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意毒谋险

    看到杨宁久战无功,一直冷眼旁观的雪衣女子突然冷笑道:“这就是武道宗嫡传弟子,怎么对付一个粗汉也是无计可施,纵然是不愿占这人的便宜,也该知道什么是见好就收,如今这两人已经打了百十多招了,已经让一个原本不过是二流人物的一战成名了,莫非他还想等到战到筋疲力尽,丢尽面子才肯罢手么?火凤郡主天纵之才,怎会有这样一个蠢笨的儿子?”

  颜紫霜也看不出杨宁这样举动的含义,便只微微一笑道:“却也拖不了许久了,妹妹不见东阳侯已经来了么?”

  雪衣女子自然已经看到远处淡淡的帆影,黛眉微蹙,疑惑地道:“师冥这人虽然趋炎附势,凭着裙带关系得到越国公信任,但是却是有真才实学的,春水堂这些年成绩斐然,虽然在幽冀屡造挫败,却是非战之罪。这也难怪,幽冀虽然存在燕王和世子罗承玉的分歧,可是因此之故,监察内部的靖安司和凤台阁白虎司彼此争功,互相渗透,各大势力渗透到幽冀的密谍,纵然可以瞒过一方的耳目,却难以逃过另一方的清洗,别说是春水堂,就是其他各方势力,想要在幽冀立足也是分外艰难。师冥应是聪明人,这次中途拦截西门凛,已经是不智之举,纵然出气解恨,可是在这个时候挑动幽冀的怒火,只怕反而让燕王和世子殿下联合起来,师侯爷想不到,莫非越国公就想不到么?”

  颜紫霜笑道:“妹妹莫非忘记了逸王身边的那位九殿下么?越国公纵然胆大包天,也不能看着这位真正的九殿下还在天底下人世间潇洒自如吧,更何况九殿下这是要去信都,不管他到底想做什么,但是一旦到了信都,就会落入罗承玉掌握之中。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燕王世子的确是雄才大略,他可未必会杀了这位懵懂无知的九殿下,若能将这个流着郡主血统的少年控制在手中,就是燕王也不能和他公然作对了,这样一来,太祖景皇帝昔年的遗策再无作用,岂非可惜得很。”

  雪衣女子神色一动,道:“得姐姐相告此事内情,小妹便猜测皇室有意利用这个假殿下谋夺幽冀基业,此举虽然不够光明,但是若成大事,便需不计毁誉,心狠手辣,可是小妹原本以为这是皇室的安排,可是听姐姐的意思,怎么好像越国公更重视这件事情呢?”

  颜紫霜叹道:“昔年逼迫火凤郡主嫁入皇室,乃是太祖景皇帝和家师的意思,令堂却是坚决反对的,所以想必没有向妹妹提及那件憾事。当初太祖皇帝和家师的心意是想令郡主之子承继燕王王位,这样一来天下最强大的藩王势力就落入皇室之手,到时候纵然益州和南宁联手,也没有法子扭转大局。更何况令尊和令堂也已经达成共识,一旦江北一统,就会纳土撤藩,唉,天下诸侯多半都想割据称雄,唯有汉王殿下只想保土安民,甚至不惜前朝宗室的尊荣,汉王虽然素有懦弱之名,但是比起野心勃勃的其他诸侯,却才真是大智大勇的豪杰。

  只可叹景皇帝虽然谋划已定,却是天不假年,先帝性子又太宽厚,火凤郡主的威严无人敢于冒犯,所以虽然有了一位九殿下,却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越国公的手段却是更加歹毒,他知道火凤郡主不是任人摆布的人物,所以早就已经有了准备。在火凤郡主嫁入皇室的同时,越国公便选了几个容貌和郡主相似的女子暗中让先帝临幸,就在郡主生下九殿下的同时,这几个女子也生下了几名男女婴孩,三个男婴都由越国公秘密抚养,皆未列入皇室宗谱,为得就是将来如果不能控制九殿下,就让其中一人代替。后来果然如越国公所料,火凤郡主在先帝驾崩大行就将九殿下潜出了皇宫,皇室和越国公布下天罗地网,居然还是让此子逃了出去,便是逸王殿下,也十分敬佩火凤郡主竟然有如此手段。不过幸好三位替身之中,有一人相貌和郡主极为相似,所以越国公就将那位殿下送到了逸王身边,安排了李代桃僵之计。”

