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夜气寒无色

    “砰”师冥终于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上,方才他使用了尚未完全练成的《大光明刀》,侥幸击退了西门凛,可是体内真气贼去楼空,却是再也支持不住了,秋素华一路疾驰,她的内力本就弱些,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见到师冥栽倒,仍然竭力想将他搀住,却是两人一起跌倒。居重连忙停下脚步,反而是他消耗少些,此刻还有余力,奔过来道:“侯爷没事吧?”

  秋素华只觉的手足发软,怒道:“哪里还会没事,居重,我不走了,若是那西门凛真的要斩尽杀绝,只怕此刻已经赶上来了,我看他不会追来了。”

  居重也是聪明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春水堂身居高位,也颇为赞同秋素华的看法,目光一转,道:“我们到附近寻个栖身之所,等到侯爷恢复之后再走不迟,想来西门凛必然已经启程西去了,绝不可能在这里和我们周旋到底。”

  秋素华微微点头,道:“你可熟悉这里的路途,我却是有些迷糊了。”

  居重常年在江水两岸往来,对此地的地形最熟悉不过,计算了一下现在的位置,道:“我们这一路狂奔,应该是跑出了二三十里了,我记得往东五里左右有一个庵堂,不如就去那里休息一下吧?”

  秋素华点点头,想要扶起师冥,却是手足酥软,眼波流转,狠狠瞪了居重一眼道:“还不过来帮忙。”

  居重见她娇嗔模样,却是心中一荡,纵然原本无心,此刻也不免心动,暗道,侯爷真是好福气,海陵郡主已经是天香国色,又有这样一位红粉知己舍命相随,当真是令人羡煞。却是不敢多言,上前将师冥背起,带路向东走去。

  虽然不过五六里路程,若是换了往日,凭着几人的身手,当真是须臾可至,可是如今师冥伤重昏迷,秋素华也是手足无力,只有居重一人尚可支撑,竟是走了许久才看到昏黄的灯光。秋素华一路上暗中调息,此时已经是体力渐复,低声吩咐道:“居重,你背着侯爷慢慢走,我先去叫门。”她挥袖拭去了额上汗珠,施展轻功,不过瞬息之间就到了庵堂门前。

  这座庵堂并不大,门首悬着一盏白纱灯,光芒虽然微弱,但是秋素华仍然可凭着昏暗的灯光将方圆十数丈之内看的清清楚楚。庵门上的悬着一方黄杨匾额,上面镌着“无色庵”三字,这三个字写得秀丽飘逸,秋素华也是精通琴棋书画的才女,一眼便看出匾额上面的笔法学得是卫夫人书法,虽然不若卫夫人的真迹那般“婉然若树,穆若清风”,但是却别有一种疏朗出尘的风骨,令秋素华心中微动。

  举目四望,只见除了那方匾额略现新色之外,竟听在耳中是触目可见破败之景,山门破旧,门前石阶缝隙之内野草横生,左右疏林,落叶成泥,庵后则是清溪潺潺,夜色之中水声呜咽低徊,令人生出凄凉之感,这小小庵堂虽然荒凉破败,却是颇有遗世独立的意味。

  秋素华心中暗觉这庵堂颇有不凡之处,便也不敢使起娇纵的性子,伸手叩动门环,不多时,门内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听在秋素华耳中,只觉得若有若无,“吱呀”一声,庵门洞开,只见一个中年女尼走了出来,淡漠的目光在秋素华身上轻轻一扫,道:“贫尼忝为无色庵主,女施主形容狼藉,可是途中遇到什么匪患了么?”

