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混沌

    中平三年正月十七的傍晚,西北风忽然大了起来,昏暗的天空随即阴云密布,紧接着便下起了一场小雨,一时间天地便混于一片灰蒙蒙中。

  “外面下雨了?”屋内稍微静了静,两个少年男女倾听了外面的声音确信了后,互相对视一笑,才算从刚才的激战中休整出来。

  “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好?别人会说闲话的。”虽然话语中有些担心,但是我依然紧紧抱着她。刚才一役,我成功突破敌人阵地,现在已经全军安然撤离,不过战场尚未打扫,此刻正在就战后事务进行一些实质性的商榷。

  “我都被勒令当猪了,我怎么知道?”怀中的人在故意装傻,所以依旧笑意盎然,眉目间看不到一丝阴云。

  既然她都这样了,那么我必然阳光灿烂起来。

  “你以前有没有和人那个?”她小心地问,语句的速度足够让耐性听着的我的脾气在肚子里发完消化掉。

  “又是一句混账话,看来不好好罚你不行了。”随即投入后备兵力,继续攻击,心道这番一定让你签订城下之盟不可。

  晚饭席上,我们这般还是先入席的,老师他们似还在后面商讨什么,子玉兄也没出现,只有那一对去找北墙的人随后出现。

  我确信有人在偷看我们,因为我抱银铃进去时,她让我关上门,却不让我用手脚,我只得用脸去关门,那时就发现那边门后有人影。

  所以他们问我们,我们都不感到奇怪,但是我相信他们都会奇怪。

  “你们什么都没做么?”周玉瞪大了眼睛,完全不能相信。

  “你这句话问得当真猥琐,确实什么都没做。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我是这般无礼之人么。”我很是不屑地回答。

  银铃笑得很怪,但是她也睁着大大的眼睛点头表示完全同意我的话。

  “你们也不见得多有礼,那你们在屋里干什么了?”李真决定从他夫人的背后跳出来。

  “象小时候那样——打架,不过有些变化。”银铃很是写意地插嘴说道,她似乎有些疲劳,说的时候还稍微整整鬓角的一丝乱发,而我也赶紧上去帮帮忙,免得浪费这个堂而皇之揩油的机会。

  “什么变化?”二人齐问。

  “最初,我只用一只手,他手脚并用,可以很轻松把他码得平平的;”银铃忽然和个八岁孩子似的天真地回答,“但并不是因为我去按他,是因为他自己站不稳,却要过来拳打脚踢,结果经常自己打着转转然后就立足不稳摔倒下去了。等他能站稳了,就只准他用双手,我还是单手,虽然费力些,还是能把他毛给理顺了。”两个少年笑得已经没有地方呆了,三位长辈要是看见,必然会骂他们没有规矩。而被这两个毫无形象的人所挑动,银铃开始有些有恃无恐地放肆起来,“再接着,他两只手,我必须手足并用,只能稍微占点便宜;而现在我全力以赴,他只准用右手,都需要全力抵御才能防住这匹……”

  她忽然捂嘴,转过头看着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量词用得实在不怎么样!”我面无表情地说。

  三个长辈终于出来了,我本来以为就我和银铃的样子稍微有些狼狈,没想到这三个人也是刚刚做过什么大事情一般衣衫不整。

  我忽然有了个很龌龊的想法,但是三叔一见我的面部表情,就叫我打住,说他们绝没去碰那些小婢。

  我很惊讶,我问为何他知道我在想这个,他们先是过来一人给我脑袋一下,然后才坐下。

  “胡思乱想,你以为我们是这种人么?想也不行!我们打架来着,你老师打我和你三叔。”

  “你们也打架?你们知道子睿大哥银铃姐姐他们在干什么吗?”周玉显然又抓不住刚才这句话的重点。

  “老师,您没事吧?”李真这才是重点,与此同时,那边对周玉的问话也有了回应。

  “我们早知道了,他们也在打架。”三叔立刻明白说漏了嘴,所以刚说完就拿着旁边子玉的垫子挡住了师父腰间的偷袭,让我不禁由衷赞叹三叔手快。

  “我没事情,要有事?也是他们有事。”其实就老师喘得厉害。

  “你们怎么知道的?”银铃还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日后我认为这段对话清晰地表现了两代人之间的代沟,他们的兴趣完全不同,就这样饭桌上同时有两个议题在讨论,所以总有两三个人在同时说话,而我对两个问题都感兴趣,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自己很成熟了,但是光听着同时由两个人说的两句话就觉得很乱,更别说想好回话再插嘴了。

