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契子

    脱落澄江明,数天地沙鸥,都来几许,任栖任游,平生畅。

  雪练被长天,星辉满眼,凭谁问,月华落谁家。

  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乱花渐欲迷人眼,叶满天,掩啼痕。

  千里抱铗归,管支离根骨,洒金钱。

  风沙洗前朝,花正好,软红了无痕。

  十丈软红,因为软,才可以掩盖所有的伤痕。

  “张家顾家望重京师,你也许应当多去结交一下。”

  赵语不回头,只淡淡的说:“我又不打算在文坛争锋。”

  凌云急怒:“你又不打算在武林立足。你究竟要怎样?”

  那一刹那,赵语只想抬起盈盈的泪眼望向姑姑:“我要的已经没有了啊!姑姑……”

  恍惚间自己依稀还是垂髫的少女,依依在姑姑的怀中数说心事。

  可是凌云只看见年轻的族长眸中冷冷的一闪。是啊,她不该冒犯族长的尊严。不过凌云还记得五年前那个软软的春风里面,眼睛里面闪着泪花,几乎是直接从马上跌向自己怀中的少女,正像是这世上任何一个回到家中****伤口的孩子。

  “没出息的孩子!”凌云听见五年前的自己,负着隐秘的督导之责开口。十五岁的心事终于没有出口,到今天封冻在这样冷峭的眼里。

契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