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呵呵,这是小弟本人更新的哦)

  漫兰星宇宙港的两个机场警察,无聊的在空荡荡的候机大厅晃悠。左边那个对身旁的伙伴说道:“真******怪事,以前不分昼夜都挤满旅客的宇宙港居然会有空无一人的一天。”说着缩缩脖子,显然对这么寂静的环境不适合。

  “有什么怪,停泊的飞船都把这港口挤满了,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再说也没人出去,全都跑去中央广场凑热闹了,哪里会有人呢。”右边那个把玩着电棒的警察不在意的说。

  “呸,那里人挤人的我就不信能看到什么,想看的话,直接看电视转播不就行了。”左边那个吐口口水说道。

  “呵呵,你以为大家挤在那里是看演唱会的吗?悄悄找人聊天的人肯定比看演唱会的人多,那里可是拉关系的好地方啊。”右边那个笑道。

  左边那个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古怪的声音,两人不由紧张的互相望了望。

  “什么声音?已经挂了闭港牌了,不可能有人来啊!”左边那个有点紧张的说。

  “管他什么声音,要是有小偷来,我们正好用来消磨一下时间。”右边那个狞笑的掏出手枪说道。

  “嘿嘿,最好是女的,要是能像上次捉到的那么够味就好了。”左边那个眯着眼睛用舌头添了下嘴唇,带着淫笑掏出了手枪。

  两人掏出手枪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没走几步,就被从那边突然冲出的几道巨大黑影吓了一跳,才刚条件反射的举枪,就被一阵巨大的痛楚袭击得昏倒在地。昏倒前他们看清了那几个黑影居然是身穿武装机甲的人,对于这种机甲,看过战争电影的人都知道那是联邦特种兵的装备。他们昏迷前的唯一念头就是:军队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特种兵迅速的把昏迷的机场警察拖走,剩下的几个特种兵则悄然无声,但又速度敏捷的奔向宇宙港控制室。

  “埃尔先生,真的是这个登机口吗?”笼罩在机甲内的唐龙看着眼前这个,被上下五六层数百艘飞船挤得容不下空隙的港口,有点疑惑的问。

  依然西服打扮的埃尔,看着眼前密集的飞船有点呆滞的说道:“这个……我也不大清楚,但情报显示蝶舞会确实准备在这个港口把人送走。”他心中暗自骂娘,是谁想出这么白痴的点子,难道不知道这个港口现在连人都挤不进去吗?还说什么发射飞船!

  唐龙狐疑的看了一眼埃尔,也难怪唐龙怀疑,本来埃尔可直接用情报司的名头接管宇宙港,但埃尔却说这么做会惊动蝶舞会转而让唐龙的部下动手。当时还觉得有理,但现在想想没有巡警和值班员,蝶舞会不是更加怀疑?唐龙压下有点烦躁的心情按动手臂的一个按钮出声说道:“洁丝,值班的控制员怎么说?”

  听到唐龙的问话,已经占领宇宙港控制室的洁丝,看了一眼在雷鸣枪下吓得脸色清白浑身颤抖的值班员,无奈的摇摇头回话道:“报告长官,刚才问过了,值班员说他不知道,要不要把他……”说着示威性的晃晃雷鸣枪。

  那个值班员听到洁丝的话,立刻带着哭腔说道:“饶命啊长官,我只是一名小职员,哪里会知道蝶舞会的事情啊,而且现在宇宙港密集成这样哪有可能让飞船离开呀。”

  唐龙也听到了这个值班员的话,心头一震,因为他知道除了战舰,其他普通飞船不可能不经过太空港的引导就离开星球。也就是说,除非蝶舞会拥有自由出入星球的小型战舰,不然只能依靠太空港离开,而现在自己也看到了,这个密集的太空港根本不能让下面的飞船飞出去。