  雪衣女子冷笑道:“虽然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可是越国公当真是够狠毒,且不说将原本堂堂正正的皇子当成了替身棋子,这李代桃僵之计也未免过于卑鄙了。如今恐怕最大的威胁就是这位真正的九殿下了,怪不得越国公居然会同意春水堂在江水拦截西门凛和九殿下,丝毫不给燕王、燕王世子和滇王三位面子。只不过越国公却犯了两个错误。其一,若选替身,倒不如选一个和九殿下相貌相近的少年,难道幽冀就真的没有人知道九殿下的相貌气度么?其二,就是替身再能够鱼目混珠,难道还能比得上真人么,既然有了九殿下的下落,还不如将他制住,利用他分裂幽冀,虽然他武功似乎十分高明,但是难道皇室和越国公就没有法子擒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么?”

  颜紫霜淡淡一笑,道:“这个替身必须是皇室血统,这是太祖景皇帝的旨意,否则逸王殿下绝不会参与此事,若是没有逸王作为后盾,就是真的九殿下也可能不被承认,更别说是假的九殿下了。至于相貌的问题,这是越国公的意思,十几岁的少年,相貌可以日新月异,与其寻一个和九殿下相貌相似的,还不如寻一个像郡主的,这样也更容易被燕王接受,更何况幽冀无人知道九殿下的相貌隐秘,这倒是火凤郡主成全了我们。至于利用这真正的九殿下么,就是原本有这个意思,如今也不行了,半年之前,长安那位替身已经和燕王取得联系,想换人也来不及了。”

  雪衣女子微微皱眉,心中生出无穷烦恼,颜紫霜的身份毕竟不同,她所知道的隐秘远远胜过自己,毕竟自己至今仍未得到足够的权力,许多机密是不能知道的,可是今日却从颜紫霜口中得知许多不应知道的隐秘,若是此事泄漏出去,只怕越国公就不会任凭自己安然返回益州,只是她性子高傲,自然不会过分忧虑,片刻之间,已经想出了如何和益州在附近的外秘站联络的几个法子。

  心中虽然千回百转,却是不露丝毫神色变化,反而从容笑道:“原来如此,难怪越国公不惜将自己在江南的势力都显露了出来,我原本还觉得他此举得不偿失,为了一个西门凛,却是太费心了,但若是为了火凤郡主唯一的血脉,自然是值得的。只是越国公就不担心消息泄漏么,一旦被人知道九殿下为江宁所杀,不仅燕王不会善罢甘休,就是那受了好处的罗承玉也不会放过这个为弟报仇,收买人心的机会,更何况家母若是知道郡主这一点骨血如此断送,只怕一怒之下,必会倾城破国。姐姐应该知道,家父对母亲敬爱非常,一旦家母决定兴兵,父王必然不会反对,更何况母亲多年结下的人脉何等雄厚,姐姐应该是知道的。”

  颜紫霜自然能够领会这其中若有若无的威胁,自己邀请明月前来赤壁,虽然彼此有先辈的渊源,事先又给了许多安全方面的承诺,但是明月却绝不会当真完全信任自己,若是她安然无恙,那么自然不会让别人知道这次会面,但是如果明月出了什么意外,定会有人通知她的父母今次的约会,明月表面上说其母对杨宁的重视,但是世间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若是明月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只会更糟,却不会更好。只是她原本就没有打算留难明月,所以只是淡然道:“道理虽是如此,只是要杀九殿下的并非只有越国公,莫非妹妹看不出来么,只怕最想杀杨宁的就是燕王世子的心腹重臣——西门凛!”

