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70

  雇佣兵看到警察们的样子,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而那个头目则感叹道:“老板够厉害,不论是基于什么原因,只是报出他的名字就能让人动摇成这样,说明老板做人很成功的呢。”

  听到头目的话,雇佣兵们都露出羡慕的眼神,纷纷想到:“如果报出自己的名字后能让人这样,就是死也是值得了。”

  听到雇佣兵们的笑声,分局长的脸色已经绿得发紫,他很想破口大骂唐龙,但是看到部下眼中都露出畏缩的神态,他的心不由紧缩起来。他从没想到平时这些横行霸道的警察,居然会这么怕一个只在口头中流传的小青年。

  正当分局长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个雇佣兵头目再次喊道:“那位局长大人,这里的秩序就拜托你们警察来维持了哦。”说完就把雇佣兵们带回去守金库了。和警察那难看的脸色比起来,雇佣兵们还是觉得金库的金属门更有看头。

  分局长听到这话不由咬着牙齿的想道:“******!不但不能抓这些劫匪,还要给他看门?妈的!老子惹不起你唐龙,我还躲不起吗?”想着就准备带队回去。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察慌慌张张的跑到他身旁,满脸惧色的悄声低语道:“局长,宪兵司开始攻击我们警察司,几乎整个星球的分局都遭到攻击了!上头叫我们回去帮拖啊!”

  分局长猛地一震失声喊道:“宪兵攻打我们警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话才刚说完,立刻发现大事不妙,因为他的声音太大了,搞得身旁的警察都听见了。而这些警察咋呼的把这消息传播出去,立刻让所有的警察都震惊起来。

  汇报的警察埋怨的看了局长一眼,如果不是怕其他人知道,刚才自己那么小声干嘛?心有怨气的他立刻大声的回答道:“详细情况不知道,但是宪兵除了攻击我们分局外,还攻击蝶舞会在各地的产业。”

  “情况汇报上去了吗?我们司长有什么命令?”分局长焦急地问。

  “我们联络不上司长,各地的分局是各自为战。”汇报的警察摇摇头说。

  “联络不上?就算联络不了演唱会里面的司长,难道也联络不上演唱会外面的警官吗?”

  汇报的警察苦涩的说道:“联络是联络上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演唱会外面的警官居然回应说,他们已经脱离警察司投入情报司,然后就不再和我们联络了。”

  “啊!怎么会这样?为何情报司和宪兵司会一起对付我们?他们不是水火不容的吗?”分局长失魂的喃喃说道。

  那个汇报的警察思考了一下说道:“局长,你看有没有这个可能,因为唐龙要对付蝶舞会,所以宪兵司和情报司就帮忙对付我们这个蝶舞会的后台?”

  分局长听到这话,猛地一震,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两个司会联合起来对付警察司,也明白为什么宪兵司会在攻击警局的时候还抽出手去攻击蝶舞会,敢情一切都是为了灾星唐龙啊!

  汇报的警察看到局长还是呆呆的,不由再次提醒道:“局长,我们要怎么办?呆在这无遮无挡的地方,宪兵司一下子就可以干掉我们的!”

  分局长没有回答部下的话,反而问道:“你说我们和宪兵打起来的话,谁比较厉害?”

  警察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局长一眼,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们是警察,他们是军队,没得比。”

  分局长没有在意部下的语气,而是抬头扫了一眼身旁那些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警察们,然后说道:“刚才我们接到唐龙先生要求我们警察帮助他维护这里秩序的请求,就算没有唐龙先生的请求,维护社会秩序也是我们的义务,所以现在马上开始执行任务。”

  原本听到宪兵司和情报司同时和警察司为敌的事而满眼恐惧之色的警察们,在听到局长这话后先是满脸迷惑,但很快变成了欣喜若狂的表情。从刚才两个长官的对话中,他们已经知道情报宪兵这两个司都是站在唐龙那边的。既然这样,那么自己站在唐龙这边,应该不会被攻击吧?