  想到凌丽对自己说过的话,唐龙立刻掏出雷鸣枪对准了身旁的埃尔,随着唐龙的动作,所有的特种兵也把枪口瞄准了不知所措的埃尔。

  “唐龙先生您……”埃尔立刻高举双手吃惊的问,他搞不懂唐龙怎么会把枪口对准自己,那个值班员说的话,他这没穿机甲的人是听不到的。

  “看这宇宙港密集的样子,根本不可能让下面的飞船离开!你们情报司居然敢欺骗我!”虽然看不到唐龙样子,但这冰冷的语气和那闪亮的枪口,都让埃尔心中一阵颤抖,但他也从唐龙这话了解到唐龙并不了解情报司的计划,只是在看到太空港的状况时产生了疑惑。

  埃尔心情一定,立刻冷笑道:“哼,唐龙先生,我们情报司绝对没有骗你,我们只是把获得的情报如实告诉你。要真说被骗的话,那也是我们一起被人骗了。”

  唐龙听到这话,枪口放了下来。唐龙现在的心情异常烦躁,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段时间做事老是觉得束手束脚的,什么事都要三思而行。如果自己一获得蝶舞会的情报就马上攻击,恐怕现在已经把人救回来了。偏偏自己顾及对这星球的什么狗屁影响,跑去听信情报司的话,搞得现在白白的耗在这里,要是蝶舞会有战舰的话,那自己的部下不是早就被送走了?

  唐龙不知道他自己会变成这样畏首畏尾,是因为他在知道自己被连队依为支柱后,无意识的把自己直来直往的单细胞性格压抑下来,所作的一切都以不影响连队为前提。

  洁丝听到唐龙没有回应,不由有点奇怪的问道:“长官,怎么了?”而刚好此时埃尔看到自己危机已去,整整衣领对唐龙说了句:“唐龙先生,我看等多一下再做决定吧,毕竟情报是说他们在7点钟的时候登机离去,现在还没到7点呢。”

  听到埃尔的话,唐龙冷哼一声,反正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了。只见他按动手臂一个按钮,所有特种兵的手臂上空都出现了一幅立体地图。唐龙这副机甲是指挥官机甲,可以控制全队机甲上的某些功能。

  唐龙在地图上点中一个地区说道:“命令所有人到此集合,准备攻击无夜宫,抓住蝶舞会的首脑!”

  埃尔一听吓了一跳,现在还没有让宪兵司和警察司火拼,唐龙这么早出动,肯定会搅乱计划的!他一边出声制止道:“唐龙先生,您这么做不怕蝶舞会的人拿您的部下来威胁?不怕他们把您的部下准时送走吗?”一边偷偷的猛按衣袖上的一个纽扣,准备通知自己的上司。

  “哼,他们谁知道谁是我的部下?再说就算我的部下被他们送走,只要抓住他们的首脑还不是可以让他们送回来?”唐龙不经大脑说出这话后,不由心中一跳,真是越想就越觉得自己聪明,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自己现在才想到解决方法呢?都是情报司这些白痴把事情想复杂了,才害自己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看来以后不要轻易听任别人指手画脚为妙。

  所有的特种兵都听到了唐龙这话,全都一震,对呀,只要抓到了蝶舞会的首脑,就算姐妹被送走也可以让他送回来嘛,怎么自己没有想到这么简单就可以解决呢?

  唐龙不理会还要说什么的埃尔,径自把手一挥,带着士兵跑出宇宙港,朝隐藏运兵车的地方奔去。满脸铁青的埃尔,在向上司发出短信后也只好无奈的跟了上去。要是唐龙脱离自己的掌握,鬼知道有着灾星之名的他会不会真的把这个星球给毁了。

  陈昱朝离自己几个位子的那两个两大企业的执行董事长含笑点头打招呼,那两个老家伙只是向陈昱点点头就不理会了。陈昱虽然被他们冷漠的样子弄得一肚子火,但也知道他们两个老家伙有这样对待自己的资格。谁让他们势力遍布全宇宙,他们肯在万罗联邦这个偏远国家举办演唱会都算是给联邦面子了。

  两个老家伙对陈昱和唐龙的态度完全不同,是因为他们顾及到唐龙年轻。年轻人做事不经大脑,完全凭心情做事,老人怕唐龙来蛮的,所以用软索来套他。而成熟的中年人,做事三思而行,瞻前顾后的,所以两个老人才敢不给脸色陈昱看,反正他顾及两大企业的势力不敢怎样。

