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毁名自污

    昨天看了书评很是气恼,就连更新都觉得没有情绪了,想来想去,走自己的路比较好,最多暂时不看书评了,所以即使很多人骂,我还是会坚持这样写下去的。今天更新了将近6000字,虽然还是没有按照时间,但是想必数量可以弥补一些。

  ————————

  西门凛心中一颤,杨宁的语气太平淡了,虽然他还叫着自己“师叔”,可是这个称谓在他口中却是再也没有了从前那种饱含期待的意味,也没有一丝遭到背叛的恨意,好像自己不过是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西门凛心中一痛,却迅速敛去种种情绪,淡然道:“子静对本座有所提防是应该的,只不过子静怎会想到本座会和师侯联手杀你呢?”

  杨宁眼中没有一丝情绪,目光凝注在西门凛身上,冷冷道:“以前是我太笨了,忘记了你的身份是燕山卫统领,身居高位者最是无情,我怎会相信你会因为同门之情对我另眼相看,而且武道宗弟子讲究强者为尊,同门之情淡淡如水,你从前的举动其实有很多破绽,只是我都忽略了。师尊常说,情感最能蒙蔽人的眼睛,娘亲也常常教导我不可随便相信别人。我既然已经清醒过来了,又怎会再次忽略你的杀机。而且你背叛过我,对于背叛者我从来不会再相信他,所以方才你虽然自称要和我联手,可是我根本就将你当成敌人对待,你的暗算怎能瞒过我的眼睛呢?只是我原本想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这次真心诚意和我联手,虽然我以后还是不会相信你,但是至少我会原谅你这次的出卖。”

  西门凛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微笑道:“我也知道这次偷袭十有八九是会失败的,不过也没有法子,错过这次,你若到了信都,只怕我再也没有机会动手了,所以即使冒险,也要试一试的,你也不用叫我师叔了,西门凛不过是个记名弟子,没有这个资格。”

  杨宁只觉得心中生出强烈的憎厌,西门凛的笑容令他浑身都觉得不舒服,但是他还有一定要问的事情,所以只能紧皱双眉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他合作,你不记得他是什么人了?这次的十阵对决是不是你们联手策划的?你背叛了幽冀么?”

  西门凛冷笑道:“幽冀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配问,不过看在这几日的情分上,我还是回答你,这次的事情不过是各取所需,我和东阳侯从前是对手,今后也是敌人,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只是今天我们有同一个目标,就是一定要杀了你。你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更不该要去信都,我不能允许你夺去我的地位,师侯也不能允许武道宗的未来宗主支持幽冀,同仇敌忾,所以我和师侯约定,联手将你除去。”

  杨宁心中万分疑惑,他原本已经想到是否西门凛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要将它置于死地,甚至已经想到即使罗承玉没有下令,也多半默许此事,否则他实在想不出西门凛为什么这样做。可是西门凛的语气却让他一阵茫然,或许自己真的不该出生,或者自己真的不该违背娘亲谕令前去信都,可是这和西门凛的地位有什么相关,师冥的理由倒是合情合理,必须武道宗宗主在江湖中的地位,杨宁还是心知肚明的,不过他仍然忍不住看向师冥,希望从他的反应中看出一些端倪。

  师冥原本只是含笑看着这对叔侄内讧,但是听到西门凛这样一说,差点惊叫出声,不过他总算也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电光石火之间已经想通西门凛是想令杨宁误解,以为自己双方都不知道杨宁的真正身份。虽然不知道西门凛会如何说,但是这对彼此都是极为有利的事情,所以他迅速露出了不满之色,冷冷看了西门凛一眼,道:“子静公子不要相信他的鬼话,他或者有这样的私心,本侯却是为了拦阻西门统领而来,公子出身的武道宗已经多年未现江湖,本侯也有称量之心,别说武道宗乃是魔门之首,公子虽然不肯承认宗子身份,但是以公子的武功品性,想必是未来帝尊的不二人选,就是西门统领,当真惨败的话,本侯也要放他一马的,更何况公子呢?外人虽然不知,但是公子想必知道咱们份属同门,岂会手足相残?无色庵主之事,本侯也是始料未及,想不到她会主动前来向本侯要求出战,师某身居侯爵之位,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翠湖和皇室关系非浅,所以不好拒绝,想不到险些害了公子性命。公子震怒之下,要杀上船来,我这四个侍卫不得已冒犯公子,西门统领破阵而入,本侯原本以为他是有心和公子联手,却也想不到他竟会对公子出手,双方联手攻击公子,实在是巧合,并不是本侯授意,还请公子不要见怪。”说到此处,师冥嗟呀不已,好像自己所说的都是真话一般,这一番语言,多半是撇清自己,也隐隐支持了西门凛的说法,因为还不知道西门凛到底编了什么谎话,所以没有说死,还留了反口的余地。至于撇清自己,这是因为虽然他还有手段未出,但是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不得不考虑杨宁当真脱身而走的后果的。

