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洛阳之变

    两边积雪越来越少,似乎河南尹里的雪没下多大,也许根本没下。不过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文远兄这样告诉我。不过他没多说,我也没多问。雪下得大,我们行军艰难,别人行军也不顺畅;但是如果没有下雪,或者很小,那么别人的骑兵大军可以很轻松地在河南的各处肆虐,包括我们的军营。

  上阖五千一百一十五户,人口三万三千一百人,所以父亲的军队只允许有三千五百人,而这次便几乎完全出来,只留了少部分由霍然等人在上阖继续留守。而在河南尹,除了两道雄关中的二十万大军,各地守军至少还有十万,而且这些可都是朝廷的正式军队,比父亲这些手持青铜戈的私军来说可强了不少,虽然向后看去,浩浩荡荡,但是一旦拉开五百尺与人对阵,必然显得稀稀拉拉,因为我看过斯巴达克斯的那个枪阵,所以我非常清楚。我向后随便看看时,无意中看到了文远兄,心中暗道父亲这里也许有些屈着文远兄了。

  琪姐姐的脸色很是凝重但也充满了坚定,她显然知道一旦踏上岸,前途是凶是吉,便由不得我们了;但申公一氏忠义名扬天下,为了这份荣耀,我们全家包括新来的我全部毅然绝然地踏上这条路。临行前,母亲就还把我叫去,叮嘱了我很多,还给我了一道平安符,但是她也认为我们必须去,所以最后,母亲无奈地哭了。

  行之高陵时,我们放下了一人一骑,让他与曹操赶紧联系上,说明我们去的方向,我们只带了一千匹马,从高陵旁的龙门山中翻进河南,各种随身带来的粮草物资输运都有很大困难。

  如果我没想错,曹操的粮草比他的人马先动了好几天。

  我们下船的地方叫成皋,这里没有雪,只是地面有些泥泞,此处是北方难得一见的水网稠密的地方,至少我们从渠道中将木排放进了汜水,然后在一个浅滩处全部上了岸。第一批两千多人,五百骑兵,我、张辽、申琪带队;父亲的一千多人还在后面半个时辰水路上。

  时值傍晚,文远兄迅速派出了近百个斥候,四处打探,而士兵们则在岸边扎下营盘赶紧生火做饭,有些则直接睡过去了,他们中很多人看来不太受得了一天的水上行军。看着他们这样,我们布下哨岗,便命令全军赶紧休息,养精蓄锐,等待消息打探回来,便要准备动身了。

  离我们上岸的地方最近的村子只有五六户人家,光和六年的大旱没让这个村子荒芜,而黄巾之乱虽然没有打到这里,却把这个村子的壮丁抽干了,由此看来天灾不及人祸。

  琪姐姐有些晕船,在我和张辽在安排今晚父亲的后续部队上岸扎营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刚搭好帐内,抱着自己的剑,喘着粗气。门外还有戎装的仕女,手持利刃,看着架式倒也挺像那么一回事。

  父亲在将近一个时辰后才到,问及原因,父亲敲了我的脑袋,指指已经黑下来的天。

  去的不远的斥候回来说了成皋的情况,成皋城门四闭如临大敌,不让人进,也不让人出。

  “应是这样,各地不明目前状况,不知该向哪边倒,这时该不会动。今夜只要没有大事,我们就先休息一下。”父亲无奈而又轻松地笑笑,随即看看我们:“琪儿,你脸色不好先去休息,我与文远将军和你二弟在此即可,明早我们还要行军呢。”

  这时,我忽然有个感觉,他们似乎比我认同这个新家还要更认同我,便如我一直就是这个家里的成员似的。

  琪姐姐同我们各人行了个礼,就出去了,她精神确实很不好。

  “文远,人都派出去了?”

  “主公,都派出去了。”

  “嘘,好了我们声音小点,琪儿就在旁边不远的帐篷里。”父亲让大家把讨论的声音放小,所以首先先把自己的声音放小了很多。

  “父亲,现在我们不知道更远的地方,尤其是洛阳附近的消息,暂时不宜行动。大概再过两个时辰,我们就可以知道一些情况了。”我先把声音放小,因为银铃以前就嫌我太咋呼,所以我比较习惯轻声慢语,我想这个对以后在床榻上说肉麻的话很有用处。而文远的声音确实一直都是如他的身形般洪亮,可惜了他那文雅人的胡子了。他似乎还在试试自己下面的说话的声音是否可以清晰可听,为此,听到他说了几句话后,我冲他点了点头。

