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战

    西城墙有三百尺长,虽有残破,但必须承认当年确实是夯筑得笔直的,只是中间城门处稍凹进一些,城门外是一个乱石深坑,据说原本是个小潭,但自从光和六年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一滴水,一眼瞥下去,全是圆圆的石头,上面散落着些青苔,中间又间或会有一根野草顽强地长出来。

  我们的情况可能要比它们糟很多,我不清楚糟的具体程度,一切得看我们能撑多长时间。

  “你们带着老婆老娘去城北府衙外,让她们进那里的箭塔中,记住,这是我的命令。你们去那里,在上面多备箭矢剑斧,锁死门……嗯……那就多拖些府中物事从里面把门彻底堵实,水也多准备一些,如果这边撑不住,我们最后要在北城墙和城墙下的六个箭塔那里作最后的抵抗,堵上门,你们就在上面垛口那边放条绳子,你们去吧,准备好你们再过来。如果人手不足,那边自有人会帮你们。”对现在的我,也只能很平静地把命令布置完,再回身看那远处熟悉的黑浪。

  “风云侯,那个兄弟断气前要我和您说恕罪。”那个曾和说话的黄巾大汉已经泣不成声了,身后的不远处簇拥着一群人。

  “哭什么哭,这种时候还哭什么?”我终于忍不住厉声喝了出来,接着头也没回朝后面大喝:“拿酒来。”

  片刻酒便送到,手中提坛,走到那边人多处,又看了看地上无声的他们,猛地扬脖喝了一大口,继续我的大声吆喝:“快说,他说了些什么,捡要紧的说!”

  “他说……”那大汉努力稳住自己颤抖不已的声音,这才说了出来:“他说他们想乘董卓过河的时候,偷袭他们,因为他们怕俺们守不住,回来又怕您怪罪,他说您老是替别人着想,这回只好他们替您着想了……但董卓军的弓箭太强了,河那边的人就把他们射得根本不能近前,而刚过了河的骑兵又把他们冲散,他们被杀得很惨,他们要我们带他们赚您的城,他们宁死不肯,西凉人就一个一个地拔了衣服杀,有位兄弟忽然想到如果让他们穿了衣服去,就太危险了,这才……”

  “行了!我……知道了!”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知道了事情大致的原由,便只能打断他的话。

  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祭奠别人了,而下一次也许就是我们为人所祭了——我单腿跪下,旁边的人也都随我跪下,我环视一周,最终落在这些年轻却毫无生气的脸庞上,心中酸楚而愤怒,缓缓而极为有力地说道:“我们一块给兄弟送行了,我们会替你们杀敌的,兄弟们,走好!”

  洒酒与地,再猛饮一口,起而面敌,吩咐左右:“大家也喝点,算是给兄弟的,也算给自己的,别摔坛子,我们可能要留着砸敌人。还有……让这几十个兄弟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抗敌。”

  旋即,周围响起一片喝酒和大声要酒喝之声,那片黑浪似乎刹那间变得极为遥远,远到我们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他,甚至于生死似乎都没有了它的意义。

  我忽然想到,如果说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等待着这样的一个死期的到来,那么也许从我们一生下来开始,他就如同这样逼向我们了,只是有的人远,有的人近,这样也许太悲观了;或者可以这样想,等死亡到的时候也许会允许你有所挣扎,挣扎得过,便放过你一次,退回原来的地方,以后再追你,这样想心情果然安宁多了,现在也许真到了该我们挣扎的时候了,也许我们能做的只是挣扎。所以此刻,平安风云侯和旁边的士兵并没有什么太多区别,过了几个时辰就更没有区别了。

  “大家听见了,西凉人的箭矢厉害,大家盾牌架好,做好准备!”眼见对方欺近,我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喊完才发觉,嗓子都快喊哑了:“下面各营就位,莫让对手上城,后面……老刘!你的人准备好,看对方在哪边上城,随时上来反冲一下,还有再派些人手去通知南面人把城南的防御做好,还有其他各城上的士兵做好警戒,一旦出事,别来问我,你做决定吧。”