  西门凛冷冷一笑,对师冥皮里阳秋的说词全不否认,道:“事已至此,本座也不瞒你,想本座自负资质才华,可是却未得师尊青眼,不过是个记名弟子,而你小小年纪,全无心机,只凭着一身勇力,宗子之位却已经十拿九稳,本座每每想到此处,都是心如火焚,偏偏你还不识相,竟然擅自接近我家世子,殿下爱重贤才,当日你再听涛阁虽然险些杀了他,可是殿下不仅没有怪罪,反而屡次提及子静你人才出众,这一次本座奉命接你去幽冀,殿下千叮咛万嘱咐,要本座小心在意,不可得罪了你,本座是何等人物,幽冀高手如云,文臣武将,数不胜数,本座权势却在五指之数,却要来奉承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若不将你千刀万剐,怎消我心头之恨。”

  杨宁听到此处,眼中已经露出深深的鄙夷之色,淡淡道:“本宗收录弟子,只重品性资质,既然师祖不肯将你录为嫡传,自然是你有不足之处,何况你虽然是记名弟子,能够今日成就,已经是多亏了宗门栽培,想不到你不想着如何回报宗门,却对我生出嫉妒之情,这样品性,如何能够传承本宗绝学。不过这些我也懒得和你说了,你说不让我夺你之位,又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值得我抢夺的么?”

  西门凛眼中闪过狂怒之色,厉声道:“不错,若论宗门地位,我不如你,可是你不过是个流浪江湖的孤子,本座却是位高权重,所以本来也不必和你计较,可是世子殿下对你极为看重,我临行之前无意中得知殿下竟然有意在三年之内让你接替我燕山卫统领之职,本座所有权势荣耀都来自这一权位,岂能让你这孺子取而代之,若是如此,我还不杀你,岂不是天下第一蠢人。”

  杨宁心中巨震,即使以他对权势富贵的淡漠,这些日子以来也知道燕山卫统领之职权威之重,身份之高,他强行抑制心中狂澜,怒道:“胡说八道,燕山卫统领之职显然极为重要,别说我绝不肯投效罗承玉,就是我真的留在幽冀,他也不可能让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人接替统领之职的。”说到此处,他心中浮现出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莫非罗承玉知道了自己身份,想要这高位笼络自己么,哼,我岂是他罗承玉可以左右的,纵然他待我再好,我也绝不肯做他的属下。

  西门凛察言观色,已经将杨宁心思猜到十之八九,更是露出忿忿不平之色,冷然道:“不错,这正是本座最不甘心的,郡主离开幽冀之时,燕山卫还不过是郡主身边的一支护卫力量罢了,是本座奉了郡主钧令重新缔造燕山卫,直到今日,已经成为幽冀除却军方之外最强大的势力,即使是军方,也不能摆脱燕山卫的影响,平日更是身负御敌护佑重责,劳苦功高,可是世子殿下却因为本座权威过重,而生出忌惮之心。哼,什么武功绝世,资质超群,什么期以三年,殿下竟然要亲自教导你三年,然后令你取代本座之职,要将本座明升暗降,居然说什么这是保全本座的唯一手段,世子殿下也未免太看轻本座了,本座岂会任凭世子殿下过河拆桥,今日本座杀你,就是要给世子殿下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他还不是燕王,本座效忠的是郡主殿下,可不是他罗承玉。”

  杨宁再也难以抑制心中愤怒,一剑向西门凛刺去,西门凛身形一闪,已经绕到了那几个趁着两人说话再度隐隐结成刀阵,护住师冥的四个青衣侍卫身后,杨宁想要追击,但是那四人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刀起跃跃欲试,杨宁略一皱眉,暂时不想重启战端,放弃了追杀西门凛的打算,只是冷冷道:“我不信,你如果真的这样想,为什么一路上极力维护罗承玉,还险些因此杀了凌冲,你是不是还在骗我?”