  奥姆斯特当然能了解陈昱的心情,刚才他向那两个老家伙打招呼的时候,他们连头都没有点呢。没办法,对于总部设置在武莱合众国这个宇宙第一大国的他们来说,自己这些地方简直就是蛮荒之地,能来这里都不知道是多大的面子了。

  奥姆斯特对他们骄傲的神态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何会来这里搞演唱会。在两大企业在联邦开演唱会的消息传出去后,整个宇宙什么消息都有传出来,甚至很多国家用酸溜溜的语气询问为何要在万罗联邦这么偏僻的地方举办演唱会。两大企业只是以漫兰星是旅游之都的理由才选定这里的吗?这个说出去没有多少人相信,那么他们选定这个星球还有什么理由呢?

  奥姆斯特摇摇头决定不想这些,反正这两大企业就算有什么阴谋也不会看上联邦这个蛮荒之地吧。转移了思维的奥姆斯特想起秘书处在前段时间,汇报发现代号为23TL游戏者的消息。老实说对于这个23TL,奥姆斯特兴趣不是很浓。他看过23TL的游戏过程,那只是个还没完全成熟的战术家。他会追查23TL是因为其他5个同样是以23为前缀名的游戏者,这5个人绝对是优秀的战略家,自己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唯一让奥姆斯特隐约有点不安的是,从纪录中知道,这5个玩家明显是在游戏中锻炼那个23TL,感觉像是有组织有系统的训练人才,恐怕这六人都已经身有所属了。

  胡思乱想的奥姆斯特突然被身旁走动的人影打断思维,抬眼看去,发现那个漫兰星情报司长和陈昱低语几句就急冲冲的离开了。虽然有点好奇,但他没动问,反正这段时间自己不需要做些什么,只要静静的等待就行了。

  正在这时,全场一片漆黑,奥姆斯特按了一下手表上的按钮,看到此时正是7点整,不由微微一笑:“蛮准时的,该好好看看两大企业力捧的神秘歌手是怎么样的了。”

  此时的唐龙可以用猖狂来形容,为什么?因为他居然带着上万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了繁华的街道。原本挤在街上看着巨大立体屏幕,等待演唱会现场直播的人群,被突如其来的数十辆运兵车,还有后面密密麻麻的武装大汉,吓得鸡飞狗跳的闪开一条大道。

  唐龙觉得速度太慢了,这样走要走到何时?可也没办法,这种运兵车飞不高,只能浮离地面几尺而已,再说地上人群拥挤,开得快才怪,也不知道情报司哪里搞来的烂车。而那些雇佣兵由于人数太多了,只能靠双脚跑步,这样能跑多快?也幸好他们还没进入布置点,刚出门就被唐龙叫回来了,不然恐怕单单集合人员都要花上好一段时间呢。

  烦躁不已的唐龙看到人群中停泊着的漂浮车,不由灵光一闪,忙向部下们命令道:“停下!给我把那些漂浮车征用了!”

  原本就为引起群众惊慌而头疼不已的埃尔,听到这话立刻吓了一跳慌忙说道:“唐龙先生,不行啊,这样会引起骚乱的!”

  “关我屁事!谁叫你不弄多点好车过来。”唐龙冷冷的回了一句,就带人跳下了车。要跑步的雇佣兵们,因为合约的关系,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背着武器长跑了。很多人都跑得气喘不已,现在听到可以抢车来用,哪还不立刻行动?

  雇佣兵才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的,只要雇主有令,就算叫他们朝这些老百姓开枪都没问题,别说抢漂浮车给自己用了。所以这些雇佣兵立刻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扑向人群中的漂浮车。

  一辆漂亮的漂浮车,被好几伙识货的雇佣兵看上了,全都围在那里争吵着这部车的归属。而车内一个神态高傲的年轻人打开车窗破口骂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谁让你们跑出来的?一点规矩都没有!快滚开,把少爷我的车弄脏了,卖了你们也赔不起!”

