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尾声 尘梦

    梁山伯伸出手去,直视着祝英台道,“这世间污浊瘴气,你岂不深知?如今天界清净,何必还将这些红尘俗事放在心上,不如随了我们去罢?”又忍不住道,“你如今不是小孩子了,好早自己打算要紧。”

  祝英台淡淡笑了。他不是不关心她。可是她也只能说这样的话儿:“多谢哥哥好意,但只是天凡有别,只怕你我不是一路的人。”梁山伯微一皱眉,仍说“这个你不必担心,你的资质原本有异常人,便作天人也使得的。”心中却不由的一动,倘使祝英台便是个常人,有这些年的情分,难道自己便撇的下她?又如她这些年便只是个寻常女子,待自己这般情谊,自己何尝不知?那时却又怎处?一路想来,不觉痴了。原来自己始终不能接纳面前这个女子,便是为了她这份自绝于天凡两界的气质。

  祝英台只不说话,看他发了好一会子呆,目中眼波流转,仿佛关切,又仿佛惋惜,终于说道,“你的心意我明白,这就去罢,莫要误了时辰。”梁山伯只觉心里有几千几万句话要说,只是不知从何说起。奈何天界规矩,不容轻渎。那里萼仙子看看到了时辰,便自发动云头,道一声珍重,已是去也!

  三个月前,龙翔军,泗水关。

  祝英台心中大震,面上虽是不露半点声色,里头却是几千几百个念头飞转。原来他的真实身份如此,怪道师父当年再三劝诫……原来他本不是这个世界中人,枉自己庆幸了许多年,只当是有个人和自己一般的不循常理,只求本心的,如今他竟是上应天界,那么种种乖离伦常之处,于他原是该当的了。只是龙翔军辛苦这些年,如今山穷水尽的时候,却只余自己独自个抗着?想来自己行为怪异,为人孤僻,原不该有知己;难得侥天之空儿得他支持了这几年,到头来究竟是子虚乌有了。又想起那年听见有个萼仙子超凡脱尘,便万万人也是夺不了她的光彩去,原来到底他两个才是一个世界的……一面心里面翻江倒海的绞着,一面又替梁山伯担着心,知道他要紧关头,恐怕误了事难以圜转。这里萼绿华只拿眼睛看着他,待要出口相劝,终觉不忍;要掉头去了,却知道天意如此,难以逆转。情知这时候不是自己说话处,只索空自着急。幸而等不多时,已见祝英台缓缓抬手,一把银刀径直斩了下去。

  萼绿华神仙中人,当真是不染尘埃。祝英台怔怔的看了半日,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和他们原来不是属于一个世界的。梁山伯可以不管不顾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她,原本不能。可是不论如何,这一切终于是发生了。就算谁也不知道,牵动这番波涛的,究竟是金戈铁马搅扰了大半个中国,最后一尘不染归天界的梁山伯,还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不顾一切的追随,终于失去了全世界的祝英台?

  这些年一直跟着梁山伯,虽则中间出了不少误会,始终是同心共命的同袍手足。自己许多想法,多从梁山伯处得来,龙翔军的旗号,更是无人可以取代。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渐渐苍白成他身后的一个影子。可是现在才知道,金戈铁马的纵横天下倒也容易,要想把他们当初的理念用到这个世界上面,竟是说什么也不能。梁山伯心灰意懒了,他在凡界的时候也就到了。自己静下心想想,若不是那一年的河边,莫名其妙的发了素不相识的梁山伯一通脾气,只怕自己还是会高高兴兴的做大小姐下去,到时候找方老夫子训练几年,父亲那里是兵马扈从早几代便已经安排完毕的,自己只须安分去做,指点江山的意气也一般的发作,岂不省心?没来由的疯疯癫癫这许多年,这天下,究竟还有没有自己的地方儿?

  蝴蝶飞了起来,恍惚中仿佛是昨天的事情……

  原来自己本不情愿听从命运的安排,那么,就算没有梁山伯,又怎样呢?那些虚无飘渺的志向,并不是他的。就好像这大千世界,原不是他的一样。

  想起从前师父说过的话:只有属于这个红尘的人,才能够领悟这片天地之中的真谛。

  ……

  舞蝶轩主人语云:乱世之追求,要真正属于人间的人的付出,才能够在千秋万世之后,改变原有的格局。梁来自天界,归于天界,始终不会真正溶入人间。祝幼年烂漫,中间接受梁的思想,亦不同于世人。然而她必须要摆脱命运和梁两种力量的影响,走入人间,才能够成为真正的人,领悟世间真谛。

  

尾声 尘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