  那个汇报的警察看到兄弟们精神奕奕的在无夜宫四周站岗,不由向局长问道:“局长,我们借着这个名头能够让宪兵不攻击吗?”

  分局长叹了口气说道:“试试看吧,你把74分局接受唐龙请求,维护无夜宫秩序的消息传给宪兵司,然后让其他分局试试发出接受唐龙请求的消息,看看那些宪兵会不会攻击吧。”

  正遭受猛烈炮火攻击的警察司53分局,分局的所有警员都胆战心惊的躲在破烂不堪的警局内。他们搞不清楚为何宪兵会突然进攻警察,也不知道宪兵的攻击什么时候才会停,他们只能无助的等待灾难来临了。

  一个满身灰尘的警察快步跑到局长身边,把一份文件递了过去。局长不耐烦地骂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拿这东西来烦人?”

  警察忙说道:“不是的局长,这是74分局对外发布的通告。”

  “通告?是投降通告吗?”局长急切的接过文件。打开看了一下后,有点狐疑的说道:“这个……有效吗?”

  “不管它有没有效,现在我们只能试一下了。”警察无奈的说。

  局长没有说话只是沉重的点了下头,平时高傲惯了的他如何能够接受庇护于人的事呢?但不接受就是灭亡,所以他只能作出屈辱的决定了。

  已经悄悄夺得所有宪兵指挥权,坐在临时指挥部指挥战斗的谭副官,突然接到数十个部下传来的报告。谭副官看着报告书不敢相信的喊道:“不可能吧?唐龙会请求警察帮助维护秩序?!绝对是骗人的!给我继续进攻!”

  一个谭副官的亲信宪兵立刻敬礼准备去传达命令,但是才刚转身就被谭副官叫住:“等等,还是叫他们停止攻击吧,唐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知道唐龙是什么货色的宪兵,当然立刻执行长官新的命令了。

  在宪兵离开后,谭副官掏出通讯器输入了一个号码,刚接通谭副官就急切的说道:“曼德拉先生,唐龙居然请求警察维持秩序,鉴于顾及不要得罪他,我已经让士兵停止攻击了。看来等下对士兵们说什么警察血洗宪兵司总部的演讲稿看来需要更改才行。”

  虽然听不到曼德拉的回应,但却可看到谭副官点着头说:“嗯,我会对士兵们说是蝶舞会报复宪兵司,在不久前血洗了宪兵司总部。好,就这样。”说着挂掉通讯。

  谭副官才开始酝酿新的演讲稿没多久,就被一个士兵冲进来打断,这个士兵神色慌张的喊道:“长官不好了!我们已经和数十支进攻蝶舞会各地产业的部队失去联络!在和他们的失去联络前曾接到他们报告说遭到一群神秘部队攻击!”

  “什么?!”谭副官被吓得跳起来喊道:“到底怎么回事?”

  士兵忙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只报告说有一群火力强悍的机甲战士和武装人员突然出现,然后二话不说就疯狂攻击他们。”

  谭副官还在思考这神秘部队是那个势力的时候,又一个士兵慌张的跑进来喊道:“长官,唐龙在攻击我们!”

  “唐龙?谁说唐龙攻击我们?”还在想着神秘部队的谭副官条件反射的问道。

  士兵忙说道:“是一支攻击蝶舞会的部队发来的报告,他们说有一群机甲战士突然出现并攻击他们,而其中有一个机甲战士一边四处开炮,一边大叫着‘我是唐龙,把我部下送回来!’长官,情况紧急,那支部队说快顶不住了!”

  谭副官心中一惊,唐龙这话是对蝶舞会说的,还是对宪兵司说的?按理在自己投靠情报司后,原本让宪兵司灭亡的计划就取消了呀,难道曼德拉背信弃义?不会,曼德拉这样精明的人不会不顾大局的,唐龙那话应该是对蝶舞会说的吧。

  “难道你们没有表明身份吗?”谭副官怒吼道。他已经知道唐龙就是攻击宪兵的神秘部队,而他则以为唐龙误会自己的士兵是蝶舞会的人才会攻击。如果部下表明身份,那么就不用被消耗那么多了。由于心疼自己兵力的减少,所以他才大吼大叫。

  “表明了,可是对方不理会。”第二个士兵如此说。而第一个士兵立刻插嘴说道:“长官,士兵伤亡惨重,所有遭到攻击的部队都被歼灭了!请快做定夺!”