  “你别听他的,他挥了半天笤帚,差点自己闪了腰,还不准我和你们三叔逃开院子。我们不能还手就只能躲了,当然要累些。”

  “当然,我们在门口听到里面那么大响动,要是那种事情,不该是那样的响动。他们的声音完全不是圆房的声音,倒似采花贼……啊……那个……未遂,荡……啊……那个……故意推脱的那种声音。”两个人同时给两个问题作解答,居然丝毫不被其他人影响。

  “三叔你的玩笑开得真不怎么样!”我和银铃同时红了脸。

  “我当然知道。”三叔的声音显得很急。因为师父和老师同时在攻击他,所以那个垫子也很忙。

  “嗯?子玉呢?”垫子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本来在这垫子上的人一直没有出现,而两个话题也在此刻终于集中到了一个同样的地方。

  “应该在想那夜的女孩吧?”商讨片刻,我们得出一致的结论。

  “应该帮子玉兄找到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有谁认识?”师父很是通情达理。

  “应该是大官家的女子,”李真作为整个案件的目击者,他有很充分的理由表达自己的见解:“但是那家的小姐可以甩开侍女自己一人晃荡,难道是……”

  “谁?”

  “女飞贼!”一字一字地吐出来,但是这是个很没有新意和创造力,但很有意思的一个答案。

  “什么女飞贼?”子玉兄懵懵懂懂进来,显然不知道我们正在拿他做谈资。

  “子玉,下午你在干什么?”老师笑着问,显然他也很有兴趣。

  “睡觉啊!”他还打了个哈欠以示佐证,整个动作非常的自然,没有任何做作。

  这下大家似乎全都失望了,甚至有人私下骂他没有心肝。而他再问我们怎么了的时候,我们都说吃饭吃饭,不要啰嗦。虽然事情似乎是这么解决了,大家也都吃起了饭,但子玉却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是银铃在桌下拉我的衣襟,偷偷指给我看的。

  吃完饭,雨稍停,我就决定拉着我未来的夫人出去走走,她也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大家更没有。所以很快地我们就纵马在街上了。

  我们去了太学,因为我们确信那里空,而且银铃提议我们学着子玉的奇遇,再表现一下这段爱情,我更有兴趣,尤其是最后那一抱这个动作可以乘机做些题外话。却没想在那里逮住了另外一对谈情说爱的人,他们从下雨开始就一直在这里。

  英雄果然难过美人关,很多街上说唱中的故事告诉了我们这一点,而今天又能由真人证明一次。不过琪姐姐拉着我告诉我,孟德兄的文采太好了,恐怕比我还要好。我就觉得很奇怪了,这文采上找我比是不是选的参照物水准太低了些,琪姐姐是不是把我当谁了。

  透过大才子孟德兄的一通侃侃而谈我还知道一个典故,二十年前年京兆尹中有祁氏二女为孪生姐妹,皆为绝色,很多文人雅士为他们作赋,赞其美貌,最后她们分别嫁给申公一门两个兄弟。琪姐听到了似乎自己都长了见识,还赞叹说原来母亲和伯母年轻时那么有名。

  姐姐显然有这种优良的血脉延续,而我就要糟糕些,反正我的生身父亲的传闻中,从来没有说过他很英俊,或者他夫人很美的话语。

  我也才知道原来母亲当年是这样闻名的大美人,虽然现在还能看出来那模子,可现在她是比她的年纪显得衰老了很多,尤其是声音更是衰老得厉害。

  忽然想到,恩公的夫人怎么没看到,恩公家还有什么人么?我似乎该找个机会问一下父亲。

  孟德兄终于知道时间太迟了,便对我们告辞说要离开。我立刻冷冷地说,“你最起码把我姐姐护送回家吧?”