  西门凛目光掠过混乱的战场,看到原本已经逃走的许多水寇已经慌张失措地掉头回来,正在向着锦帆会的战船大吼大叫,虽然声浪为厮杀声遮挡,但是心中已经明白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由微微一笑,讽刺地道:“子静莫非以为本座想要背叛世子殿下么,那怎么可能?当今天下,已经是帝藩争霸的格局,乱世将现,天下滔滔,名将能臣,都须择主而事,虽然有志于天下者不在少数,但是在本座眼中,却惟有世子殿下堪称明君,西门凛自负有些才具,怎甘心明珠投暗,辜负这一身本领,所以今次不过是用些激烈手段,让殿下明白本座的权威不可轻犯罢了。等到世子殿下得知子静的死讯,虽然多半会十分惋惜伤痛,只是逝者已矣,却也只能重新倚重本座,只要世子殿下重用本座一日,本座就会为殿下戮力效死,只要子静你一死,殿下纵然有些疑心,也会故作不知,以你一人性命,挽回我君臣反目的惨剧,子静不觉得这样的死亡很有价值么?”

  杨宁听到此处,眉宇间已经多了一分痛楚,这对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来说,是极为少见的情绪外漏,而西门凛和师冥都是玲珑心肠的聪明人,自然知道这少年心灵已经再度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说起来杨宁虽然在武道上修为精深,但是毕竟年纪太轻,若非如此,怎会到了这种地步还会伤心难过。两人目光相触,都生出同样的想法,杨宁虽然武功高强,但是经过连番苦战,想必此刻已经是颇为疲惫了,只是武功到了他这样的级数,只要心灵不曾失守,纵然是到了气散功消的边缘,也有着足可以毁天灭地的力量,这并非是由武功的强弱决定的,更多的是由精神上的境界决定。现在与其强行使用武力打击,破得他飘然远走,倒不如给他精神上的打击,这才能够最大的削弱这个少年的力量,也能够确保逼杀杨宁的可能性。

  师冥心思灵巧,不给杨宁思考的余地,立刻接着说道:“西门统领不该这样直白的,虽然说君子事无不可对人言,但是这等事情还是宁为人知,莫为人见的好,不要说子静公子和世子殿下相识,就是本侯一个口风不紧,只怕就会传到燕王世子的耳中,到时候你们君臣相疑,岂不是有伤和气,更何况自古以来,主上最忌惮的就是臣子功高震主,纵然世子殿下碍着大局不加罪于统领,也怕也会心存芥蒂,纵然大人今后受尽荣宠,也难脱一个凄凉结局,只怕日后贵上成功之日,就是统领大人鸟尽弓藏之时。若是依着本候的意思,与其委曲求全,不如另谋他就,就是朝廷碍着燕王情面,不便收留大人,家岳素重贤才,也定然会对大人礼遇有加,若是大人真的不愿背弃故主,也可转而侍奉燕王,燕王宽厚仁德,必然可以君臣相安。若是西门大人也有凌云之志,还不如趁着此刻主少国疑,大局未定,使些手段,说不定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西门统领若是觉得本侯说得不错,不如你我联手,里应外合,除去罗承玉如何?”

  西门凛淡淡一笑,道:“师侯倒是好计策,只是这样一来先得除去子静才是,他可是对世子殿下十分敬重呢,早已由心投效,否则怎会甘心随我去信都,要知道名义上他还是刺杀殿下的凶手,一旦到了信都,就是生死由人呢?”

  师冥闻言微微一笑,他心中明镜一般,西门凛这些话恐怕没有几句经得住推敲,也只能瞒过子静这样的无知少年,但是他却随声附和,只因他已经隐隐发觉,杨宁对罗承玉的确也存了某种好感,否则也不会急着追问西门凛是否要背叛罗承玉,所以他便故意挑唆西门凛犯上,就是为了扰乱杨宁的心思。只是话说了出来,他却突然发觉,其实西门凛所编造的谎言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火凤郡主已经过世,罗承玉虽然已经是信都之主,而且又以宽容大度,任人唯贤扬名天下,可谓难得的明主,但是他却先天不足,和许氏没有血缘关系,这就让攻击他的人有了借口,如今信都正处于主少国疑的境地。作为火凤郡主托孤的重臣,西门凛本就有功高震主之嫌,再加上今日越权行事,已经犯了为人臣子的大忌,一旦自己将他这番言语再传出去,所谓三人成虎,天长日久,难道罗承玉不会疑心么?就是他不会疑心,难道幽冀权位更在西门凛之上的左将军方桓,还有那一位一向深居简出,只闻其名,不识其人的凤台阁主吴澄,也不会疑心么?只要好生谋划,到时候定可让信都势力内部四分五裂,正可让己方趁虚而入,完成李代桃僵的大计。

