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午休二小时——长篇武侠白日梦

    大概是感冒了,中午回来全身酸痛,于是打算睡会儿。可是因为太冷,一直到2点闹钟响了还是睡不着,只好继续。醒来才3点多,居然就做了那么漫长的一个梦!

  故事里的女主角总是最美丽优秀的,自然也有个显赫的老英雄父亲。我扮演的角色似乎是兼任女主角和读者或曰观众的,而当女主角不出场时则全力扮演读者角色,这似乎是我向来的长篇梦里的惯例了。故事开始的时候是和平而暗藏恶浪的时代,我们的女主角住在一个小城的客栈里。她之所以不住在父母的家中,也许是离家出走,也许是遵命历练,也可能是特意为了这个小城发生的恶性事件。事情的详情并不清楚,只知道城郊的水(江河or湖海不确定)滩出产一种特别的银粉,围绕它而产生的阴暗不得而知。我的梦里最初的场景是客栈房间昏暗的光线,格局似乎是横向的双人间。女主角的床位在门边。客栈的设施不坏,拥有花纹繁复的梳妆台及其附属品。下一个场景发生在上述的水滩,艰难的探索和斗争似乎告一段落,浅色的沙滩上躺着几颗珍珠形状的“银粉”,那就是当地的宝物。被称呼为“银粉”的原因不明,猜测可能是它会拥有生成银这种贵金属的能力。我的手伸出去将它们拿起,触感仿佛哈根达斯的霜球,有清新的潮湿和柔软,那是极细微的粉粒借鬼斧神工铸成的珍珠。

  事情结束了或是没有结束,总之女主角拿到众人争夺的宝物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就在那个房间里住了下来,时间应该很长,几个月或是几年。期间依稀记得发生了一些属于传奇故事中女主角们必不可少的小小奇异事件,而将这段时光结束的是珍珠事件的余波--也许是某个黑暗势力再度对此发生了兴趣并且发现了它们的下落。

  这时候珍珠们的构成已经从“银粉”忽然变成类似珍珠粉的奇异物质,当然这种前后不符是我们熟悉的梦境特色之一。女主角为了阻止可怕的纷端在某个夜晚将她收藏的宝物揉碎抹在脸上。当然作为读者我们知道那是美容圣品,然而对于女主角它的效用是不可知的。所以那个神秘的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经和宝物的下落一起湮没,我们只知道那个夜晚那个客栈房间里宝光闪耀,而第二天的大事件就是男主角的婚礼,新娘则是女主角的好友兼在这段时间里同住客栈房间的人。这时候我的读者身份完全觉醒,因为知道新郎的男主角身份,十分惊讶于竟然不是男女主角结婚这一事实。当然我们的男主角在这段时间里曾经对女主角有过或明或暗的爱情表示,尽管女主角并无回应,然而这样追求一半(所谓“行百里路者半九十”^_^既然追求成功应属最后的十里地,那么前面的时间就应该是一半路程啦)便与第一女配角结婚,到底是奇怪的。事实证明我属于女主角扮演者的那一部分使我总是能够亲身体会到女主角的相关事件以及感情,因为这时深深的迷惑和一些怅惘同时进入我的心中。

  接下来的故事进度非常像道格拉斯版《斯巴达克思》里面起义阶段的处理。那部电影里面劳伦斯奥利弗扮演的克拉苏身上充斥着古罗马贵族的魅力,但这部分实在像极了苏联影片里面闹革命时期的“风起云涌”。但看来这样恶俗的手法却给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我在梦境里不加思索地借用。当然这就是梁羽生小说里常见的“革命”情节,老英雄自然是义军首领而女主角则是重要将领,很像柳清瑶的角色。这阶段应该有几年时间,中间发生的重大事件则是女主角体弱多病的哥哥咯血身亡,其娘亲(虽然并没想采用此词,但是梦中的读者身份竟然还有在脑中——不是眼前!———出现文字的能力,此词就是这样出现的,汗)自然伤心不已。使这“革命早期阶段”结束的则是另一个客栈房间场景。

  这个房间是纵向格局,比前一个稍大,光线也稍亮。登场人物是老英雄及其三个重要手下,均为男性。我们可以称之为大将一号到三号,依序为小白脸型、灰色调军师型和黑色调武夫型。该段故事的开始是一号以下属身份突然向女主角求婚,虽然老英雄并不看重身份,但是这样突然而来的求婚,事先既没有任何迹象,双方似乎也看不出任一方有感情波动,总是令人惊异的。于是老英雄来到三员大将驻扎的城市,在该房间会面。

  经过调查发现这是一个小小的阴谋,起因应当是一号被对立势力派出的女间谍收买,求婚自然是攻击性的陷阱。不过一号深深迷恋的女间谍竟然是男子假扮,却是只有读者才知道的侧面交代的故事。当然由于老英雄的谨慎,他们这次只见到老英雄一人而已。双方在房间里阐明立场并且激烈交锋,都试图说服对方,甚至用了一些手腕。梦境中最后的清晰印象,是老英雄身边带着的女主角贴身侍女指出一号身边的“男侍从”是前面与男主角结婚的女子假扮并且大加斥责,严辞激烈,醒来时言犹在耳,此刻却已忘了。大意似乎是她家小姐昔日与对方的过往她一一牢记,包括开始的刻意结纳罢,因为记得有“千依百顺”字样。也许有侍女独家掌握的内情以及个人分析报告在内,但是不管了,我已经醒来看着手机上的15:40(左右)的字样了。

  

午休二小时——长篇武侠白日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