  说完,我自然应该去我应该去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不知什么年月塌了一块,现在版筑已经绑好,但还没有来得及夯筑,我们只能先填进一些土,又把外面用水浇湿,准备应敌。

  我到这里,我想至少能让我心安一些,也让守城的兄弟心安一些,但是对于对手不知道有没有受什么影响,至少他们照样如此迅疾地冲到了城的前面,中间翻卷的旗帜上有什么字在迎面卷来的滔天烟尘中根本看不清楚,但至少别人是冲着城门的方向来的。真正到来时,他们没有如我所想的一样立刻放箭以便展开队形,正如我在汉中时看到的那样,而只是在弓箭射不到的稍远处有些疑惑地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首。

  下面竟有两三百具尸首!靠城的地方多,远一些的稀些。

  “我们是不是当时城上只有三百人?”旁边忽然有人问道,看来大家都这时候才想起这个问题,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没有人能解释。

  领头的一个敌军将军颇为年轻,但也颇面生,反正我在汉中的时候没见过,要是见过这会儿也该没他了。他骑马逡巡在阵前,等着自己的士兵裹着烟尘全部站好阵势,一时前面灰呼呼一片,只有那个黑甲的少年将军的形象还比较清晰。

  “平安风云侯谢大人可在啊?”那人很有一股年少轻狂的感觉,对我们大家各自面前的事情没有再表现什么吃惊,而竟有一种相当得意的口气。

  “我便是。”当我闻言正向正疾步向城门正上走去与他对峙的时候,忽然又是那个黄巾大汉立于城头,肉袒右臂,当时我便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那个大汉,不知道他顶我的名却是为何。

  “你这西凉小儿既来此送死,便先把自己的遗言说了吧,我怜你乳毛没褪干,给你把消息带给你的家人,我确保五年之内能带到。”此人很是厉害,竟然能带着相当流利的荆州口音与那小敌酋说话,而且言辞相当有劲“得体”,听到一半忽然发觉不对劲,大汉身后有个小个子的嘴正在不断动着,而那大汉似乎喉结动都没有动,只是嘴在动而已。

  “噢,风云侯原来是这么一个粗人……”

  “是啊,粗到足够把你们全塞进川内了……”此话说得大妙,我也不一定会说到这样有意思。

  “呵呵,可惜你们这会儿便毫无办法了。五百人……没错吧,平安风云侯大人,哼哼,我有五千人,十打一,你的城墙才两人高,早些投降,我让你的士兵和百姓活着离开,传闻中你不是很惜护你的兵士么?”

  “我向来说话算话,你若不攻我城,退兵一舍,俺自当献头于你,老天作证,若有反悔,定当遭天打雷轰,叫俺断子绝孙。”城上一时肃静,所有人都看着城门上踏着城垛的那条大汉,因为这回是他说了出来,但这一下子却把这双人的把戏彻底露了馅,虽然开始还能像那么一回事,话语也算斯文,但那明显非荆州的异乡音还是一听就能让人明白怎么回事。

  “哈哈,这明显是河北青州之地口音,旭虽粗鄙,但这还是听得出来的……况且,能写出三份醉意,七分轻狂之人怎会是你这般模样……平安风云侯!未想你这般狂狷之人,终究也还是委琐怕死,却找个其他人来充顶,只敢在后面发话,可笑啊!哈……”他身后之人也跟着他的笑声全笑了起来,只是笑得可憎得多。

  我正在考虑该如何应对时,又是那个在大个后面的人,继续用荆州口音,也就是下面那些人所认为的平安风云侯的声音继续说道。

  “呵呵,那倒是,那还说什么,打就是,你们刚才这些人也是这般笑我,被我一顿乱打给全弄死了,现在我不是人形,不便出来,怕吓着你们这些娃娃。哈哈……”虽然我们人少,但这回大家的笑声更有气魄,在城上几乎掀起一阵声浪直冲而下。

  立时便能看到凉州军队中的不安和焦躁,窃窃私语者比比皆是。

  那小将也确是了得,只管挥起武器朝城头一指,便大声喝道:“便就为你而来,你只管出来,与我一战。”稍顿片刻,又用更大的声音喝道:“唤你又不出来,难道你还惧你小爷不成?”

