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故人重逢

    杨宁和青萍策马入城,一路快马加鞭,并不顾忌路上行人,虽然两人骑术未必出类拔萃,但是两人都武功高强,若有人不及避让,只需马鞭出手,就可将其人卷走,再加上这两匹骏马都是久经熟练的良骥,不需骑手命令,就熟练地自行避让障碍,而且金陵外城毕竟行人不多,所以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到了横跨秦淮内水,直对御街的镇淮桥,过了镇淮桥就是金陵的都城范围。在都城之内,街道虽然宽阔非常,朱雀大街更是可供十马并行。但是中间的御道除了传递皇命钧旨或者加急军报的驿马之外,无人可以策马狂奔,而御街两侧连云广厦,店铺云集,行人如织,想要策马狂奔更是殊不可能。所以入城之后,两人还是放缓了马速,只是并辔而行,一路上对道路两边的景物指指点点,只是却仍然不肯和人群混杂在一起,便在御道当中旁若无人地前行。只是巡城的军士见两人衣着华贵,坐骑神骏,青萍秀美娇艳,杨宁也是容貌清秀,气度凛然,将两人当成了哪家权贵的子女,所以虽然不知两人身份,也并没有人敢过来阻拦。

  前朝覆亡之时,正值塞外胡蛮入侵,内忧外患,山河破碎,中原乃是百战之地,大陈立国之时已经是满目疮痍,东南虽然没有经过百战,但是也是受损不小,纵然是经过了二十年的休养生息,但是在战乱的阴云下依旧有着疲弊之色,两人一路行来,所过之处大多都曾经过战火匪盗侵扰,可谓满目荒凉。今日所见却是截然不同,金陵城本是东南形胜之地,又经过越国公多年经营,可谓集中了东南一地的精华,繁华兴盛之处,可谓天下无双。杨宁只觉视力所及,皆是衣锦绣,骑肥马的显贵人物,纵然是平民百姓,也是衣着不俗,就连空气中都透着奢华气息。只是这等富丽堂皇之处,却令杨宁心中生出不安的感觉,只因他敏感的发觉不论是百姓还是商贾,面上的笑容里面都隐藏着茫然无措的情绪,反而不如自己在岳阳之时,百姓面上那满足平和的笑容看起来舒服。青萍却没有这些感触,她毕竟是个少女,见到街道两边种种精美货物,满眼的服饰、首饰、胭脂脂粉诸般店铺,只觉目不暇接,若非忙着去事先约好的客栈,等候伊不平前来相见,只怕已经恨不得下马游玩了。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不急不缓地穿过人声鼎沸的人群,在两人身边响起道:“子静公子、青萍小姐,两位别来无恙,可否到楼上一叙。”

  杨宁和青萍不约而同抬头看去,只见道路一侧的一座酒楼上,二楼窗子后面立着一个俊美如玉的蓝衫青年,正在含笑相邀,眉峰如剑,杀气纵横,神情却和煦如春水,这般风采相貌,两人一眼认出正是岳阳剑派的少主人雷剑云。说起来雷剑云和两人都是旧识了,岳阳楼上杨宁曾经和此人一起观战,可以说他恢复神智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雷剑云,后来杨宁在刺杀罗承玉之前,曾经将双绝托付给雷剑云照料,虽然后来他在罗承玉逼迫下将双绝拱手送上,但是念及他当时的处境,以及毕竟是杨宁泄露了双绝的藏身之地,不论是杨宁还是双绝,都不曾埋怨过他,异地相逢,这人的确勉强可以算上故旧了。杨宁和青萍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翻身下马,向酒楼走去。

  杨宁一边将马缰丢给过来迎接的小二,一边向楼内走去,口中不忘记嘱咐道:“伙计,我们这两匹马的脾气都不好,不要和别的马拴在一起,记得用最好的马料,还有顺便刷洗一下,这一路上都没有时间停下来,马身上都是灰土了。”一边说着却忍不住微笑起来,这番话当日他在岳阳楼做厨子的时候,经常听到客人这么说,今日心中一动,竟然自己说了出来,想到岳阳楼那两年混混沌沌的日子,杨宁只觉心中怅然,不知道自己现在这般辗转风尘,是否比那两年快乐一些呢。

  这时候雷剑云正下楼来迎接,听到杨宁这番话语,想起从前往事,不觉一阵茫然,第一次见面,眼前这清秀少年,不过是个卑微厨子,自己甚至还曾动过杀机,想不到其后风云突变,这少年竟然是绝世高手,若非他手下留情,自己只怕死在岳阳楼上了,如今再见,这少年已经名动天下,贵为魔帝,身份更是天渊之别,其中变故想起来当真令人叹息不已。

