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孙夫人诔——代序

    ——始观三国作

  哀哉孙氏也。想其稚欸,挟母兄之宠,其乐也融融;及平生愿足,琴瑟和谐,其喜也洋洋,真以为天之所钟,舍我其谁。熟料江东变起,远父母亲人,宿昔安乐,恍兮梦中矣。

  既而入荆,处异地生人之间,无可解慰。或疑或谤,其终身憾也。已而噩耗遥传,中心摇摇,伉俪之情,几成永诀,奈何黯然销魂也者。携子归宁,竟成病诟,致有臣夺主母之变,重失后返西川之仪,当此之时,尊严扫地矣。及归故园,立绝手足之情,所谓无立锥地也。

  至吴蜀争雄,羽死飞丧,刘郎成仇,夫人置冰炭间,无复锥之迹矣。一恸投江,反归至性,非皇英辈俦也。

  嗟夫,历朝帝子,鲜有福泽者。国家有难,君臣措手,辄出和亲之议,至若分骨肉,离故国,原非经国之虑也。明妃文成,犹有功绩**;奈骨肉相煎如孙刘者!及太平安乐辈,徒拥煊奕,身后亦殊可哀也。向使生寻常士大夫家,苟免其苦,崇祯帝伤心决语。然而中人以下,庶几光华?

  幸众女以外,乃有孙氏。察其胸襟,“非英雄不嫁”,千古快语。度其生平,则来去明决,羲皇以上人也。天之钟灵如斯,复使生帝王家,处两邦好恶之交,始知天心,必庸其庸人,难其难人,已见庸人之庸,难人之难也。

孙夫人诔——代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