  杨宁静静听着西门凛和师冥两人一唱一和,出乎两人意料之外的是,他眉宇间的痛楚之色不仅渐渐淡去,而且神色渐渐恢复了平静,不是方才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寂寥,而是真正风轻云淡的平静,杨宁虽然性子单纯,却也不会当真相信西门凛此刻所说的都是真话,他之所以苦苦追问,不过是想要通过西门凛的嘲讽敌意来淡化两人之间已经产生的亲情,更是想要舍弃对西门凛的信赖依恋。杨宁虽然可以谈笑杀人,毫不动容,但是对于真正重视的人,他却是一定要以最认真的心情来对待的,所以才会如此费心,就是为了彻底抹去西门凛在自己心中的影子,目的达到之后,他就要做一件本就该做的事情,背叛者,都该死!

  感觉到心灵前所未有的宁静,眼前的这个人已经陌生无比,杨宁轻轻一叹,凝青隐入袖中,纯钧向上提了一分,只是这一个动作,就已经激起狂澜万千,直接面对着他的西门凛和师冥等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意威势,都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只是这些许的退缩,杨宁身上的气势已经瞬间笼罩了周围的空间,而在他精神高度集中的一瞬,忽略了四周战场传来的厮杀声,火焰缭绕的毕剥声,耳中已经传来数里之外舟楫破浪分波的声响。杨宁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好整以暇地看向师冥,道:“你的援军已经到了,是不是现在就要翻脸动手呢?”话音未落,原本已经弥漫着血气和惨叫的空气中传来褚老大震耳欲聋的怒吼声道:“狗娘养的,姓师的你真要斩尽杀绝,居然藏了这么多伏兵,老子和你们拼了。”

  西门凛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仰首望去,只见从上游下游,各有五十艘中型战船结阵驶来,不论是哪一面来的战船,主桅上都悬着江东水军的旗号,虽然还隔着数里之遥,但是只看严密的战阵以及船上彪悍凶猛的勇士,就可以察觉到那些战船上正向外狂涌的血腥战意,冷然一笑,他略带嘲讽地说道:“师侯果然手段高明,烟花为信,既是绝杀之令,又是求援之号,在江水群盗的众多耳目之下,师侯还能将水军埋伏在这么近的地方,难怪江宁水军能够威震三江五湖。”一边说着,眉宇间反而漏出一丝笑谑,似乎并不在意江宁的援军,要知道此刻他和师冥之间还是敌对多过合作,师冥一旦尽占上风,趁机杀他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师冥虽然隐隐觉得西门凛话中有话,但是他隐忍多时,终于到了占据上风的一刻,不免有些轻忽,所以不但没有留意西门凛的神色,反而有些得意地道:“子静公子,西门统领,对两位本侯也无需掩饰,这支水军,并非在籍的江宁水军,而是从天羽盟、飞鱼堂、青龙堂中精选出的水寇,所以才能不受怀疑地在附近埋伏下来,本座此次赤壁之行,不仅仅是为了,嗯,西门统领,最主要就是为了清剿江上盗匪,哼哼,最好的结局就是让他们两败俱伤,然后将生存下来的精锐收编成军,从此之后,江水之上太平无事,水陆行程畅通无阻,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天大的幸事,两位觉得怎么样?”

