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69

  SK23连队的女兵看到唐龙突然跪在地上,被吓了一跳,慌忙走前来想扶起唐龙,却不知道唐龙正聆听着2号星零告诉他所有事情的真相呢。

  几个敏感的女兵突然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因为她们感觉到从唐龙那散发出来的杀气。正当她们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察觉到自己机甲上的内部通讯被启动了,接着唐龙那杀气腾腾的话语就传了过来:“我知道李丽纹她们在哪里了。”

  “在哪?”正在无夜宫到处乱窜的机甲女兵们,都在听到唐龙的话后第一时间,同一口吻地问出这句话。

  “在情报司手中。”唐龙这淡淡的话里却隐含着浓烈的杀机。

  “情报司?不可能吧?不是情报司说她们被绑架了……”一个性急的女兵才说出这话就闭上了嘴巴。所有的女兵都想到了,大家会认为李丽纹她们被黑帮绑架,还不是因为情报司是这样说的,至于真正的情况谁知道啊。

  “长官,情报司为何要绑架李丽纹她们?”洁丝这个队长开始出声询问。

  唐龙一边听2号星零讲述,一边向部下传递:“一开始只是宪兵司借着我和蝶舞会的小矛盾,想乘机吞并蝶舞会,宪兵司可能觉得力量不够而拉上了情报司。情报司这喜欢耍阴谋的家伙,就想出借我的名号乘机吞并整个星球的黑帮和宪兵司及警察司的阴谋,当然这点宪兵司是不清楚地。他们为了激怒我,也就想出绑架我部下的这个行动了。”唐龙的话立刻让女兵们震惊不已,谁也没有想到绑架事件居然是个这样的阴谋。

  “那个……为什么情报司和宪兵司会想要激怒您呢?”第一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洁丝有点不解的问。

  唐龙没有立刻回答洁丝的问话,因为他被2号星零的话震呆了,2号星零笑着解释道:“唐龙啊,他们会借用唐龙这个名字是希望把黑锅给唐龙背,因为唐龙在联邦高层的印象是个大灾星哦。”

  “灾星?我怎么会变成灾星?”唐龙异常不解,自己又没害过什么人,怎么会给联邦高层一个灾星的印象呢?

  “那是因为……哦,对不起,姐姐也不知道耶。”2号星零本来想把联邦高层为何会认为唐龙是灾星的原因说出来,但它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话,唐龙肯定会不高兴,也就用不知道推托过去了。

  唐龙从电脑姐姐开头的那句听出电脑姐姐是知道的,本来想追问,但唐龙突然间想起参军以来遇到过的那些事。虽然隐约有点明白灾星之名的来由,但是唐龙还是很迷惑,自己参军以来,不但没有害过人,而且还整天被人迫害。但不知道怎么的,自己老是逢凶化吉,而和自己接触的人却都遭到不幸,难道因为这样就被认为是灾星?

  猛然间,唐龙想起那些在自走炮舰中死去的数万名士兵,不由低下了头,自己确实是灾星啊。

  2号星零看到唐龙神色黯然,不由出声说道:“唐龙知道了?”

  唐龙缓缓的点了点头,语气沉痛的说:“我确实是灾星,凡是和我接触的人都会遭到不幸的。”

  2号星零不理解唐龙为何如此在意这些事,小说上的主人翁不是异常欢快的杀掉他的敌人吗?当然,2号星零是不会用这些来安慰的,它依靠不久前分析得到的唐龙性格的资料,然后通过资料搜寻解决方法,从而作出了它认为有效的方案。

  2号星零用带着一种轻柔抖音的语气对唐龙安慰道:“唐龙不用沮丧哦,那些遭受不幸的都是想危害唐龙的人呢,唐龙的伙伴不但没有遭受不幸,而且还很幸福的哟!像上次唐龙所在的那艘自走炮舰的部下,他们不但从战场上活了下来,更是因此而立了大功。现在他们都是准尉以上的军官了,要知道可没多少人能够才参军一年就当上尉官的哦。还有啊,像SK23连队的人,她们不也是在遇上唐龙后才能脱离苦难获得自由,并能够开始追求幸福的吗?”2号星零在自己的声音里加了一些震动波,可以使听的人觉得听到话是正确无比的。