  昏暗的灯光下,秋素华定睛瞧去,心中便是一震,只见这无色庵主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年纪,缁衣圆帽,虽然韶华已退,但是容颜端丽,且又剑眉星目,虽然神色淡漠,却是威势隐然,因此虽只是淡淡一问,却令秋素华生出不能不答的感觉,连忙裣衽施礼道:“妾身与同伴途中遇险,不得已奔逃至此,尚请师太收容,明日就当离去,还请师太慈悲为怀。”

  这时候,居重已经背着师冥走到近前,他虽然也是同样狼狈,但是气力还足,居然还能对着无色庵主施了一礼,恭敬地道:“师太万安,弟子这次落难,不得已前来求师太庇护,我等不敢打扰您老清修,只是请师太念在菩萨大慈大悲的份上,请容许我等三人在此借宿一晚。”

  无色庵主看向居重的目光依旧沉静淡漠,默然半晌,道:“贫尼这里原本是不接待外客的,不过夜深露重,贫尼也不能将客人推拒门外,罢了,就请三位到庵中暂住一夜吧。”说罢,那女尼双手合十,略略颔首,轻念佛号,转身领着三人向内走去。

  秋素华只听了这几句话便知道居重和这无色庵主竟是认识的,心中生出怒意,居重怎么原先不说清楚,可是此刻她也知道不能放肆,只能压着怒火跟着居重向内走去,这座尼庵并不大,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正房辟做佛堂,东侧是两间云房,西侧是一间厢房和香积厨,院子中间则开着一个小小的菜园,旁边还有一眼古井,在昏暗的夜色下只能隐隐看清一个轮廓。

  无色庵主将西侧的厢房打开,进去点燃了桌上的油灯,淡淡道:“居施主两位今夜就在这里休息吧,厨下有米面和菜肴,可以自行取用,女施主请随贫尼到云房休息。”

  居重连声道谢,秋素华心中却有些梗刺,所以只是匆匆一礼,郑重其事地嘱咐了居重半天,才依依不舍地随着无色庵主走向对面的云房,东侧的两间云房,北面的那间房门半阖,昏暗的灯光从房内透了出来,暗影绰绰,秋素华暗中瞧去,却是只看见一张木桌,上面放着摊开的经卷。跟着无色庵主走进旁边另一间云房,等到油灯点燃之后,秋素华心中却是一动,只见这间云房和方才那间无色庵主自己居住的朴素云房完全不同。

  床上的被褥纱帐虽然只是寻常布料所制,但是针脚细密,手工精致,一见便是良工精制,一个白木书架上面摆着些诗词歌赋的书卷,旁边的彩绘花缸之内装满了长长短短的书画卷轴,窗下的酸枝木书案上放着文房四宝,皆是难得的精品,这间云房倒像是一个兰心惠质的小姐的闺房,别说这荒凉简陋的尼庵,就是寻常中等人家,也未必能有这样一间雅致的闺房。

  秋素华越发生出疑心,但是她原本就心计深沉,早已看出这无色庵主行止不凡,便觉有些蹊跷,但此刻也只能暗暗留心,毕竟她还是相信居重不会出卖自己两人的。

  无色庵主对秋素华闪烁的目光恍然未觉,只是漠然道“这里是贫尼一个俗家弟子到此小住的房间,女施主今夜可以在此休息,姑娘衣衫恐怕需要更换,我那弟子在这里还有留下的衣物,若是女施主不嫌弃,就请先换上吧。”

  秋素华原本还不觉得,此刻一听到无色庵主这句话,顿觉面红耳赤,方才心中只是切切念着师冥,再加上暗中揣测这女尼的身份,竟是忘记了如今自己的狼狈模样,向身上看去,只见一身又是尘土,又是泥水,当真是难以见人,就连原本一尘不染的地面上此刻也被自己身上的泥水弄得惨不忍睹,心中生出无比的羞惭,秋素华连忙道:“妾身失礼,还请师太见谅,多谢师太美意,妾身这就沐浴更衣,请师太自去休息吧,妾身自会料理一切。”

  无色庵主闻言唇边闪过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微笑,心觉这女客虽然烟视媚行,倒也知书识礼,不是寻常江湖女子,微微颔首,便自行走回云房去了。

  秋素华原本就在留心观察,见这女尼神态微变,不似方才的淡漠疏离,饶是以她的娇纵性子,也觉得心中一宽,不由暗暗惊心无色庵主身上那种难言的威势。但是此刻她却也顾不得了,女子没有不重视仪容相貌的,何况是秋素华这等美人,所以她匆匆跑去香积厨,生火烧水,这时候居重也到了厨下,原本也是为了取水,见秋素华在此,两人便分工合作,烧水煮饭,不一而足。不过秋素华却是一等水开,便先取了水回到云房里面,草草沐浴之后,换上了无色庵主放在床上的一套青色衣裙,然后才回到厨下帮忙。