  不过雷剑云毕竟是心志坚毅的少年英杰,心中虽然千回百转,但是表现在外的不过是脚步一顿而已,几乎是立刻清醒过来,疾步走下楼来,在两人面前长揖到地道:“子静公子,青萍小姐,剑云听闻两位将要到金陵一游,特意在途中等候,就是想要请两位喝杯水酒,多谢两位肯赏光。”

  青萍念及雷剑云昔日仗义援手,虽然为德不终,但是对着身份贵重的燕王世子,明知对方只需向滇王说一句话,就可以将岳阳剑派连根铲除,这等局势只怕换了任何人都只能黯然退让,当下敛衽还礼。杨宁却是坦然受了雷剑云一礼,他虽然不重视礼节,但是以他的身份,不管任何人对他行礼,他心中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不过这般情形落在别人眼中,却只会以为他太过傲慢,雷剑云本是高傲之人,若是从前,纵然表面不说,心中也会记恨,但是经过了这许多事情,他已经沉稳许多了,所以只是轻轻一笑,就伸手肃客,请两人上楼。

  这座酒楼既然能够在御街立足,自然有独到之处,虽然格局不甚广阔,但是收拾的窗明几净,几乎雪洞一般,只有左右的墙壁上各自悬着一幅山水画轴,一边是秦淮十里,一边是皓月芦花,笔法清丽细腻,整个二楼只有五六副座头,清一色的黄杨桌椅,纤尘不染,更将靠窗的一角空了出来,摆上琴台笙箫,选了秀丽少女,弹吹一些古朴雅致的曲调,闹中取静,当真是闲来小聚的好去处。而且因为不喜欢俗人叨扰,这楼上只卖素席,就连酒也只卖一些清淡的果酒,免得有人酒醉闹事。这样一个所在,令人一走进来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清逸之气,而且雷剑云想必已经将整个二楼都包了下来,所以楼上并无他人,更显得静谧安宁。

  上楼之后,便有两个青衣侍女上前相迎,其中一人引着青萍走到楼梯旁边的角落,那里用桐木镂空屏风隔出一个小空间,里面放着铜盆方巾等洗漱用具,只看见那清亮明澄的满盆清水,青萍就觉得满面风尘,在侍女伺候下解下披风,洗漱了一番,重新整理过仪容才转过屏风,却见杨宁也已经在屏风外边梳洗过了,两人皆是面目一新,不由相视一笑,携手走到窗边座头坐下,雷剑云已经吩咐开宴,清一色的白瓷菜盘盛着绿色犹新的精致菜肴,银壶翠盏装满淡红如胭脂的酒浆,这一桌酒席可谓赏心悦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宾主尽欢,雷剑云令人撤去酒菜,换上清茶点心,又点了一支箫曲,一个面蒙轻纱的黄衣少女婀娜亭亭地走上楼来,取了一支洞箫吹奏起来,箫音清丽如水,将气氛烘托得如梦如幻,令人沉醉不已。

  挥退了黄衣少女,青萍品了一口香茗,含笑望了一眼满面笑容,待客殷勤的雷剑云一眼,状似无意地问道:“雷少门主,青萍在洞庭的时候,曾经听说每年这个时候,正是岳阳剑派门中弟子比武较技,决定位次尊卑的重要时机,怎么少门主不在岳阳主持大局,却到金陵来游历?而且少门主乃是白道俊杰,这种时候对我们姐弟不是视若仇雠,也应该敬而远之,怎么却会主动相邀,殷勤款待呢?”

  杨宁闻言神色微变,他没有想过这些,只当雷剑云是一个从前的故旧,此地重逢,令他回忆起往事,这才欣然赴约,莫非此人也有不轨之心么,虽然没有感觉到恶意,但是一双眼睛已经冰冷如霜。

  雷剑云却是神色不变,坦然笑道:“雷某还在想青萍小姐什么时候会将疑心表露出来呢?想不到却在酒阑兴尽之后,看来在下的福分不浅,就连女中豪杰的青萍小姐,也不愿意立刻和在下反目呢。不过这一次小姐却是过虑了,雷某并无丝毫恶意,这次相邀除了念及昔日情份之外,也是想替王上传言警告子静公子,翠湖平仙子已经得知子静公子杀死其尊长的消息,想必指日就会找上门来,公子武功虽然高绝,但是比起平仙子仍然稍逊一筹,还请公子小心一二,若有为难,可以到岳阳暂避,想来平仙子也不会在岳阳大开杀戒。还有一件事,也请公子当心,当日王上碍于盟约,再加上燕王世子曾言不念旧恶,才会将公子交给西门凛送到信都。想不到西门凛竟然意图谋害公子,王上三思之后,疑心是燕王世子怀恨行刺之事,又不愿损及礼贤下士的声名,才会假手西门凛为此不义之事。如今公子既然已经脱身,就要小心燕王世子借绿绮小姐之名继续胁迫公子,还请公子和青萍小姐凡事都要当心才是,前些日子流言四起,说不定就是燕王世子的阴谋,公子不妨先设法救回绿绮小姐,若有为难,在下说不定可以相助两位一臂之力。”

