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版梁祝

新新版梁祝

ahei 著

玄幻言情
类型
2002.11.10
上架
8679
暂停(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苍穹星变

    一

  满天的星斗密的直要坠下来一般,垂髫的少女早已看的心惊,星下白衣白发的老人正倚在竹榻上,面上却是古井无波。

  星阿,这个时节的星辰都已经急不可待的拥了出来。在这样的年代里面,所谓日月的光彩也终于不能够掩盖天下了罢?老人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微笑来,笑意却模糊在风霜刻就的皱褶里头一层层漾开,终于再也辨不分明这张脸背后的深意。

  “爷爷!教星儿看星星罢!”垂髫星眸的小小女孩却叫了起来。老人满面的无可奈何,却很是亲爱的抱起孩子,指点给她满天星斗的名目。

  “不!爷爷又在糊弄我啦!”女孩大大的眼睛固执的瞪视着,嘴角因为紧咬着牙不由得做出两个突兀的收束来。强挣着从竹榻上跳了下来,一顿足,掩不住的泪水已洒在地上,小小的孩子大哭着奔了出去。

  “——唉!”除了一声叹息,还能做什么呢?星相之学有伤阴骘,看过多少代先人封锁在冰霜中的无奈,不知多少次想过,天学一脉,就在自己心爱的小小星儿手里,断了罢。静静的守望着那样深沉的夜空,老人的眼神是复杂的,面上却早已没有了一丝表情。

  二

  梁山伯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景色。

  他的家乡自然也有山有水。山是轻灵变幻,水是飞瀑流泉。每到雨后,总也让他捉摸不定的多多少少的浮云,便会来妆饰他的山他的水。山头黛色一抹,中间云彩飘逸。常常有泼墨的神韵,偶尔也会映出油彩一般的亮丽。水静的时候回环婀娜在山涧里,遇上雨季却也会暴怒的。震耳欲聋的声响,铺天盖地的大水点,站开来看看,竟然是人世间壮丽的奇景。

  这里的山却平淡。简简单单的曲线,绝不飞扬奇巧。然而看久了,却另有一种含蓄深远的风致,仿佛记忆中那泼天云海中的奇山丽水,也不过是故弄手段的取巧。西疏东密的山谷之外有些许的平川,一泓清水纯出自然的绕过——也不过是一潭缥碧的水波,却从此成就了梁山伯一生中最美好的梦想。从此知道,世上有一种境界,是深不可测,偏偏千丈见底;世上有一种襟怀,是虚怀若谷,却可以包容了你所以的梦。山环水抱之中,是一片粉色黛色的村庄。

  忽然想起若耶溪来。这里的水色,竟要生出来一个怎样的人呢?

  三

  飘忽的目光忽然被夜空中一颗触目的白色大星牵引。哦,老人轻轻的笑了。日复一日看着天上的星星按照自己算就的星图运行,终究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吧?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能够提起一点精神来。唉,对应着天人的星辰原是有它最随心所欲的自由啊,自己精心核算过的诸天星斗,那样刻板的运行轨道之上,也有机会会遇上一些并非命定的意外的,比如天人之星,便是脱开星运轨迹的一种偶然。天人们本不属于这个世间,不过因为一些意外的原因在这个星空中交会,一旦完成了它的使命,还是要回到天上的。所以天人之星闹出来的所谓小小意外,不过是在满天交错的线条之中加上些许神来之笔,好像画儿上的点缀。在地上的星相家看来,它自管自己恣意的美丽着,却不会去扰乱那诸天星辰的宿命。几千几万年以来,每一颗天人之星都被记录在案,而它自在的旅途中所能够达到的边界,始终在它自身的世界里面。也就是说,只有两颗同样是属于天人的星星,才能够在那样广漠的星空之中互相影响和交会。历来的星相家们也因此并不去在意这种星星的出现,只是在那些平淡的夜里,打破无边无际的寂寞的星辰,总是给人难得一见的兴奋。

  然而这一颗白星是有几分特别的美丽罢?老人微微眯起的双眼第一次开始关注起这种毫无意义的美丽。奇特的角芒张开来,在星埃的拂动中飘忽着,就好像是神鸟的羽翼一样灵动。好多年没有经历这样的美丽了!老人平静的心湖仿佛映现出一些久已消逝的,熟悉的美丽。第一次,在观星的时刻,几乎收束不住自己的心神。

  那颗星星发出白色的光芒,在漫天星斗疏离的轨道之外行走,孤独而美丽。可是它的星路渐行渐近,终于在小院的夜空里一点一点的清晰……

  四

  溪边的少女探出头来,惊鸿一瞥。好山,好水,好一个人儿掩映!他在心中发一声叹。

  一向有三分孤绝,最喜欢的秀丽无伦的天成景致之中,他最讨厌的就是无端端浮着的一片人气。或者,应该叫做俗气。烟缭火绕的氤氲,总在你绝世独立的时候跳了出来,提醒你如今身在何处。他游艺江湖,总不肯长作停留,不见得是为了功名前程,实在他连几本孔教的经典也还没有读的全了呢,究竟是十六岁的少年。父亲书架上头的几本旧书,实在不该留下了几册《世说》、《陶集》,小小年纪居然沉迷上了清谈冶游,一心拿“好读书不求甚解”来搪塞窗课的压力,这样子下去,只怕这书香世家的唯一苗裔要想重振家声,也只是老翁寡母深夜里偷偷儿做的一个梦了。