  听到这话,谭副官第一个反应是唐龙不给宪兵面子!因为自己部下已经表明身份,你唐龙还攻击,不是不给面子还能是什么?所以他立刻一拍桌子恼怒的吼道:“******!给脸不要脸!别以为老子真的怕你这灾星了!攻击!给我调集所有部队攻击唐龙!一定要把他打成粉末!”

  两个士兵被这话吓了一跳,而说出请长官定夺那话的士兵,则在心中拼命埋怨自己。他以为是自己那想用士兵们惨重伤亡来打动长官,好让长官停止战争的话,激起了长官的怒火。

  他不是笨蛋,所以立刻思考出办法,开始从另一方面来让谭副官改变主意:“长官,真的要攻击唐龙吗?他有一队特殊机甲装备的士兵啊。”

  “特殊机甲?你说唐龙有特殊机甲部队?”谭副官不相信的问。曼德拉不是说唐龙自己解决武器吗?怎么唐龙会有特殊机甲部队?按理说唐龙是来旅游的,是不可能带着武器来呢?而且就算给他偷偷把武器带来了,但也不可能搞到特殊机甲来装备啊。

  士兵虽然心中嘀咕刚才不是汇报过了吗?但还是点头说是。至于另一个士兵,当然是猛点着头了。

  “他这支部队有多少人?”谭副官平稳一下心情问道。他会这样谨慎,是因为他非常清楚特殊机甲部队的力量。虽然这样的部队对太空战场没有什么帮助,但在登陆战中却是重要角色。100个这样的机甲战士,足于和几个装甲团较量了。

  “根据现场士兵的报告,起码有一百多个这样的士兵,同时还有近万的武装人员在旁帮助。”刚才说话的士兵立刻把情报说了出来。

  谭副官听到这话立刻皱起了眉头,一百多个这样的机甲战士,那不是要把所有宪兵叫出去才能和他较量了?就算打赢损伤也一定很巨大,可要这么放过他们,自己那口气又咽不下啊,总不能让部下白死吧?

  因咽不下那口气,而还在举棋不定的谭副官,再次接到了一个慌忙闯进来的士兵的汇报:“长官,不好了!在我们停止攻击警察分局后,那些分局的武装警察都朝唐龙那边开去,现在聚集在唐龙四周的武装警察接近十万人了,并且这些警察已经开始配合唐龙攻击我们!”

  听到这个消息的士兵们立刻神色恐慌的看着谭副官,谭副官知道完了,就算此刻所有宪兵出动,也消灭不了有了警察帮助的唐龙。他只能无奈的叹了一息命令道:“传令下去,命令所有宪兵立刻退回驻地,并向外发布停火通告。”

  士兵们听到终于不用打仗了,立刻响亮的应了声遵命!

  谭副官痛苦的柔着太阳穴,他搞不懂,本来按照计划顺利进行的行动,为何差不多到结尾的时候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动呢?按照计划,唐龙最多是装备一些军制武器,跑到蝶舞会的地盘叫嚷几声做做样子,其他事就和他没有关系的了。

  可他不知道从哪弄到了100多套特殊机甲,而且居然还能够找到这么多能使用这些机甲的人来用。更呕的是,唐龙不知怎么和警察拉上关系,先是替他们出面保他们,接着是让他们帮助他攻击宪兵。这乱七八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过想到自己发动战争的目的,一是要夺权,二是要引起骚乱并嫁祸给唐龙。现在权已经夺了,而骚乱本来就是唐龙引起的。既然目的达到,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稍微松了口气的谭副官,闭上眼睛仰着头靠在椅背上叹道:“唉,曼德拉和我都太小看唐龙这颗灾星蕴含的力量了。”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心情给曼德拉通电话,反正曼德拉会从他的情报系统中得到详细的汇报。

