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元宵

    中平元年正月十四的早晨带来的是一种崭新的气息,也许是没了何进的缘故,感觉整个洛阳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虽然我知道何进的事情不是很多,但是只要知道没他比有他好,这就足够了。昨夜没把银铃骗回来,想想有些无奈,不过最近银铃似乎总是那样让人有些触摸不到的感觉,或许是她的父亲的缘故,到现在这时节了她总还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早上被何皇后一行人众叫起了床,她笑着,柔声地唤我,正如我是个孩子般的,心里肉麻,浑身牙酸地在榻边吃了早饭。吃的过程中心中就在盘算吃完如何不给她行母子之礼,但是最后还是没有逃过。接着身不由己地在“母后”的仕女帮助下穿上件黄黑色相间的朝服,说是宫中巧匠替我连夜做的,我问为什么要穿这个,她说今日要上朝。

  然后,我如同大赦般迅速含糊道声:母猴,先走。便疾步出外,但是没走两步,只得回来,何皇后笑着把白圭板递给我,没说什么。上面有一行娟秀的笔迹:小猴,我料定汝必忘这个,最后还会与我讨要,昨日已召儿媳妇进宫,汝无所遁形了。

  银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嘴巴,对着何皇后都要这般把我的缺点讲出来;要说那些礼仪也得改,这白圭板本是记事用的,既然我没有什么事情上奏,带这个劳什子干吗?哪里都放不下,放在脖子里还嫌凉还抻人。

  今天早上我的脾气不是很好,连看见一个小太监端东西过去,都想上去揍他,不过看了他的样貌知他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且一脸稚嫩,况且生得眉清目秀,便嫌恶大减。

  必须承认,我对何皇后至今仍然没什么好感,但是对那个义父我还是给足了面子。

  所以在上朝时碰见他,自然只得先多行一遍那一番礼节,忽然觉得我们大汉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情。

  这一路便跟着他,心中暗中还有些得意:恐怕臣子上朝和皇上同路的我算头一个。

  但说起上朝的时候便就尴尬得厉害,皇上刚上位,面南背北未坐之时,我便听得忽起钟鸣振耳,还听不见那太监一声喊了什么,便只得中途硬生生跪在了龙座左侧边上不远处,下面文武百官才从家里过来,恐怕根本闹不清,斜眼一瞄,只想着:啊哟,那前面是谁这家小子这么奇怪在那么个地方见礼。

  一通山呼万岁之后,只让我感觉自己光沾得不小,估计怎么着阳寿也会长点。

  “子睿孩儿,下去和你父亲站于一处。”皇上笑着指着阶下说道,我在下去的时候清楚地看到众大臣奇怪的目光,我只能眼中茫然,脸上漠然,心中不知所以然。

  紧接阶下以前站着何进的地方此时站着的是申公、老师和孟德兄,而我站在申公下手,与老师、孟德对视,心道灭了何进,我们地位立时变得不凡起来,不过看来他们都是早知道要今日早朝要站在这里,但我居然就没人通知,当真把我当孩子般惯着,还随便指使,这让我很是不忿。

  但大殿上,竟半刻没人说话,我也不知怎么回事,眼睛稍微,一时在人群中却也找不到什么很熟面孔。

  “啊,朕许久不坐朝了,都快忘了祖规了。各位爱卿有何事要奏啊。”想是一直做一个傀儡,皇上竟想不起该是他问询有什么政事需要商议了,当他说出有何事需奏时,恐怕心中也是一种难得的激动。

  但是下面的有些恶心了,一帮人出来大鄙何进篡政,蒙蔽圣上,一个个都和何进苦大仇深,在前几年泡干了黄连汁一般,如果他们真是忠臣,前几年怎么不想办法,现在出来真是倒我的胃口。如果换我在洛阳任官……我怕我真的活不大。想到最后一句,我觉得我冷静了下来。不过他们很可能是宦官那边的,要不然何皇后尚在,这帮人如何敢这般。

  虽然知道不能乱说,但是嘴里还是多嘟囔了一句话,“一帮小人。”

  立刻我注意到了旁边的目光,我有点心虚地瞥过去,这是一种斥责地眼神,但是他微微点点头,最后嘴角稍往上一挑,便就又恢复往常。

  我心中一热,却在这时下面有人表走有本,但是这次这个人声音平和,而且说的也不是何进的问题。

  “禀陛下,今日早朝延迟,故而让臣看到一个异相,不知是何意味,请皇上圣裁。”上来的人是司徒王允,老师确实没看错人,这个人果然是个良臣。

  “王爱卿,请言明。”

  “今日卯时天微明,西边月未落,东边日已升,两光天上对峙竟至半个时辰,后月方隐觅不见。”这个,他们也许真是卯时上殿上得习惯了,这个我在襄阳看过很多次,好像春夏秋冬都曾发生过这种情况,所以,我不认为是上天要表示什么意思,应该是月走得慢了,太阳等得不耐烦自己出来了。实际上晚上还经常出现太阳还没落下去,月亮自己等得不耐烦自己冒出来一样。