  “主公,我认为,我们应该发书给河南各地的郡侯,河南尹中多是刘姓封邑,我们不用和他们说任何其他之事,绝口不提帮外戚和宦官中任何一拨,只说逢此大乱,主上可能有危机,需要众人赶紧去护驾,众人皆帝胄,与情与礼,必不好推辞,而且,毕竟刘氏天下,这时候确实很多郡王心中也很是担忧陛下。如此,只要呼应人一多,我们就可以不用惧怕什么,直入洛阳护驾的军队便可成势。”

  “嗯,文远此计大妙。你便出去找些能说会道,知悉礼仪之人,我亲修书,与各位刘姓列侯共事。”

  这张文远果真了得,不过实话讲,他说的情况我一点不清楚,如真能如这般所料,那么这趟洛阳之行便要妥当很多。

  不过,父亲动了动笔后,却陷入了沉思,随即紧皱眉头。想想便又无奈般继续动笔。

  “怎么了,父亲?”

  父亲一边写,一边有些为难地对我说:“此计虽好,然那些帝胄未必肯应我这外姓藩镇之召啊。”

  “父亲是郡王,那些人也不顾么?”我故意装傻,我心里明白,但是说出来怕父亲伤心。

  “子睿,你是装傻吧?算了,你虽聪慧,却还是个淳朴的孩子,这种事情不好讲啊,他们毕竟是大汉先代列帝之后,我只是一个臣子,虽身列郡王,其实这还是因你而赐,他们被我号令心中怎生服气。”

  “父亲,您似乎还是五千户侯的封邑啊?”身为郡王封邑至少万户,我还是个万户侯呢。据说现时天下只有我一个封邑万户的侯爵,不过这还是从别人谈论我的尾巴样貌时顺便得知的。

  “是啊,还有五千户在荆州襄阳附近,你老师没告诉你么?要不然怎么会在襄阳有我的别院。”

  “噢。”老师没告诉我,不过我知道老师常和我们说不能贪享安逸的生活,而他自己身为州牧还住在草屋之中,所以不告诉我也很正常,况且那还是父亲的,老师当时可能认为我自然不会对这上阖申公有什么好感,当然现在不好这样解释了,所以我只说:“老师对我说年少不能贪图富贵安逸,平安郡王的赋收,我给他送去,你还是吃自己的俸禄吧,不过平安郡王府,你得稍微打点一下,老师就是这么对我说的。”

  “你不提这个平安郡王这四个字,我倒想不起来,我是平安郡王,毕竟这个封赏来的毫无缘由,毫无道理。这韦定国到真是个奇人,我派人去襄阳拜会银铃时,顺便打听了他的情况,这个人倒真是有点意思,堂堂州牧竟住在草屋里。”父亲提起老师还笑着点点头,然后沉吟片刻后说道:“子睿吾儿,我说下面一句,你不要介意啊,但大凡这样作为者,要么就是不世而遇的大贤,要么就是千古一见的奸雄。”

  这句话让我很不舒服,父亲拍拍我的肩膀,继续埋头考虑措辞了。而我就在身边持铁枪守卫忽而疾书,忽而停笔的父亲,顺便看着父亲前面摇曳的几盏灯火,陷入了沉思。

  忽然抢出去两步,倒让父亲似是吓了一跳,“子睿吾儿,你欲何为啊?”

  “夜里风大,灯火闪烁,为父亲挡去这帐门吹进之风。”我面对外帐外背对父亲,一边看着狭缝外望,一边吹着风对父亲说。

  风吹得我冷静了下来,让我不得不掂量父亲对我说的话,老师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老师曾住的那个村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村子,当时三叔和我说时,我喝得有些迷迷糊糊,不明所以,事后也有些淡忘,但现在想想,当真那村子让人无法不感到奇怪。

  老师、师父自不必说,华先生和师娘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大夫,公冶三叔是个最博学多才的铁匠。他们要都是一个村子里学出来的,这个村子该有多厉害。

  也许揭开老师的那张图堪,就可以知道一些线索了。但那图着实让人费解,显然,由三叔的那一指,问题就在那车附近,但那车有什么问题呢?

  天意总是很弄人,这一次,便又是一个眼前偶然的事情让我猜出了些端倪。

  当时我看到的是上阖现在该叫平安郡的士兵们在把船上的粮草物资绑到马车上,以便明日动身时不至慌乱。却在绑好后拖马车时,车下硌了石头,也是车上沉重,竟把车轴崩断。一帮人在聒噪的时候,我却有了一种恍然的感觉。但这一恍然,却让我吃惊更大。

  随即,我转身,但想想又转了回来,只是这个举动没逃过父亲的注意。

  “子睿,有什么事吗?外面怎么那么大声,让他们小声点。”幸亏外面这档子事请让我掩饰了过去,便急忙出来,让他们稍微小声一点。

  回身看着琪姐的帐房似乎没什么动静,才放心回去,却想起了我们家那个贪睡的夫人,这几日赶路怕是苦了她了。再见她一定要好好犒劳她,如何犒劳她是个问题,心下想着到时候再说,此时我的脸上带着的必定是淫淫的笑容。

  我又回到帐内守护,顺便继续想着京中之事。

  “子睿吾儿,这洛阳的情况你清楚吗?”