  孟德兄脑袋很快,立刻到银铃那边请银铃随他走,等我赶紧加了一句是琪姐姐时,他才笑着优雅地邀请琪姐随他一同出发。

  琪姐的剑鞘给了我腿上一下,但是她走时还是回头冲我笑了笑。

  “才发现,琪姐姐这么漂亮。”他们刚走,我看着银铃笑着说道。

  我知道我犯忌讳了,因为我忘了银铃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开始小心眼起来,而且很是厉害,她一扭头就走开了。

  这番让我又花了好大一番口舌才把她哄开心,但是她还是要我对天发誓保证没有骗她,赌咒发誓的内容是以前没有和任何女人有过那种事情。我立刻问她所说“那种事情”的定义,她羞红了脸说不出来。最后实在没话说,又埋怨我,说我把她的地位拉低了很多,以后嫁给我,她也得称琪姐姐了。对这个人最近的变化,我觉得我宽容得有些没有原则,也许只是因为她是银铃。

  终于驱散了她心中的乌云,而本来乌云密布的天空却在这时忽然又下起了雨,这番雨磨完了我们等雨停的耐心,还一直把我们淋回了驿站,但我们的兴致依然没有被影响,我牵着她的手欢悦地躲入门厅中,因为对于现在的我看着她的笑脸心中便只有快乐。

  但上天此刻给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当我们一进驿站我就有些奇怪,这帮士兵个个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我觉出不对劲,便问他们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竟然说是我夫人来了,银铃立刻作恍然状,笑着对我说,郭姐姐来了,便要拖着我快走,却发现我还在发呆,跺了一下脚,发了声嗔怪,便甩开我的手,抢先跑了进去。

  银玲最近不知怎么了,忽然变傻了还是怎么回事,至少我已经感到了很不妙的感觉。这个人怎么可能是郭佩。现在两关紧锁,唯一条路就是洛水水路,外面如此兵荒马乱,郭姐姐这时候这么着过来实在有些不可信,而且这条水路除了上阖人很少有外人知道。那老师是怎么知道的,心中有涌起另一个疑问。不过想着老师博古通今,各地情况都知道个大概,也就不奇怪了,还是考虑现在的问题吧。

  我想到了司徒府的看门的仆人告诉我的事情;所以,我也料到了再次看到银玲时,她脸上的泪珠。

  而看到她脸庞的那一刹那,我的头脑感觉一下子涨了起来,什么都想不下去了。

  她咬着嘴唇,让我解释。我和她说了在司徒府听到的传闻,我说可能是那个女子不知道被人骗了,所以才来找我。

  她说我骗她,她搬出了一个确实非常值得怀疑的地方,这是个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她是在元宵节太学那里听子涉讲起了这个事情,现在摆出来,这让我真的不好解释为什么。

  也许真是上天注定我会遭遇这么一下子,要不然当时我去北方时,为什么偏偏会跑过路,最后走北门进的洛阳。其实当时我忘了一件事情,只要算一下时间就对了,我几乎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

  我想去拉她,她却低头往后躲,不愿理睬我。

  “我没有,我只能这么说,因为当时我就想着到极北之地静一静,所以我竟跑过了,虽然可笑,但是这是真的。”我开始有些恼火,不是对银铃,是对这种事情,“我可以进去和她对质,她一见我就知道了。”

  “没有用的,她现在已经看不见东西了,甚至辨不出任何两个人话声音的不同了,现在只能不断重复说平安风云侯,女儿,他的这三个词了。”银铃没有看我,只是哭着摇头。

  “女儿,我的?”这恐怕是长这么大我听到的最不可思议和对我震撼最大的事情了,哪怕是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不是我的姐姐我都非常平静,但现在我无法平静了。

  “进去看看吧,和你的妻儿见面吧。”她努力抑住了哭泣,冷冷地别过脸去。看着她的样子,如果我真的不确信我确实没做过这种事情,我都觉得我就真是这样的一个禽兽不如的人。

  顶着发麻的头皮,我还是进去了。老师,师父,三叔都表情严肃,周玉看见我都在躲我,似乎觉得不屑与我为伍。两个兄弟都没有动,见了我,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用眼神替我指路。

  其实根本不用指,一进屋,我便见到榻上那个可怜的女人,她,二十四五年纪,脸色苍白,眼睛紧闭,左手弯成一个弓形,似乎还在试图保护自己啼哭的幼小的女儿。而右手已经僵硬得无法自然地合起来,而正在诊治的把脉大夫只是叹气摇头。