  “各位爱卿可有什么见解?”我也很有兴趣听听他们的“高见”。

  “日者属阳,月者属阴,两者共留,是不是说女人要出来夺权了。”这是一个粗人,但说得倒也显得有些道理。这粗人我认识,子圣的岳父田楷大人。

  “田太傅说得有些道理,逢连年大乱,现在天下男一女三,我就知道荆州就有女官了。”

  “臣关内侯张让有本启奏。”皇上旁边忽然跪下一个人,阴阳怪气地说了出来。我根本没想到十常侍竟公然出来议政了,而且还是阉党头子直接蹦出来,但环顾下面竟然没有人阻拦,心下更是大怒,当下便要跨出一步,喝斥这个阉贼。

  手下却被人攥住,我立刻看向申公,他却轻声说:“让我来。”

  就在皇上说出:“关内侯请讲之后。”父亲毅然决然地站到了阶前,朗声直谏。

  “自古历法有云,内宫宦者不得封爵议政,今已破封爵之例,再开议政先河,自此大汉制法岂不被人耻笑,请关内侯靠后,无需多言。”父亲还是给了他面子,至少没有大骂他,甚至默许了他的爵位,换作我,这时候揪他的头发拽下来,用膝盖猛顶他的脑袋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张让眼中的怨毒就无法抑制地撒到的父亲的身上,但是慑于父亲的一身正气,凛然神威也只得黯然退下。而父亲也回复原位,这时候我觉得在身边父亲胖胖的身躯内自有着一股英雄之气。

  下面开始有了些窃窃私语,我也趁乱说了一句:“父亲,您真的很英雄。”

  “前几日,恐怕你都不愿认我做父亲了吧?”他也轻声回复。

  “是的。”

  父亲讶异地朝我瞟了一眼:“你也太诚实了些吧?”

  “对不起,父亲,说漏嘴了。”我笑笑,父亲也面带微笑,自此,父子间芥蒂全消了。

  “中午回来吃饭,有事情要问你。”

  “是,父亲。”我们趁乱把家务事商量了一遍。

  皇上挥平了异议,看了看张让,便指着队末问到:“朱卿家有什么话说啊。”

  这是个个子不小,年岁不大的年轻人,看衣着似乎是太史令一类的人,这种事情倒确实该问他。当下他上前跪拜道:

  “启奏陛下,其实这种异像四时皆有记载,实在没什么可以推测的。”他很朴实地说了出来。

  “朱卿家,据说你相术卓绝,你却说说,这阶前少年如何啊?”皇上好象有些离题,不知道怎么忽然想到这个地方,让我都莫名其妙,显然阶前辅臣四人只有我称得上是少年,所以,我自然地出来,行完君臣之礼,便转身面向他,让他看着我。接着皇上还把收我为义子的事情说了出来,让下面一群人对我眼光大变。而我在人群中终于找到了我的两个兄弟,只是一左一右,也不知道子圣什么时候算成武官了,一身黑袍,白圭板挡着嘴,估计小子在笑。当下眼神飘离,与两位兄弟打招呼,随即,子涉那边眼神到,言明:“爬得好快。”而那边意思差不多,我的眼神两边各送一个:“揍你。”

  “这位皇上义子,心胸着实宽广,但又有些少年意气;朴实敦厚,但又有诡谲狡猾,一生似乎变幻莫测,眼光中又流出各种异光,非凡人之相,我只能道他二十,四十,六十皆有大厄,厄如皆能过……则大善。”

  那日早朝就再没什么大事,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上面代替何进位置的人是怎么回事,所以有些想看看我们的主意。这天早上,老师、孟德兄和我都什么都没说,父亲也没说什么,所以,很快就没事情可奏了。

  只有一件事情是皇上亲自下的旨,当场没劳任何人提醒他。

  “近日洛阳大乱,人心惶惶,正逢明日元宵,传令洛阳百姓依旧张灯结彩,如照往年之例,朕将亲赴太学观灯,与民共庆元宵佳节,以安民心。便叫韩楚公总筹元宵佳节事宜,高陵侯负责城内各处戒备,望兄亲往太学主持大局,子睿儿在我身边护驾。”

  散朝时,父亲和皇上还谈了一阵,我也只得留在当场,等两位长辈说完话。他们谈的问题就有些让人麻烦了,最后甚至扯到了抢儿子的问题。

  最终,我跟着父亲回到父亲住的地方。

  正午,我、琪姐和父亲在东城官驿一件僻静的屋内用午饭。气氛有些沉默,我也没想到回来后,父亲又没什么话了,刚刚还觉得不错的气氛又有些僵了起来。琪姐一会儿问我一些父亲朝上的事情,一会儿问父亲我的事情,极力替我们调停中其中的尴尬。

  父亲用手示意琪姐别说话了,这才终于对我发话了:“为什么不让韩楚公守备,曹操主持元宵事宜。”

  我知道怎么回事,但姐姐不明白,所以,我也挥止了她的问题。

  “因为荆州士兵多为收降的黄巾士兵,老师怕一旦局势压不住,会生大乱。”

