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伤——铜雀春深锁二乔

    铜雀春深锁二乔。是那个时代,把我们锁成铜雀台上的二乔。是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那是些可以让风云失色的人物。教千秋万代仰慕,却教铜雀春深,深锁二乔。

  他从此再也不会理睬我了,从前我一想起他就会心醉,从前“曲有误,周郎顾”的时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一去永不回。

  他从前那样喜欢嘲笑我,我总也不懂;江东小乔,自认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女子,竟会在他面前,永远也听不懂几句普通的话。

  我问,刚刚,又是你在取笑我吗?他无语。

  他再也无语。

  “曲有误,周郎顾”,那时候整个江东的女孩子都知道这么样一句话。他对每一个女孩子也都这样,教她们心醉神迷,或竟是他的乐事。可是不管怎样,他每一回头,我都是一醉--薄醉。刚刚醉到还能保留一点点残存的理智,刚刚醉到不用在乎那一点点残存的理智。--刚刚醉到,爱上他。

  “与公瑾交,如饮美酒,令人陶醉。”男子对他的评价,居然也会这样。

  我是天下最有福的女子,遇上这样的男子。

  我是天下最没福的女子,竟会失去这样的男子。他们说,是他太完美了。可我知道,是我没福,不能不会拥有这样的人,一生一世。

  好像风里传来的阵阵甜香,迷醉了花丛里的蜂儿。它竟不知道,这会是个美丽的陷阱,要将它锁在,春最深处。

  也许它知道,可是它心甘。也许它也愿意,成为那溶在甜香里的灵魂。

  “征人归不归,一念思欲狂。”那天晚上他竟然就从柴桑赶了回来,就为了我一句话,就为了看我一眼,就为了让我看一眼!

  就一眼,最后一眼。他是日夜兼程赶回来的,柴桑那边,很忙。

  孔明来吊孝。没人知道我对孔明的感觉。我奇怪他为什么会比周郎长寿的,他的才气里,有一点点的鬼气。他是鬼才,拿自己胡诌的“曹公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小小的和周郎开了一次玩笑。其实周郎倒是生气他拿我开玩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今天我才第一次见到他。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我常想,他本应是周郎最知己的朋友,他的著名的黄夫人,本应是我最好的朋友。谁料得到呢?他们两个,会归属到两家两国,会闹到有缘无分。还更甚。

  “既生瑜,何生亮。”周郎见到孔明,是他最大的痛苦。他本应是周郎唯一的朋友。周郎也曾希望过,他们会在一起。可是他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在现实面前,孔明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

  我只是很冷静的让他们送走了“孔明先生”。

  铜雀春深锁二乔。当年,一个教天下女子妒煞,一个嫁与“江东猛虎”的儿子,小霸王。--他才真是英雄气概,是乃父之子。孙权就不一样。孙权有人君之相,孙权了不起,但不一样。其实我们心里,还当他是幼弟,很亲切。

  我面前忽然浮现一张清丽恬静的笑脸。唉,我踱着步子走到壁上的镜子前了。我在笑?周郎已矣,我竟会笑?唉,之因为世上仍有牵挂。明天,江东小乔将成为宫廷和朝臣面前节妇的楷模,拿她先夫的名头维持着某一份高贵的尊严。但今天,知道永远,我还会安静地微笑,因为我还有许多值得牵挂的人。

  常常说是男子们保护女子,那是为了女子要留下来保护他们的家啊;就算是伤心,就算是心痛,她还是会为她的家,她的国,守护一生。

  哪怕,已没有了他。

  就是那样的啊,否则的话,何妨同作花丛里的游蜂儿呢?

  我在梦里,也还是带着,那一丁点的薄醉的。

  

伤——铜雀春深锁二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