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斛珠之曲江(上)

    

  三月三日丽人行。

  在后人的笔下,这一次的出行,成了一段辉煌的梦幻。只可惜在她的心中,这一场梦,似乎和她最初的想象大不一样。

  她的三个姐姐,竟和她大不一样;那是一种纯然成熟的风致,而她虽则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仍然一如昔日的憨直。

  大唐的风气是十分的自由放任的,这也许可以从女眷们的服饰约略看出一二。秦国夫人坐在车中,然而车帘倒卷,可以看见夫人束胸的长裙和肩头曼妙的轻纱。唐代的观念是懂得欣赏所有美丽的事物的,在这样的衣服里面最好的身材和风韵很自然的袒露无遗,成了大唐绝妙的风姿最好的代言人。唐代的宫廷也并不避讳与外臣的交流,宫廷里的画师和文人们在长期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成了鉴赏这种美的专家,画师们除了在所有的仕女图上展现迷人的意态,也把这些时尚而又是最美的服装与身材加之于最尊贵的神佛的身上,当时的和尚们在微弱的反对里面渗透着难以抗拒的欣赏说出了“菩萨似宫娃”的话来,充分说明了时代风气的无孔不入。

  虢国夫人骑在她心爱的大宛名驹上面,穿了一身方便骑马的男装,分外衬出她别样的风liu韵味。杨国忠和她并骑而行,正在低声说些什么。忽然间虢国夫人不知怎么笑了起来,就在她自己看起来,也是不得不承认这时候的风情万种。

  一片热闹映衬在明媚的阳光和远远传来的花香以及笙管的声音里面,玉环这时候却只觉得一片模糊。

  她现在已经成了皇宫里的女主人,拥有一个天下人称羡的夫婿和身边簇拥着的无数的从人。可是和早年巴蜀时代的生活,甚至寿王邸时代的生活相比起来,仿佛已经失落了些什么。面对一整个宫廷,她有时还会出席一些正式的大礼,她忽然觉得自己常常会陷落到一种不知所措的境地里面。

  可是曾经,也不知道多久以前,她似乎曾经是一个最最懂得随意所之的人吗?

  她对皇帝的感觉好像也不大一样了。有一次她竟然发现皇帝和一个从前的妃子躲在一个小小的暖阁里面!这是她的爱情吗?然而一个皇帝要见自己的妃子又何须这样的鬼祟?!她糊里糊涂的发作了一通,其实她始终都没能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在身边宫女们的扶持下被送到堂兄杨国忠的家里。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三位姐姐走马灯似的来“劝说”,她自己却只是一片懵懂。等到最后回到自己宫里原来住的屋子,皇帝就很低首下心的说要带上她和她的家人去和长安城里的一般名流仕女们一样去游曲江池。

  第一次来这里好像还是初进长安那会儿吧?当时带她出游的人却是那个久已不再进宫的寿王。那年的花开得很美,她和许多夫人小姐们一起,身边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年轻人。她还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的赞叹这样的美丽,在离开家乡之后那是她在这长安城里第一次也是最快乐的一次经历。她渐渐开始明白自己注定了永远都是从前的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儿,始终是没可能介入这样一个秾艳的世态的。

  皇帝的坐骑一直不离她的车驾左右,他一直低声说笑着向她述说自己在这曲江池边从儿时开始的一幕幕往事。听着听着她的眼睛也开始放着光,那原是她一生之中最为仰慕的华采。

  虢国夫人不知什么时候也骑着马儿过来了。看着皇帝和堂妹的喁喁低语不觉微微的笑了起来——皇帝有好些日子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吧?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却总是不能办得到。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次,她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了,不过以后可得时时小心才是。

  一路上招摇着早已十分引人注目了,只是谁不知道杨家兄妹的威势。这时候偏却有几个不知趣的,一直涎着脸儿悄悄走近车队过来。哎,不消说天子贵妃的车驾,就是天子阿姨虢国夫人的艳名,也是颠倒众生的吧!

  虢国夫人不动声色,只朝杨国忠使了个眼色,一径笑着赶上前去了。

  看见这个最精明的姐姐的笑脸在车门外面闪过,玉环的心里不觉也随着闪过了一抹阴影。虢国夫人不止一次的私下训导过她,希望她能够明白自己的一言一行是如何的与整个家族休戚相关。只可惜,有些东西,是这两姐妹之间永远也不能和对方说个明白的。

  

一斛珠之曲江(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