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十八相送

    听闻母亲病重,英台迫得要赶回家去。只是祝氏很有些潜养的门客,其中星相医药无一不全,祝老夫人的“终考命”是方士们说了多少年的,再加门下名医并不缺乏,英台心知肚明,母亲是想自己了,于是一路上也不紧张,反倒是送行的梁山伯不住口的催促,他曾经离丧,这个上头不免有些分外的担忧,搅的贪看山水的祝英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路也不知费了多少唇舌,终于说的梁山伯肯陪她自在片刻。

  梁山伯自幼便四处游荡,这样寻常景色自不在他眼中。只是祝英台一直关在家里,算起来也就是三年前两人结伴求学的时候稍稍看了几眼外头的风光。然而当时急于拜师,很担心要吃闭门羹的,况且两人其时误会未消,梁山伯还好些,祝英台一路自己生的闷气,竟不曾好好看风景,这时候自然要及时补上。

  行不多时,梁山伯轻车熟路,便告诉英台前面不远有个山谷,景色深幽。英台听得说,早是冲了过去,梁山伯只索跟在后头,心里暗暗好笑。

  还没进谷,已是满目清气,祝英台目驰神醉,一个“好”字只是颠来倒去的说。及至人在山中,只觉满天暑气一扫而空,远山近树,一泓碧水,偏偏有一对斑斓的鸳鸯游戏其中,一片青翠之中突兀的钻出这样一派勃勃的生气,祝英台竟不觉吃了一惊。回头看梁山伯时,也似乎正陶醉在这一片水光山色之中,便取笑道:“兄长怎的看这鸟儿出神?莫不是有甚的临渊羡鱼的心思?我家有个小九妹倒是生性灵巧,人品无双,兄长何不随我回家一探何如?有我担待着,舍下自然是好生迎候,包你吃不了亏!”梁山伯却正色道,“我辈男儿,原不宜陷入温柔陷阱之中。他日湖海之阔,岂不远胜这里区区一滩水洼?流连忘返可也,倘或存了这个心思,我倒要告戒兄弟一声了……”未及说完,祝英台已听的变了脸色,只一顿足,便自顾去了。那里梁山伯自悔说的重了,素日知道英台心高气大,眼前可见得是触景生事,寻常玩笑话儿,自己竟是毫不解诙谐,这可恼了他了,便忙上去陪话不提。

  英台却不知道,像这样纯粹的开心的游赏,竟是她生命中的唯一一次。以后天涯浪游,挥鞭江南漠北,早已不是此刻的心境了。

  ……

  祝英台从来路杀了出来,已是换了女装。此时后面一片火海,衬的绿鬓红颜,分外夺目。梁山伯心里只一荡,忙问祝英台怎么闹出这许多事情来。但见祝英台秀眉微扬,一如从前娇憨模样,口里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叫他这里温柔陷阱陷了脚去;大哥,这个话可是你教我的!”梁山伯不禁失笑,不料自己一番话引出这些口舌,当日若知就里,必不肯这般胡言乱语。又想祝英台这般心地,自己几年相知,只可一片心相助了她的,倘若存了什么意思,倒反教她看的轻了。

  英台盈盈一笑,心中却是说不出的舒畅。决裂了也好,终于可以摆脱家里面的压力了。谁教她是祝氏的唯一后裔呢?她却不情愿。不知道多少年以前的“祖训”了,凭什么她还得按照青铭公的安排一步一步的去给他的神庙筑起一层层的飞檐呢?等待了那么多代,终于有了适当的时机的时候,偏偏却遇上了一个这样奇奇怪怪而又毫无兴趣充当傀儡的继承人,这也是青铭公始料所不及的吧?想着想着不觉偷笑起来,看看一旁梁山伯满脸的茫然,更是止不住的好笑。这些麻烦事儿,以后再告诉他们吧!现在,她完全自由了!此后做隐士也好,求功业也好,都是她自己的了!

  十七岁的少女,心中是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的。

  

第四章 十八相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