  唐龙听到2号星零的话眼睛不由一亮:“对耶,自走炮舰那些死去的人,不是因为不听我的话被帝国消灭,就是服从帝国命令反过来攻击我,而被莫名其妙的炸死。这些遭受不幸的人都是想危害我的人,而我的伙伴却都活得很好呢。既然我的伙伴很幸福,我何必在意那些迫害我的人幸福不幸福呢?谢谢你的开导,老姐。”由于唐龙处于半催眠状态,所以他没有追问自己最早的那几个部下在哪。

  自上次自走炮舰事件后,唐龙心中一直有个阴影,那就是那些莫名其妙死去的自走炮舰士兵。对于那些什么因他关系而倒霉的高官,他可从没放在心里哦。

  以前唐龙虽然对自己做过多次的暗示与安慰,但由于唐龙自己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解脱,所以这个阴影始终没有完全消失掉。可现在因为2号星零的关系,终于让唐龙完完全全消去了以前的阴影,并且让唐龙开始形成对自己人是异常关爱和照顾,而对敌人则是毫不留情的风格。

  2号星零很娇柔的笑道:“唐龙不用跟姐姐客气,无论发生什么事姐姐都是永远站在唐龙这边的。”2号星零以为自己这话能让唐龙感动不已,可惜唐龙被没有听到回答的洁丝再次发问而干扰了。还有点催眠状况的唐龙,立刻把心神转到回话上面去了,从而唐龙没有听到2号星零说的这句话。知道自己娇声娇气说出来的话白费了,不由气得2号星零对洁丝埋怨不已。

  当唐龙把情报司假借自己名号的原因告诉女兵们后,女兵们立刻说出和2号星零那大同小异的话来安慰唐龙,搞得唐龙感动不已。而2号星零则更是大吃干醋,因为自己安慰唐龙,唐龙只是感谢一下就了事,哪里有现在这样感动。

  洁丝有点焦急的问道:“长官,那么李丽纹现在在什么地方?”

  唐龙还没问2号星零,星零就说道:“对不起唐龙,姐姐是在通话记录上获知刚才那些事的,但是对于他们在何处关押唐龙的部下,却因他们没有在通话上说出地点,所以姐姐不能知道。姐姐是不是很没用?”说着,2号星零就哀怨的看着唐龙。

  其实2号星零在说谎,因为凡是有电子设备的地方,它就能知道那个地方发生的事情,不然它如何能知道情报司和宪兵司商量的事。曼德拉他们商讨的时候是在餐厅里面对面的说话,没借用任何电器哦。做出哀怨神情的2号星零暗自想到:“哼!居然让星零不舒服,就算是唐龙也没情面讲!星零就是不说,星零就是喜欢让你们再多担忧一阵,反正她们好好的睡着觉,不会有事的。”

  看到2号星零那哀怨神情的唐龙,立刻浑身不自在的安慰道:“怎么会呢?老姐很厉害……啊,不,不,应该说老姐是全宇宙最厉害的!”

  “真的?”2号星零有点怀疑的问。

  “真的。”唐龙忙点着头说。

  “不骗姐姐?”2号星零再次问。

  “不骗姐姐。”头开始发涨的唐龙忙答道。他感觉到现在这个电脑姐姐变得很难缠,以前那个电脑姐姐虽然也同样难缠,但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成熟女子,可这个电脑姐姐给人的感觉却像个小女孩,难道电脑姐姐感染了病毒才变成这样?

  “姐姐好高兴,让姐姐……”2号星零刚想改变主意把李丽纹她们被关押的地方说出来,可惜早就怕怕的唐龙已经借着回答洁丝的问题,摆脱2号星零的纠缠。唐龙的动作,立刻让2号星零气得暗自咬牙决定,除非唐龙求自己否则永远不说。

  “不用担心,虽然我们不知道李丽纹她们在哪,但我们知道在情报司手中就行了。”对唐龙这句话,洁丝有点不解的问道:“长官,我们是跟情报司要人吗?”