  明月初时听得心中一震,但是瞬间便冷静下来,她生在权贵之家,又无同母兄弟,虽然父母恩爱非常,但是世子之位却只能由庶出的兄弟继承,所以她一向以来都是专攻权谋,心念一转,已经想通了西门凛这样做的原因,忍不住冷冷一笑,道:“姐姐,好心机,利用越国公不愿大事生变的心意,加上西门凛维护燕王世子的私心,双方联手,自然会让九殿下死无葬身之地。日后若是越国公得手,此事可以作为要挟唐康年的把柄,若是罗承玉得胜,只要泄漏西门凛在此事之中的立场,就可以让幽冀内乱不止,姐姐的心机当真是无人能比。只是你邀请小妹前面观战,却究竟是为了什么,你应该明白,就算小妹嫁给了三殿下,也不代表益州就会顺理成章地纳土撤藩,事易时移,家母因为昔年之事,对朝廷心怀不满,而我几位兄弟都已经长成,个个都对世子之位虎视眈眈,姐姐就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颜紫霜目中闪过笑意,道:“妹妹说我狠毒,紫霜自然承认,只是若不狠毒,如何可以应对这些狼虫虎豹,幽冀早有反意,只待权力一统,就会向朝廷发难,妹妹若是饮过幽冀名酒‘易水寒’,就应该知道为了昔日之辱,他们上下一心,是绝不会有丝毫宽容的。当年人人都以为汉王和滇王起兵呼应火凤郡主,可是妹妹却应该知道,若非汉王出兵不出力,太祖景皇帝哪有那么从容,还有充裕的时间和火凤郡主周旋,妹妹莫非还会以为他们会对益州手下留情么?且不说幽冀,滇王吴衡威震南疆,近来更和幽冀结盟,不臣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就是汉王殿下,如今也未必还像二十年前那样肯轻易答应纳土撤藩了,更别说越国公擅权专断,如今的朝廷内忧外困,紫霜若不狠下心肠,如何可以力挽狂澜?”

  雪衣女子眉宇之间寒意森森,却是不言语,颜紫霜唇边却是笑意更浓:“妹妹乃是女中豪杰,一向希望能够涉足军政,可是令尊令堂虽然宠爱妹妹,却是不愿将权力赋予,若非如此,妹妹又何必一怒之下行走江湖,弄出了一个三大杀手的虚名,明月纵横益州,杀得尽是对汉王不利的官员豪强,妹妹这样做不就是希望得到双亲的信任么?可是到了如今,令尊还是要为妹妹选婿,只恐妹妹成婚之后,就要做回相夫教子的贤德郡主,再也不能肆意妄为了。紫霜斗胆请问一句,妹妹是想益州割据一方,永为汉王爱女,益州的公主,还是愿意尽展所长,笑傲天下,占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益州不过是神州一隅,怎及天下之大,四海之阔?”

  雪衣女子听得心中震撼,回想十九年来的种种往事,竟是不能自抑,她自幼读书,心中常有鸿鹄之志,素来仰慕火凤郡主和翠湖宗主的事迹,虽然常自嗟叹火凤郡主竟然为了旧情人的骨血自陷深宫,也常常鄙薄翠湖宗主只图名义上的一统,弄得天下实质上仍是分崩离析,每每想到这些,都恨自己没能早生二十年,若是能够和这两个奇女子并立于世,或者能够让天下当真一统。

  只是她虽然有这样的志向,却不为父母接受,父亲只希望她温柔贤淑,母亲更是不喜欢她涉足权势,所以她虽然备受宠爱,却也是有志难伸,甚至为了得父母欢心,而违心矫饰,就是创造出明月这个身份,也是借着一个“孝”字,只说是为了父亲分忧。即使如此,等到选婿大婚之后,明月这个身份也不得不消失在人世间了。为了此事,多日来她郁郁寡欢,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轻易接受颜紫霜的邀请。

  如今听到颜紫霜的劝诱,她只觉野心之火熊熊而起,几乎难以自抑,良久,她才淡淡道:“小妹既然来了,总要看看再说,如果姐姐今日心想事成,小妹和姐姐缔结盟约何妨?若是姐姐不慎失手,却也不要来和小妹争论了。”