  终究不能这么过的,家里筹出寒窗士子们游学发愤所必需的款项,打发他用功去了。虽则没了管束,祖父母亲心里深知,这孩子就悠游上数月,也终于会记起家里面倚门而望的老人,这个,比说什么还更见效些。上虞方夫子望重士林,要收了心就学,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

  谁想到,经过不见经传的山野,竟然有这样的景致呢?苏杭那样精致的纤丽,落在他眼里总不脱透骨的商家气味;大都上苑,他又嫌那一片异族的粗蛮。心里向往了十几年的佛、道、黟、岳一干名山,或者是人心不古,也是沾染了无数的游人,洗干净了那一点清幽的气象。他以为世上再没有真正是他心里头喜欢的景象了,老天偏又不肯甘心,竟是引这一带村庄经了他的眼。没历过俗眼,没蒙了烟尘,单单留下来这一片浑金璞玉,静静的守候在他一生中作了第一次的重大决定的路上。

  原来是有这样干净的搭配。不是俗人俗眼衬不上景色,只是不曾见化工罢了。一个眉淡意远的小小女孩儿,偏会得了山边子上几点野气,点染在一湾清溪的底色上头,也不知是浣纱呢还是洗衣,竟和了庄子上一片静谧,互相的生色起来。

  “好一派美景!却是谁家庄子?”

  不过是自言自语,对岸那女孩儿便接口道,“通半简残碑,安知哪个汉书!”

  一甩手,很不屑的样子,提了一篮什么东西,便自顾去了。梁山伯还在那里担心她这一擅自移动,不免打破了适才所见的半卷画图,又势不能横加拦阻,一愕然间,却觉得恣意灵动,连了一片村庄,也跟着活了起来。

  美哉!原来自己念兹在兹,寻遍天下的美,是在寻常景物,野村农家之中,也宛然映照着的。终于豁然开朗了,从此可以静下心来读几年书了,原来不事造作的平常心,也有它的可贵。

  梁山伯懵懵懂懂的直走了几步,也不去想那少女何以无故对一个外客发怒。忽然脚下有些异样,也不及收足,早已撞在了一件硬物上头。看那物时,只见螭首生苔,上头笔划间沾的有泥土,却是半截石碑。梁山伯急寻了碑上字迹看时,只得“祝勒讳青铭公”六个大字,一应上款题目不见,想是年代久远,破损的厉害了。底下却有许多小字,刻画模糊,总之不与自己相干,也不去细看,只依稀露出些“大唐德宗皇帝敕令”、“着即永守东陲”若干字样,看来乃是古物。停留了些许时刻,才留心四围情势,自己原来正立在村庄路口,向顶上看时,一片石枋,也不知数目,当先一座最是庞大,写道是:

  祝家庄。

  再看那片石碑,原来位置要冲,正在那座大石枋的前头,后面一溜石枋,倒似拱卫的样子,人未进村,必先见的是这石碑石枋,显是标明村庄身份。怪道那溪边少女出言相嘲,是说他不见舆薪。其时听得语声,好似有些怒气,却是不知如何了。只是素不相识,小小女孩有何心思,自也不放在心上。眼前山明水秀,自想来日入了学,何尝有闲暇游玩?此时一只脚已踏入了石枋,自然是稍事停留,再做计较。

  五

  帝星在星空的东南隅,静静的发出淡紫色的光华。淡紫色的星星是未长成的标记,但是这样奇异的绛紫色却使得这颗帝星的形相有异于记载上的任何一颗帝星。可是它轻盈秀丽的紫色光芒之下,明白的显现出来的仍是峥嵘的日角。这样的星星,不论它那奇异的绛紫色是如何的与众不同,最终都要归于紫微星垣,带动天下的星辰。

  命定的星路啊!老人沉默的看着那一片闪烁的不安的绛紫色,却在这一刻的迷茫之中,不期然的有一颗不循星路的白色大星,仿佛感应到悄悄向星空中铺展开的淡淡紫光,慢慢向着东方移动。

  紫色的帝星光波流转,绛紫色的光芒渐渐明亮……

  ——不对啊!怎么会这样呢!

  天人之星的运行从来不会影响到诸天星斗的宿命,更何况是帝星这样重要的星位?

  老人在心底惊呼,却见那颗紫色的星星逐渐变亮,终于变成白色。

  帝星移位,诸天变色……

  从此满天的星云流转,自己数十年心血的星图可以付之一炬了!在这风云变色的一刻,老人的心中只转过这样一个念头,接下来便只是一阵眩晕。星辉下的小院里只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呼唤,老人没来得及看见下一刻的星动,白色的星星只是作了些微而不及估测的转动,已经把它那奇异的光芒投射到小院的上空。

  ……

  两个年轻的弟子仿佛带来了新鲜的血液,这天晚上的星空也似乎分外明晰。出于习惯地,老人又一次把目光转向那两颗奇异的星星。绛紫色的星星已经日渐苍白,两颗星星的形相也日益接近,紫星好像是大星旁边的一个影子。可是不对,今晚的星空前所未有的清朗,他看见那星星的绛紫色是永远深深的彻骨的收藏着的,也许,只要生命存在,那一抹紫色,便会永远不灭。

  

第一章 苍穹星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