  这些厨下的琐事,居重不过是一知半解,毕竟他是个男子,倒是秋素华虽然平日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聪明灵巧,在居重指点下不过片刻就应付自如,烧了足够的热水备用之外,又煮了些清粥小菜,直忙了小半个时辰,才捧了托盘走向厢房。刚走进昏暗的厢房,秋素华便看见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正含笑望着自己。

  这时候师冥已经清醒过来,倚在床榻之上,他定定地瞧向秋素华,原本喜欢穿着儒衫,令人雌雄莫辨的她今日竟是换上了女装,虽然不是什么华丽服饰,只是寻常女子常穿的衣裙,一头乌发也只是用一根荆钗松松绾住,更可笑的是,衣衫下摆和面容上都有依稀可见的烟灰痕迹,整体来说,恐怕这些年来秋素华从未如此狼狈,可是奇异的,师冥不知不觉间,心中竟是柔情万缕,想到这女子只为了一点痴恋,便跟着自己出生入死,更是为自己做尽了铲除异己的种种秘事,原本坚冰般凝固的心防终于崩溃,他向秋素华伸出手中。

  秋素华只觉脑中轰然,师冥此刻的目光柔情炽烈,还带着几分歉疚,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目光,浑然忘却一切,秋素华手一松,然后便如飞蛾扑火一般投入师冥张开的手臂,师冥再也没有退拒,而是紧紧将秋素华娇躯揽入怀中。

  秋素华只觉得全身仿佛都在融化一般,樱咛一声,一张美艳的脸庞已经通红,媚眼如丝,情焰如火,完全忘记了根本没有听到碗筷杯盘落地的声响。师冥伸手轻抚着乌亮柔软的青丝,目光落到出手抢救了托盘的居重身上,露出古怪的笑意。

  居重不由苦笑摇头,无声地翕动嘴唇道:“侯爷,此地是属下长辈静修之处,还请侯爷谨慎。”

  师冥精通唇典,读懂之后忍不住一瞪眼睛,眼中满是愠怒,居重只得轻手轻脚地将托盘放到桌上,自己悄然退了出去。直到他走了出去将门合上,师冥才摇头轻笑,暗道,他将我当成什么人了,本侯岂是那样急色的人,更何况内伤未愈,我若不想武功大损,怎会在这个时候作些风liu勾当。不过他心中刚生出此念,手臂却感觉到秋素华娇躯的轻颤,两人身躯紧紧贴在一起,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秋素华的体温在渐渐升高,忍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师冥心道,这柳下惠可是不怎么好当啊。

  走到院子里面,居重才烦恼起来,看来今夜自己是没有法子进房休息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对面那两间云房除非是自己活腻了,还是不用妄想进去休息的好,可是总不能在院子里面站一夜吧,想了想,目光落到佛堂之上,暗道,就在那里面将就一晚吧。

  岂料他刚刚移动步子,耳边就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道:“重儿过来。”

  居重心中先是一颤,继而狂喜,他原本以为今日无色庵主不会召见,所以才没有胆子去惊扰,如今听到熟悉的语声传唤,连忙转身走向对面的云房,在门前整理了一下衣裳,这才叩门而入。

  这间云房和让给秋素华使用的那一间不同,除了桌椅床榻之外再无别物,整间云房非常空洞素净,除了壁上一管竹箫之外,就连一幅白描观音画像都没有,每次走进这里,居重都觉得自己仿佛能够看到这里的主人寂寞孤独的心灵,这空荡荡的云房,仿佛昭示着主人沉寂如同古井之水的内心也似。

  此刻无色庵主并未就寝,端坐在桌前,正执笔急书,虽然看不到内容,但是只见她握笔的姿势,便觉得她手下必然是落笔如云烟。此刻无色庵主已经摘下了圆帽,露出一头已呈深灰色的秀发,披落双肩,她原本是个带发修行的女尼,但是只看她如同山川起伏的清丽轮廓,便令人觉得这空洞的云房仿佛变成了世外仙境一般。

  居重走进云房,只是匆匆望了那女尼一眼,便不敢多看,俯身拜倒道:“弟子冒昧前来,请师太恕罪。”

  无色庵主也不言语,只是继续写字,居重也不敢抬头偷看,只是听着纸张偶然移动的轻响,苦苦思索着如何求得宽恕,不知跪了多久,膝盖已经又酸又麻,耳边才传来淡漠的声音道:“起来吧,过来看看贫尼这幅字写得可好?”