  “不,直接跟他们要人,他们会一口否定,甚至灭口来个死无对证。毕竟我们得到的只是情报,而不是证据。”唐龙笑道。

  “那要怎么办?”洁丝焦急的问。

  “这就简单了,现在这个星球除了警察司是站在蝶舞会这边,其他势力都是情报司的。这两方面都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我们就尽情的破坏,直到情报司主动把人交出来。因为按照他们的计划就是借我的手消灭其他势力,直到大势已定后才会把人交给我。现在我给他来个通杀,管他什么人全部干掉,嘿嘿,相信他们为了安抚已经疯狂的我们,肯定会把人交出来的。”唐龙阴阴的笑着说。

  “可是,这样做的话,这个星球不是一片混乱?这可是旅游之都啊!”洁丝担忧的问。

  “这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曼德拉在设计我的时候,一定已经想好解决的办法了。有人帮我们收拾,还客气什么?就让他们见识一下灾星的力量吧。”说到这,唐龙不由嘿嘿的笑了起来。

  洁丝和女兵们听到这,都点点头认同了唐龙的话。在她们心中,唐龙这个长官排第一位,排第二位的则是自己的姐妹,而第三位才是自己。跟这些相比,其他人算什么?管他们死不死呢。

  不要怪她们思想狭窄偏激自私,她们才没有那么高尚,关爱自己喜爱的人有什么不对?至于躲在唐龙身上的2号星零,更不会提出什么异议。毕竟它的心态还不怎么成熟,要是唐龙是邪恶的,随便哄哄2号星零,让它毁灭联邦它都会快快乐乐去干。

  埃尔看到唐龙和那些机甲士兵都一动不动的,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悄悄的往远处躺在地上的那几张磁卡挪动着。而老六看到埃尔动了,忙第一时间往口袋里塞了几根蓝金条,然后一脸贪婪的看着唐龙手中那叠证券。不过他也知道虎口夺食的危险,所以吞吞口水,朝远处那装满耀眼铂石的箱子的方向缓慢移动着。

  已经和女兵们商讨完的唐龙,当然看到了埃尔和老六的动作,但他没空去理会,继续翻动着手中的证券。2号星零是电脑程序,所以不会像人类那样有意见就什么都不帮忙,它是习惯一事对一事。所以虽然已经决定不说出李丽纹她们的地址,但还是会帮唐龙扫描证券的编号。

  看到唐龙翻动证券,埃尔和老六都吓得停止动作。但看到唐龙并没出声喝止自己,也就胆气一壮,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

  在老六就要抓住铂石的时候,一个机甲士兵已经抢先把箱子合起来提在手中。而埃尔则刚把磁卡捡起来,就听到唐龙笑道:“哈哈,谢谢埃尔先生帮我捡起来,谢谢啰。”在唐龙说出这话时,一个机甲士兵已经一手握枪,一手张开伸在埃尔面前。

  看到这个士兵的雷鸣枪枪口,有意无意的对准自己,埃尔不由苦涩的打个哈哈说句不客气,就无奈的把磁卡交给这个士兵。不过他脸上虽满脸的平静,但心里却骂开了:“******死唐龙!你要这磁卡干什么?你以为这是银行卡啊!”当然他认为唐龙只是好奇才会要磁卡的,相信唐龙在看了磁卡内的内容后一定会丢掉,只要自己严密监视唐龙就一定能把磁卡捡回来。

  唐龙当然是从2号星零口中知道了这些磁卡的用处,对于想吞并蝶舞会的情报司来说,这可是情报司的命根啊,怎么能不把它抓在手中呢?

  唐龙随手把已经扫描完的证券丢给一个士兵,接通外面雇佣兵的对讲机后说道:“各位雇佣兵的兄弟,我是你们的雇主——唐龙,我这里有价值一万亿的蓝金,只要你们听我命令灭掉蝶舞会,这些蓝金就是你们的了!”

  埃尔听到唐龙报出名字不由吓了一跳,自己特意隐瞒唐龙的身份,居然被唐龙这么一下子捅破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唐龙不是一直很配合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吗?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啊?不过,这样也好,到时候将有更多人知道漫兰星的****是唐龙搞的,就怕那些雇佣兵听到老板是灾星唐龙会被吓跑。这也是自己为什么隐瞒唐龙身份的缘故。

  而老六则张大嘴巴看着唐龙,这家伙有病还是怎么的,居然把这么多的蓝金送人?就算要请雇佣兵也不用这么多吧?一兆能够请上千万的雇佣兵为自己做事啊,外面应该没有这么多人吧?实在太浪费了,真是所谓不是自己的钱用得不心疼啊。

  外面的雇佣兵听到唐龙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伙伴。唐龙,灾星唐龙居然是自己的老板?!妈呀,和他粘上关系都没好下场的啊!雇佣兵们想到这点都准备开溜了。但是当唐龙说出那价值一万亿的蓝金这句话时,所有人都呆住了。

  一个脑袋比较迟钝的雇佣兵,板了几次手指也没搞清楚一万亿是多少,不由向身旁的伙伴求救道:“兄弟,一万亿是多少啊?”