  这几伙原本就因争吵而怒气冲天的雇佣兵,听到这话立刻把那年轻人拖出来拳打脚踢,而那辆漂亮的漂浮车也遭了殃,被发泄得不够的雇佣兵砸成一堆破铜烂铁。

  总之这条街上的漂浮车,凡是车里有人的,立刻被雇佣兵抬枪把人赶下来,反抗的更被狠狠地揍了一顿,而没人的则被雇佣兵开枪把车窗打破,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至于怎么启动车子?嘿嘿,雇佣兵当中偷车出身的不在少数。

  原本因看到运兵车以为是联邦军队,而只是呆在一旁好奇观看的群众,发现这些武装人员居然像土匪一样的打人抢车,不由惊叫一声四散而去。当然也有人打电话报警,不过当警察听到有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人的武装人员在抢车,吓得立刻把电话挂了。而原本在街上巡逻的警察,在看到这帮人的武器和人数后,立刻悄悄脱下警服,混在人群中跑了。

  看到这一幕,埃尔手脚颤抖的哆嗦着:“完了、完了,这回全完了。”他知道这么大件事别想隐瞒下去,这些人群全都是旅客啊,能够隐瞒吗?不用多久全宇宙都会知道漫兰星的治安不好了,这样一来,漫兰星的旅游业除了完蛋还能怎样?

  唐龙看到雇佣兵们有点兴奋过了头,抢完车后居然开始打砸四周的商店和追逐人群中的女子。看到这些,唐龙不由抬手冲着几个正追着一个女子跑的雇佣兵就是一枪。轰的一声巨响,这几个故意落后女子几步追着玩的雇佣兵,被这一枪轰得在空中翻了几个滚,摔到地上惨叫起来。而那个被震飞好远的女子,则飞快的爬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惊叫一声,就嗖的一声跑远了。

  看着地上那个大坑,雇佣兵们都呆住了,没想到雷鸣枪居然威力这么大,就算装甲车也抵不过这一枪啊。而唐龙的部下,则非常有默契的提枪对准四周的雇佣兵。暂时当雇佣兵头的莱恩,立刻跑前来想说什么,但被唐龙制止了。

  唐龙启动运兵车上的高音喇叭,冷声说道:“在你们完成任务前,必须无条件执行我的命令。胆敢抗令的,死!”这个死字一出口,让听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雇佣兵当然知道雇佣期间就是要服从雇主的命令,这是职业道德嘛,但却从没想过不服从是要死的。虽然心里有点不忿,但看到特种兵手中的雷鸣枪,想到特种兵身上那可抵挡镭射炮以下武器攻击的机甲。只能缩缩脖子,乖乖的钻上抢来的漂浮车,静静的等待下一个命令。

  埃尔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当然清楚没有素质的雇佣兵一乱起来就会变成什么样,可没想到唐龙居然一枪就把混乱局面收拾了。不知道是该佩服他呢,还是该咒骂他,因为这场骚乱原本就是他搞出来的啊。想到以后的局面将越来越不可收拾,埃尔就一阵头疼。最后埃尔只好把事情上报给长官,让他去头疼好了。

  唐龙在踏进一部漂浮车之前,把手一挥命令道:“目标无夜宫,出发!”

  随着唐龙的命令,数千辆漂浮车浮在空中,跟随着唐龙坐着的漂浮车朝目的地驶去。坐在唐龙身旁的埃尔,看着下面已经被愤怒人群围住开始打砸的那数十辆运兵车,不由苦中作乐的想:“幸好情报司没有运兵车,不然……,嘿嘿,这些运兵车的编号可是宪兵司的哦,看来宪兵司要替唐龙背这个大黑锅了。”

  接到情报的曼德拉,先是呆了一下,接着跳脚骂道:“白痴!一帮白痴!怎么会让他去扰乱民众?妈的!”骂了一阵,恢复平静的曼德拉叹口气,掏出通讯器拨了个号码说道:“是我,计划给我提前执行!”