  居重连忙站起身来,移步上前,只见那粗木方桌上面却放着品质极佳的纸墨,雪白的宣纸上面尽是行云流水一般的字迹,只是自己却是一个都不认得,但是放眼看去,却只觉得那一个个古怪的字轻重缓急无不适当,竟如流水一般直入心底,看着看着,便觉今日惨败的屈辱感觉不知不觉间已经消失无踪。居重只觉心中波平如镜,忍不住恳请道:“弟子虽然不认得上面的字,但是看了之后却觉得心神一畅,求师太将这幅字赐给弟子吧。”

  无色庵主淡淡一笑,眼中掠过一缕惆怅,道:“也好,这幅字就给了你,贫尼明日就要离开此地,想必今后也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这幅字就当作一个纪念,重儿以后也不用到这里来了。”

  居重听得心中巨震,瞠目结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双膝一软,竟是跪倒在地,苦苦恳求道:“师父,弟子知道不该带外人到这里来,实在是因为我们骤遇强敌,侯爷力竭昏迷,弟子心中十分不安,想到师父武功绝世,这才前来托庇,若是师父生气,不论如何惩罚弟子都好,千万不要这般决绝,再也不给弟子赎罪的机会。”慌乱之下,他已是违背了无色庵主昔日的严令,重新称呼起师父来,无色庵主闻言不禁心中一痛,淡漠疏离的神色已是剧变,目光流转,想起往昔之事,竟是有些不舍,哪里还能出言呵斥。

  居重双目含泪,他在江水之上成名,素有心狠手辣之称,后来被师冥招揽,在春水堂中位高权重,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可是若非无色庵主传授的武功,他只怕早已沉骨江中了,哪里还有今日的地位权势,故而他是绝不愿无色庵主就这样离去的,只是无论他如何苦思冥想,竟是一个挽留的法子也想不出来,泪水蒙蒙之间,竟是忍不住想起从前往事来。

  他原本不过是个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孤儿,亲戚虽然并没有对他酷待,可是也没有多少温情,他自七八岁起就经常出去游荡,只要不惹了麻烦回去,便无人关心在意,久而久之,他也将心门闭锁起来,小小年纪便玩世不恭,成了同村父老眼中的不肖子弟。但是这等浑浑噩噩的生活在他十岁的时候便彻底结束。

  那是建平元年,大陈皇朝刚刚建立,正是百废俱兴的时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日益降低的租税,和渐渐安定的生活并没有带给他过多的感触,只不过长辈对他的管束越发松懈,也无需为了时时饥饿的肠胃发愁,有了许多自由,他便可以整天出去玩耍.

  时值盛夏,他经常在午后到江边玩耍,若是不愿回家,就脱衣下水抓几条肥鱼,在岸边洗剥干净烤着吃了,他虽然小小年纪,可是水性已经出类拔萃,全然不惧江心水险。偏偏有一日,烤鱼还没有下肚,他就听见远处传来一缕箫声,那箫声本是颇为清丽动人,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居重听来却是觉得凄伤悲凉,竟是想起早已亡故的父母,生出无家可归的苦楚,心绪大乱之下,也顾不得填饱肚子,就顺着箫音寻去。只是那箫声虽然清晰可闻,却是缥缈莫测,居重寻了半天才找到吹xiao人,却是一个青衣女子倚在临江的巨石上弄箫。居重虽然年幼,但是饱经忧患,留心之下,便发觉那青衣女子神色凄楚,似有无限愁苦,就疑心那女子要投水自尽,当下便大呼小叫地奔了过去,想要劝解那女子不要自寻短见,结果自然是闹了一个大红脸。可是那女子也颇为欣赏他的胆量心性,反而温和地询问了他的身世来历,并没有怪责他失礼。

