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下)

    几天后,载着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的战舰,毫无征兆的分别停在了帝都的两个宇宙港,陪同他们的还有近千个回来察看谁是新主子的贵族们。

  听闻公爵和伯爵已经抵达,那帮身穿丧礼服,早就在皇城外等待多时官员们,立刻排出整齐的队伍,准备迎接上司的到来。

  而远在各地的皇子们看到公爵和伯爵居然完好无损的抵达帝都,只能一边咒骂手下的无能,一边换上丧礼服,准备前去帝都。他们知道自己没在帝都呆着做孝子的本分,去到后肯定会被公爵这个老不死责骂。一想到自己被人指着来教训,心头就一阵烦恼,所以他们都下令让飞船用最慢的速度飞行。他们这么做除了不想早点挨训外,还想看看自己的部下有没有机会把那两个老家伙除掉。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同时皇子们也是以为除了父皇外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那就是父皇曾告诫过自己,当他死去时,自己立刻回到领地,而当公爵和伯爵召集自己去奔丧的时候,要尽量拖延时间。从这些话里,自己感觉到父皇临死的时候肯定做了什么安排。这安排最好是个大爆炸,让自己那两个兄弟就这样被炸死,那自己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登上皇位了。

  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身穿丧礼服,冷着脸的带着全身雪白的禁卫军和同样打扮的近千跟着自己远征在外的贵族们,来到了一片雪白的皇宫城门外。

  城门口已经站着两排数万人的队列,文官一排武将一排。整个城门处只能听到风声和旗帜飘舞的声音,除此以外连一声咳嗽都没有出现。

  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没有理会这些向自己鞠躬行礼的官员,径自在禁卫军的护卫下,朝宫内走去。而那些等候的官员看到那些贵族跟着进去后,也慌忙跟了进去。不过不像以前那样很有秩序地进入,而是像抢东西似的蜂拥而进,当然被撞到被踩伤的人根本不敢吭声,虽然场面很混乱,但却依然保持着无声无息的境界。

  罗伯斯特和伊兰斯特这么匆忙就是要取出,由十二世皇帝亲手纪录的皇太弟的身份证明来宣读。本来这份证明在亚特斯特登基的时候就应该宣读的,但亚特斯特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宣读,也不愿罗伯斯特两人宣读。这就是罗伯斯特两人和亚特斯特对着干的开端。

  那份文件放在皇帝的宝座下面,需要罗伯斯特和伊兰斯特共同开启才能打开。众人进入这个能容纳数万大臣的巨殿后,立刻按照平常朝会一样,各自站到自己的位置上。当众人看到罗伯斯特和伊兰斯特同时朝空着的皇帝宝座走去,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难道他们想当皇帝?

  虽然有些贵族想出言制止,但好像顾虑到什么,张张嘴没有说话就低下了头。

  一直跟在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两人身旁的禁卫军,在看到御座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虽然注意到自己的保护网消失了,但因自己身上还有一层可以抵挡镭射炮攻击的保护罩,也就没有怎么在意。他们对自己的保护罩效果很有信心,因为这保护罩为他们不知道挡了多少次的暗杀。

  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在御座两侧站好,伸手在椅子下面摸了一下,红色的椅垫开始慢慢升起,露出了一个有两道插孔的金属盒子来。看到这一幕的官员全都吃了一惊,御座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难道里面是传位遗诏?想到这,贵族们都露出了笑脸,原来自己想错了,公爵和伯爵确实是一心为国啊。

  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从怀里掏出一张磁卡,插入金属盒子的插孔处,咯哒一声,盒子打了开了,当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从盒子里合力捧出一卷纸张样的东西还有几张卡片的时候,在场的人猛吸一口气,两眼放光的看着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手中的东西。

  罗伯斯特和伊兰特斯转身面向着众官,罗伯斯特展开那在场众人都非常熟悉的,只有重大要事才使用的圣旨,有点激动地看了一下众人,张口说道:“诸位同僚,我,本爵在此宣读……”罗伯斯特话才说到这就被禁卫军的惊呼打断了:“刺客!”