  埃尔现在觉得自己的脑袋很疼,疼得快要裂开了。让自己脑袋这么疼的元凶是那个拿着雷鸣枪四处乱轰的疯子。

  一想起这一路来看到的事,自己大脑就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一开始自己跟唐龙坐着漂浮车来到一处蝶舞会的产业,漂浮车才刚降落,唐龙他就立刻带着士兵扑了进去。结果当然是像捅了蚂蚁窝一样,里面的人立刻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而那些雇佣兵则又跟在无夜宫一样,对那些出来的进行捆绑搜身。至于唐龙和他的机甲士兵则在把人赶出来后,把这地方给围起来,然后来个万炮齐鸣,让这蝶舞会的产业瞬间变成废墟。

  唐龙把那栋建筑炸掉倒没什么,只要他没杀死太多无关联的人,反正就算再炸多几栋,情报司也能遮掩下去。可这家伙不知道是爱现还是什么的,惟恐天下不知道他存在似的一边利用所有机甲战士身上的传音系统播放重金属音乐,一边蹦蹦跳跳的朝下一个蝶舞会的据点跳去。

  是的,他就是像兔子那样蹦蹦跳跳的跳着移动。也不知道那些机甲设计师搞什么,居然会把这些机甲设计成能够在普通重力状态下一跳就有十几米高。唉,既然他喜欢跳那也懒得说他,但他却变态的一边跳一边扭屁股,并且还用他手中那把枪声响得吓人的手枪不断朝天射击,好像射不完能量似的。

  而那些同样穿着机甲的女兵,可能也和唐龙一样爱现,不但不制止他们长官的举动,甚至还跟着跳、跟着开枪。当然她们没有学他们长官那样一边跳一边扭屁股,可能她们也觉得那个动作很不雅观吧。

  不用说,一路的道路被他们跳得坑坑洼洼,一路的群众被他们吓得四散狂奔。这样一来,自己一早布置在蝶舞会各据点附近,用来封锁消息和阻拦记者及好奇旅客的黑帮和密探,全都没用了。******!当时起码超过十万部的摄像机拍到了唐龙扭屁股的影像。这样还封锁个屁,保密个屁,漫兰星完蛋定了!

  虽然知道漫兰星完蛋了,但自己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带着那票两眼发光的雇佣兵追上去了。不跟去的话,谁知道那个变态又会搞出什么事来。

  果然,才刚赶到蝶舞会的据点,就看到了让自己快昏倒的一幕,唐龙这家伙居然带着他那帮军妓和宪兵开战!蝶舞会据点外面的两千多宪兵,居然被唐龙这一百多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自己还没来得及制止他们,那帮雇佣兵就像恶狗一样的扑了上去。结果在自己来到唐龙跟前时,两千多宪兵已经全军覆没了。

  自己立刻责问唐龙干嘛要进攻宪兵,难道看不出宪兵在攻打蝶舞会吗?而他居然用不攻击宪兵,就会被宪兵杀死的理由来堵自己的嘴。妈的,刚才就看到你站在那里任由宪兵射击,连躲也不躲,而且还好整以暇的瞄准老半天才反击,那些激光枪杀得死你才怪!自己还想跟他细说详谈,可话还没出口,这变态又蹦蹦跳跳的跳往下一个蝶舞会的据点了。

  而到了下一个蝶舞会的据点后,又看到了同样的一幕。当自己再次问他时,他只丢下一句‘看不顺眼’就又跳走了。唉,头疼,真的很头疼,长官借用这个变态来达成目的,会不会是到头来得不偿失?唉,看来不但是得不偿失,而且还是惹火烧身亏老本啊。现在总算了解唐龙为什么叫做灾星,为什么会被那些高官所忌了。因为唐龙是个疯子,变态的超级大疯子!