  青萍闻言就是心中一沉,怀疑罗承玉的用心本就是她的心结,但是这件事情还可以当作滇王吴衡过虑了,平烟之事却是沉重的打击。她和子静重逢之后,自然发觉了子静身上没有褪尽的伤痕,心痛之下连连追问,当然得知了子静与平烟湖上决斗的事情,赤壁之战后,又得知了那无色庵主竟然是平烟的引路人,早就暗自忧心,听到雷剑云的警告,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想到杨宁胸前那宛然的剑痕,仍然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涌出,忍不住伸手握住杨宁的手臂,眼中尽是惊惶之色。

  杨宁却是神色淡漠,仿佛雷剑云不过说了几句笑话而已。和青萍不同,他早已经知道平烟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是却也从来不曾畏惧过,和平烟命中注定的牵绊早已深系于心,他不会后悔杀了平月寒,也不会因为愧疚而不敢面对平烟,两人的决战迟早都会发生,所以这件事情他并不曾放在心上,反而是雷剑云提醒的有关罗承玉的事情,引起了他的兴趣。略一思索,他淡淡道:“你投靠了滇王吴前辈么?”

  雷剑云微微一愣,料不到杨宁不问平烟的事情,反而追问自己的处境,心中不禁一暖,笑道:“正是,当今世上,不论是何等超卓人物,若不能和一帝三藩,或者江宁的越国公府扯上关系,就是惊才绝艳,天下无双,也免不了西面楚歌,生死操于人手的命运。雷某从前自视甚高,直到经历过燕王世子殿下的教训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月前向滇王殿下投诚,蒙王上不弃傲慢,收归麾下,今次正是奉命到金陵公干,昨日接到王上传书,得知公子将到金陵,念及旧情,再加上王上授意,才会中道相阻,转呈王上心意,还请公子明鉴,雷某并无他意。”

  杨宁深深地看了雷剑云一眼,冷然道:“你恨罗承玉,是么?”

  雷剑云心神微颤,强笑道:“子静公子说笑了,世子殿下是何等人物,昔日一面之缘,雷某亲见殿下风采,至今念念不忘,若非岳阳剑派根基在巴陵郡,雷某说不定还会前去相投呢,怎会怨恨世子殿下,公子可是误解了什么?”

  杨宁缓缓摇头道:“你不必瞒我,当日我生命垂危之际,只记得告诉罗承玉你可以带他去寻两位姐姐,却没有告诉他如何取信于你,再加上两位姐姐也不甘愿随他离去,你虽然不是恪守信诺的人,甚至也算不上威武不屈的人,但是你生性高傲,心机深沉,纵然不得已向人屈服,事后却也会想方设法地挽回颜面的。当日我以生死迫你,你虽然一时屈服,却仍然想方设法向我示好,不就是为了扳回局势么?罗承玉身份尊贵,身边高手如云,再加上心急之下对你必定是不甚礼貌,得罪你一定比我还多,所以你才会怀恨在心,甚至放弃独树一帜的野心,转而投效吴前辈的吧?”

  雷剑云只觉得冷汗涔涔,谨慎地道:“公子怎会如此想,我若真的怀恨世子殿下,为什么不投靠皇室或者越国公呢,谁不知道他们才是和世子殿下势不两立的仇人,滇王殿下却和世子殿下结盟,我纵然想要报仇,也不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吧?”

  杨宁漠然道:“我清楚你的性子,你若有了仇人,不会是明着和他作对,一定是想方设法接近他,寻找他的弱点,谋求一击得手。当日你明明怕我恨我,却千方百计和我接近,想必就是这个道理,虽然不知道你后来为什么真的没有了敌意,但是你若是仇恨罗承玉,报复的方式一定是先接近他,投靠吴前辈是第一步,今次主动邀请我们是第二步,你想必以为我与罗承玉已经结下深仇,才会拉拢我想要对付他是不是,吴前辈心胸磊落,他纵然疑心罗承玉,若无真凭实据,也不会随便出口的,但是罗承玉这样的人,纵然真的做了什么,难道还会留下证据给人么?如果不是吴前辈的传言,你擅自挑拨离间,目的为何,还用我说的更清楚么,还是要我当面去问吴前辈?”