  父亲依然在提笔疾书,不过这时显然已经找到了他认为恰当的措辞,所以,面色轻松,只管一边写着,一边问我。

  “父亲,儿一向对这宫闱之事有些避讳,觉得麻烦,所以,只知些皮毛。”

  “实际上,你即为世子,毕竟就是我申谢一族之继,我族祖上多与皇室帝胄有姻亲之事,既有裙带关系,这些事情最好还是知道一些。”

  “父亲请讲,子睿在旁候教。”

  “不是什么教,这里面颇多让人不喜之事,如果换作其他人,我却要让你走开莫问。但现在你知道些,总比一点都不知道好。”

  “我为何难写便是不能知道未来的皇上是那位刘姓侯爷的儿子啊。”父亲忽然大声的笑了起来,“噢,声音太大了。子睿,是不是觉得父亲很有点投机的感觉啊?”

  “没有,但今上有两个皇子,为何要从列侯中寻觅储君。”

  “以前是因为陛下太年轻,未立嗣而崩,所以,几代都是从各侯中挑选继承人。这回,如果我们可以成功消灭阉党,这些刘氏帝胄必会倚功重新商议立储君一事。毕竟这两个皇子都是一直在宦官中长大的,尤其是两位皇子视十常侍之首张让为亚父,这些响应我们的人必会担心这两个皇子以后会为这十常侍来寻他们的晦气。所以,再立一个,对他们也有好处,所以,他们必会商讨这种事情。”

  “父亲,我不同意您的看法。”

  “子睿,你说。”父亲依然在笑。

  “你这个骗那些列侯也许可以,但解释出来,天下三成人都不会同意。”我很直地说出来。

  “别只说这种套话,你便说个究竟。”父亲严肃起来。

  “宦者之乱久矣,而我朝自五世帝殇皇帝时,便又隐下外戚之患。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虽各代上主崩前常灭外戚全族,但不能截其源,自先帝未能诛董氏一门至今便更见恶果,便为此,子睿自放北疆以赎陷益州于董卓之过。此人能枉顾天道王法肆意屠戮百姓,便是朝中依靠太多,有恃无恐,虽现在是何氏专权,但是董氏尚有余势,不能除尽。这几朝,都是自列侯中选幼子继承,自又是宦官与外戚之争的恶果,但二者却是互相派生,主上幼,外戚借主母之势而专权,主上无靠而借助宦官之力,自是一番肮脏倾轧。如宦官胜,则篡国权,帝崩后,为求稳妥,自需寻幼儿登基便于他们掌控,而母以子贵,主母便又会提起新一代外戚。

  如外戚胜,外戚再又专权,帝又依靠宦官,自此便是如是般循环往复,此事再演,大汉之国运,终将败在这两种人手上。也许这次是个契机,我们也许可以……“

  “子睿大胆,这种国难之刻,你这堂堂万户侯竟公然抨击朝纲,我算不算你的父亲,如我算你的父亲,我便要处置你这不知忠义的蛮子,让你明白如何尊上。”我也许明白别人所说的父亲的执拗、暴躁在那里了。

  “子睿便是为了大汉社稷,否则也不会明言。”我的脾气也很大,“我大汉便就让这两种人坑得民不聊生,否则黄巾军也不会起。父亲为何还要保这两颗大汉身体上的毒瘤?”

  “我申氏一门忠烈,只图报国,不尝有乱朝政。这次我们只是救驾,救完驾我们便要立刻回去,你如此言,是不是要代何进而篡国之大权?”父亲确实有些过于糊涂,他怎么能这样。

  “父亲糊涂,如此不是救国,而是罔顾大汉内里的危机,恰似给重病人披上一件衣服,这不是忠,这是误。”

  “误国!你说我误国,你这逆子……”父亲真的怒了起来,真就个拔剑过来,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失心疯了,居然不躲不挡站在那里,看着父亲。如果不是琪姐姐进来以剑鞘替我挡掉一剑,我恐怕真的会当场死在那里,便没有以后的那许多故事了。

  “琪儿,你怎么过来了!”父亲有些惊讶替我的挡剑的人,随即看着我又是火上心头,“快闪开,让我劈了这逆子。”

  “父亲,”琪姐挡在我的面前,很是为我鸣不平地说:“我听得外面聒噪便就醒了,怕出什么事情,便出来,恰巧听到你们谈话。子睿二弟说地甚是正理,为何您在上阖总是和我们忧思朝中之事,但此刻已到澄清朝纲的最好时机,却不听子睿良言。”

  “这事别人作或可,我们做便不可。”

  “您莫非……”我想起父亲也知道霍然的秘密,随即想通了些:“为祖上贤名所累,便要我与姐姐这样那样。那平安郡王之意何在?”