  那小个子终于不知如何是好,眼睛看向了我。

  看来是该我出来的时候了,只是这般出来倒落了下风,所以寻思来回,拿定主意,大声地打了个哈欠,便喝道:“是哪个混蛋搅得你谢智爷爷不能安睡?”

  我拨弄了一下头发,随手提起一个酒坛子,便推开了前面的兄弟们,一路假做睡眼惺忪,只对那两个人稍微点了点头,便一屁股坐在了城垛上,还用小手指头掏了掏耳朵,开始说话,不过不是对下面,而是对旁边的人,只是声音稍微大了些:“兄弟们,怎么回事,这些人还没收拾掉吗?……这下面的都是谁啊?闹得我不能好好睡一觉。”接着我砰地跳上城垛,竟就在上面仰着脖子喝起了酒,其实我心中也在怦怦乱跳,我还记得在汉中时被人突放的冷箭,但我觉得这个险值得冒一下。

  当我回复抹嘴之时,才发觉前面的阵中真的有张弓搭箭之人,只是他们竟也都没有射,心中庆幸之余,却又想到此事绝不能让我的平国夫人知道,否则我真的没有活路了,不过我也许撑不到她知道的时候。

  这时风忽然转向了东南,这时眼见那张大旗被撑开来了,上面黑黑的一个郭字,不断颤抖,活像一把斩首的大刀和旁边颤抖的死囚。

  几口黄汤下肚,嘴上明显开始没数:“小子,你挺年轻的,干什么不好,当什么兵?当什么兵不好,当那董什么西的兵,还什么凉?当个东西也就算了,你还过来打仗?打什么仗不好,打我大汉荆西之镇?就算打就打了,还正好赶上我老人家在这……看来你真的不想活了,好,我成全你!还有别说那种骗人的话了,摆着这种架势,还想说自己是好人,你真当我的兄弟们全是傻瓜吗?还有你们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兄弟,你就算真不与我们有干系,我们还要向你们讨还血债呢!”心中暗忖,这段话层次还算可以,此刻我都不知道恐惧和紧张是什么东西,旋即回身跳下城垛,在兄弟们中扯起自己更加粗哑厚重的声音几乎歇斯底里地喝道:“兄弟们,董卓的人来了,杀他们啊!我们要给你们报仇了,兄弟们,杀董卓啊!杀啊!”

  喊完才觉出自己竟流下了眼泪,不知道为了什么,很多事情一一走过我的脑海,但是我却没有时间去想为了什么,因为一声熟悉的受伤禽鸟的尖啸,让我把头扭回了过来。

  这一切终于开始了,不过四周的人都很安静,便如后面躺着的兄弟,便如前面什么也没有发生,便如这边的时间停住了,河水不再流了,逝者亦如斯夫了。

  在血色的斜阳下,似风一般的箭矢吹过,有些人很快倒下,溅出与阳光一色的花,有些落在旁边人的身上,有些飘落尘埃,随即凋落,无声无息,轻地让人难以接受。

  地上颤动的无助的伤者,正作出最后的挣扎,但一切都只能靠他们自己,没有人能去帮他。其实我们也很残酷,但我们没有办法,否则,我们也将和他们一样,而等待我们的连一丝希望都没有。

  情况恶化地比我想象得快,城上的人很快就稀疏了很多,我一个人就得看住四个城垛口上来的人,所以,我的胸口中了三箭而且全扎在护心镜上,我也只能认为是我太幸运了。只是三支箭头也都浅浅刺在胸口,让我极为难受,可我竟腾不出手拔出它们,只能由得这锥心的疼痛一直伴着我,还让我在这段时间从麻木的醉意中如此不情愿地清醒过来,时间也一下子变得难熬和痛苦起来。

  他们准备得过于充分了,上城的绳索,爪钩,短梯什么都有。而更充分的是他们的人,一直蜂拥而上,连绵不绝的他们让我一直不得不承认在当时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完全绝望的,每当看见一支箭上来时,我都以为自己即将终结自己的生命,可那有时似乎就是悬在空中的箭不知为何,多在我俯身几乎下意识扫落陆续登城的士兵时在我身边呼啸而过,但是臂膀上还是陆续得被箭擦过或者直接留在了上面。

  群情激昂的气氛终究还是变成最后奋勇地抵抗,而我甚至连奋勇都无法做到,两只臂膀的酸麻让我几乎无法完成自己已经习惯的动作。

  但这时,西凉人竟忽然退却了!