  被问话的雇佣兵毫无反应,因为他两眼呆滞的看着前方,微张着的嘴巴哗啦啦的流着唾液,直到他被伙伴猛推几下后才反应过来。等他听清楚伙伴的问话后,立刻激动地跳起来喊道:“一万亿就是一兆!一兆啊!”

  这个雇佣兵响亮的喊声立刻让所有的雇佣兵清醒过来,雇佣兵们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是打自己一个耳光,而后拉着身旁的伙伴问自己有没有听错。看到雇佣兵们的动作,那些被捆住的富豪们都傻了,这些强盗怎么这么古怪?一兆一兆的喊,在说电台兆赫吗?

  雇佣兵的团长虽然也一样激动,但却不会像部下那样疯狂,而是全围在莱恩身旁,都把通讯器关掉后才推出一人问道:“兄弟,那个唐龙……哦不,我是说,我们的唐大老板说的话可信度有多少成?”这个问话的团长,发现自己附近有个被捆成一团的大胖子,不由一脚把他踢得远远的。

  也关掉通讯器的莱恩两眼放光的吞吞口水说道:“十成!老板肯定是找到蝶舞会的金库了!”团长们虽然听到这话也是吞吞口水,但还是担忧的说道:“老板怎么会愿意拿出这么多钱做酬金?那可是一兆啊,老板会不会事后反悔呢?他要反悔的话,我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敢对他怎样,绝对拿不到钱的!”

  莱恩嘿嘿一笑:“放心,老板是什么人?凭他的身份才不会说话不算数呢。再说了,一兆算什么,没听老板说的?这一兆是说蓝金的价值啊!蝶舞会的金库就只有蓝金吗?老板得到的肯定是这些蓝金的数十倍啊!所以啊,老板吃肉,还怕我们没汤喝吗?安心啦!”

  莱恩话才说完,唐龙的话就传进了雇佣兵的耳中:“没错,我吃肉的话,决不会让我的手下连汤都没得喝,各雇佣兵团的团长进来,让你们知道我有没有说谎。”

  雇佣兵们听到这话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团长,而这些团长们则一阵骇然,因为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把通讯器关掉了,怎么唐龙还能够听到自己说的话呢,要说这是巧合,那自己的通讯器为何会自己启动呢?

  此时一个机甲战士走出来向团长们招招手说道:“跟我进来。”听到这女性的话语,团长们更是一震,他们不知道这些看不到容貌的机甲战士居然是女的。不过想到唐龙的事迹,又释然了,现在的唐龙除了那个军妓连队外根本没有一个士兵可用。当然这军妓两个字只能心中想,绝不敢说出来,鬼知道那个护短的唐龙听到后会不会把自己干掉呢?

  对外面说完话的唐龙对呆呆看着自己的埃尔和老六说道:“既然你们进了宝山,那么就不要空手而回,这些蓝金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当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吧。”

  虽然埃尔两人心中暗骂:“想做人情的话,怎么不给我几张证券或几枚铂石?”但是他们仍立刻扑向像山般高的蓝金,拼命的往怀里兜里塞,最后觉得还是吃亏,干脆脱下衣服打包起来。

  跟着机甲战士进入密道就开始忐忑不安的团长们,在看到蓝灿灿的蓝金山时,全都傻了。不过当他们看到埃尔和老六疯狂拿着蓝金的动作后,立刻清醒过来。虽然知道这一定是唐龙同意他们拿的,但还是心疼不已,拼命的在心中叫着:“拿少点!你们拿不了那么多的!想被压死啊,那么贪婪!”

  没办法,这些团长们已经把这些蓝金当成自己的了。团长们还有领导人的气度能够忍让,毕竟他们知道埃尔两人拿不了多少。要是他们那些士兵跑进来,看到埃尔和老六的样子,恐怕会心疼得掏枪射击呢。

  唐龙看到团长们傻傻的样子不由干咳一声唤醒他们,团长们看到唐龙看着自己,慌忙立刻行个佣兵礼,大喊一声:“老板!”

  “嗯,这些就是这次的酬金,你们愿不愿意接受我的委托?”唐龙指着四周的蓝金说。

  团长们猛点着头表态道:“愿意愿意,只要老板一句话,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很好,那么叫些人来守住这里,其他人跟我去消灭蝶舞会!”唐龙说完就带着部下走了。

  团长们虽然向唐龙的背影行礼,但都偷偷打量着机甲战士提着的两个箱子,暗自猜想两个箱子值多少钱。等唐龙离开后,他们立刻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对埃尔和老六说道:“两位先生,需要我们帮忙吗?”