  颜紫霜心中甚有把握,淡淡一笑道:“应该如此,妹妹乃是做大事的人,不轻诺于前,必也不会违约于后。”

  雪衣女子漠然不语,目光移向江水,这时候,师冥乘坐的楼船已经到了赤壁山下。

  江水之上,一艘高有五层,长达二百步的楼船迤逦而来,船舷的样式仿着城墙箭楼,外面蒙着铁甲,船身前后左右共有六具拍杆,更有无数用牛皮遮掩住的弩机利器,楼船四面开门,设有走马道,可容纳骑兵步卒两千人,楼船顶部乃是露台,上面建有“统军亭”,交战之时,可以供主将居高临下,指挥战局。这艘战船乃是江宁亲制的战船,除了东南水军,再没有类似的楼船,因此不需打出旗号,江水之上已是无人不识,见者退避。

  “统军亭”之内,师冥身着金丝绣麒麟的黑色锦袍,玉冠翠带,虽然面容略现苍白,但是依旧是英俊儒雅,气度不凡,他含笑立在亭中,负手而立,远眺江水,神态悠然。除了师冥之外,亭中还有三人,一个身着青色儒衫,明艳妩媚的男装丽人倚在亭柱上,凭栏俯瞰,虽然是素面朝天,却是肌肤如雪,檀口含丹,更兼神态慵懒,美目迷离,引动了无数目光的流连。另外两人皆是男子,一人身着黄色葛袍,大概二十八九岁年纪,相貌丑陋,但是一双眸子波光粼粼,眉宇之间气度清奇,腰间悬着一柄朴素无华的长剑,另一人却是个剑眉星目的锦袍少年,笑容可掬,爽朗可亲,他身上并没有带着兵刃,只是左手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之上各自戴着一枚黑色指环,而腰间则佩着一个豹皮锦囊。

  在亭子四角,各自立着一个青袍鬼面的护卫,而在阶下,靳长空肃手而立,神色凛然,除了他之外,露台之上,亭子外面还站着数十个相貌各异,气度皆是不凡的高手,他们或者交头接耳,或者神色不安,空气中流露着紧张的气氛,这些人都是东南有数的高手,而且和越国公府关系密切,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春水堂的外围组织了,还有许多武功略低,或者关系较为疏远的白道高手,那些人还没有资格上到楼船最高的一层,只能在下面舱房四周的廊道上观战等待。

  师冥目光敏锐,离着赤壁山下还有数里之遥,虽然还有大小水贼的船只遮挡,他却已经看清楚了正在台上龙争虎斗的二人,看了片刻,他扬声道:“十一弟,你可认得那位和对方交手的高手是谁?”

  那个锦袍少年目光闪动,道:“四姐夫,你应该见过那人的画像,那人就是六大水寇排在第五的骷髅会的会主,他姓褚,没有名字,人人都叫他褚老大,姐夫莫非是将他忘记了么?”

  师冥皱眉道:“我虽然非是过目不忘,但是这样的人物又怎会忘记呢?可是在我记忆中,这人不过是个粗莽汉子,除了悍不畏死,颇讲义气之外,并没有什么长处,若非他的结义兄弟,二当家文缙儒足智多谋,骷髅会绝对没有法子发展到这样的规模。是我忽略了什么,还是和他交手的那人并非是武道宗的嫡传弟子许子静,还是许子静不过是个浪得虚名之辈?”说到最后,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摇头,叹道:“许子静在岳阳楼下出手挫了颜仙子的锋锐,又在听涛阁里面杀进杀出,就连滇王殿下和罗世子对他都是另眼相看,怎会是浪得虚名之辈,只见他身法如电,倏忽来去,本侯就知道此子果然不好对付,莫非是我们收集到的情报有了误差,疏忽了这么一个少见的高手么?”说到最后已经是语气冰寒。众人皆是默然不语,谁也不愿多言,毕竟若是真的如师冥所言,那么就是春水堂内部出了差错,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他们自然不愿多言,以免引火上身。