  雷剑云脸色已经变成了铁青,他万万想不到不过是昔日岳阳楼上的短暂相处,这个少年竟然将自己看得清清楚楚,自己的所思所想在他来说想必是洞若观火,这少年的性子他也能够明白一些,这样孤高桀骜的性情,既然知道自己有心欺瞒利用,对他来说,多半会杀之而后快吧,只觉最深的恐惧从心底涌起,不禁手臂轻颤,就连茶杯几乎都握不住,若非心底最深处还有一丝骄傲,只怕已经要屈膝求饶了。

  杨宁瞥见雷剑云的神色,只觉心中茫然,这些日子以来经历诸般勾心斗角,虽然无心于此,但是有许多原本看得清楚却不明白的心思如今却是了若指掌,只是虽然明白,他却只觉得厌倦,就像眼前这人,憎恨惧怕一个人却偏偏要和他接近,这种行为当真是令他猜想不透,甚至还想利用自己,难道他不知道什么是与虎谋皮么?其实自己原本可以不拆穿他的,无论如何,这人当日在危难之际也真心相助自己照料过两位姐姐,这点情分他绝不会忘记。可是他可以容忍别人当面挑衅,却不能容忍暗中的谋算,所以这一次,雷剑云当真是做错了,心中微微一叹,他冷然道:“你自绝吧,我不会告诉吴前辈你的用心,也不会牵连你岳阳剑派。”

  雷剑云闻言心中一惨,欲要设法辩解,却见杨宁目光森寒如冰雪,这一次他为了行事方便,根本没有带上心腹的属下,如果杨宁想要杀他,无人相助,别说反抗,就连逃走也做不到,想到这里,只觉心灰意冷,抬头道:“公子明察秋毫,雷某的确是自作聪明想要蒙骗公子,只是雷某虽然贪生怕死,却不是自寻短见的人,如果公子想要杀死雷某,还是自己动手吧,只是在下也不会束手待毙就是了。”说罢已经握紧腰间剑柄,眼中闪过凌厉之色。虽然仍是坐着,但是姿势却已经变成了将欲纵身而起的虎踞模样,显然有着决死一战的决心和勇气。

  杨宁自然不会在意雷剑云的反抗,眼前这人的武功深浅他心知肚明,淡淡一笑,伸手轻抚纯钧剑柄,虽未拔剑,但是剑气已经丝丝缕缕地涌出,将对面那人钳制其中,就在将发未发之际,却有一只纤纤素手轻轻按在他的手上,阻止了他接下来拔剑杀人的动作。杨宁疑惑地转头看去,正瞥见青萍若有所思的明眸,自从杨宁恢复记忆以来,青萍几乎从来不过干涉他在这方面的决定,今日这番举动让杨宁不禁迷惑起来,他知道青萍断然不会因为心软求他手下留情,那么定然是自己有些过于鲁莽了,心念一转,杀意渐渐淡了下来,直到他的眸子恢复了平静,雷剑云才觉得高悬的心弦一松,周身的冷汗涌了出来,他方才一时激动,竟是忘记了眼前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会因为对手的傲气而心折的人物,若非青萍拦阻,自己此刻只怕已经死了,不由将感激的目光瞧向青萍。

  青萍却是视若无睹,对杨宁甜甜一笑之后,才转头对雷剑云说道:“雷少门主有些事情还没有说出来吧,如果这样子死在子静手中岂非太过冤枉了。”

  杨宁和雷剑云闻言都是微微一怔。杨宁想不出来有什么是自己没有发觉而青萍却能够发觉,要知道如果是绿绮在此,杨宁或者会相信绿绮看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但是换了平时有些粗心大意的青萍就不同了,如果给青萍明确的情报和目的,那么青萍可以策划出类似赤壁之战一般的深远布局,但是如果面对一团迷雾的局势,青萍既没有绿绮抽丝剥茧的本领,也没有自己洞穿本质的直觉,多半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的。而雷剑云更是惊奇,即使是他自己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辩解的理由,他本来就是这样刻薄小气的人,若是吃了亏,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报复的,而且最喜欢的也就是伪装善意接近敌人的办法,虽然他对杨宁和青萍的确有几分好感,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有心利用杨宁这杀人利器的事实,终究是犯了这少年的大忌。

  青萍见状心中暗笑,微笑道:“雷少门主无论如何都是一门之主,这身份尊卑,势力高低,心中自然有一本账,如果是子静得罪了少门主,少门主想法设法报复是应当的,但是燕王世子这样的人得罪了少门主,少门主应该能忍下这口气,转而谋求更多的利益,而不是这般不顾一切的报复,别说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对上信都这样的敌人,即使有滇王殿下为后盾,也很难有胜算,其中进退少门主不会没有计较。但是如今少门主却是执意报复,甚至不惜利用子静,难道少门主当真不知道子静的性子,世人都说魔帝桀骜不驯,睚眦必报,这倒也有几分实情,不论十年二十年,如果被子静得知少门主的心意,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少门主的性命。是什么缘故让少门主如此仇恨世子殿下,甚至不惜性命,想来想去,少门主和世子殿下没有杀父之仇,灭子之仇,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不知道少门主是否嫉恨世子殿下将我姐姐留在信都呢?”