  “我杀了你这忤逆的东西,便不需要顶这个平安之名。”父亲又提剑,却被姐姐拦着,我当下拉开姐姐在旁,跪在地上,看着怒气冲冲的父亲。

  “我虽非君上亲子,然十八年来第一次享父母之看顾,虽时日无多,然子睿足矣,一日为父,终身为父,子睿不敢当父亲之刃;便听子睿一言,求赐子睿一月之期,只要护驾成功,子睿必当借机重整纲纪,诛灭众佞。此后言及窃国误上,诛杀无辜之事,便是平安风云侯谢智之过,父亲便在一月之期后假借酒宴之际,将我拿下,向天下言明与我断绝父子关系,将我千刀万剐于市,如此便可表明我做的这些事情与上阖郡王申公望绝无关碍。既这样,申公一氏贤明忠义便可彰于万世。”这些话是我说的,事后连我自己都想不通,我就这样很是英雄了一次,而且绝对是那种极具悲剧色彩的英雄,必须承认,我觉得这么做是对的,但是我干嘛要让自己千刀万剐啊,是不是当时觉得这个词比较唬人,结果后来很长时间都觉得后怕。

  “你以为你是谁,你斗得过那些朝中的人。说得大义,你没这本事。”

  “没这本事,我能让黄巾数十万大军半月烟消云散?能让董卓被迫倾巢出动,还能让丁原半寸董卓地都得不到。能让锦帆立时来降,能收三十万益州人心,你认为我是谁,我是大汉平安风云侯。”我承认我在吹牛,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做的,但现在我只想让他同意让我放手到洛阳****一下子。“我不求独自安逸生活在乱世中,却忍看百姓困苦;我只求大汉平安,百姓安乐。我欲终止这一切,重现我煌煌大汉盛世,就是破风裂云我也要做,虽死无葬身之地亦绝然不悔。”

  “我的好兄弟,父亲不认你,姐姐也认你。”姐姐当真豪爽,狠狠拍了我的肩膀,然后使劲压压,便是为我叫好了。

  “年少气盛,年少气盛!便是年少气盛最误事。”父亲虽然依然固执,但是确实口气缓和了很多,他可能也知道这也许是重振汉室的最好契机了。但是申公一氏累世的贤名雅望只在他一肩之上,把他年少时的那份雄心和气魄全打磨干了。

  “父亲也有年少之时,便再逞一次少年之狂吧?”我依然跪着,再请。

  “你们先出去,让我想想。”父亲似乎是有些动心了,他挥手让我们出去。

  姐姐扶起地上跪着的我,拍着我的背让我出去,我还要再说些什么,也被她示意先别说了。

  出得帐来,经过写那些帖子和这通唇枪舌战,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军营里也是一片静寂,只有一片鼾声和营内巡逻之人的脚步声了。我让姐姐先去休息,姐姐却不听,从营中拎出一袋水,拉我到水边坐下。

  她没说话,只是拔开塞子,先自己喝了一口,便递给了我,这一通说得确实有些口干舌燥,便是一大口,结果被呛了一下,这袋子里的却原来是酒。

  “姐,这是军营,怎能带这个。”

  “这里是北方,军中带酒是常事,冬夜寒冷,行军在外,没几口酒很难熬啊。”姐姐只不过比我大十几天,却很有经验似的说。

  “哦。”我应了一声,便又是一口,这酒不错,应是从府中带出来的佳酿。

  “兄弟。”她拍了我一下背,结果却让正在喝酒下肚的我呛着了,咳了出来,

  “哦,对不住了,让你呛着了。”