  “但孟德有些太狠了。”父亲点点头,但还是有些无可奈何地加了一句。

  吃完饭,我便要走,他问我下午还有什么事情,我说难得出宫,便去拜见我的两个荆州同学。他却又加上了一句:“今日右仆射钟文杰、博士祭酒姜泳今日都在司徒府赴宴,他也邀了我,我说有事没去,也把他给你的邀请给推了;他们晚上应还会在那里,我晚上会过去,你下午一个人在那的时候需小心王允。”

  我不知道王允怎么了,我觉得王司徒这个人不错,可能是早上他表现得太与众不同了,父亲在上阖待的时间长了,有些世故了。虽然自己还能英雄一次,但却不相信别人了。

  当下想通,笑了起来,拍马即到司徒府。

  却没想到门口的人不让我进,我道明身份,他朝我身后看看,依然不信。

  最后我是有些火气了,问他为何不信我是平安风云侯。

  “你没他高,相貌不够分量,没带天狼,而且什么下人都没带,就这匹瘦马,加你这身纨绔子弟打扮,不知道是不是烟花之地去多了,报声平安风云侯就可以进了,你以为这里是哪里?”

  我心中有了些疑惑,正待发作,忽然有人自背后上来,路过我的身边,我便立刻指了他的脸:“是不是这个人的相貌够分量。”

  那人停下看了看,我知道我有些过分了,连忙道歉,“对不住这位兄台,我只是要说明给他听他说得很不像话。”

  “你说得才不像话,人家司徒府是你这种乡下土财主随便进的吗?还有,整个洛阳没人敢说我胖,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相貌够分量。”也是我不对,我干吗要正好碰上个胖子便说这句话,所以赶紧解释,而他则来了劲头,得理可真就不让人了。

  “刚儿,为何在与人争吵……这位莫非是平安风云侯,哦,受老臣一拜。”那胖子立刻没话了,他知道眼前这个真是个什么都敢的。

  “这位莫非……”我可就莫非不出来了,谁能记住朝中那么多垃圾。

  “太常袁傀,此是犬子刚,适才冒犯,望乞见谅。”

  “太常客气了,刚才确实是子睿无礼,望傀伯父、刚兄见谅。子睿惶恐,袁伯父在上,受子睿一拜。”

  这一番礼节做的扎实,因为我到现在还是觉得那个相貌够分量形容胖子有些恶毒。

  总算没事,他们便要进门,我却留在门口,问门卫一件事情,现在那个缩着脑袋的小子早就恭敬地和我是他亲爹似的了。

  “有一句话,我希望你告诉我,你说不知道是不是烟花之地去多了,报声平安风云侯就可以进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是听我兄弟说的,我听说河南各地都有人冒充侯爷名声,衣着光鲜,头发如您这般散下,出入烟花之地,报声平安风云侯,就不用付账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便默然进去了,我需要保持我平安风云侯的风度,但是我当时心中就一个词:杀人。我不清楚是哪个混账王八蛋干的,这么败坏我的名声。给我碰上,必然杀他个万紫千红,一塌糊涂,杀他全家,卸他条腿,阉了他,把他那个地方砸成肉糜,扔到水里泡他个自我膨胀,白白胖胖。我简直出离愤怒,当即就要转身出来,找人商议此事,替我把这些个人抓起来千刀万剐。

  说到千刀万剐,最近两****倒是不怕了,今天中午吃过饭后,我就感觉千刀万剐离我远去了。

  “粗人,来这里干嘛?”忽然有人拦住我,一定神便看到子涉兴奋不已且依然不正经的热烈的笑脸,心下也立刻快活了起来,把那事先丢了开去。

  “小子,娃有了吗?”我大声问道。

  “有了,有了,年前有的。小娟!把雨盈抱来。子圣,子睿来了。”说到此处,他更是眉飞色舞,很奇怪,碰到这种情况,我的想法却总是揍他一顿。

  “女孩?”我的手顺便整理整理他的小胡子:“你现在人模狗样的吗?”

  “恩,才十几天,这段时间一支在岳丈家请人照料着,你要知道我们两个很多都不懂,还有你嘴里还这般没正经,子圣来了你就知道了什么才是人模狗样。”这个人居然开始学斯文,我怕银铃思想上会接受不了。想到此处忽觉得非常想去见我的夫人,她最近对我有些疏远,皇上都说事情一安定就给我办,她也知道,反倒是这样了,银铃反倒是难见到了。

  不过最先出来的是一帮子不知哪来的官吏,这个说他是执金吾,那个说少常,只管和我叙些无聊的话,打发他们居然花了我半个时辰,其实我也只是打哈哈,后来不是司徒大人帮忙,叫一众人等去赏乐。我是决计逃不出这帮人的包围的。

  躬身给正在邀请众人司徒大人行礼,多谢搭救之恩后,便终于长吁一口气面对我的兄弟了。不过田太傅还没进去,问为何时,他说咿咿呀呀他听不懂。还好有钟嫂嫂帮忙,总算把这个有些碍事的长辈撵了进去。

  我的注意力显然都只在这个眼睛都睁不开的小女孩身上,此刻,正在熟睡的她嚅喏着小嘴,叭嗒了一下,我的心中的真实形容显然不敢说出来,因为那是:“作为女孩,这小丫头有些丑了。”

  “这个可是我们下一代的老大啊。”这可是同学之中的第一个孩子,我忽然都感觉自己长大了很多,腰板都直了很多。“子圣,你……”

  我忽然顿住了,接着脸上故作平淡地表情:“你干吗要装个假胡子?”