  这时候,那儒衫丽人柳眉飞扬,举步上前一揖道:“侯爷这却是太小看了春水堂的力量了,素华可以保证,在此之前绝对无人知道骷髅会的褚老大竟然可以和许子静斗个平分秋色,而且以妾身看来,或者并非如同侯爷所想,请诸位放眼看去,那褚老大其实并没有还手之力,只是似乎练了什么护身真气,所以才没有在那人的猛攻下落败。一会儿到了地方,侯爷不妨招人来问问,必然可以知道其中缘由,侯爷不见那些正在喝彩观战的水寇,并没有人露出惊骇的神色,反而都是兴奋激动,想必他们知道什么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的隐秘。”

  听了秋素华的分辩,师冥眉宇之间的怒气渐渐淡去,有些愧疚地回头看了秋素华一眼,春水堂里面负责收集整理情报的正是秋素华,他方才的话语不免会让人误会是在质疑秋素华的能力,只是虽然两人已经暗中订情,他却是公私分明的人,若果然是秋素华玩忽职守,他也是不会轻轻放过的,而秋素华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才当众辩驳,免得传出师冥袒护她的流言。四目相对,两人灵犀相通,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便各自移开了目光。

  师冥转头看向那葛衫男子和锦袍少年,这两人一个是越国公府客卿之中有数的高手,和自己更有隐秘的关系,另一个是自己的妻弟,越国公唐康年的爱子,又是自己的得力臂助,他自然要问问两人的意见。

  锦袍少年目视葛衫男子,他虽然身上也有侯爵的爵位,又深得父亲宠爱,自己又是文武双全,却是难得的从无骄纵的脾气,更何况这葛衫男子乃是唐康年也极为重视的客卿,所以他等待这人先开口。

  但是那葛衫男子淡淡一笑,道:“何必为了这件小事费心呢,想必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了。侯爷和十一郎还是想一想该如何应对那些水寇的怒气吧,这次侯爷故意迟迟不至,不就是想要让燕山卫和这些水寇先起冲突么,也好让这些水寇的立场泾渭分明。只是如今冲突虽然起了,却是让武道宗的许子静力压群雄,这可不符合侯爷事先的计划啊!”

  师冥在这葛衫男子说话的时候一直肃容聆听,直待他说完才微微躬身道:“多谢叶先生教诲,本侯明白了。”

  那锦袍少年却在这时伸手指着远处的浮台道:“姐夫,叶先生,快看,胜负要出来了。”

  师冥和葛衫男子原本就没有忽视远处的交手,但是闻言却都是一愣,方才还是没有丝毫胜负分明的迹象,这少年为什么会这样说呢,都是凝神望去,目光落到正在交手的两人身上,眼中神色都是一变。

  杨宁手掌从褚老大胸口要穴移开,退后几步,负手望天,神色淡漠如冰,只是褚老大却不像方才那般若无其事,甚至还会大吼叫骂几声,只见他头上青筋暴露,一滴滴冷汗从额头上滚落,周身的肌肉仿佛都在颤抖收缩,虽然依旧站在那里,却是仿佛变成了泥塑木雕,动弹不得。不知过了多久,那褚老大突然咬牙切齿地道:“贼厮鸟,你用了什么妖术,啊——”刚说了几个字已经大声呼叫起来,显然痛苦难当。江水之上谁不知道骷髅会的褚老大一向自诩好汉,曾经在对头围攻之下被人砍了十几刀,差点被乱刃分尸,也没有见他喊一声痛,今日如此惨呼,想必当真是痛苦难当。围观的众水寇都是心惊肉跳,方才见到杨宁久战不胜而生出的轻视和侥幸之心立刻消失无踪。当然骷髅会的众人都是惊呼连连,他们素来和褚老大投契,感激他的恩义,如今见到首领吃苦,虽然顾忌杨宁厉害,可是还是毫不畏惧的高声喝骂,文缙儒连连出声喝止,才略微压住了船上混乱的局势。而伊不平却是眉头微皱,眼中虽然有些欣赏之色,却有更多的不满,站在他身后的黄面少年则是唉声叹气,似乎想要出言劝阻,却又十分为难的模样。