  “没事。”我努力稳住气息,总算好了起来。

  琪姐见我没事,也放下心来,抬头看这天,然后说着:“我家从小没有男丁,却没想到皇上竟赐了你这么个兄弟来我家。本来我觉得你也就是个运道不错的人,却没想到你有这般心胸和见识,那段话说得让姐姐我都心血沸腾。以后你就是我亲二弟,我就是你亲姊。本来你夺了我的嗣位,我对你本还有些芥蒂之结,但现在我与你只有姐弟之情。”我刚失去了一个姐姐,却又赐一个姐姐。只是这两个姐姐感觉真是完全不同,银铃如水,虽然有时有些呛人,却多是温婉柔和如斯;申琪如火,虽然总觉有些炙人,却也让人心中暖和和的。我一定是上天的宠儿,所以,总是有这般亲人在旁,但我也一定是被上天开了个玩笑,为何我这么喜欢充老大的人,我最亲近的人都比我大。幸亏将来有两个将成为我的夫人,再以后我会有我的孩子,如此这般我便陷入对未来的遐想之中。

  “喂,二子,你怎么了,银铃姐,啊,该说弟妹了,她说得没错,你经常走神,不过她说你是因为经常会由一事扩及开去想到其他事情。”她谈及银铃的时候还笑了出来,让我有些担心,银铃以后会不会故意怪我连累她论资排辈小了很多,我还真找不到理由。

  哦,怪不得银铃对我走神虽然一直有意见,却从不为此责罚我。

  “我在想皇子的问题。”只得扯了个慌,我不能说我在想我自己不知名,不知何处的儿女吧?

  “你有什么想法?”

  “很乱,刚才与父亲争得狠了,现在我的心还是很乱。”

  “不必在意,其实父亲顾忌,也有他的道理。”

  “算了,不提这个了,姐姐,你有意中人吗?”此句大妙,大凡这种时节的少女都有所思,只此一句,我便把前面带过,不虞她再提此事,因为凡是年轻女子提及此事,必羞于出口,心中方寸亦乱,至此主动权便落入我手。

  “不怕二弟笑话,姐姐在这种事情上一直无定,还请二弟帮我决此事。”

  “我自己在这事上也不是主动之人。”没想到这一句话,便让我陷入手足无措的状态。自己的两个未来夫人都不是我自己找的,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发言权。 所以我立刻决定换个方式让姐姐陷入羞涩:“那姐姐喜欢什么样的人吗?”

  “我本来喜欢那些方外才华横溢的男子,但是,这番后,我便想嫁个如子睿般为国为民的贤能,只是你说,一个如此能人,会不会娶我般行伍提剑的女子?”

  姐姐就是姐姐,果然是上天所赐,我这么能说善辩之人,竟被她一番坦诚直言让我没话讲了。

  不过我旋即得到一人姓名,在我心中,此人绝对是个这样的人,所以,我有些不确定地慢慢把这个人的名字道出。

  姐姐也有些惊讶,“他,这是不是不好。”

  “原本他就要……”

  远处一声急速的马蹄声急,我连忙收口起身,不顾眼中金星乱撞,只管向马蹄声去,后面姐姐身上的盔甲鳞片声音也响着跟着我。

  一个肩膀上插着一支箭的大汉,拄着铁棍,下马后正向父亲大帐跑去。

  他在帐门口见到同样跑来的我们,便要行礼,却被我扶住,我赶紧道:“程远志将军,你可是打探回来?”

  他喘着粗气,点点头。

  “别多说话,快进去。”随即扶着他进了父亲的大帐。

  父亲似乎正在小睡,此时正伏案而眠。而我竟没有叫醒他,只是又扶着程将军出来。

  “先与我说吧。”我与他换了一个大帐坐下,先让卫兵找军中大夫来,便与程将军说道,琪姐跟来也没有怪我僭越职责,她可能也想成全我的那番作为,而且她对我决事能力显然充满了信心。

  “张将军派我与几个兄弟去洛阳附近打探,现在他们可能还在洛阳周围。我是从城内逃出来的宫女和大臣得知了一些消息便赶回来了,城内已经去不得了。”他喘了几口粗气,拉了拉领口,看到这个样子,我便递了一盏水给他,他一饮而尽,显然觉得不够痛快,姐姐便把那酒袋递给我,我便又递给他,没想到这个程远志倒是个善饮之人,一口下去,称声好酒,便咚咚喝下半袋,喝完,再称好酒,一抹嘴,抵还酒袋。当下平缓呼吸,便将洛阳的情况说了出来。

  中平三年正月十日早上,宦官威逼何太后下懿旨召何进去见她,何进一见妹妹字迹无误,便没有怀疑,只身进宫,却被宦官设伏杀死。当下阉贼便矫诏称何进欲弑帝自立,现已伏诛。因为潼,虎牢关节被封,便再无顾忌,下令全城封闭,守城之军抄斩何进一族,何皇后亦在其列,乱兵一起,皇上的圣旨竟也失去用处,幸得宫中禁卫羽林军还有不少忠义之士,死命保何皇后出宫,拼死杀出洛阳南边一个城门,现在不知何踪。而何进府中死士众多,竟击退多次进攻,城内守军也有何进提拔的亲信,见有机可乘,便再起内乱,何府死士甚至反攻出来,洛阳此时已是一片大乱。