  女人嘴里就在不断地发着这样断断续续地声音,每一声轻呼却都像重锤一般砸进了我的心窝。

  片刻后,大夫起身转过来,对众人说:“此妇命不久矣,胎儿似乎早产,而她还一路奔波,以前就受了不少外伤,且身中蛇毒,居然能坚持到这里,简直已是不可思议了,现在想办法,可能还能救下这个小孩了。”

  见此情景,大家肯定都在同情她,而我显然就彻底成了那种始乱终弃的混蛋。

  我这时候心中却忽然清明起来,到榻前,看着眼前这个奄奄一息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我的青年女子,挥手让大家不要说话。

  用手摸着她颤抖的手,只轻声地说了一句:“我是平安风云侯,你来了?苦了你了。”

  她的手忽然试图抓紧我的手,颤抖着的嘴唇似乎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吐出几口忽长忽短的气,整个身体也如风中的枯叶般颤栗,手总想把我拉住,似乎生怕我再消失离开她,却一直没有成功,我把手送过去,她终于紧紧攥住,却又终于慢慢松开了。

  我轻轻放回她手,长出了一口气,只对大夫说了一句:“请先生救救这个孩子。”

  “好吧,我尽力。”

  然后我面对众多带着不可思议的疑惑眼神,竭力压抑自己的激动,说道:“这孩子不是我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你们不要说话,等一下。”

  我又请大夫搜搜这妇人的身体,结果什么都没有;随即我叫了几个人进来,把我刚刚想好的事情吩咐了下去。

  我又叹了口气,知道这一时半会儿无法洗脱清白了。

  “等孩子身体好点,滴血认亲就可以了。”我说出了比较简单的解决办法,“还有,他们会查出这个女子是从哪个地方来的,我们一起去就知道我是不是那个人。”

  “我相信你,但是你得给出结果。”老师说完,就转身走开了。

  很多人都没有说话便纷纷离开,只留我呆在那里,整理心中所想的所有事情。

  屋内只余我,那女人,大夫和那病中的孩子。

  上天真拿我开了个大玩笑。

  但是此刻我绝不怕它,我不会任由得它摆布,一定会有办法洗刷自己的冤屈。我捏紧了拳头,但是心中却依然有那般凄凉。

  看了看那可怜的孩子,此刻的她正在无助地昏睡之中,摸了摸她有些烫的面颊,再吩咐了一下大夫后,我也离开了屋子,其间甚至头都撞上了门楣,但是当时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独步院中,任由雨把我打湿,天地间仿佛只余我在这淫雨霏霏之中。

  忽然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在我背后与我道:“子睿,原谅我,我最近太小心眼了。”

  “你难道不怀疑我吗?”我苦笑着。

  “和你一起长大十八年,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而且你刚才还能如此,我感到自己的心胸太窄了,容不下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这女子太可怜了,被人欺骗,怀了孩子,还坚持把孩子养下来。还来找我,要是最后我还不认下她,她死都不能瞑目,现在让她安静地快乐地放心地去,也是件好事。这点事情我都不能担下,我就只能说自己没有心胸了。”我并没有感到很快乐,所以我直接说了出来,“而且,你的心中依然对我有怀疑,但是你觉得这时候的我太孤立无助,你心中放不下心我,所以,你来帮我,但是,我不需要这种关心,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没有,我相信你。”急促的声音,底气却不足,有些慌乱。

  我有些无情地脱开她的怀抱,回身再次冷冷地说,“你莫骗我,但是我知道你心中仍有怀疑,所以等事情完全澄清,我再和你说吧。”

  “你以为你很英雄么?”她咬着嘴唇,语气平静了很多:“我是还在怀疑,但是我决定相信你。”

  “你莫信,也许我真是那样的表里不一的人呢?等我让你相信时,你再信。”我有些偏执地离开这驿站,不再理会背后地呼唤。

  本来我真的一直好运,好得让人羡慕,但忽然出这种事情简直让人无法可想。难道它认为这么给我一个女儿是我的好运气?我思来想去现在就只得等下面的消息了。

  总算理智尚在,便告诫自己:再过一两天我还得去潼关,我现在需要镇静。

  出了驿站,漫无目的地走开,竟不知不觉走回了太学,心中慨叹:老天真是捉弄人,大喜大悲竟就自此分界。闭上眼睛,仰起脸,任冰冷的雨水冲刷自己的面庞,便如这世间时时刻刻衍生的苛责,陷害,讥笑,欺骗,虚伪无情地割戮着自己。