  随即手就拉住了他的胡子,轻轻向下一拽;果然……他就捂着胡子蹲在地上了。

  “子睿,那是真的,你的手好重啊。”当他站起来时,还在捂着腮帮子。

  “你看我没说错吧,子睿还和以前一样,襄阳书院第一号粗人。”子涉很勇敢地站在老婆孩子的身后,对着子圣夫妇说道。

  “你真的留胡子了?干吗留这么长?”我知道自己有点太冒失了,想过去抚慰他一下,但是他心有余悸,捂着胡子开始躲我。

  “过来。”我又拽住了他的胡梢,心道小样的,还抓不住你了,“对不住了,文杰兄。”

  “对不住了你还拽。”子圣对于我这般蛮不讲理的人也只得无可奈何地跟过来。

  “他的手好快啊!”这句话我很受用,这是嫂嫂说的。

  “当然,我是……”我忽然想起来这和平安风云侯没有关系,所以只得赶紧换话题:“你为什么留胡子?”

  “父亲觉得文杰太秀气了,和他配不到一起,他以前的下属来拜访他,总觉得文杰太文绉绉了点,后来就我父亲就让子圣把胡子蓄起来了,还让他填了什么右骑仆射这个缺。”

  “太傅也太武人气了些吧?”我有些哭笑不得,这太傅当真有些意思。

  “他倒是挺配你的。住手!大家兄弟才见面,不要造成血案。”子涉在我还没有反应之前,抢先把我镇住。

  “为什么要叫雨盈?哪个盈?”我只得换了话题,否则再争我就要准备开始结巴了。

  “充盈的盈,去年洛阳的雨水足,所以叫这个名字。”我心道荆州老家雨水更充盈。

  “姜叔有什么意见?”

  “很开心,但是让他明年再添个男孩。”子圣恶笑着,残酷无情地出卖了子涉。

  “那应该起名叫招弟才对。啊,子圣兄,看来嫂嫂没什么反应啊!”我更无情地两个都打击了一番。连嫂嫂这般豪爽的人都低了头,我简直恶劣极了。

  “那你好像连那一半还没定下来吧。”两个人都站回夫人身边,作面色漠然状。

  “我要结婚了,赐婚,还是两个,你们有什么看法啊?”我再次压了过去。

  “你有这能力吗?”他们依然不甘示弱。

  “我身体好强啊。”

  “外强中干的人比比皆是。”

  吵了一下午,把雨盈都给吵醒了,我才感觉很不好意思停下。但是这天下午的感觉就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当着弟妹嫂嫂面,实在没那么多干净事情可说了,我们便谈了谈正事,他们问我有什么可以透漏,我说没有。他们两个真的很厉害,他们问我明天是不是好事。让两位夫人都感觉他们是不是烧糊涂了,在前后话中,只这句话这般莫名其妙。我只能说,明天应该没有好事。他们又问是不是大事,我笑着说连木头都知道怎么回事。我算把事情告诉他们了,我想他们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这里有些地方有些****,不敢对外人明说。所以,我们三个人一阵晦涩难懂的话,只让两位夫人稀里糊涂,不明所以。

  将至傍晚,我想起那位小校之托,便和兄弟们说到了纳兰,果然如我所料,他们立刻对我有了一番打击我的话。但是这次我没有任何辩解,只说了故人所托,他们打击一番后发觉这里没有反应,感觉兴趣索然,便由子涉去请司徒大人做主了。

  司徒做事确实够有效率,但太有效率了,所以他出来时就带着婢女,但是带着两个。

  “两个都是纳兰?”我行完礼后,有些奇怪地问。

  “不是,你来找老夫要赎婢女之身,虽是故人之托,只要纳兰;但你不想想我身为司徒,怎能为婢女与你要钱,自然会送给你,而送人婢女岂有只送一个之礼,那会惹人非议,以为你要纳妾。”司徒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让我很不好意思。此时才觉得这种事情如不是因人所托,恐怕我真的不好意思去做。

  在他们把婢女契书也给我后,我就真有些呆不下去,再谢赠婢之惠,便表示父亲晚上会过来探望司徒大人,便与众人告辞了。

  一路总觉得今天这事情不太好,看着后面司徒加派的马车,感觉今天这个事情真是有些难堪,不过想想当时……其中一个女婢好像真的非常好看。

  不过还是按下去看看那两个人的想法,因为不期然跑到老师所住的驿站边上了。一想到银铃的想法,我就觉得有些麻烦。

  所以,立刻拿定主意,便领着两婢进去了。

  果然如我所料,从老师开始到周玉结束,个个都在注意我身后的两婢,银铃也跑到我身边,问我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我先回答了银铃,“嫉妒了?”再看银铃眼神,忙抽身对老师说道曾受一个叫纳颜的义士之请,替他的妹妹赎身,立刻身后有个吃惊的声音:“哥哥?”