  “陛下危矣,大汉危矣。”我自己猛喝一口酒,当下作了决定,“我领五百轻骑急速奔向洛阳,张将军领两千五百步卒。押运粮草紧随其后,姐姐陪着父亲再隔一个时辰领五百骑出发,以做后应。”

  当下让程将军下去疗箭伤,便急忙整束甲胄准备出发。

  “城内这时正陷入僵持,我需快起身,姐姐,父亲就拜托照应了。”我拱手,再下令,马摘铃,人衔枚,即刻出发。

  “就省掉衔枚吧?”姐姐补充道,“现在没叶子,你不会让大家含着松针吧?你只管说,让大家别说话,谁说话,就说郡主会割了他们的舌头。”

  说完传令者下去传令,姐姐则又替我整理一下甲胄,她觉得整好了,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句我很熟悉的话:“子睿,姐姐以你为荣。”

  不过我没有做我曾经的对应,只是笑着,让姐姐小心。而上次我是将那个少女搂在怀中了。

  子睿去父亲帐中提起铁枪,看着父亲依然在熟睡,心中有些凄然,却不知所名,解下披风,轻轻替父亲盖上,便提枪而出。

  在帐口拜倒,深深一礼,便转身走去。

  少年刚走,中年人就猛然起身,微喘的口中喃喃道:“便让你去这一趟吧,父亲不管你了,你倒确实是个好孩子。子睿性格和我少时很像,就是太毛手毛脚,怪不得银铃常说这小子常蹑手蹑脚还把她弄醒。”

  当下,披好儿子的披风,继续在灯下写文书,口中继续喃喃,“这回便要和你们换话说了。”

  兵贵神速,心中无所牵绊的我只管催马,只想这两个时辰我该就可以跑到洛阳。姐姐的话果然有用,这一路来真就没人说话。

  几近满月之下,一路无人,无尽荒凉之感抑郁于胸。

  左右面两张大旌,五张小旗,这小旗恐怕是平安郡所独有,每个百人骑兵队都有一个自己所属的颜色旗帜带领;而两张大旗一个是申公之徽,金线所绣,上一只金色狻猊(不是什么上古神兽,就是狮子,作者百无聊赖注),下一只金色……好像就是我,不,是獬豸。古语有云,三人成虎。果然如此,别人说得多了,连我自己都快忘了我本叫谢智,而不是獬豸了。

  在这两只灵兽之间,有个斗大的申字,这申字是好写,也好看,在这很不错的月色下,申字极为清晰,而这边的平安风云侯就难认很多。相对我的暗淡模糊的名号来说,还是这四周围的徽记显得更清晰。也许我本就不该是大富大贵的人,那也好,这上面本就是不干净,还不如草堂里与众兄弟谈漂亮姑娘舒坦。

  在草堂,老师不在的时候,我们通常聊天的第一句话还会道貌岸然地说些老师讲的东西,第二句,还能谈到襄阳局势,接着,随便一个人把话头转到一个漂亮女孩子身上,再下面就不能听了。

  想到以前的快乐的时光,不禁笑了出来,在这苍茫孤寂的天地间找到了些乐趣。

  忽然旁边士兵叫我向左看,只见一骑自左边田埂中刺来,忙挥手大喝让大家停下,正要开口与那边人喊话,马上人却先叫到:“来的可是申公?”

  “非也,申公之子平安风云侯谢智便是在下。君是何人?”

  “我是洛阳皇城禁卫羽林军小校,请侯爷领兵随我来可否?”他勒马在我前停下,月光下,我只看到一个骠悍的战士,身上所着确为羽林军衣,再看此人面庞确实是个正直人长相,但光看长相不能确信此人。看着这四周除了田地,便是西边有一片树林。

  “你凭什么知道我们是申公之军?”