  雷剑云听到此处,玉面顿时涨得通红,转瞬又苍白如纸,红白交错之间,令人觉出他心中莫名的痛苦和茫然。这是他心头最深的执念,就连对至亲的父母也不曾言及,岳阳楼一面之缘,七星坞数日相处,他对纤弱清丽如白莲一般的绿绮已经情根深种。当日他坚决不肯承认自己知道双绝的下落,直到罗承玉不耐之下以整个岳阳剑派相胁,他才不得已屈服。眼看着意中人被罗承玉带走,雷剑云心中的屈辱痛恨不能言表,这才立誓定要报复,也就是因此,才会让他改变岳阳剑派一向不涉入权势之争的立场,主动投入滇王吴衡的麾下。但是这样的心思他却绝不会透漏出来,给青萍揭破,已经令他羞愧欲死,更别说用这个理由求得杨宁谅解了,即使是生死关头,也做不到。

  青萍见状知道自己果然猜对了,不由叹息道:“若是青萍所料不错,少门主对我姐姐实在是倾心相爱,所以更加不能容忍燕王世子的行为,只是少门主也知道我姐妹和皇室、江宁自然是水火不容的,如果投了他们就算将来救出姐姐,也是没有可能一偿相思之苦,所以才会投奔滇王殿下,一来为友可以便于少门主计算燕王世子,二来如果救出姐姐,燕王世子看在滇王殿下的面子上,也不能强迫你交人,我想你假传滇王钧令,就是为了让我们尽快救出姐姐吧。”

  雷剑云心中千回百转,终于点头道:“不错,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和幽冀到底关系深浅,但是只凭清绝先生的渊源,想必绿绮小姐在信都就可以有惊无险,所以你们才可以毫无顾虑地游山玩水,但是我却不愿意坐视绿绮小姐的芳心被人夺走,若是能够令你们怀疑罗承玉的用心,然后将绿绮小姐救出信都,我的愿望就达到一半了。你们想必不知道,我派去信都的心腹传来讯息,现在信都人人都知道燕王世子府中住了一位才貌双全的佳人,罗承玉对绿绮小姐的宠爱无微不至,人人都说世子殿下会将绿绮小姐纳作侧妃,雷某虽然自惭形秽,知道难以匹配绿绮小姐这样心如晶玉的佳人,却也不容罗承玉用卑鄙手段玷污了她,所以不论你们要如何处置我,都一定要答应迅速将绿绮小姐救出来。”

  杨宁和青萍面面相觑,虽然青萍猜到了雷剑云因妒生恨,可是却也想不到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杨宁想起练无痕语气暧mei的那番话,有些犹豫地道:“青萍,你说这是真的么,绿绮姐姐当真会嫁给罗承玉么?”说出最后几个字,杨宁脸色已经十分难看,绿绮若是嫁给别人也就罢了,如果嫁给罗承玉,那么杨宁可是不甘心的。他性子桀骜,又是无拘无束,毫无顾忌,正可快意恩仇,若是有厌烦之人自然可以杀了泄恨,惟有罗承玉他不能杀,所以这世上他唯一真正怨恨的人可能就是罗承玉,如果绿绮当真嫁给了他,让他日后时时刻刻都想着自己最尊敬亲近的姐姐竟然和自己的仇人成了鸳侣,不如让他死掉算了。

  青萍自然知道杨宁心中对幽冀的复杂情绪,虽然不解详情,但是绿绮姐姐如果真的嫁给了罗承玉,只怕杨宁一怒之下可能会终生不再与自己姐妹相见,想到若是从此以后都不能见到这个让自己担忧心痛的少年,青萍只觉得周围的一切好像都黯淡了下去,不过若是姐姐当真爱上了罗承玉,自己又如何忍心损伤姐姐的幸福呢?想到此处,只觉得愁云惨雾笼罩在心头,竟是无论如何也驱散不开。