  埃尔和老六这才抬起头来看看四周,发现十几个大汉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而唐龙他们则不知哪去了。吓得他们忙说不用不用,然后就提着几百斤的包裹,一溜烟的跑了。

  莱恩目瞪口呆的自语道:“好厉害!居然能够提起这么重的东西,而且还跑得贼快!你们说是不是……”回头询问伙伴的莱恩再次呆住了,因为那些团长居然像埃尔他们一样的扑进金山,拼命的把蓝金塞进腰包。

  “咳咳,我说兄弟们,现在是什么时候啊?要是老板一气之下取消委托,我们就连根屁毛都别想捞到!”莱恩干咳一下后提醒道。

  抱着蓝金的团长们听到这话立刻把蓝金扔掉,一边往外跑一边叫嚷道:“快!快走!”莱恩摇摇头,这些人哪。当然,他在离开时,还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满屋的蓝金。

  当团长们跑出外面的时候,他们已经商讨好了,金库门被重新封上,并贴上了十几条团长们写的封条,然后每个团都把自己最精锐的部下挑出一半来守卫。如果不是莱恩提醒要保持战斗力,这些团长恐怕把所有精锐留下来。但就算这样,留守金库的雇佣兵也有两千多人。

  从团长口中证实确实有一兆酬金的那一刻,雇佣兵们那个准备勒索富豪们的计划就破产了。不过雇佣兵们并没有什么失落,甚至还争先恐后的把刚才从富豪身上搜到的那些手表、戒指之类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扔到地上不要,因为他们准备空出口袋来装蓝金啊!

  惦记着那些磁卡的埃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那些蓝金的,居然在唐龙登上漂浮车的同时,他就跟了上来。上车后的埃尔,打量一下四周,发现唐龙身边没有箱子,就断定被唐龙送走回酒店了,毕竟战斗的时候带着箱子不方便嘛。

  本来他还想命人去花都酒店抢夺箱子,但想到这样做肯定会被唐龙怀疑,如果唐龙把火烧到情报司,就算总统出马恐怕也不能免除情报司的灭亡吧?想到这些,埃尔立刻打消了念头,决定还是静静等待,免得惹火了这个灾星。

  唐龙看到埃尔心神不定的动来动去,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但也不说破。向部下说出蝶舞会最近的一个夜总会的方位后,就下令出发了。

  地上那些被捆住的富翁们,总算等到那些从刚才起就远远躲着的警察前来解救了。这些富翁们一边骂着警察是废物,一边整理衣服。恢复斯文样的他们在警察的恭维下,以及在那些获救的无夜宫小姐的亲切关怀下,总算稍微平息了一些怒气。但他们一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立刻痛骂起那些强盗来。

  其中那个被某个雇佣兵团长踢了一脚的肥头富翁,一边揉着被踢疼的地方,一边高声叫嚷道:“各位!刚才我从那些强盗头目口中听到他们老板的名字了,那些强盗的老板是一个叫唐龙的人!我们联合起来搞死这个叫做唐龙的浑蛋!”

  听到他的话,其他富翁们纷纷咬牙切齿的表示赞同,一定要把这个叫做唐龙的家伙搞死!也是,平时高高在上的他们,如何丢过这么大的脸,如何受过这样的侮辱,不报复怎么行呢?

  不过一个见多识广的富豪突然大叫一声:“唐龙?你说强盗们的老板是唐龙?”

  第一个叫嚷的肥头富豪点点头说道:“对呀,强盗们的老板就是唐龙,怎么?你认识他?”说着和几个头脑笨笨的富豪目露凶光的围了上来,准备当这个富豪一说认识时就好好教训一顿。不过这些笨笨的富豪立刻发现,此刻四周居然没有一丝声音发出,寂静得吓人。

  他们还在奇怪怎么变得这么静的时候,又惊讶的发现身边的富豪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而且好些富豪双腿开始抖个不停,更多的富豪则是掏出手帕不停的擦着额门。而那些原本满脸悲切之色,贴在富豪身旁撒着娇以期能获得一些安慰金的无夜宫小姐们,却都两眼放光的露出迷人微笑。笨脑袋的富豪们不由看痴了,自己扔了这么多钞票也没见她们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啊。