  西门凛淡淡瞧着,已经在锦帆会和骷髅会联手进攻之下将近崩溃的飞鱼堂幸存水寇开始高叫欢呼,却被不依不饶的褚老大杀得干干净净,而锦帆会伊不平已经发令迅速收拢兵力,在骷髅会文晋儒的配合下结成战阵,更将那些被阻住逃生之路,不得不返回战场的那些小股水寇,安排在水阵边缘,两艘三桅战船,加上六十多艘中小战船,虽然死伤惨重,倒也还有一战之力。只是天羽盟早就控制了青龙堂的那艘战船,两艘战船,加上实力强劲的二十多艘江宁走舸,正可以和迅速赶来的百艘战船联手彻底击溃锦帆会为首的反抗势力,更何况还有在一边压阵的江宁楼船呢?眼前的战局虽然还未再度启动,但是结果似乎已经昭然若揭了。只是西门凛眼中却没有丝毫担忧,反而添了几缕笑意,朗声道:“看来师侯已经胸有成竹,本座却还不想束手就擒呢,子静,不如和我一起回船吧,如今敌强我弱,为了逃得性命,说不定我们还要联手一次呢,同仇敌忾之下,子静不会拒绝我吧?”

  杨宁见他神态从容,冷冷一笑,道:“你也还有杀手未出,若是现在还不动手,只怕也来不及了,别让我说破了机关,让你们拼个两败俱伤。”说出第一个字,杨宁突然纵身掠起,师冥等人只觉从他身上涌出的杀意威势突然烟消云散,原本都在提气相抗,这样一来不及收势,只觉得好像是千钧之力打在了空处,一时之间都是气血翻涌,不敢妄动。只在这刹那之间,杨宁的身形已经掠过十余丈江水,身形所过之处,剑气如霜,血溅如雨,两艘走舸上面的高手死伤叠籍,待他说到“动手”两字,已经再度登上青龙堂的战船。

  青龙堂的高手多半已经被杨宁杀了,此刻船上除了原本青龙堂的一些水寇之外,都是天羽盟遣来控制着艘战船的中坚力量,杨宁身形刚出现在他们眼中,那些早已经吓破了胆子的青龙堂水寇已经骇然欲绝,四散逃去,更有些慌不择路,干脆投水逃命,杨宁使出天魔十九剑的狠辣剑招,剑过之处,断肢残臂在空中飞舞,若是不幸再卷入剑气当中,多半搅得粉碎,血肉横飞,待到杨宁说完最后一个字,这艘战船上已经再也没有一个活人。

  还未等交战双方从惊慌中清醒过来,天羽盟船头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惨嚎,众人茫然望去,只见素有神算子美誉的天羽盟二当家京飞羽杀气腾腾,一手提着宝剑,一手拎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提到眼前,正狠狠瞪视着那个人头,而在他身边,仍然僵立着一个身上紫袍早已经浸透鲜血的无头尸体,京飞羽清秀俊朗的容貌此刻已经是狰狞如同恶鬼,眉心间的那一点朱砂痣鲜艳欲滴,如同即将滴落的鲜血一般模样。

  师冥头上青筋暴起,回想起杨宁留下的话语,他强行抑制着心中怒火,转头看向西门凛,却见西门凛神色淡定,眼中似乎还有几许遗憾之色,心中更加笃定,他冷冷道:“是你做了手脚!”语气中没有丝毫疑问,而是全盘的肯定。

  西门凛放声长笑,对因为师冥厉声呵斥而围上来的四个青衣侍卫视而不见,片刻才道:“飞羽,你做得好,当机立断,心狠手辣,若是按照原来的计划,等到援军到后再出手,只怕东阳侯已经发觉不妥了。”

  听到西门凛的称赞,京飞羽丢下手里的人头,遥遥向西门凛躬身一礼,然后厉声道:“来人,把段天群的人头悬到桅杆最高处,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以为投靠江宁,陷害同道者戒。”

  这时候,援军的战船已经到了,但是上游而来的全是天羽盟的战船,那些全副武装的水寇看到段天群的人头以及飞舞在船头的京飞羽旗帜,竟是欢声雷动,迅速向天羽盟的战船京飞羽靠拢,在京飞羽的旗令下指挥下和下游赶来的飞鱼堂、青龙堂水寇联军对峙起来。此刻江水之上,势力三分,而飞鱼堂、青龙堂原本在此的主力已经消耗殆尽,天羽盟却还保留了三分实力,援军到后,比较而言,京飞羽兵多将广,伊不平人虽少些,但是却都是精锐,竟是师冥控制的战力因为屡遭挫折,最是薄弱。

  师冥眼睁睁地看着大好局面化为乌有,忿怒地看向西门凛,恨不得立刻下令斩了他,但是西门凛却是笑容满面,毫无身陷虎口的畏惧之色,从容道:“师侯,得罪了,京飞羽两年前已经是本座的亲信属下了,若无他在此,本座又怎会轻身涉险,情愿接受这不公平的十阵之约呢?师侯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敢随便说话,若是在场之人根本没有可能将本座的肺腑之言泄露出去,本座又有何惧?”