  谭副官关掉通讯器,眯着眼睛看着前面拦住宪兵队伍前进的近万武装警察,扭头向身旁的一个宪兵作了个暗号,这个宪兵点点头提着一个一米多长的箱子离开了。

  此时一个身穿便装警服的警官,站在一部开前来的敞蓬警车上,远远的对谭副官笑道:“我说谭副官,你们宪兵的职责是防止叛乱,为何捞过界跑来当起警察了啊?”说到这眼睛散发出寒光。

  谭副官也笑道:“副司长,这就是你见外了,怎么说我们宪兵也有维护安定的责任啊,总不能看着黑帮火并而不管吧?”

  副司长扭头看了下远处传来激烈枪声的工厂,回头笑了笑说道:“黑帮火并?没有啊,这里这么安静哪有黑帮火并呢,想来一定是有人恶作剧戏弄你们吧?哈哈哈。”说完这个副司长就狂笑起来。宪兵们听到这话全都咬牙切齿的瞪着这个警察司副司长。

  一道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狂笑声立刻哑了,副司长瞪着不敢相信的眼神,带着额门上的一个血洞,永远的倒了下去。谭副官立刻愤怒的回头怒吼道:“谁干的!”他看到宪兵们惊讶当中带着解气的神情,不由暗自好笑。

  突然几个宪兵脸色大变的喊道:“长官小心!”说着朝谭副官扑上来。谭副官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到身上的防弹衣一震,就立刻乘机惨叫一声从车上摔倒在地。而与此同时,谭副官身边的宪兵立刻大怒的端枪朝那个在副司长身旁向这边举着手枪的警察开枪了。

  得知自己长官被杀,警察和宪兵立刻互相射击起来,挣扎起来的谭副官喘着气喊道:“停下!全都给我停下!”谭副官喊这话的音量很微弱,微弱到只能让他身旁的几个宪兵听清楚。

  护住谭副官的几个宪兵忙说道:“长官,情况越来越混乱,停不了了!您快上装甲车!”说着不等谭副官说话,就连拉带推地把谭副官送上最近的一部装甲车。在谭副官进入装甲车后,这几个宪兵立刻大喊道:“兄弟们,灭了这帮腐烂的警察!冲啊!”说着就往前冲去,他们的声音和动作起了带头作用,原本就看警察不顺眼的宪兵,立刻哇哇叫着的朝警察冲去。

  武装警察虽然拥有不错的武器,但是只是相对于黑帮来说的,可宪兵不是黑帮,而是准军队的暴力机构啊。虽然一开始冲在前面的宪兵被武装警察打死打伤很多,但在宪兵的装甲车上来的时候,死伤惨重的就是武装警察了。因为警察方面的防暴车只有催泪弹、高压水枪之类的武器,而宪兵的装甲车则拥有连发机炮,而且装甲也比防暴车厚了许多。

  完全不怕警制武器攻击的装甲车,一边放手的使用连发机炮把身边的警察轰成碎块,一边全功率发动引擎死命的把武装警察撞倒,然后辗上去。在数十辆装甲车的带领下,宪兵们也如猛虎入羊群一样,端着军制武器,疯狂的扫射着四周的武装警察。眼前血腥的一幕,把没怎么见过血的宪兵们引入了嗜血的修罗道,他们居然不接受战意全无者的投降、不理会倒地受伤者的哀号,尽情的屠杀着落入下风的武装警察。

  宪兵们疯狂的举动让武装警察恐慌的往工厂那边溃退,原本还得意洋洋虐杀着敌人的蝶舞会成员,被外面激烈的枪声和凄惨的叫声吓了一跳。蝶舞会的老四和老五相视了一下,立刻带人往外跑去,他们不相信宪兵和警察翻脸了。而喘过一口气的残余黑帮分子也紧张的握着武器,静静的聆听着外面的声音,他们虽然知道宪兵来帮忙了,而且和警察翻脸了,但却不知道是谁胜了啊。

  老四和老五跑到外面一看,发现警察像被赶羊一样的被宪兵往这边赶,不由大吃一惊,老四失声喊道:“宪兵怎么敢攻击警察啊?难道他们不怕……”老四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道耀眼的光束朝这里飞来,不由吓得大叫:“哇!快躲!”