  雷剑云这时候已经从死亡的阴影摆脱出来,恢复了原本的聪明机智,见杨宁的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更加阴沉了一些,一双眼睛更是已经幽深冰寒的如同无底的深渊一般,就连青萍清丽娟秀的容颜上也是愁容凝结,就知道自己的这一贴猛药下对了,连忙趁热打铁道:“绿绮小姐白璧无瑕,清灵秀丽如水中白莲,若是陷身燕王府,岂不是明珠投暗,而且帝尊的义姐,如果屈为侧室,也未免有损帝尊颜面,纵然不便立刻接取回来,也要两位将局势告知绿绮小姐,想来以绿绮小姐的清高傲骨,是绝不会让罗承玉得逞心愿的。”

  青萍闻言却心中一动,想起昔日姐妹相处的情景,顿时愁云尽散,不过却故意锁紧了入鬓双眉,越发露出愁容来,直到雷剑云眼中透出忐忑之色,才叹息道:“这件事情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我虽然很是讨厌罗承玉,却也不得不承认他龙章凤姿,颇有王者气象,令人一见心折,我姐姐是这样的人品才貌,这世上能够匹配她的男子当真不多,这罗承玉也算是不错了,如果姐姐当真动心,我这作妹妹的也只能祝福于她,不过若是姐姐不曾动心,那么就是罗承玉将来夺了天下,将皇后宝座双手奉上,也是不可能娶到我姐姐,唉,如果有人能够给我姐姐传递个讯息就好了,只可惜我和子静都不能去信都,否则那罗承玉就会为难我姐姐了。”说到此处,以幽怨的目光瞥向雷剑云。

  雷剑云心领神会,虽然明白青萍是有心利用自己,但是想到有法子避免绿绮当真爱上罗承玉,他就是被利用也认了,所以连忙说道:“青萍小姐放心,雷某在信都还有几个朋友手下,而且王上的消息渠道也可利用一下,两位如果有口信或者信物需要传递,雷某就是舍生忘死,也要完成两位交付的任务。”

  杨宁听到此处也明白了青萍的用意,对青萍淡淡一笑,青萍会意,知道杨宁已经答应不杀雷剑云,也是微微一笑,继续对雷剑云道:“我一会儿修书一封,你只要送到我姐姐手中,想必我姐姐就不会被罗承玉的甜言蜜语欺骗了。”

  雷剑云心中大喜,连忙亲自出去要了笔墨纸砚过来,青萍略一思索,便在特制的绵纸上写了密密麻麻的一封长信,然后用蜡丸封住,递给雷剑云,仔细叮咛道:“这蜡丸一定要亲自给我姐姐,这信上密语只有我姐妹知道,到时候我姐姐看了信自然有回书,你要完整无缺地交给我,如果你中途捣鬼,可别怪我直接写信给我姐姐,让她答应嫁给燕王世子算了,反正我们的师尊从前就说过,我们姐妹的终身若能嫁给从前故人之子最好不过,那罗承玉可不就是故人之子么?”

  雷剑云初时还有笑容,听到最后一句话脸色大变,双目怒火熊熊,若非顾忌杨宁警告的目光,只怕要发作起来了,但是他纵然醒悟得快,知道纵然绿绮离开了幽冀,自己想要追求佳人的话,青萍也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所以强忍怒气连声称是。

  解决了和绿绮音讯断绝的烦恼,青萍更是看重雷剑云的作用,此刻双方已经有了共同的秘密,更是不需要矜持,青萍便直截了当地问道:“对了,雷少门主,还有一件事我可想不通,你来金陵做什么,如果要和越国公谈判,想必你初来乍到,还不够资格,可是除此之外,我又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事情,滇王殿下会派你一个堂堂的少门主,南宁新贵亲自出马呢?”

  雷剑云听到青萍毫不客气的问话,只觉得眉心直跳,只觉得这么无礼的话,应该是杨宁问出来的才对,但是转眼望去,只见杨宁眉宇间满是专注倾听之色,心知自己的想法毫无意义,只怕这对少年少女已经不分彼此,这样的问题多半是杨宁想要知道,青萍替他问出来罢了。他却不知道自己是高估了杨宁的智慧,杨宁可没有想过雷剑云为什么会出现在金陵的问题,只不过青萍既然问了,他也觉得有些意思,所以等着雷剑云回答而已。

  心中暗自叹息,雷剑云不敢得罪这对小情侣,当下坦然道:“两位想必听说过汉王锦绣郡主招亲之事,在下是奉命到万宝斋选购珍宝作为礼物的,两位可知道万宝斋的集珍大会么?”

  闻言杨宁和青萍顿时心中微动,不过杨宁只是闷声不语,只当作没有兴趣,青萍也没有去看杨宁,只是故作好奇地道:“集珍大会自然是听说过的,可是这和锦绣郡主选夫有什么关系,难道滇王殿下府中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么?”