  看着远处那个伴随着重金属音乐一边扭屁股一边用雷鸣枪向四周开火的唐龙,埃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埃尔叹口气想再次制止唐龙的时候,突然发现向宪兵开火的人好像多了很多。埃尔揉揉眼定睛一看,不由张开嘴巴呆住了,这些多出来的人居然是穿着警服的警察!埃尔还没搞清楚警察会帮唐龙的原因,他又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空中是数以千计的空中骑警,开着单人飞艇,像蜜蜂一样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地上是响着警笛的无数辆警车像蚂蚁搬家似的开了过来。这些警察一进入这片交战区后,居然立刻朝早就被唐龙打得四处乱窜的宪兵开火!

  埃尔当然知道官方的三大势力都互相敌视,但没想到警察居然敢光明正大不怕死的攻击宪兵。难道警察不知道他们根本不是宪兵的对手吗?虽然埃尔不清楚警察为何变得这么有勇气,但他确定这和唐龙有关!

  正在埃尔想着:“奇怪,唐龙是怎么和警察拉上关系的?这些天都没看他和哪个陌生人交谈过啊。”的时候,突然看到几个从警车上下来的,挂着高级警衔的警官,在向几个雇佣兵打听什么。

  等看到雇佣兵指着唐龙,而唐龙也突然停止射击,并摘下头盔望着那几个警官的时候,埃尔立刻知道这几个警官是来找唐龙的,所以想也不想就向唐龙跑去准备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埃尔气喘的站在唐龙身旁看着走前来的几个警官,这几个警官他是认识的,是警察司几个分局的局长。原本想上前打招呼的埃尔突然想起情报司已经扣押警察司长的事,立刻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一早在埃尔跑来时就留意着他的唐龙,当然看到了埃尔的动作。看到埃尔那紧张的神色,唐龙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那几个分局局长原本还是一脸急切之色的朝唐龙快步走来,但在看到唐龙身旁的埃尔后立刻脸色一变,不由自主地按住了腰间的手枪。不过他们可能顾及到唐龙或者是那个全副武装的埃尔,所以他们没有拔枪,只是用手按着枪谨慎的走前来。

  他们来到唐龙跟前的第一句话就是:“请问唐龙先生为何要攻击蝶舞会?”

  虽然这不是他们最想问的,可看到情报司的秘书在唐龙身旁,却只能这样问了。当然,这也是他们很想知道的问题,因为如果不是唐龙攻击蝶舞会,警察司就不会遭到两大势力联手打击。

  当时知道自己遭受攻击是由于唐龙的缘故,警察们都异常憎恨唐龙这个灾星。可在得知74分局传来的那个唐龙的请求后,这恨意就消退了许多。因为要是没有唐龙的那个请求,他们这些警察早就在宪兵的炮火下完蛋了。而在听到有一群机甲战士攻击宪兵的消息后,特别是得到那群机甲战士是唐龙部下的消息时,对唐龙的恨意就完全已经消失了。

  因为他们不是笨蛋,在获知唐龙攻击宪兵的这个情报后,他们立刻猜到情报司和宪兵司会好心帮助唐龙,绝对是一个阴谋。不然情报司和宪兵司,是不可能联手帮助人人唯恐躲避不及的灾星。而现在唐龙和宪兵打起来,明显是因为唐龙发现了这个阴谋。这样就能解释唐龙为何会攻击帮助他的宪兵,因为相信就算是灾星也不可能那么忘恩负义吧。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阴谋是什么,但被宪兵打得一肚子火的警察们,立刻决定乘乱报复宪兵。而早在被宪兵攻击时就知道警察司长被情报司扣押的分局长们,当然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几个分局长商量一下后立刻赶来,准备和唐龙谈谈,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却因为情报司的人在唐龙身边,他们只能改变话题。