  禁卫军虽然在看到四道人影从御座的屏风后跳出,扑向公爵和伯爵,但也只能喊出刺客这么一句话就再也喊不出来。而在场的官员只看到四个人影压倒公爵和伯爵,惊叫声还没从喉咙发出来就看到四股越来越大的烈焰吞噬了自己。

  在帝都外空巡逻的军舰,突然看到帝都冒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焰,连太空都能看到的火焰可想它威力有多巨大,尽职的军官们立刻拉响警报,开始戒严,并拨动和军部联络。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一直断线。改拨其他部门的通讯,也是断线连接不上。无奈之余只能派出登陆艇前去联络。

  很快登陆艇就回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让人不敢相信的消息:皇宫方圆数百公里内全变成废墟,围绕皇宫而建的各部门总部也跟随皇宫而去。所有参加丧礼的官员全部气化,帝国中高层官员和绝大部分中上层贵族统统完蛋,可说帝国的军政要员已经不存在了。

  当巡逻队队长听到中央电脑提示,自己已经成为帝都最高军衔的人,必须肩负帝都防御重任的时候,不由呆住了。自己只是个中校啊,在中将少将一把抓的帝都,自己居然成为帝都最高军事负责人?

  而因休假没事干,在农场鞭打奴隶来耗时间的一个邮政所所长。当被中央电脑告知他成为帝都行政最高长官的时候,不由吓得昏倒在地,而被那个挨打的奴隶乘机杀死,搞得他这个帝都行政最高长官的位子被他的副手接任。

  而才航行不到一半路程的皇子们,接到了这个消息,不由立刻欢呼的跳起来,接着就很紧张的询问自己的兄弟有没有在现场。得到对方和自己一样活蹦乱跳时,不由同时咒骂对方的,也是自己的祖宗。紧跟着,这些皇子们立刻下令掉头回领地,现在中高级官员全都挂了,能让自己坐上皇位的就只有自己的实力了。

  达伦斯和凯斯特会发呆,是因为这个立体影像的主人是身穿万罗联邦元帅服的奥姆斯特!达伦斯和凯斯特傻傻的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同时苦笑道:“没想到是他。”

  在两人感叹的时候,立体影像继续播放下去。奥姆斯特的图像消失了,换上了罗伯斯特的图像,罗伯斯特说道:“不用惊讶,我和伯爵效忠的对象就是他。也许你们会奇怪,为什么我们回效忠于一个敌国的元帅呢?其实他没有到达万罗联邦以前,曾是银鹰帝国十二世陛下的爱子,也是亚特斯特陛下同父异母的弟弟。”说到这罗伯斯特感叹道:“而我和伯爵分别是殿下的文教和武教。”

  达伦斯和凯斯特点点头想道:“难怪你们两个会效忠于他,原来是你们的徒弟啊。”

  罗伯斯特当然不知道两人的心理活动,继续说道:“奥姆斯特殿下自幼天资聪明、好学多问、勤奋勇敢、和善体贴,在进入少年的时候,殿下更表现出在军事上政治上的杰出才能,深得皇帝喜爱和重臣们的敬爱与钦佩,此刻殿下的成就已经远超其他皇子。在重臣们的提议下,皇帝陛下打算立奥姆斯特为皇太子。可惜的是,奥姆斯特的母亲只是个没有贵族身份的女子,所以奥姆斯特在皇家族谱中只能算是个私生子。当时亚特斯特的母亲也就是皇后,立刻进行干涉,并且发动多起暗杀奥姆斯特的行动。虽然都失败了,但足以让陛下意识到奥姆斯特的危险,为了消除隐患,陛下向皇后做了让步,册封亚特斯特为皇太子,册封奥姆斯特殿下为皇太弟。并且在册封完后,立刻把奥姆斯特送到万罗联邦。我们能够顺利摧毁警戒点,占领骨云龙星系,这都是奥姆斯特殿下的功劳,那份情报就是你们亲自去接回来的,这点相信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罗伯斯特休息了一下继续说道:“现在帝都混乱,我们要为皇太弟稳定局势,再加上皇太弟的身份证明需要我们取出在众官面前宣读,所以迎接皇太弟的事就交给你们了,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影像到这就消失了。

  达伦斯凯斯特两人都不吭声的静静站在那里,好一会儿达伦斯才开口说道:“你对这事怎么看?”

  凯斯特说道:“没怎么看,我只觉得奇怪,在公爵的口中,那个十二世是一个充满父爱而又非常苦恼后宫争斗,兼且关心民众的皇帝,对于这点我国的历史中也是这么记载的。可是外国的历史中却明确的记载着这个十二世是个残酷嗜杀兼变态的皇帝,皇宫每年要征选数万的宫女,可这些宫女却只见进不见出,这点我国的负责宫廷事务的部门有这些宫女的记载。在十二世在位期间共征选了数百万的宫女,可却从没听说有哪个出来过,而皇宫才这么点大,这数百万人哪去了呢?”