  轰的一声,老四等人原来所在的地方被炸了一个大坑,老四晃晃满头的尘土从角落爬起来骂道:“******!宪兵司来真的了,居然连大炮都拉来了!”

  老五同样也是满头灰尘,但他顾不上清理,焦急的对老四喊道:“四哥,快和总长联系,让靠山来制止宪兵司,不然我们全都得完蛋!”

  老四忙点头掏出通讯器准备联络总部,但是后方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一个大汉慌忙跑来喊道:“大哥,那帮家伙不要命的冲出来了!”

  原来那些黑帮分子看到那发爆炸的炮弹,立刻知道是宪兵胜利了,所以立刻冲出来准备和宪兵一起夹击蝶舞会。怎么知道?警察没有炮的啊。

  被人像狗一样打的武装警察,看到工厂门口站有拿着武器的人,立刻如惊弓之鸟一样的开火攻击。蝶舞会的人被这双面夹击打得昏了头,立刻慌乱起来。

  老四慌张的冲着远处的警察大喊:“不要开枪!我们是蝶舞会的人啊!”

  随着老四的喊话,数十到激光扑射而来,一瞬间老四就变成了蜂窝。老四至死也不知道他不喊他是蝶舞会的人还不会死得这么惨,因为那些武装警察就是因为蝶舞会才会被宪兵赶尽杀绝,一肚子火气的他们能放过蝶舞会吗?

  抽着香烟,腻意坐在装甲车内的谭副官,一边看着屏幕传来外面的情况,一边拿起话筒说道:“把他们赶进工厂就可以了,记住不要追进工厂,在外面围住就行。”在喇叭传来部下遵命的回应后,谭副官关掉通讯系统后嘿嘿一笑想道:“先让他们自相残杀一会儿,等他们全进入工厂后,几发炮弹就能把他们炸个精光,嘿嘿,这样多省事啊。”

  谭副官在暗自得意了一阵后,想起自己还要做的事,忙从身上掏出通讯器,先拨通了个号码并只说了句:“可以行动。”就挂掉,然后再拨通宪兵司长的号码。

  “什么?警察司这帮猪猡实在欺人太甚!给我狠狠地打,把他们全部消灭都没有问题!”坐在宪兵司长办公室的宪兵司长听到谭副官那加油添醋的汇报,气就不打一处来。火气冲天的他立刻命令布置在各警区戒备警局的宪兵发动攻击,他准备把警察司这个讨厌的家伙给一锅端了。想到自己调动了这么多军队,占领蝶舞会的地盘时肯定少了好几块。宪兵司长不由叹了口气,摇摇头想到:“妈的,算便宜情报司好了。”

  宪兵司长给自己倒了杯酒,端着酒杯来到窗口,看着外面的夜景不由露出得意地笑容,以后这个星球就是自己的了。在宪兵司长准备仰头喝酒的时候,后面传来敲门和开门的声音。宪兵司长好奇的回头看去,这一看立刻让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站在门口的不是宪兵司长的卫兵,而是一个蒙着脸,身穿紧身黑色战斗服的大汉。此时这大汉手中握着的黑色手枪,正对准了宪兵司长。

  看到这个大汉臂膀的徽章,宪兵司长只来得及说了句:“人质解救部队……”就在一声微弱的枪声中,直挺挺的摔倒在地,而窗口那面高强度防弹玻璃,则在枪响的同时染上了一大片红白相间的液体。

  蒙面黑衣大汉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转身就走,在转身走出房门的时候,他按住耳朵说了句:“1号目标清除,汇报情况。”在大汉身影消失的时候,还可以隐约听到:“2号目标清除,3号目标清除……”最后传来大汉一句话:“任务完成,全体撤离。”后,就没有什么声息了。

  从窗外看去,可以看到数十道黑影快速的,分别从宪兵司的各栋楼房跑出来,在集合一下后就飞快的消失在夜幕中。此后整个宪兵司总部一片寂静,是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那种寂静。

  

第六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