  原本只是一段城墙上的人开始撤退,但很快便成了整体的行动,随即,整个大队都开始有些忙乱地后退,完全没有任何章法。换做其他时候,给我两千人,那怕一千人,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下令追击。但现在,在当时,我只是喘着粗气看着他们的离去,一种稍纵即逝的轻松自心间悄然而过,看着绝好的战机没有任何无奈可惜的离开,心中不知何味。

  “他们怎么退了,我们的人来了吗?”我四处张望,周围的兄弟大多没什么言语,喘息不停的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对手的下次冲锋,而已经准备好了的,就只是舔着干干的嘴唇看着西面重又聚集起的乌云。

  老刘的人早已经上来,他见到我时,想和我说话却一直在喘,我挥手表示不着急,指了指西边,示意我们还有时间,其实我也在试图定住自己喘息,一边看着他,他本是满是斑白的的头上又包上了一层白色棉布,夕阳下那布上面渗出层层深浅不一的血迹全被映得乌红。

  “我这头是在城后面被流箭擦伤的……没事!我刚刚看那个小西凉蛮子靠得挺近,想是久攻不下急了,我就让我的兄弟朝他射箭……这家伙中了几箭,这会儿恐怕已经死了。很好,他们没了头,可能就退了吧?”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着,声音也嘶哑了。

  “不会的……嗯!”说到这话时,我拔出了插在胸甲上的箭,不由得闷哼一声,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前面甲上又多了一支,在右下的腹部,也没插进肉很深,相对来说,伤不算重,就拔的时候感觉有些痛,没拔之前,我甚至没有感觉。可能是胳膊深扎进的箭让我感受到了彻骨的痛楚,其他的就不当回事,显然有甲没甲是差了很多。箭簇的倒刺让我刚触及箭杆就浑身冷汗,加之手指哆嗦,更不要提拔它们了。

  “来……帮我一下。”我的眼中自额头滴入一滴汗珠,模糊了整个视线,眼前的人都变成了一团。旋即,身上的所有骨肉也有了这样的感觉,我坚持着没喊出来,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他们来容易……走就麻烦了……他们肯定得打下明孜……否则就是全军覆没。他们必须回来”

  没有时间让我对自己的伤势有所关注,稍微包扎一下,我和帮我包扎的人就回到自己的原本的岗位上,几乎箭头刚全部离开我的身体的同时,我们所有的人便又见到那团模糊的黑云随着春夜依旧带着寒意的晚风扑了过来,其实本来我们就没觉得春风中有什么暖意。

  周围的四百人,一半是躺在地上的,还有一半也大多是半截入土的。我已经感到体力有些不支了,口非常干,想喝点水,就是不能离开。看着前面,再看看旁边的兄弟,他们大多看着我,我忽然想摇摇头叹口气,但是我知道我不能。

  因为原本他们就不是忠于我,他们是信任我。

  他们信任我,我若失去了信心,他们也会彻底绝望的,那么连最后的奋勇抵抗也会成为无助的挣扎了。

  想想他们与我说的话,我想除了信任,还有让人心头更暖的东西在内。

  我挺直了腰,抹了一把汗,左手自地面翻出一面铁盾,右手自垛口提起长枪,左右看看,无声地笑了起来。

  紧接着,我便看到他们笑容的回应,老刘笑得最灿烂,仿佛他的一生第一次如此快乐。大个子和最初在他身后说话的小个子两个人也笑着看着我,让我忽然来了不知何处而起的兴趣:“你们今天玩的这个挺有意思,打完这章,我们一起玩玩这个。”