  “我家主人认得这麾号,知是平安郡王之军。”

  如果没错,他所说的主人应该是何皇后,何皇后聪慧过人,有过目不忘之资,而且根据我们得到信息,何太后该是被羽林军所抢出。

  当下拿定主意,便令道,“你们掌大旗与你们十个随我先来,蓝黑紫三个百人队,在我们身后百步,红白两个百人队在路边接应,再派人到后面送信,就说接到洛阳来人,快来。

  随即便率领十数个人不打火把随我跟着这个人进了这片田地边的树林之中,十几步后,进入林中一个空地中。随即我命令后面的人在树林外五十步等候。

  “果然是平安风云侯,哀家放心了。”这声音很是生疏,我没听过何皇后说过什么话,所以我不是很确信,但是说得那种语气倒有些像。

  “恕臣身着甲胄不能行大礼了,不知那边说话的可是皇后?”其实这话说了便是承认那个人是何皇后了。

  “小侯爷果真小心,不过你可能没见过哀家,那也怪不得你。”黑色的林中出来一个华服女子,但是此处只有天边的月亮之光,我也看不清这个母仪天下的女子相貌,只得再行礼。

  “好了,申公果真是国之贤臣,平安风云侯也正如其名,现在就请护我回京护驾吧。此时,皇宫内外恐都在兵火之中。”她若不是皇后,必是一个天下难的一见的奇女子,这种时候能依旧保持如此镇静,实在让人惊讶。

  “是。”我想我可能是多心了,如此不太可能是假的了。

  “不过,平安风云侯,你既疑我有诈,为何还要只身犯险,何不让人先进来探探。”

  不知道,我好像一直这样,我没有那么堂皇的身先士卒的理由,只是有些自然而然的,可能是我自己太自负了。

  当然这种莫名其妙从我嘴里出来便要有些奇妙:“所谓将军领兵,既是领兵,我不在最前,却在后面,那不成监军督阵了?”

  “果真是平安风云侯,早听说荆州谢子睿有奇才,却不知你那冒顿王的天狼在哪里?”我真有些佩服她,说话不紧不慢,便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要知道她丈夫孩子都在洛阳生死未卜,暗忖:我这么想是不是有些不敬。

  “我新年去朝见父亲,所以未带那不祥之物。那物临阵必有千人殒命,万人溅血,子睿实在不敢造次。”我又把自己向神秘莫测的方向再推一步。

  “好了,准备上路吧,不过,平安风云侯你先留在此处,让其他人在林外等待。”要紧处来了,此处是何状况,便看我了。

  我决定信她是何皇后,那么她对我就没什么要命的事情,而且就是动手,她那里会是我这般壮汉的对手。

  我屏退众人,何皇后也让那个小校跟我的部下一同离开。

  “太后,不知有何紧要之事须这般?”说实话我很紧张,总觉有什么事情,眼睛不自觉在这个女人昏暗的身影后面找寻人影。

  “你把给你们报信的那个小校给杀了。”

  “啊?”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脑中随即想起各种可能性,难道那个小子占了皇后的便宜,那可罪过不小,“为何?他不是救了您出来吗?”

  “不光他一个,很多人都尽忠而战死,现在只是让他去见他的兄弟们。”

  “这却是为何?”何太后的理由让人无法理解。

  “救我出城后,只活他一人一马,他不懂礼仪竟与我共乘一马,此事传扬出去,陛下与我颜面无存,你现既是申公之后,当会为知道该怎么做了。”那小校如不这样,你早死了,我当下心中大骂,却一时不敢说出口。

  “臣受命。”当下立刻拿定主意,便为这个女子引路,出得林来,令人让马给何皇后,让她先到路边暂歇,等候后面大队。便忽然装模作样问何皇后将欲行,有否丢了什么东西,然后我分明看到了何皇后脸上赞许的笑容,然后她很是自然的稍事找寻便表示自己夜明珠丢了,并吩咐那个羽林士兵,叫他跟我去找回来。

  林中,我唤住那个高大的士兵,悄声地问他,“你有没有名字?为何自始至终皇后不唤你的名字。”

  然后挥手让他小声。

  “小的叫纳颜,皇后可能是嫌我是匈奴人后裔,故而不愿唤我的名字,让我找你们时,也不让我报自己的名字。”

  她那里是嫌他的血统,是嫌他以后会给她带来的麻烦,这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依然认真地在草丛中找寻那夜明珠,让我生出一份怜悯之心。

  “你快走吧!”把马牵给他,“走得越远越好。”

  然后我简要地告诉他怎么回事,他忠实的脸庞在月光下立刻变得凄然无比,让我更生可惜。

  “我本来还以为我能因为这次得赏,能把我的妹妹赎出来。那现在我怎么办啊!”