  “纳颜是不是你哥哥?”我立刻转过身来,却发现说话者旁边那个更漂亮,心中略有些失望。

  “是。”听完确信的答复,我再转过身来,然后把司徒和我说的那些话再说了一遍,大家才恍然大悟。

  “那你打算怎么对待这两个婢女啊?”老师问,他眼睛看着银铃,看着他的眼神我就知道我的性命就在下面几句话了。

  想了想,当机立断,把那契书在灯上点着,然后转身,避开银铃的视线,对下面两个人说道:“你们自此不再为奴,纳兰,你先留下,随侍我的老师起居,等我把你的哥哥找到,我会把你送去,这位姑娘,如果有什么亲人尚在,我便命人即刻把你送去。”

  两个婢女全部给我跪下,谢我的大恩,那个很是漂亮的小婢说道:“小女自幼便是孤儿,如蒙不弃,愿随侍侯爷身边。”

  “那你先伺候我的师父和三叔吧,我那边人多,不需要。”这话说得更是不好,我心下大悔,但随即又有说辞。

  “老师,我想带银铃进宫。” 我背对银铃对老师诡笑。

  老师似乎故意非常茫然地说,“银铃?去宫里干嘛?你别胡闹。”

  心下大骂,但只好非常委婉晦涩的表示带她去,让她放心。

  最后总算在众人大笑中拉着扭捏的少女离开,但是子玉却跟了出来。

  “子玉兄,有何事?”我手下捏着少女的手,但少女却想从中间脱身,其间脚踢,手掐全部用上,但我自巍然不动。

  “你们稍微注意点。”子玉兄也看不下去了,“父亲让我如果有机会去看望一下申公,他曾经在申公手下做过事情,今天太晚,能不能明天帮我一下。”

  “好啊好啊,”我一只手把银铃两只手桎梏在其中,但也颇费力,所以,只能比较快的回答,“明日我来找你,现在家庭内部有纠纷,不和你多谈了。”

  “还有那个漂亮的叫什么名字,你把契书烧得太快了。”

  “我也不知道,”我才发现,有些懊恼地说道:“就因为银铃在场,我给忘了。”

  “兄弟。”子玉靠了过来轻声地说,“你好象忘了银铃就在你的身边,我走了,希望明天能见到你。”

  然后猛然退后五步,脸色冷淡地与我招手道别,再长揖转身进驿站。

  我慢慢地转过脸去。

  “放开。”她也冷冷地说。

  “我放开,别打我。”我放开,但是还是有些很戒心的往后避避,因为父亲告诉我绝对不能相信女人的承诺。

  结果她踢了我一脚,然后自己上了马车,把帘子一遮。

  长吁一口气,上马回头幸福地笑着看了看马车,拍马离开。

  宫门口,让那马车回司徒府,便领着我的夫人进宫了,最近,这里已然便是我的家了。

  一路皆无阻碍,还有人替我通报。

  再如我所料的皇上和皇后又是那种非常诡异的眼神看着我们:“子睿孩儿,银铃长你三岁吧?”

  “是的,母后。”心道,你们都见过银铃了,这次只是我们夫妻俩一同来拜见而已,至于这样再问一次么?

  “这么巧,我也长皇上三岁。子睿,对儿媳妇可要好点。”

  皇上和皇后在这个时候和一对普通的父母完全一般无二,也许就是这时候,我对何皇后的观感开始变好,看来我可能还是心太软。

  那晚,银铃说要出去走走,我说在皇城里不好闲逛,便和她一起出去走走。

  一路没什么话,我也有些憋闷,我们毕竟也曾是一家人,但我要娶她后,她反倒开始与我疏远了。

  “我要上碉塔看看。”她忽然发话了,我当然答应了下来,便找了个无人在上的碉塔,命人打开下面的门,便和银铃一同入内。

  里面有些黑,所以,我不时撞到了走在前面的她。黑暗的梯道上我们两个人有些乱的喘气声都很清晰地听见。

  但长长的阶梯上这般撞来撞去让我有些耐不住了,我上前揽住了她的腰,在她的惊呼之前,我就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我不在乎,她似乎也默许了,所以一边向上时,我的脸也慢慢偷偷向怀里探去。

  “我很沉,像小猪。”这是多么温柔羞涩的声音,她分明就是我等候一生的妻子。

  “我不在乎,我会一直抱着你。”我自己的声音也变得让我自己感觉怪异,但当时却是那么的自然。

  “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刚才那声把自己与她的距离给暴露了,但是我不在乎了,她其实也只是稍微问讯一下。