  雷剑云自然不会将这件并非秘密的事情看得很重,所以毫不讳言地道:“两位自然不会关心这些无谓的事,其实是因为锦绣郡主招亲关系到诸侯势力的消长,所以我南宁也遣使前去成都,在下便是请婚使——”刚说到此处青萍已经柳眉倒竖,一拍桌子起身道:“姓雷的,你说什么,刚才你还说对我姐姐一往情深,怎么现在又要去向什么锦绣郡主提亲?”

  雷剑云苦笑道:“青萍小姐,你等我说完好不好,这不是没有法子么,坦白说,南宁不是没有合适的请婚使,就是滇王殿下的几个弟子和世族中的一些英杰身份地位都强过雷某,只是南宁和益州当年屡次征战,彼此之间仇恨纠结,再说这些人如果当真求亲成功,反而会破坏南宁内部的平衡,可是如果南宁派去的使团连一个求婚的都没有,又未免太过失礼,所以滇王殿下才会让雷某滥竽充数,只因雷某初入王上麾下,并无后台,而且岳阳剑派也算小有声名,在下求婚虽然也是高攀,却不会那么明显,其实雷某心中明白,我们这一次不过是搅局去的,只要锦绣郡主没有嫁入杨唐两家就成了。”

  青萍听到这里怒气才消去,却又问道:“既然你不想求婚成功,为什么又要亲自来置办礼物呢?”

  雷剑云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说来话长,都是那位锦绣郡主的缘故,原本预定的日期是十一月十五日,可是前几日从成都传来讯息,那位锦绣郡主传言天下,说是虽然品貌粗陋,但是不愿让火凤郡主专美于前,昔日火凤郡主选婿之时,只因没有中意之人,便裂裳拒婚,如果今次求婚之人都不中意,也是誓死不嫁。”

  听到此处,杨宁目中寒芒电闪,冷冷插言道:“火凤郡主是何等样人,也是她可以相比的么?”语气冰寒刺骨,杀气纵横,令人只觉如坠冰窟。

  雷剑云身子被杀气所惊,不禁轻轻一颤,转头奇怪地看了杨宁一眼,婉言解释道:“锦绣郡主这样说,可能也是倾慕火凤郡主往事吧,应该没有不敬之意。”

  杨宁森然不语,只是用目光催促雷剑云继续说下去。

  雷剑云暗自苦笑,继续说道:“汉王闻言就问郡主,要何等样的男子才能合意,郡主便提出了三桩条件,并且将时间推迟到十二月月初。这三个条件如下:

  其一,求婚之人必须送上世间绝无仅有的奇珍作为聘礼,这件礼物不拘价值出处,却一定要是珍贵无双之物。

  其二,求婚之人必须是风liu儒雅的才子,诸般才艺,琴棋书画皆可,总之要当场献艺,若是不能让郡主满意,众人心服,就没有资格求婚。

  其三,求婚之人必须与郡主对弈一局,能够破解郡主的摆下的玲珑棋局之人,就是郡主的乘龙快婿。

  这三桩条件能够满足一桩的已经是当世无双的人物了,雷某心中并无自信,但是后面两件事也就罢了,如果第一个条件都不能满足,只怕不仅是雷某颜面尽失,就是王上也会汗颜无地,所以在下才会奉命到金陵来参加集珍大会,希望能够选到一件合乎郡主心意的奇珍作为聘礼。”

  青萍听到此处,虽然明了雷剑云的为难之处,却仍觉悻然,不由嘲讽道:“希望你心口如一,那锦绣郡主既然敢提出这些条件,想必本身也是一个才貌双全的美人,雷少门主武功才貌都是一流,如果能够得到郡主芳心,从今后定可以青云直上,只怕早就忘记了我姐姐是谁了。”

  雷剑云正色道:“青萍小姐放心,雷某心中只有绿绮小姐一人而已,不论绿绮小姐心意如何,雷某之心至死不变,若违此誓,当五雷轰顶,死在乱刃之下。”

  青萍神色震动,只见雷剑云眉宇间神色坚毅,知道这男子果然是痴心一片,想到昔日姐妹相处时绿绮曾经说过的言语,只觉得心中愧疚,忍不住叹息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何必如此认真,如果我姐姐对你无心,你难道还要终身不娶么?”

