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秋之前世今生

    杏仁茶的香气是那么诡异地令人陶醉,外婆高兴地赞赏大玻璃窗外秋光明媚,跟着感叹我的终身大事成了她老人家唯一的心病。

  已经有七个人明示暗示怀疑我迄今单身是因为心有所钟,他们以为写小说么?一见杨过误终身?我倒宁愿如此,可以有件东西无论怎么糟蹋还能坚决喜欢下去。吐吐舌头,赶紧啜一口乳白色的诱人液体--真糟糕,就算是最好的美味,一旦加多了糖就这样失败。又比如,我只喜欢初秋的叶子,深绿浅绿浓黄淡红,映着天光色彩无限丰富而又透明。等到深秋就不对了,一大片浓墨重彩的黄红二色,像最浓厚的肥肉。现在正是好时光,玻璃顶棚挥洒阳光,屋子两边树上枝叶在天顶交织在一起,那金色的间隙摇曳生姿。

  岛上树长得高,桃花只开了小半,星星点点的恰到好处。我踮起脚尖折了一枝,低头玩赏,却撞见师姐怜悯的眼神。呵,她一定在想,大好**,配上空闺寂寞,必是因为,“一见杨过误终身”?世人总是善于误解,然而不见杨过也未必会影响结局。杨过,不过是我青春年华中唯一见过的悦目男子,令人一见心喜;说到其他,却也不必。

  当然师姐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想法。她怜我飘零,听我吟哦,却总是彻头彻尾地误会。可惜我明知没法子说清一个人所不能理解的物事,只有听他去了。反正师姐也不是我生命中的重要人物。可惜我竟不知谁是我生命中的重要人物。

  师姐绝顶聪明,美丽精灵,却那么迅速地嫁给自己离家后认识的第一个男子。也许她不过是世间庸庸碌碌的妇人,也许她竟是最通达世情的入世手段。谁知道呢?也许每个女孩都愿意嫁给她离家后认识的第一个男子,只是失败后的选择不一样而已。

  我相信师父一定没打算娶他认识的第一个女子,他一定是坚决寻觅那个卓尔不群的精灵。只不过师父他比我幸运。而我,最不幸就是做了他的徒弟罢?我们是那么相象,以至于我性格中如此不合时宜的地方强烈而自由地膨胀。我奇怪师姐是怎样在这个父亲的教养下居然拥有一颗完全入世的心,因此我始终不知道是我比较像师父,还是她这份出世后的入世更符合师父的血脉流淌的方向。

  或者其实只是因为我没有那个家族血中传承的动力?师父几乎无所不精也几乎无所不嗜,师姐满怀入世的热情和实践。最近还听说,师姐的幼女,已经开宗立派了!这个消息深深打击了我--蓦然回首,才发觉自己已到暮年,而且竟然一事无成!所有我的优雅和冲淡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收获的成就,我忽然想,杨过还是误了我的。

  他摧毁了我生命的热情。

  阳光的金晖依然照耀在美丽的玻璃顶上,这个世界上也许美丽的东西实在太多以至于我不知道哪一个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守护的。我想程瑛的遗憾不是她失去了一个杨过,她失落了整个世界。这样想着,却看见絮絮叨叨的外婆虽然暮年却仍然充满热情的笑脸,不禁一笑。其实拥有一整个充满热情的家族是一件幸运的事,就好像《克立斯朵夫》里面说的,就算你摔倒,也还有父亲的祖先的强有力的腿来支撑快要倒下的身体。杏仁茶已经冷了,不过我是不会那么失败的,幸好。

  

初秋之前世今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