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杀手与舞姬的故事集(1)

    温和的光透过窗子一直洒到窗边侍立的两个跳动的丫角上面。我的屋子一向是这楼里最恣意的一间,光在里面走动得和它的主人一样任性。没把我关起来,公孙大娘可能也太忙了。等她有空理我,那张明媚的笑脸恐怕就要换成刑堂的钢刀了吧。

  楼下一个青色的影子掠过。那是韦青青青。每次看见他我都在想,这个人的脸和我好像。次数多了,连他的影子也会引起联想。可是他是杀手,而我,不会武功。拿声色去刺探消息,才是给我的训练啊。所以我的日子永远过的闲适优美,那是杀手们难以企及的吧?只可惜,我从来就不曾学会听话,就连梦中也是。尤其,这一次的工作可不是以前的清歌佐酒那么简单。

  轻轻把窗扇支起,小小的屋子一下子亮起来,所有的雕镂镶饰也跟着发出最精巧的光彩。可是楼下的人已经走了,我这么心急的支起窗子来看,终究只是看见一个背影。

  我喜欢看他脸上的线条,和他那把青色的剑一样硬朗。上个月初八我跟他去长安。他去杀人,而我,负责所有的准备工作。这还是我的第一个任务呢!我多少有些好奇和兴奋,可是坐在车上,心里想着可不能教他们笑话了去——虽然是会中同门,这一点面子我也坚决不肯失的。那一天我坐在车上,就只在眼角偷偷看着左边那辆车子里的人。他看见我了吗?他认不认得我?还没等他的脸转过来,我已经睡着了。

  良川像一阵风卷了进来。她很开心,丝毫没把我的大难临头放在心上。其实我自己也不怎么记着,虽然偶尔会想一想怎样逃出去。可是像良川这样没心没肺的狐朋狗党才是快乐的源泉呢,她永远懂得怎样利用公孙大娘的纵容。我们带着楼里的车夫和侍女们出去,在临安城里最好看的湖上泛舟。女孩子们和别家小姐们的丫头争着抢着闹着,把一大片的湖水都搅成了快乐的泡沫。最后我们坐在宝石山上看流霞,暖阁里面布置的很舒服,点心盘子沾了霞光的香气,氤氲的我几乎忘了还要开口求良川救我出去。

  我不知道文风是什么时候来的,这时候我正沉浸在洛阳花的回忆里面。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洛阳花。任务完成以后大家花了一天时光去洛阳看花,而我开始神思不属,他们笑我呆头呆脑。前一个晚上我去王金刀的酒局,下一刻便是韦青青青弹着剑高歌的景象了。第一次看见个快乐的杀手,唱的却是忧伤的歌。“弹指送流光,凭谁护浮华……”青衣江上流传的忧伤的曲调,衣纹荡漾在水里染成青色,却不能守护水波轻灵的流逝。每个人都沉浸在微微的快乐的酒意里面,他的眼睛在自己的歌声里面闪着光。我不胜酒意,最要支持自己颜面的人却直直在他眼前摔了一交,坐实了大家眼里一个大傻子。哄笑声里他扶起我,一边说,这是最后一晚上照顾你了。我笑,“回去以后师兄就不认得我了?”可是心里知道,在外面是同门手足,回来了,人家有自己的世界,谁还认得谁。我也只得一晚上看他。

  我们坐车去洛阳的时候他先行骑马赶回临安。应该要比马车快上五六天吧,我听说他的马是青衣追风。

  追风?那天晚上的剑光冷冷的像风吹过来,每一个人都无所遁形。那一缕清风来了又去了,坠落在地上的一滴,也不知是不是出自王金刀的心头。那一刻我正按管吹xiao,吹的也是青衣江上忧伤的调子:“不聚不相离,不见不相忘,盟约失本心,韶光洗寂寞……”青衣江水洗的去寂寞么?它只是把蒙尘的寂寞洗净,叫它在暗夜里更加明媚的令人心醉,美过洛阳花,媚过眼前霞光。

  旁边文风和良川兴高采烈的聊起荆家铺子里的云母甲衣来,那是轻透的可以做舞衣的。文风却说,荆七娘说他穿起来像一只蜗牛,所以他坚决不穿。我一直听着故事吃点心,这时忍不住一笑,才发现他两个聊的开心什么也没吃,自己盘子里却已经空了。

  

杀手与舞姬的故事集(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