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斛珠之曲江(下)

    

  车驾终于停了下来,她扶着皇帝的手缓缓走了出来,回过头,相视一笑。后面的虢国夫人她们也随着松一口气。

  在长安城里多年的生活之后她已经养成了一种雍容的气质,而一抬手一投足常常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慵倦,仿佛弱不胜衣,又带着一种恣意挥洒的气度;那是一种对于天下间已经没有什么事物可以与之比并的高贵。已经没有人能够猜想出多少年以前在巴蜀的那个小小女孩儿的顽闹,大家只是赞叹贵妃身上那种浑如天成的高华贵重。“贵妃风度”四个字也仿佛成了一种标记,似乎大唐皇室的那种特有的潇洒已被众人所忽略。

  虢国夫人放下心来,开始找寻自己的欢乐了。

  这些日子以来,杨国忠已经几乎成了虢国夫人的随从了。加上一群“五陵年少”和夫人的欢笑声,也不知他们谈些什么,但见虢国夫人眼波流动之际,宛然正有着生杀予夺的气概。

  一个脸色青白,细眉细眼的年轻人端了个酒杯正眉飞色舞的说着:

  “昨天才去了秘书监,听贺老夫子说起来,人人都读几句《论语》,所有的分别不过只是读完了有人能诵全篇,有人只记得一个字,也有人记得八个字。”

  一听见说是贺老夫子的话,有的便凑近过来。便有人支起耳朵问了:“哪一个字?”

  “仁。”

  听的人肃然。便问:“敢问那八个字呢?”

  那人目光一闪,笑道:“自然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了!”

  众人一愣,继而一笑,便轰然的散了。原来这样哗众取宠的人所在多有,早就编的没了新意;如今只好去借贺老夫子的幌子,只不知接下来是谁下场了。

  一个新近出名的宫廷诗人施施然走了过来,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的眼睛似乎也在放大:“夫人!”他终于透不过气一般的叫了起来,“您今天的发髻梳的真是别有风味啊!当真是神仙气象,竟不知怎么想来!况且这么欲坠非坠的越见慵软,再点缀上这支西域进贡的簪子,真是不胜娇柔妩媚,您往这水边儿这么一站,就仿佛是天上来的琼花要随风飘上天去!这普天下这许多人,除了咱们贵妃娘娘的姐姐之外,谁还拿的出这样的作派!啧啧啧,堕马髻偏娇,剧怜金步摇;不道双成手,新剪巫山云;……”一语未毕,他居然已经吟起诗来,已不知他在歌颂的是面前的虢国夫人,还是大家都知道成天等他新诗不断的准时送去“清鉴”的那个为夫人梳头的宫女。

  “这算得什么,”见虢国夫人竟然似乎已经陶醉在蹩脚诗人的谄媚里面,另一个诗人及时插了进来。“这头发不过是推陈出新的法子,古来多的是花样;放在别的夫人们身上固然是穷极心力了,在咱们虢国夫人这里,不过也是最平常的点缀。谁不知夫人风韵天成,从来不借脂粉妆饰的力量。只看看今儿个一身男儿打扮,越显得清新出尘了!”虢国夫人一向淡扫蛾眉,却是一片天然的妩媚,这一项倒也正是宫里宫外诸多淑女名媛们可望而不可及的。

  人群中有人小声说了句“妹喜衣冠!”,旁边一个人略略使了个眼色,早有旁人拿话岔了过去。在这样欢娱的时节,是不会有什么人在意到些许不合旋律的音符的。

  只要有虢国夫人在,就如她在长乐坊的府第一般,自然便会形成一个集会的中心地带。最出名的美人和诗人们来来去去,不时拿自己的美丽和诗句装点一下众人的兴致;然而在这样的聚会上大放光彩的,自然还是真正的大人物。许多人争先恐后的挤了进来,也有不少人借此得以成名、升迁,或者争取到其他机会。大唐朝贵夫人们的力量,是无人不知的。

  在这样的集会里面虢国夫人永远是那样的光彩照人。每一个客人都会被安排到最合适的位置,仿佛棋盘上最有效用的一枚棋子。哪一位贵夫人的府邸最为热闹,哪一家的宾客声名最盛,有关这样的消息在长安城里外流动,没有一个胸怀大志的从千里之外赶到长安的年轻男女会不去留意自己的前途。

  皇帝看得热闹,也不由自主加入了去。

  秦国夫人和永宁公主等处,各人也都拥有自己的小圈子,衣香鬓影之间闪烁着无数耀眼的明星,正像是夫人们钗头的明珠。

  看着大家热闹的样子,玉环忽然起了喝酒的冲动。正陶醉在花丛里面,她要过去拿酒具大约需要几十步之遥吧。只是她兴高采烈的刚一举步,早已有一名侍童很殷勤的捧着酒杯酒盏,高高举着一路小跑奔了过来。她微一皱眉,却想起姐姐的告诫,“宫里宫外人人都说你乖僻,你自己也该当心些儿,何苦叫人耻笑了去。”还能怎么办呢?她轻叹一声。生在这样的世上,也许唯有虢国夫人那样的放诞,才算是随分从时的吧。

  曲江池边上迷漫着春天的热闹和绮靡,她自顾静静的看着一片繁华的风光,渐渐陷入了沉思。

  小跋:

  杨妃的意向,可能更接近于猫吧。深得主人宠爱的猫们慵懒的倦缩在铺满红绡和花束的宫殿里面,也是深深的沉醉在这里面。只是,猫终究是猫,一头爱犬常常是很快就会把主人和自己的归属混同起来,从此一心一意作为那主人的仆从;然而猫,不论它被豢养的何等慵懒,天性里面的自由是不会泯灭的。

  

一斛珠之曲江(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