  雷剑云心中微微一痛,他自幼看重的只有声名权势,就是苦心练剑,也不过是为了争名夺利罢了,从未想过自己竟会对一个女子钟情至此,只是他也明白,相处数日,那女子眼中从未有过自己的影子,自己的这一番痴情,多半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是即使如此,他也绝不后悔,微微一笑,他从容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或许绿绮小姐会顾念雷某一番深情也未可知呢。”

  青萍暗自叹气,却只能隐忍不言,心中一动,暗道,不如我和子静帮着他赢了招亲,说不定他会移情别恋,看中那锦绣郡主呢,也免得他将来伤心,想到此处,她含笑道:“你帮我送信,我也不会没有回报,既然这样,我就送你一件堪称天下无双的奇珍,想必郡主见了,一定会欣然接受的,不知你想不想要呢?”

  雷剑云半信半疑地道:“青萍小姐所谓的奇珍想必定然不凡,却不知道是什么宝物?”

  青萍明眸流转,望着杨宁道:“子静,你猜我说的奇珍是什么呢?”

  杨宁自然知道青萍所说的奇珍,一定是从秘藏中取出的珍品,可是除了那柄纯钧剑之外,他不觉得什么珍宝天下无双,如果是那尊最显眼的玉佛,虽然堪称珍宝,但是未必算得上天下无双吧,至少当年在栖凤宫中见到的那尊翠玉佛像,虽然没有这么光芒夺目,但是无论是雕工还是玉质,只怕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想了片刻,他突然灵机一动,抬头道:“莫非是那副美人图么?”

  青萍拊掌道:“子静,你这次还算识货,不过名字记错了,什么美人图,那是画圣毕青云的《簪花美人图》,乃是工笔画的绝世之作,应该算得上天下无双了。”

  雷剑云愕然道:“青萍小姐可是说那幅画圣历经三十年,走遍天下绘制的长卷么?”

  青萍得意地道:“自然是的,画圣毕青云毕生东奔西走,就是想要寻求天下美女,将之绘入图卷,最后完成的簪花美人图一共绘制了十二位绝色美人,其中有后妃命妇,也有舞姬名妓,个个都是倾国倾城,凡人能够见到其中之一,已经是三生有幸,若能揽此画卷,可以看尽天下美人,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而且毕青云笔法细腻传神,就连美人的衣饰花纹都历历在目,更别说神情容貌了,可谓栩栩如生,其中绘制的美人不像是画图中人,倒像是有血有肉的真人,我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自惭形秽,只怕世上除了我姐姐之外,还没有别个女子可以和画上的美人相比呢。也只有子静你这呆子,才会无动于衷,轻描淡写看过一眼就算了,那锦绣郡主若是真有些才慧,应该笑纳这副画卷才对,否则只怕也是难脱女子嫉妒之心,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已。”

  杨宁莫名其妙地耸耸肩,虽然那幅美人图里面的女子的确仙姿国色,自己生平见过的女子若论姿色气质,还真是很难和画中美人相比,但是在他心目中,纵然容色再美,又如何能够和心中至亲至爱之人相比,看来看去,还是觉得青萍相貌最合心意。

  雷剑云却叹气道:“《簪花美人图》乃是天下男子梦寐以求的珍品,送给锦绣郡主只怕可惜了,如果将它送到洛阳,只怕可以换来数座城池呢?不过雷某怎么记得二十多年前,这幅画被人当做贡品呈送前朝皇帝了呢,据闻途中遭劫,怎么如今却在青萍小姐手上呢?”

  青萍扑哧一笑,道:“如今我们是攻守同盟,我也不瞒你,这幅画自然是贡品,不过中途却被人劫走了,劫贡品的人就是我爹爹,如今又落到我手上,而且除了这幅画,当时一并失踪的还有几副名家字画,只要拿出一副来卖,只怕下辈子都可以吃穿不穷了。说不定过几日就要在集珍会上出售,你若喜欢可以去见识一下。”

  雷剑云摇头叹息不已,过了片刻,却突然道:“既然青萍小姐还有别的字画,不如随便选一幅其他的送我吧,这幅《簪花美人图》不妨到集珍会上拍卖,想必除了雷某之外,还有人会中意这幅画当做聘礼的,反正我也不想获胜,如果能够让越国公或者洛阳来客多花上十几万两银子,想必不论是在下还是王上都会更加高兴的。”

  这个主意让青萍不禁眉梢轻扬,和杨宁对视一眼,两人都确定这主意不错,这里是金陵,想必越国公近水楼台,这幅簪花美人图最后一定是落入越国公府。想到师冥在赤壁的咄咄逼人,以及方才凤台上的警告暗示,两人就是心中不快,如果用一幅画逼迫师冥大出血,可谓大快人心。更何况还有雷剑云可以推波助澜呢。只怕为了不让雷剑云得到奇珍,越国公府就不会轻易放弃这幅画。想到此处,两人眼睛都是闪闪发亮,对如今的他们来说,越多银两,代表可以购买的战船越大,越多,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啊。

  

  

第一章 故人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