  杨宁紧紧盯着褚老大的双目,只见这莽汉虽然已经汗流如雨,五官变得狰狞可怖,周身肌肉的抖动已经变得越发急促,眼睛里面尽是血丝,眼眦欲裂,且又动弹不得,可是他的眼中除了怒火和不屈之外,却是没有一丝乞怜,不由有些佩服,方才差点被这莽汉丢入水中的芥蒂烟消云散,伸手一拂,褚老大只觉浑身的剧痛蓦然消失,然后原本无影无踪的力量渐渐涌回体内,再过片刻,手足都有了知觉,他已经都能移动身形了,他几乎是立刻双腿一软,坐到在地,喘了几口大气,嘶声道:“你这贼厮鸟,使了什么手段,这两年来,还没有谁制住过老子的穴道呢?”

  文缙儒在褚老大大声痛呼的时候只忙着压制属下们的放肆言语,他心机深沉,早已发觉杨宁对大当家有些好感,若是任凭属下辱骂,反而可能会激怒这有些喜怒无常的少年,果然如他所料,不过片刻,杨宁就解开了褚老大的禁制,但是见到褚老大依旧一口一个贼厮鸟,气得挑脚,恨不得亲手将褚老大的脑袋拧下来。这时候却听见一个心腹水贼低声禀报道:“二爷,东阳侯他们已经来了,我们怎么办,原本您的意思是不要介入太深的,可是老大现在还在台上呢?”文缙儒摸摸额头,觉得万分头痛,有些赌气地道:“如果有一天老大能按照事先的约定行动,那恐怕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罢了,见机行事吧,总不能让兄弟们替这些达官显贵卖命就是。”他刚说完这句话,只觉身上扫过一道冷厉的目光,他心中一凛,装作没有看到,却用余光暗暗观察,发觉那冷眼瞧着自己的正是隔着一艘战船的京飞羽,双方距离将近百丈,这样的距离,自己的声音又不大,可是这人居然听到了自己的语声,再想到天羽盟近年来的立场,文缙儒心中生出无比寒意。

  褚老大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副手正在万分苦恼,犹自瞪着杨宁等他解释,浑然不觉自己不应该追问别人的武功绝技,只是在场之人并非只有他不理会这个忌讳,事实上杨宁也不是很理会这些规矩的人。

  武道宗一向博采众家之长,和外人互相探讨武学乃是寻常事,除了几种看家的本领不能外泄之外,别的倒没有一定的规矩,更何况杨宁原本就是宗子的唯一人选,所以西门烈对他的约束更是极少,再加上他这门功夫本就是专门针对大须弥金刚力的,别人就是听了也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杨宁也毫不隐讳,淡淡道:“大须弥金刚力练到第三层,周身穴道就已经有真气保护,纵然以重手法制穴,也很难制住流动的真气,只需片刻时间,就可穴道自解,唯一的法子就是同时制住你周身所有大穴,才能将你的真气锁住。只是你的真气可以有意无意地阻止别人的真气侵入经脉,纵然我以震穴手法,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制住你所有的经脉。不过本宗前辈宗主留下了数种手法,可以奏效,今次我用的就是最麻烦的一种,方才我和你动手,每击中你一处穴道,就留了一道真气潜伏在你体内,待到全部穴道都被我击中之后,才用掌力催发这些潜伏的真气,所以一举奏效,不过这法子原本只是将你制住,是不会有什么苦痛的,只不过方才我见你太过得意,才额外给了你一点教训。”

  武功已经登堂入室的人听了这番话自然是心中惴惴,能够将真气潜伏在别人体内,然后隔了半天才激发出来,这等武功手段,足以杀人于无形,纵然是绝顶高手,也未必有这样的手段,所以这些人稍有见识的都是侧耳倾听,不想错过听到武道宗秘传武技的良机。褚老大虽然一战成名,可是毕竟还是见识不深,自然不知道杨宁这手法的可怕和难度,反而皱眉道:“贼厮鸟,你都说了出来,以后若是别人用上这样的手法,老子岂不是完蛋大吉了。”