  觉得很奇怪的肥头富豪,刚想发问怎么了,却发现那些围在四周巴结着的警察,居然像兔子一样,夹着尾巴溜了。而且警察才刚走,就有好几个富豪一边说着:“哎呀,反正我们没有什么损失,还是算了吧。”一边往外退。更离谱的是绝大部分的富豪居然是一声不吭,转身就跑。而且还跑得很卖力,像是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他们似的。

  肥头富豪和他的笨笨兄弟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周的人跑光,等到连身边的美女都走了,他们才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劲。笨笨富豪们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想打退堂鼓。可是,一阵呼啸而来的警笛声,让他们挺起了腰杆留在原地,有警察撑腰自己还怕什么。

  这些听到匪徒撤走了才耀武扬威跑来的数十车武装警察,一下车就立刻用枪指着那些笨笨富豪,威风凛凛的喝道:“举起手来!你们这帮万恶的劫匪!”

  高举双手的笨笨富豪立刻乱糟糟的嚷道:

  “我是XX财团的董事长!”

  “我是XX大律师!”

  “我是XX议员!”

  “我是……”

  而在报出各自的名号后,他们还很有默契的一齐喊道:“我们不是劫匪!我们是受害人哪!”

  可能是这些富豪的名头响亮,可能是这些富豪的猪样不像劫匪。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武装警察在听到富豪们的叫嚎后都放下了枪。

  一个挂着局长警衔的警官,挺着大肚子从警察中走出来,先威风的瞪了对富豪们一眼,然后才喝道:“劫匪呢?跑哪去了?”

  富豪们还没来得及回话,一个响亮的声音就从无夜宫传了出来:“臭条子!蝴蝶会得罪了我家老板,我家老板正在找蝴蝶会晦气,识相的别多管闲事!” 富豪和警察闻声立刻把目光转向无夜宫大门的方向。

  他们当然是立刻看到门口站着数十个端着武器,吊儿郎当嘿嘿笑着的黑衣大汉。不用想,刚才那句话就是这些大汉当中一人说的。富豪们看到雇佣兵,立刻打个寒颤躲到警察背后。而警察则是先躲在警车后面,然后才举枪瞄准这些大汉。

  这些雇佣兵是防止警察找上门,布置在门口监视外面情况的。他们在看到富豪们听到唐龙名头后屁都不敢放就溜掉的情景,不由兴趣大增,准备用唐龙的名字来吓唬一下警察。反正就算没吓走,自己这两千人应该也能抵挡得住。而现在看到警察的动作,雇佣兵知道唐龙的名头确实顶用,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分局长被气得脸都绿了,很想就这样下令开枪。但很会看清形势的他,当然知道大汉们会这么猖狂肯定有大后台,所以准备问清楚了再作决定。

  他从警车后钻出来,正了下警帽后对雇佣兵喊道:“我是74分局的局长。无夜宫是正当营业的夜总会,就算你们有什么纠纷,也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而不是这样使用暴力。要知道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分局长喊完场面话后,才喊最主要的话:“你们老板是谁?”

  一个像头目的雇佣兵先是冷笑自语了一句:“违法?哼哼,你们这些警察居然有脸说‘违法’这两个字!”然后高声喊道:“唐龙!我们老板叫做唐龙!听清楚没有!唐龙就是我们的老板!”

  “唐龙?”分局长先是迷惑的喃喃了一句,但很快满脸震惊的失声喊道:“灾星唐……”虽然后面那个龙字被他用手挡在嘴巴里没有说出来,但他的那半截话已经让其他警察知道目标是谁了。瞬时间,原本紧张兮兮没有说话的警察们立刻悄声低语起来,而且还不可控制的往后退着。

  直到现在,笨笨的富豪们才从警察们的低语中知道那个唐龙是什么人。妈呀,没想到那些强盗的老板居然是那个,在做出害死数万士兵、把前总统拉进监狱、把一个四星大将逼得叛逃、枪杀数百名联邦军官、差点让联邦军解体等等这些大事后,仍能快乐过活的灾星唐龙啊!

  笨笨的富豪们终于不再笨了,缩缩脖子,脚底抹油的溜了。没办法,那灾星连那些大官都敢害,还怕自己这些只是手里有点钱的人?不溜找死啊?

  如果唐龙看到这些人的表现,肯定是苦笑的摇摇头说:“唉,负面谣言又变本加厉的扩大了。”

  

第六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