  之后几天,居重鬼使神差一般到江边等候,总是不等日上三竿,就会看到那青衣女子盘膝坐在石上吹xiao。居重喜欢听她的箫声,虽然每次都会让他心中有些难过,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梦见双亲,害得他醒来之后总是发觉泪流满面,但是他还是喜欢听她吹xiao,常常借故逡巡不去。

  又过了几日,居重发觉似乎总也看不到那女子进食,便将烤好的鱼和野味送给那女子,那女子先是有些怔忡,然后便笑着接受了。渐渐的,那女子每次见到他都会露出笑容,居重不知怎么,越发觉得这女子孤苦可怜,就每每在她身边呼叫玩耍,然后给她讲述些得意的事情,例如和同村伙伴打架,诸如此类的小事,那女子总是含笑听着,有的时候还会问上几句,令居重越发喜欢和她相处。日子久了,那女子面上的愁容也渐渐散去,不像初见时候那般悲苦,箫声一如既往的清丽,却是多了几分欢愉,在居重心中,更是隐隐将这个美丽的青衣姑姑当成了娘亲的化身,为了享受从未领略过的亲情,几乎搜肠刮肚地想出一些好笑的事情讲给那女子听,生怕她厌倦了,从此不再到江边来。

  至今居重仍然记得忽然有一天那女子没有出现,之后自己在江边接连等了三天,却都没有看到那女子的踪影,当时心中的失落和悲苦,令他终生难忘,就在他灰心失望,想要放弃离开的时候,却看到夕阳之下那女子缓缓而来,相别不过三日,那女子却已经换上了缁衣圆帽,竟然已经不再是红尘中人,可是她看着自己的目光却依旧和蔼,从那一日,自己便成了她的记名弟子。虽然这女子前前后后总共只教了自己两年,可是却让自己受益匪浅,今日他能够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都是多亏了无色庵主的指点。

  思前想后,居重几乎痛悔不已,如果不是自己性子太野,十六七岁就忍耐不住,跑到外边去闯天下,怎会令师父恼怒,甚至不让自己再称呼她师父,眼泪汗水涔涔而下,他跪伏在地上的身躯变得越发佝偻,心中隐隐传来的痛楚让他几乎不能自已。

  不知何时,无色庵主已经站起身来,一手抚着他的发髻,低声叹道:“痴儿,痴儿,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你我能够有缘相会,已经是前世修来的机缘,这些年来,贫尼已经孤独惯了,若非还时常记挂着你和烟儿,我早已不见世人了,你放心吧,贫尼今次是要赴南海朝圣,此去万里路遥,道路险阻,只怕要花上几年时间,到了南海之后,贫尼或者就不会再回来了,并非是恼怒你带了外人来庵中,只不过乡关路远,你又在人海飘零,想来日后没有机会见面了,你不要胡思乱想,贫尼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居重闻言越发惊愕,他和无色庵主相识多年,早已知道她的性子,知道她生性好静,跻身尼庵与其说是潜心向佛,倒不如说是不愿沾惹红尘俗事,二十多年来,几乎没有离开无色庵百里之外,怎会想到去南海朝圣呢?

  就在居重心中疑虑重重的时候,无色庵主突然眉梢微蹙,挥袖轻拂,一缕无声无息的暗劲透过紧闭的房门而出,房门纹丝不动,但是居重却知道,这暗劲足可以令门后偷听的人粉身碎骨,岂料暗劲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声息,无色庵主面色一寒,举手似要出招,但是似乎想到了什么,竟是停住了攻击,冷冷道:“是何人前来惊扰贫尼清修之所?”

  门外传来一个清越如同冰玉相击的声音道:“弟子颜紫霜冒昧前来拜见师伯,还请师伯不要怪罪弟子失仪之罪。”随着语声,一个青衣少女缓缓走入,裣衽为礼,居重愕然抬头望去,正望见那少女一双秋水明眸,那温柔的目光中满是悲悯慈和之意,居重不由心中巨震,竟是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地。

  

第八章 夜气寒无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