  暗道:我决不能退缩。虽然心中依然在流着血。

  恍惚间,我什么雨打风吹的感觉都感觉不到了,心中也忽然安宁了,我也不感到奇怪,只是全身心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后来,我一直认为当时的我实在太没用了,还又脆弱而冲动。

  其实不是感觉不到风吹雨打了,因为一个人正替我打着斗笠,自己却在雨中用她单薄的身躯替我卸去那随雨而来的凛冽的西北风。

  回过神来我看着她,心中充满了歉意,却无法说出一个感谢或者什么其它的字眼。

  而她也什么都没说,任由泪水混杂在雨水中流下她俏丽的面庞。

  我抱起她,她没有任何反对。看着她,满心愧疚的我用自己的脸颊想替她抹去脸上的泪珠,而脚下延续着下午的路,她的唇在我的脸颊上留下自己的驻足,我承认此刻心中只有幸福。

  半个时辰后,我出现在有一丝困倦还带着埋怨的义父面前。

  他看我的眼神绝对是又气又急:“你也太冲动了吧?”

  义母也很快赶到:“子睿孩儿来干什么?”

  “这小东西居然要现在就娶银铃?你说这大半晚的。你说他是不是胡闹。”

  “我是说明天。”我觉得有必要解释我的想法。

  “别插嘴,大人说话!”皇上好像发了脾气。

  “子睿吾儿,为何如此着急?竟深更半夜来此处觐见,而且就为这种事情。”

  “你以为这个傻小子有什么事情,银铃在外面淋了雨,他怕银铃着凉,便抱着银铃进屋,还强行替银铃擦了身体,换了干衣服。”强行这个词是我当时加的,银铃的形象我得注意顾全。

  “这个,是有些失礼,那么就这么着吧,祖制上需斋戒,但没说不让成亲。皇上,就成全了子睿孩儿吧。反正他们不是姐弟的诏书已下,他们成婚也是随时可以的,今晚,你就命他们结婚,然后明天下旨给银铃一个封诰。就说逢紧急事宜,一切从简,只有几个人参加就算了,以后再办个隆重的。”

  这回,我和皇上站到了一起,一起看向皇后,皇上是因为觉得我快了,我也知道我的要求是有些过分,但是我们都没想到还有更心急的。

  “怎么了,乱事之中该有特殊的对待吧?”她倒觉得很正常

  “那就这么着吧?”皇上很快同意了他夫人的看法,然后草拟了一道堪称不伦不类典范的圣旨,因为中间居然还有涂改。

  然后他宣读一番,我就算这么结婚了,虽然新娘不在场。

  “最好和申公去说一下。”这是他们赶我走时的唯一嘱托。

  父亲还在忙着事情,闻得此事,竟把笔狠狠砸在案上,骂我混帐东西,竟如此胡闹。不过,因为圣旨在手,他也没什么办法,而且那个圣旨中肯定把我的请求一类的东西都给省掉了。最后只能说我蒙蔽圣听,致使皇上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最后又嘱托几句,才放我过关。

  出来,赶紧好好谢谢姐姐,是她当场一直帮我说话,给老爹降火,如此我才能全身而退。

  不过她是有目的的,最后我只得怀揣着一封必定充斥着种种恶心词的信札离开。

  时间不早了,我到孟德兄那里的时候,他已经在榻上躺着看书了,闻得我来,连鞋都没顾得穿,就直接跑出来,拉着我进屋了。

  “子睿贤弟,深夜到此,必有什么好事吧。”仕女们正忙着把鞋拿过来,他随便穿上,笑着对我说。

  我见了他这副模样,那还说得出什么话来,只管抑制自己的笑意,递上信件。

  孟德兄看完信不喜反怒,“琪冒失不当甚矣,雨夜冷寒,还劳你送信,儿女之情重于国事乎?”