  时间不能过长,否则那婆娘必会怀疑我,所以当即立断,我扯开左手的手帕,撕开刚结好的疤痂,以右手蘸血扯开他的外面甲胄,在他内里衣服上写下十几个字。吩咐道:“去北方乐浪,这点是盘缠,去那里找刘备刘玄德,那人必会安排好你的。快走,别出声,你妹妹叫什么名字,她在哪里?我会想办法把她赎出来。”

  “司徒王允府上的丫环,叫纳兰,多谢恩公,大恩必当相报。”这是他留着泪牵马走开时最后的话。

  他刚走,我也轻松起来了,这不简单么,我有个兄弟在那里当上门女婿,而且那个地方漂亮丫环还真不少啊。

  不过心里对那个何皇后可没什么好感,救命恩人却要暗地处死,这个女人当真恶毒。想到还要出去骗她,真是麻烦,其实我心中老大不满意见她,但是我还是拉出我的笛中刺,把手上的血一抹,便又插了回去。

  当然出来时,我就已经找到说辞了,说实话我就从这方面来说简直是天下第一的奇才。

  “草丛浓密,我的手被荆棘割破,我便留下那个羽林军继续寻找,我们先走,现在洛阳大乱,此地离洛阳不远,天快亮了,此地久留必生变故,他找到了会追来的,我把马都留给他了,没事的,他会追上来的。皇后千岁,我们移驾吧。”

  “果然是个孩子侯爷,这些礼仪套话还是做不好。好了我们走了。”我在下面还嘟这嘴,我都十八岁了,干吗还认为我是孩子,好像她有多大似的,看着她的面容也就是三十岁上下,陛下还不过三十岁,作为皇后大一点很正常,但是能大到什么程度。却忽然想到自己居然为这种事情生气这么长时间,确实有点孩子气,不免有点泄气。

  天渐渐亮了起来,行至一个无人的村落,这个村落似乎几年没人了,看得那个贵人只皱眉头。我留下红紫蓝三旗守卫这个我没有好感的皇后,让她先行休息一下,等候后面张辽的到来。不知道在这种地方她能不能待得下来。不过走之前,她叫住我,问我怎么样,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我把那根刺拔出一半,让她自己看上面已经凝结的血,没想到让她对我的笛中刺产生兴趣,然后她拔了出来,便说她想要一个这样的东西,能不能借给她防身时用用,待以后回宫后再还给我。

  这个贪婪的女人,我心中有些出离愤怒,当时便想用手上的铁枪一下子把她抽晕当场,就说她死了,然后把她卖到烟花楼里。

  我是有些胆大包天,但是只限制在脑海里,我这么做会给父亲带来麻烦,所以我还只是把纳颜送到自己的领地交给我信任的人,免得给老师带来麻烦,如果就单单是我,不会牵连别人的话,我想我会做那上面的中的几件的,至少那一枪抽得她人事不知应该义不容辞。

  但是最后我所做的只是很虚伪的笑着双手奉上,像个很懂事情的孩子一样把自己的随身兵刃交给了一个很坏的长辈。

  告别这个包袱之后,赶紧带兵去洛阳,我只带着黑白两旗,因为这样一路上我还可以想着我和银铃未来的生活。

  也许我没有未来的生活了,我忽然有些怕了起来,我的海口虽然夸出来了,要是到时真的把我给处死了,那怎么办?先别提让我鸡皮疙瘩直竖的千刀万剐了,单说我只有一月之命,我便整个后背都凉了。

  不过,我想起了一句诗,那是孟德兄的不合时宜之作,但此刻环顾四周,却感到自己变得坚强起来。

  哀吾百姓,号泣而行;淫雨霏霏,惨雾茫茫;哀吾百姓,漂泊流离;白骨露野,浑泥涌江。哀吾百姓,念之断肠。

  “死就死了。”我竟笑了起来,继续催马。

  眼前就是我大汉的国都洛阳,但此刻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暗道:不会是汉中吧。但是想来想去,却只有汉中让我有这种感觉了。

  洛阳南边城门就这样大敞,没有任何防备,反倒让我在奔向它时心中忐忑,城墙上可以清晰地挂着一个士兵的半截身体,门口一片狼藉,什么东西都有,包括死人。

  太阳的光芒照在城墙上,预示着这天是个好天气,但是却不能说明今天是个好日子。

  中平三年正月十二的早上,我在门口勒住了马,众人也都在我身后相继停了下来,马们都举措不安,很多人都被马带着打转。我回头看了看来路,还没有后面援军来的迹象。

  “这是我们的国都,现在我们进去,记住我们是护驾,我们是带着武器进去的,一旦进去,我们就不能停,如果我们停下来的时候,那我们就到皇上面前了。兄弟们,跟着我,不要停!”

  我用枪尖一指,第一个冲了进去,冲进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现在情况的城中,这个城却是我们大汉的都城。

  那年,我十八岁,张辽二十六岁,曹操三十二岁。

  

第九十七章 洛阳之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