  可当我再不觉得这阶梯中的烦闷时,阶梯也忽然结束了,只得放开紧贴着她的嘴,而她也赶紧捂着脸跑到栏边,双手才放下扶着栏杆。

  我也走到栏边,紧挨着她,扶着栏,也站看着洛阳的夜色,塔上风大,银铃有些吃不住,所以,我换到了她的上风那边,然后把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然后,我感到吃不住了。

  风终于缓和了些,我才把自己绷紧的身体松开。看着我的银铃看着远处,她的目光中却充满了茫然。

  “你怎么了?”我柔声地问她,而她作为回应,把头倒在了我的肩上。

  “我回到荆州,没敢去见我的父亲,据张叔说,父亲来找过我,他说父亲火气很大。”她轻声地回答。

  “你不用去见他了,我去和他说吧。”我的手也过去把她的肩搂住,轻轻拍拍,想安慰她。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那就一直这样吧?”

  “怎么可能,明天这个时候你就不会这样和我在一起了。”

  “明年的这个时候,或许我那只肩膀也闲不住了。”这句话是我心里说的,我没敢说出来。

  “可很快你身边就会多一个人了。”我很惊讶,居然她又抢先说出来了。

  “是啊,很难抉择啊,还好我有两个肩膀。”我故意再次很不正经地说出来。

  “美得你。”银铃白了我一眼,便要离开,我则飞快的抓住她的手,把笑盈盈的她拉入怀中。

  “洛阳的事情一完,安顿好,我们就回襄阳,我们成亲,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你自己找头猪生吧。”她恶笑着对我说。

  “好吧,你以后改名猪吧。”然后如我所料,我被揍了,但我只是搂着她随她去了。

  不远处的皇城城楼上,一对中年夫妻正在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像话了。”

  “别说子睿孩儿了,你也不注意一下你的手在哪里,怪不得要屏退宫女。明日此时,看你还能这样。”

  “那更得抓紧时间。”

  “你这皇上只有这本事了。”

  “还不是被你哥哥限制的……对不起,皇后,朕失言了。”

  “没什么,你也知道我本非何进亲妹子,是他逼我选秀女入宫,最后选为贵人,才让他高升其来的。算了,他也没了,我也没什么挂念他的,我们别提他了,这时节,我们也别提什么皇上皇后了,大家老夫老妻的。”

  “不是现在你也蛮满意么?”

  “谁知道你那时人小,哪方面本事倒不小?”

  “那我们继续。”

  “没见过你这种皇上。”

  “也没见过你这般皇后。”

  “就在这里?”

  “又不是没有床榻。”

  “你不怕不安全?”

  “不是银铃要住进来么?银铃住在子睿那里不就行了,便让子睿孩儿回来后住在楼下,他可连那些妖魔鬼怪都不敢近前的。”

  “你这般好不近人情。”

  “银铃孩儿必会感谢我这般安排的。”

  “银铃可只比你小九岁,别孩儿孩儿的。”

  “九岁和十二岁也差不了多少,别耽误时辰了。”

  那夜我让银铃睡在我那里,自己则睡到了城楼上,必须承认,义父义母考虑得很周到。就是离得太远,让我想去做坏事都觉得容易被人抓。

  思来想去,便只能在榻上胡思乱想了。

  期间忽然感觉楼上有响动,不时有这么一下子吱吱啊啊的响动。暗道,难道他们知道今夜有人夜入皇宫;又或者太巧了;还或者上面有什么宝贝。便赶紧起身提了狼牙棒上楼。

  第二日是元宵,我很郁闷地起床,今日无早朝了,所以也没人送早饭,而且很快就理所当然地被宫女请到后宫。

  教训了一个时辰,我没敢说话;其间没忍住笑出声来,甚至遭到生命威胁,后被证实是吓唬我玩。

  陪着银铃回去,银铃认为我的眉毛都快搭到嘴角了,我说当然,昨晚没睡好。她说,我不是一沾着床就睡着么。我说,我在想她。

  结果她又骂我不正经,一路再没理我,但不时窃笑。

  到了老师那里,又被老师一通大骂,说怎么能和银铃一起住在宫里,去见过陛下就行了,晚上稍微晚点也行,做些什么也就算了,但是晚上还是得住回驿馆的,否则会被人非议。

  老师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老师把天狼给我拿了出来,我很是惊讶,因为我以为他们根本没带来,但既然带来,为何现在才给我。便问老师,老师说得也有道理,这个东西杀气太重,前几日拿着怕有什么不好,但今晚我要做贴身护卫,用这个东西的威慑力比较大,相对来说安全性高些。不过他们还是用白色毛皮厚厚地裹住了它的狼牙,此刻它和银铃一样,我也感到奇怪,为什么我忽然有这种奇怪的比方。

  子玉便要我带他去见父亲,我便告辞与子玉一同出来。

  却在路上碰上了夏侯渊,说高陵侯找我,我便说速去,便赶紧带子玉到了父亲的驿站,通报完说了高陵侯的事情,父亲就让我先走了,我注意到父亲听到江这个姓氏时,似乎有些凄凉的感觉,似乎这个姓的人与父亲很是有些渊源,我想把这个事情弄个清楚,却被父亲毫无商量余地地给驱逐出去了,这其中肯定很有名堂,但是此刻我没有办法知晓,只能以后问子玉了。