  杨宁丝毫不觉褚老大的问题有什么可笑,在他心目中,这样的手法只是雕虫小技,想必很多人都应该能够做到,所以认真地答道:“不妨事,你不过是才练到第三层,又不能将自己的内力控制自如,才会被我制住,其实你可以化去我输入你穴道的真气,只要四成以上的穴道没有受制,你就不会落败,这门手法其实很不实用,费了这么多时间才能完成,想要破解却是举手之劳。”

  不理会许多听到此语的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褚老大却是神色迷惑,他练功一向是糊里糊涂,哪里知道这样精妙的技巧,杨宁看了出来,不耐烦地道:“不用多想了,我教给你破解的法子就是了,以后别人就制不住你了。”

  这下子就是褚老大也觉得有些不对了,赧然道:“贼厮鸟,不,公子爷,好像功夫是不能随便外传的,你教给我,岂不是以后就打不赢老子了。”

  杨宁难得地给了褚老大一个白眼,冷冷道:“我说了这次用的是最笨的法子,自然有别的手法,只是如果一天两次将你制住,不免有些太损你的元气,这次也就算了,下次遇见你会让你见识一下的。”

  褚老大面色尴尬,连连搔首,杨宁也不管他想什么,只是伸手握住他腕脉,输了一道真气进去,在经脉里面运转几圈渐渐散去,然后道:“记住了没有,这样就可以,这样一来,纵然别人用重手法制你的穴道,只要你及时运转一下真气,就连从前那般短暂气血的凝滞都不会有了。”

  褚老大虽然资质不高,但是身体力行,按照杨宁真气的运转方式试了几次,便点头表示记住了。杨宁这才满意地收手,淡淡道:“今天你已经败了,下去吧!”

  褚老大这才再度想起自己已经战败的事实,懊恼地拍拍脑袋,捡起早就丢在台上的重剑,望着自己的战船大吼道:“还在那里发什么呆,还不快来接老子回去,娘的,这群笨蛋。”

  几个如梦方醒的小水贼连忙驾舟前来迎接首领,一边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褚老大,一边偷偷用莫名的目光瞧向杨宁,眼中满是古怪的神色。

  杨宁虽然击败了褚老大,但是消耗的内力却是不少,目光一转,正想转身回去,耳中却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好一番龙争虎斗,本侯来得迟了,没有看见褚会主的风采,子静公子今番大胜,可喜可贺,十阵之约,幽冀已经胜了一阵,不知道子静公子可有兴趣再接再励。”

  杨宁举目望去,只见江水的大小船只向两边分开,一艘巨大的楼船缓缓驶来,方才出言的正是站在船顶“统军亭”里面的身穿黑色锦袍的华服男子,杨宁虽然不认得这人,但是见到群雄环伺的气派,也知道这人定是对方的首领,所谓的盟主,东阳侯师冥,他的目光在师冥身上转了一圈,原本有些兴奋的眸光就淡了下去,漠然道:“方才一战乃是在下私人的交锋,并不算在十阵之内。”

  师冥朗声笑道:“子静公子此言差矣,今次江东豪杰邀战诸位,乃是公平对决,岂能占了诸位的便宜,更何况褚会主如此武功,原本就应该列入十阵人选之内,只是本侯有眼无珠,险些错过了这样的高手,若非子静公子,本侯还不知道江水之上还有褚会主这样的人物,褚会主替我江东豪杰一战扬威,虽败犹荣,本侯若是不承认这一战,岂非有损江东黑白两道英雄的尊荣,纵然阁下不在意,本侯却是不能不讲道理的。”

  听了师冥这番慷慨陈辞,江水之上,不论是随他而来的白道高手,还是这些黑道水寇,多半都是目光欣然,望向师冥的目光少了几分芥蒂,多了几分敬意,就是西门凛也是目中寒光闪动,颇为佩服师冥收买人心的手段。唯有杨宁一双眸子沉静冷漠,没有丝毫波动,好像师冥的话语,在他心中并没有引起任何涟漪。

  

第四章 意毒谋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