练武之人心胆俱寒,就是能够撑住当时的恐惧,在敌人停止用刑之后,那恐惧也会慢慢侵入到心中,决计不敢再抗命,免得真的遭遇散功的绝境。便是此时,若是那人再问自己什么隐秘,明舒廉自觉再也没有胆量隐瞒搪塞了。想到自己泄漏了真情,燕王殿下和世子殿下得知自己蓄意挑起两人纷争,自己定然是难逃一死,他觉得全身的气力都失去了,伏在甲板之上,再也没有起身挣扎的想法。

  子静望了望瘫倒在船上的明舒廉,微微皱眉,心道,这样的人物竟然也是幽冀属下,心中生出恼意,既然已经知道实情,他也不愿再冒充燕山护卫,伸足将明舒廉挑翻过来,冷冷道:“现在罗承玉已经离开岳阳了么,双绝是否跟他一起走了?”

  明舒廉仰面朝天,目光落到子静面上,顿时愕然,一双眼睛几乎突出了眼眶,落入他眼中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衣的少年,衣衫湿透,衣衫湿透,黑发披散,虽然形貌有些狼狈,可是那双幽深冰寒的眸子,那清秀端正的面容,都让明舒廉立刻认出了他的身份,他立刻明白过来,这人绝对不可能是燕山护卫的一员,燕山护卫绝不可能背叛幽冀,更不可能行刺世子殿下,他方才这般容易就被迫出口供,只因他以为子静是燕山护卫,对着自己人,他的反抗之心就差了许多,若是知道不是幽冀同僚,就是真的散功,他也不会这般容易招出供词。

  想到自己竟然让外人知道了幽冀内部的纷争,心中生出不可遏制的怒意,明舒廉挺身而起,此刻他的右手已经恢复了力量,弹指之间,银虹迸现,他用尽了全部力量,身剑合一,向子静袭去。子静眼中闪过疑云,出手还击,剑掌相交,剑如龙吟,掌风如雷,轰然一声巨响,明舒廉的身躯被震得飞了出去,子静的真气摧枯拉朽一般地震断了明舒廉浑身经脉。当明舒廉的身躯浸入湖水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宝剑飞旋着落在了数丈之外的距离,他勉力抬起头,狠狠地看向子静,眼中满是熊熊怒火。

  不知怎么,子静突然之间恍然大悟,只觉的心中震动,定定的望着明舒廉,他说出了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的言语,漠然道:“我叫杨宁,九殿下杨宁,你可以死得瞑目了。”此言一出,顿觉心中清风明月,便是气机也流畅起来,方才的烦恼苦闷不知不觉间已经消逝无踪。

  满腔的怒意化作惊诧,明舒廉怔怔地望着那孤独冷傲的少年,渐渐模糊的视线中仿佛再度见到了昔年在战场上看到的景象,那风舞九天一般的英姿,如火如荼的攻势,心中生出无穷的悔意,他怎能因为自己的私心陷入到分裂幽冀的阴谋中去,挣扎着伸出手去,想要挽住些什么。然后他便觉察出来,有人将他的衣领拉起,让他不至于继续沉入水中,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人若有若无的呼吸,他尽了全身之力,大吼道:“小心于巍,他身后还有人主使,殿下,不要忘记,你也是幽冀的一份子。”他不知道自己的怒吼声其实早已微不可闻,无边的黑暗涌了过来,他失去了所有知觉。

  松开手,望着明舒廉渐渐沉没的尸体,子静心中只觉得空空落落的,这个原本在他看来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叛逆的男子,竟然在死前还在惦记着幽冀,那片土地果然有着无穷的魅力么,让自己的娘亲朝思暮想,都要回到故土,让这样一个存心不良的叛徒,死前仍然深切不忘。目光渐渐抬起,望向远处的天际,子静只觉得心中再也没有迷茫,无论是如何逃避,也改变不了事实,自己便是杨宁,身负两家血脉深仇的杨宁,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便承认了身份又有什么关系。

  

第五章 西南郡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