  本来一天不顺,和高陵侯谈完话,心中就开心多了。孟德兄这个才真是知己的兄长,不过他提出的另外一个要我帮忙的地方让我感到是有些麻烦。

  不过总之不到明天,所有的事情都无需多挂怀。

  今夜,我们有番大事要干。

  不过说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开始时却是很平常的而且完全和大事扯不上边。

  傍晚时,洛阳各地都挂满了灯,而我和银铃在宫内吃完了饭,其间还被银铃又骂了一句饕餮之徒。这让我去解手时,碰见一个单独路过的宫女忽然问了她一句,“你看我像不像是一个倒霉蛋?”结果把这个小姑娘吓得说不出话,只得把她放走,心中更添郁闷,结果还把解手的正事给忘了。

  所以,当我骑马提着天狼跟在皇上皇后车子左侧的时候,我就很想找个地方解个手。皇后其间掀开帘子发现我的焦躁不安,很是关切地问我,“子睿吾儿,你似乎有些不安,怎么了?”

  “我有些急。”

  “儿媳妇在那边,想着她,我把她叫到这边来?”她窃笑。

  “我有些尿急。”我只得老老实实地交代出来。

  “子睿儿,你需补补身体,可能是肾水有些受损,这才出来半个时辰,你先去吧。”这是皇上忽然冒出来的话,后来被皇后按回去了。

  解完手,只觉身轻如燕,赶紧跑回马车旁,却正赶上皇上皇后下马车,父亲在太学门口迎接,子涉也在门口随着父亲迎接,博士祭酒这时候确实也应该在场;但是皇上皇后的贴身守卫却匆匆赶到,这必然让父亲狠狠瞪了我一眼。

  今日对我真不是个好日子。

  下面便是在重兵保护中的太学中赏灯了,经历一天不顺的我决定老老实实决不沾花惹草地陪着几位长辈走。皇上还有些不高兴,让我去找银铃,自己小两口去赏灯,我说我需保护好义父义母。其实我心也动了,但是我看了父亲的眼神,大气都没敢多喘,只是如一个乖宝宝似的跟着父母,一句话也没多说,只在他们进一间屋后,才稍微放了放风,还被追加嘱托几句,让我注意那帮皇子公主,怕宫女们治不住他们几个。

  这是个看起来非常宁静祥和的夜晚,这个夜晚又必然是不同寻常的,而就在这个夜晚,子玉与自己一生中的最爱邂逅了。

  这是个很复杂且很有玄疑的过程,我至少听了银铃笑得喘不过气版,李真煽情恶作剧版,周玉添油加醋版和师父道听途说版这四种大同小异的说法。

  第一种说法这这样开始的,子玉正单独地行走于太学正堂的门前,忽然风起,冠上发带盖住了眼睛,子玉侧过脸,撩起了发带甩到脑后,又整好了冠,却在正堂的廊下看见一个极为美丽的少女,当下连手都僵在头上不动了。在此处,我不得不出来嘲笑讲故事的人的用词的贫匮,结果被讲故事的人踩了一脚。接着,两人全被对方吸引了,就在那里两两相望。鉴于上次此人鼠肚鸡肠的小心眼的报复行为,所以这次我没有对这个很是没有创意和想象力的人提出批评。接着两个人就在这堂前十三根粗粗的柱子两边捉起了密藏,此处让我生起不小的联想,当然未免身体某处受到伤害,我也没有插嘴。两个人一起向西便走着,便一路都是忽隐忽现,走到最后走到边上,少女竟没留神摔了出去。子玉当下立刻抢上前去,然后,讲故事的人自己笑得说不出来了。

  被调起兴趣的我立刻转向了下一个目击者,问讯所发生的情况。

  这回就要生动地多,也恶心地多,就是太虎头蛇尾。

  这个烂漫得让人受不了的故事缘于轻柔的春风中,一个面若冠玉,目似朗星,唇抹重朱,峨冠博袖,风度翩翩的华服少年漫步于太学正堂之前,当真天下少有美男子,只是个子稍微矮了些,这最后一句,是我补充的,并与讲这故事的人一同取笑了一番。而同沐春风中一个黛眉如新柳、明眸似清泉、纤手胜羊脂但实际上长的很一般的女子在廊下溜达。我立刻打断说话人的描述,但是再看到说话者身边所面临的危险时,我立刻明白了说话者的境地和苦衷,便让他继续了。两人便又在那十三根又肥又粗的大柱子之间来回盘桓,他们先是围着一根柱子,左右相望,子玉很是大方,但女孩就有些羞涩,总是,稍微瞟一眼,便又飘回了柱子后面。然后他们一起向西走去,而且两个人都故作若无其事,其实两个人的眼睛都在瞄着对方,忽然少女停住了,停在了柱子后面,子玉还在往前走,忽然发现少女消失在了那根柱子后面,便靠了上前,少女便又出来,两个人打了个照面,便都羞涩地闪开。说话者生怕无法说清,还和旁边的人演示了起来,就是两个表演者太不敬业,其间表现地太过恶心。紧接着我就同时听到了第三种说法语第二种说法交替,一个人说是接着子玉使坏,停下让少女找他,少女忽然看不见少年,心中彷徨,脚下没留神,摔了下来。另一个说是后来是少女继续害羞地躲在柱后,而子玉连滚带爬地过去撞在了柱子上,少女听得大声响起,便慌了,便过来却脚下没留神摔了下来正好摔在了子玉的身上。