  “哦,我的几个部下在漫兰星游玩的时候被人绑架了,情报司告诉我,说我的部下是被蝶舞会绑架的,所以我才攻击蝶舞会。”唐龙笑着说道。

  知道蝶舞会内情的一个局长立刻在心中咒骂起蝶舞会:蝶舞会这个白痴!居然把手伸到唐龙这里,难道不知道唐龙是异常护短的人吗?真是的,找死也不要拖累我们啊!这个局长也同样诅咒那个警察司长,要不是他和蝶舞会同穿一条裤子,自己这些分局也不会因蝶舞会的事而倒这么大的霉!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一个可能从没关爱过部下的局长吃惊地问道,他不敢相信就是为了几个部下,唐龙就做出这么大的破坏。他亲眼看到,凡是被唐龙光顾过的蝶舞会产业全都变成废墟了。

  唐龙冷哼一声语气严肃地说道:“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我曾答应我的部下,凡是伤害她们的人,我都会全部消灭掉!”

  已经结束战斗并悄悄围在四周的警察、雇佣兵,听到唐龙这话心中猛地一震,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传闻中的灾星。虽然知道唐龙很爱护他的部下,但没想到爱护到这个程度。唉,不知道自己的长官能像灾星这样爱护自己的部下吗?想想长官以前的事,不由暗自摇头,看来自己没有这样的命啊。

  至于SK23连队的女兵们,早就激动的微微晃动着身躯,并摘下头盔偷偷的擦拭着眼泪。当然,她们的眼泪是为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关爱自己的人而流的,不见她们很快就恢复平静,围在唐龙四周专心站起岗来吗?

  另外一个分局长却没有为唐龙说的原因而惊讶,他等唐龙说完后立刻问道:“您是说,您是因为情报司说您的部下被蝶舞会绑走了,所以才会攻击蝶舞会?”

  “是呀,就是这样。”唐龙说着微笑的瞥了埃尔一眼。

  埃尔看到唐龙的笑容,心中一跳,因为他觉得唐龙这个笑容好像暗示着什么似的。

  几个局长是聪明人,立刻从唐龙的话里感觉到一种什么东西,也都看了一下埃尔。还是刚才问话的那个局长再次出声问道:“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攻击宪兵呢?”

  “宪兵?哦,你是说那些和我抢着进攻蝶舞会的人啊。呵呵,他们居然敢抢我的生意,所以当然要教训一顿啦。你说是不是啊?埃尔先生。”唐龙一边说一边瞄着身旁的埃尔。

  原本不安感就越来越强的埃尔,因为被唐龙瞄得浑身不自在,所以等听到唐龙这话后立刻猛点着头说:“是啊,是啊。”

  此时,白痴也看出唐龙和埃尔之间隐约有些不对劲,察觉到这些的局长们相视一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一个局长出声说道:“为了感谢唐龙先生的帮助,我们漫兰星所有分局的警察都愿意帮助您解救您的部下,其间所有警察都会听从您的命令来行动。”说着和其他局长一起向唐龙敬了一礼。敬礼的同时,他们同样偷偷的瞥了埃尔一眼。

  听到局长开头那句话,唐龙不由一头雾水,自己什么时候帮助过警察了?原本还想问清楚,但听到后面说漫兰星的警察愿意听从自己指挥,想到有便宜不占岂不是白痴?所以唐龙决定不问,并很严肃的回了个标准军礼,说了几句感谢之类的话。

  而埃尔在听到警察局长的话后则满脸惊讶的看着唐龙,他根本想不明白唐龙是怎么让漫兰星的警察听令于他的,难道唐龙这家伙深藏不露?胡思乱想的他没有留意警察局长的神色。

  他不知道,而且绝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就因某个雇佣兵的一句玩笑话,加上74分局借用这玩笑话而躲避灾难的行为,居然会让整个漫兰星的警察都站在唐龙这边。

  “是了,蝶舞会的首脑和高级干部都逃走了,我想捉住他们的话,一定能知道我部下的下落。听说他们去找什么上将了,不知道他们这个上将在什么地方呢?”唐龙含笑的向局长们问道。

  局长们听到这话立刻浑身不自在起来,蝶舞会的首脑找钟涛上将去了?那岂不是说要和军部高官做对?单是B类宪兵就打得自己满头包,更别说什么正规军了。心有余悸的他们立刻开始准备打退堂鼓。

  

第七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