  “好啊!”二人同时说。

  可是,事情通常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有意思,那么完满。

  这是我听到的小个子的最后一句话,“好啊!”我现在还能记得那声带着荆州口音的话,可是再次交战后没有一刻的时间,我就看见他的左边太阳穴那里中了一箭,插得很深。倒在兄弟群中时,一点声息都没有,只是自嘴鼻流出很多的血——多到微不足道的血。

  他死的时候都睁着眼睛,似乎是看着我,可能是想告诉我,他不能玩了。

  我们在西城墙没有坚持到天黑,甚至我们差点没有来得及完全撤上南墙,几乎是同时在几个点上完全没了防守的人,然后黑色的毒流便涌进了明孜,如果不是南墙上的人利用斜坡冲了下来,把我们接应上去,至少我的战斗在那时候就结束了。

  我不愿回忆那天的暮色,在血一样的夕阳下,所有人流出的血却全是黑色;城墙内外站着、坐着、躺着全是人,但所有人却都是死的,或者即将死的。

  我们越来越不像人,而更像一些将被屠宰的畜牲,我们燃着尸体阻挡敌人;我们拔去死人的盔甲,遮挡自己;我们纷纷滚下城墙,不顾一切痛苦的呻吟,而我,只是我们中一个普通的我,和这个我,和那个我,和某个我完全一样。

  但我们依然在抵抗,一直抵抗,武器游离于我们的心灵之外,我们互相看着对方时,还能鼓起一些勇气,但当面对前面的敌人,感觉自己独自一人时,我就完全丧失了所有的勇气,只是我几乎一直只看见敌人,但我却不敢回头。

  我不知道我恐惧什么,当时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就是害怕。从来没有过的害怕,我从没有如此害怕过,至少今天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也许是我有了些牵挂,不再是以前那个愣头小子了。

  耳边忽然出现了与这种杀戮场所不谐的声音,那是女人的叫声,在我右边。

  我似乎回到那天的下午,我和银铃携手,但美好的回忆根本无法在头脑中长留,旋即,一支火箭的火苗在我眼前灼过,让我一时眨眼不停,只管挥枪防守,前面除了火焰的红色便只有直达天边的黑色。我想起我们城内有女人,又想到不知道佩她们和老百姓有没有赶到零陵。

  右眼余光下,是一片黑色的混沌喧嚣,似乎正有人往箭塔上冲击。我往后退了几步,终于回到了大家的身边。

  将自己的左右交给兄弟们,我立刻朝城南方寸之地的六个箭塔定睛看去,果然,西凉人的黑藤正往其中一个塔上垛口攀延,而其他还能互相勉强防住别人的塔基。

  眼看就要有塔失守,甚而有人已经登上垛口,开始了肉搏。我再没犹豫,竟什么都没考虑,拈起长枪,竟就这般飞扎出去,说实话,我从来没练过投枪。

  “快,支援那个塔。”那枪投出立刻淹没在黑色之中,我只得急令大家帮忙。就在我喊出的同时,我就感觉自己的右边城墙上一片箭矢飞出,那毒藤眼看着缩了下去,我才稍微放了一些心。

  心旋即又悬了起来,自城墙斜坡下忽然又飞上来一团箭矢,立刻身边又倒下去好多兄弟。我们没有时间哀悼自己新逝的兄弟,只是直接后撤。

  片刻后,当有人来告诉我们西凉人从城墙上绕到东边也发动攻击时,我们正刚刚用燃烧的酒坛加布把前面烧成了一片火红,正相互对视,略带不明所以的微笑,这突如其来也早知道会来的坏消息,意味着他们把我们完全逼到南城墙时,我什么都没有说,大家也早没了任何情感表露,默默地捡拾箭支,但大家心里清楚,一切只是时间长短了。

  我们哪也走不了了!

  我们要死了!

  天上的星斗都是混乱的,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它们只是在我们的上面来回乱晃,把天空都给搅花了,那天,没有月亮。

  

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