  还是觉得不过瘾,我决定问讯一个长者。

  古板的长者的开头就充满了无聊的教条式的语言:听说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在阶梯上下并排而行,忽隐忽现,其间两人忽停忽行,男孩越来越靠近女孩,最后撞在了最后一根柱子上,而女孩只顾着想在下一根柱子后再看到男孩儿一脚踩空摔了下去。

  一帮人都没有讲故事的水平,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故事总结起来,再讲一遍。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元宵之夜,春风吹拂着赏灯的众人,一切沐浴在平安祥和之中。天上的月亮此刻却不知怎的有些损缺,也许它想让世间成全一对有情人而宁可自损圆满。孤单的少年正徘徊于无人的大屋之前,他不喜欢今日的喧嚣,只想一个人静一下,却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仿佛有什么事情在等着他,却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便只能看着旁边庄严肃穆却又有些死气沉沉的大屋。

  一个不知何处而来的少女正自在廊下相思,昨日她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美貌风雅的少年与她共舞。她或低眉羞涩地微笑,或者仰面张开双臂欲舞。她终于踏出她自己的舞步,轻盈地飘出廊下廊柱的庇护,就这样出现在少年的眼前。

  少年被眼前美丽的画面吸引,难道是彩蝶飞舞,只因她的出现,整个大屋都焕出一丝鲜活的生命力,在她跃过的地方都似乎留下了条飞虹。

  少女一见少年,立刻躲入临近的廊柱之后,背靠廊柱,手抚自己的心房,其中小鹿乱撞,无以言状,那是多俊美的一个少年,偏又有眼中那丝忧郁,那是多迷人的画面,他看见我了吗?他对我什么看法?少女转过来,面对阻挡的壁垒,蹲下身探出身来。

  少年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却只能在那无情的阻挡前踯躅徘徊,那少女受惊了吗?我吓着她了吗?我想再看看她啊!便沿着柱沿探过头去。

  两人的眼光在此刻停滞,他们看到了对方毫无做作的期盼的眼神。但是少女还是受惊了,她从来没有这样与一个陌生男子如此见过面,她又躲回了遮蔽后,不断地喘息,手按着自己仿佛想平息自己的慌张,却无论如何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少年则退后两步,生怕自己的气息也会惊动了廊下的少女。但是他是多么期望少女的再度出现,所以,焦灼无助的他,只能下意识地搓着自己挂下的衣襟,肃立在廊外七尺等候少女的再次出现。

  少女听不出身外的心跳喘息,竟有些后怕,难道那真的是一场梦境,此刻已经梦醒,心下害怕,便毫不犹豫地转了出来。

  两人久久相望,眼中交流着相思的忧愁,便如多年不见,今又重逢的情侣,只顾彼此倾诉着心中的情话。但少女还是忍不住羞涩之心,她侧过脸去,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便向前优雅地走去,只余下一双眸子片刻不离少年身上;少年也便即刻随着少女地每一步向前跨出一步,仿佛他们已相扶相携,共走天涯之路,每一次经过廊柱的阻碍重逢时,更让他们渴望的双眼更热烈地相互交换心底的思念。

  少年也越走越近千,在最后一个廊柱那里,竟撞上了柱子,但醒悟过来的他忽然发现少女的前面已经没有路。怕少女失足摔下,忙强上前绕过去。

  那是什么样的景象,此刻时间变得如此迟钝,因为不如此无法说明整个的画面。

  少年强行把自己身体抹过方向,脚下都未站稳;少女却还在热烈期望在原来的方向上再次看到少年,却没想到脚下一脚踏空;这一摔一接,少女便摔向了少年的怀中,并带着下面立足未稳的少年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但是故事到这里便只得匆匆结束了。

  这美妙的风花雪月的所有一切就这样被太学外面的聒噪嘈杂蛮不讲理地打断撕裂了。太学府门口一个威武雄壮的黑甲的将军勒过打转的马对着我点了一下头,同样黑甲的我也回点了头,并以天狼上举示意,他执槊横举再点头示意,便立刻策马随着身后飞驰而过的骑兵大军一同奔赴皇城而去了。

  中平三年正月十五,皇上,韩楚公韦定国,高陵侯曹操,平安风云侯谢智定计,利用元宵节皇上去太学赏灯之际,用兵直捣皇城,剿灭阉党。

  作为所有策划的中间联系传递之人的我当时就明白,事情没有完,明天会有更多的等着我。

  那年,我十八岁,江玮十九岁。

  

第九十九章 元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