  师冥冷笑道:“虽然师某失算,但是西门大人想必还不能一手遮天,怎知就一定能够完成杀人灭口的大计,不留丝毫后患呢?只怕传扬出去,锦帆会就是第一个和你为难的。”

  西门凛微微一笑,道:“方才的话语,除了这船上的人之外,也没有别人可以听到,只需杀了你们,不就行了么。”

  师冥眉梢带着无尽杀机,道:“阁下虽然深谋远虑,但是却忘记了自己还身在重围么,不如先让本候杀了你之后,再来考虑眼前的战局如何?”

  西门凛摇头笑道:“本座若真是有意斩尽杀绝,何必还要留在此地,我的目的很简单,你我联手,铲除锦帆会,除去子静,然后你我分道扬镳,想必在越国公那里,师侯还是可以交代过去的。”

  师冥神色微微一动,心知在这种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么,而且西门凛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自己不合作,就要下令杀人灭口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自然不会自寻死路,微微颔首,也不说话,他转头示意妻弟,锦袍少年见状牙关紧咬,开始用令旗传下号令,西门凛见状也是举手示意。

  顷刻之间,原本对峙的两军开始分进合击,各自向锦帆会攻去,天羽盟的战船阵形延展开来,船上水寇皆是手执强弩,三百步外,可以透甲而入,因此正面进攻,而飞鱼堂和青龙堂的水寇都知道首脑已经死了,全无斗志,若非负责指挥两堂联军的破浪神蛟居重指挥若定,只怕已经溃不成军了,所以只是协助天羽盟拦截阻挡锦帆会一方的退路。原本的混战到了此时已经成了水军对决,而处于劣势的正是锦帆会一方。只是伊不平精通水战,以骁勇善战,箭无虚发的锦帆会勇士作为中坚,褚老大骷髅会的残余精锐作为前锋,再以那些虽然势单力薄,但是往往有自己的长处的小股水寇进行外围骚扰,竟然以一敌二,顶住了京飞羽和居重的联手攻击。

  西门凛渐渐没有了笑容,眉峰紧蹙,似是有着无穷疑难,目光透过血雾烟火,看向负手立在血水横流的青龙堂战船之上的杨宁,杨宁神色冰寒,漠然望着眼前的杀戮,只是唇边却带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令他清秀的容颜多了几分光彩,杨宁的从容淡定让西门凛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再想到杨宁方才突然揭破自己还有后手,以及迅速除去控制青龙堂战船的天羽盟高手的残暴手段,不由心中一寒,看似简单的杀戮却令己方失去了控制这艘三桅战船的机会,如果这艘战船也在掌握之中,只需分配一些人手,就可以轻易占据上风,这种三桅战船的威力不是那些中小战船可以相提并论的。莫非是谋而后动,直到这一刻,西门凛才发觉他终究是轻视了杨宁,这少年身上毕竟流着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神血统。

  似乎感觉到西门凛的目光,杨宁回视过来,虽然烟火弥漫,但是西门凛却还是看清了那双幽深明晰的凤目,只是虽然彼此对视,却是似乎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影子,自己不惜自毁名誉,让这少年不至于怀疑这次的杀局是自己的私心谋划,显然已经达到了目的,纵然这少年已经猜出了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却也不会想到自己杀他只是为了这个最简单的理由吧。再度挥手发令,让京飞羽遣出一支精锐,接近杨宁,以弩箭将其射杀,纵然是武功绝世,却毕竟是血肉之躯,怎能应付这样的强弩攒射,西门凛眼中闪过凌厉的杀机,到了这种地步,双方已经誓不两立,就是自己想要放手,也不可能了,只是想到原来两人相处时候的情景,纵然是混杂着虚情假意,也觉得怀念不已,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个少年在自己的心上已经占据了相当的地位,只是却被自己有意无意地忽略,直到此刻,双方已经决绝至此,才发觉原来自己也会觉得心痛。

  

第七章 毁名自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