  “还有,根据外国的史书记载,据说被十二世亲手处死的人就超过三十万人,记住这里说的是亲手,就算一天杀一个都要杀上几百年,你想一下十二世有多残暴。而根据我国和外国的史书记载,十二世在位期间是帝国有史以来奴隶暴动最厉害的。相信你也知道现在奴隶大概多久才暴动一次,而在那个时候,奴隶几乎是天天暴动的。从这点就可以想象一下十二世的统治是多么恐怖。”

  “还有更恐怖的是,根据帝国的记载,十二世在世时共有子孙儿女共上千人,可到他去世后,整个帝国只剩下三个继承他直系血脉的皇子,哦,现在又多了个奥姆斯特。除此之外,就连一个公主、一个皇孙都没有留下来。这些皇子皇孙公主们的死亡记录里,都只有一个相同的理由:暴病身亡。而这剩下的三个皇子,除亚特斯特外,其他两个都是神经不正常的,所以亚特斯特才会毫无困难的登基。当时宫中曾传出亚特斯特时常会从睡梦中惊醒大喊不要的流言,这流言直到亚特斯特第一个皇子出生后才消失。”

  凯斯特看到达伦斯聚精会神的听着自己的话,不由舔舔嘴唇继续说道:“你说,这么恐怖的人,会因害怕儿子被皇后暗杀,而送到国外去吗?也许你会以为皇后实在太厉害了,厉害到让那个恐怖的十二世也耐他不何吧?我告诉你,在十二世在位期间,曾有一次跟随他国皇后来我国访问的记者,回去后报道了一则关于银鹰帝国后宫暴力的消息。也就是说公爵口中的这个皇后,曾被十二世虐待得连在远处采访的记者都能发现她的遭遇。我也和皇后的族人交往过,从他们口中知道十二世的皇后是个很慈和的人。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十二世的皇后不能生育,亚特斯特是在被封为太子后才挂在皇后名下的。你说皇后会为了一个还没有挂在自己名下的皇子,或者说她会为了个她不知道的皇子,去残忍暗杀另外一个皇子吗?我会说皇后不知道亚特斯特,是因为在没有封太子前,上千人的家族中,皇后肯定不知道亚特斯特的存在。”

  被皇宫内幕震呆的达伦斯,这才晃晃脑袋清醒一下的问道:“你这么说的意思是公爵说谎了?”

  凯斯特笑道:“在奥姆斯特的身份上,公爵没有说谎,但在奥姆斯特为何会被送到敌国的原因,我想公爵是说谎了。”

  “噢?听你的口气好像你知道奥姆斯特被送走的原因了?说说看如何?”达伦斯很感兴趣的说道。

  凯斯特撇撇嘴说道:“这还用说,一猜就知道了。以十二世变态的性格,就算他的子女也会被他玩完。负责教育皇子们文武知识的公爵和伯爵,认为奥姆斯特这样杰出的人才,不能毁在十二世手中,于是向十二世提出让奥姆斯特潜入敌国埋伏的建议。这里要说一下十二世这个变态,虽然他对亲人和奴隶毫不留情,甚至可说是变态的玩弄。但他对手下的官员却是很宽厚的,不然早就被人推翻了。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十二世接受了两位大人的建议,或者说他觉得这样玩弄自己的儿子比较有趣吧。而当初两位大人以为剩下的皇子很快就都会被十二世玩死,所以在当时已经在做着迎回奥姆斯特的准备了。可没想到十二世快挂的时候,居然还有一个精神正常的皇子存在,而且还被立了太子,无奈之余就又建议册封奥姆斯特为皇太弟。相信十二世在册封完奥姆斯特后就去世了,不然皇太弟的事,不可能保密到只有两位大人和亚特斯特才知道的程度。”

  达伦斯笑道:“说得真好,好像你在现场似的。好了,现在我们怎么办?应该怎么去迎接奥姆斯特殿下这个联邦元帅回去?”

  凯斯特无奈的耸耸肩说道:“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难道冲全宇宙大喊‘奥姆斯特元帅,我们来接你去帝国当皇帝!’恐怕我们才刚喊完,就被人枪毙了,而奥姆斯特殿下也被联邦政府逮捕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呗。”

  “等什么?”达伦斯好奇的问。

  “等两位大人宣读奥姆斯特殿下的身份证明,等奥姆斯特殿下来找我们。”凯斯特说完开始去喝自己的酒了。

  达伦斯听到这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凯斯特的背影,低头想了下什么后,抬头露出了一丝笑容。

  

第八十七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