  忙解释道:“此非正事,还有一事。”

  我很诚实地把整个故事稍作删节地说完,说完那件事后,此人的脸部表情就很难形容了,他面部表情简直可以用龙飞凤舞、开天辟地的感觉来形容了。不过他告诉我,可能是那个女子贪我显贵的身份才这么做的,不过人已经死了,就算了。而且还说我们荆州人太洁身自好了,其实这种事情各处都很平常,通常官宦们的解决方法是孩子抱进来,女人打出去就是。

  他最终说道:“果然儿女之情重于国事矣。”

  回去后,老师已经休息了,我也不好去和他们说话。回银铃屋时,却被兄弟们拦住了。他们问我到底有没有那个事情,我说没有,他们问我为什么当时要那么说话,我也说了我的原因。他们说,他们信任我,又拍了拍我的肩,才离开了。

  银铃一直在等我,她确信我会回来,因为我们约好了,所以门都没关上。但此刻她正在发呆,穿着我的衣服抱膝坐在榻上,衣服那是她从襄阳又给我带的,却没想到在这个时节用上了,只是衣服太大,倒似乎把她裹在几匹布中间似的。

  她托腮枕在自己的膝盖上,看着昏暗的灯光,似乎正在想着什么事情,脸上还有泪渍的痕迹。

  我没有蹑手蹑脚地过去,她也没有察觉到我的近前。

  我用手按住她冷冰冰的脚面,带着笑脸对她:“怎么不生火,这么冷的天,别着凉了。”

  “你回来了?”她没什么惊讶,只带着喜悦,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火?哦,忘了,木炭都放好了,就是忘了生火。”

  “我来吧。”我拉住了她,却扯出了半条裸露的纤臂。她手忙脚乱地裹好衣服,我却笑着过去生火。用木炭稍微沾了些灯油,点上火,扔回去,看着红色的蔓延,心中升起恶念无数,脸上不断地变换着表情。

  “子睿,你怎么了?”显然我一直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让她起了疑心。

  但我这种时候总能找到说辞,虽然这个很站不住脚,但是我确信能让她转换话题:“我的衣服湿了,哄一下取取暖。”

  “那快脱了,别受凉了!你从小就不喜欢穿蓑衣戴斗笠,这么大了还是这样,虽然雨小,这么淋着总会湿透了,快换一身。”

  “噢,知道了。”随即站起解开披风,然后不紧不慢地开始宽衣解带。

  “等等,”看来她也知道不好意思,脸皮没我那么厚,打算让我找个地方,然后我不听,看她脸红成什么样,但是我完全低估了我的新婚妻子,虽然她还不知道圣旨这回事,因为她很坚定地说了一句:“我来。”

  “什么?”我的脸倒热了,所以我没有转过来。

  “装什么傻,你刚才干什么来着,我要把便宜占回来。”她的口气不像开玩笑,而且声音也越来越近,所以,我从怀里慢慢拿出那卷圣旨,这恐怕是天下最奇怪的一卷圣旨。在她拖着衣服磕磕绊绊的脚步声就到我身后时,我身也没转,直接把那卷黄帛递到后面。

  结果是我的脑袋先是立刻挨了一下,应该说银铃还是很不信任我,至少在这方面,总觉得我会搞出点什么名堂似的。然后等发现我没有转身,只是让她看一样东西时,她才没了后续动作,只把圣旨轻轻接过,我却忽觉得圣旨真不算什么值得尊崇的东西。

  听到片刻后缣帛合起来的声音,却没有言语的声音,只感到身上的衣服正在被解开。

  火盆中的炭火把我的胸脯映得通红,我的脸也热得厉害,所以我决定躲在火光的掩护下,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的雾气升腾。

  一块干布在替我擦拭,很多年银铃没这么替我擦身了,只是明显跳过了一些重要部位。而且明显没有替我擦的意思,因为一擦到脚踝,立刻手上被塞上了布巾,“还有地方没擦到的话,自己擦一下。我替你拿衣服,你就站在火盆边,别乱动,小心着凉,快点擦,我没看着你,你自己注意。”

  好一个银铃把我所有使坏的计划都识破了,让我不得不改变原先的计划。但语气中却依旧似照看自己调皮的幼弟般,这让我有些被伤害,可想到是银铃也就没发起脾气,毕竟我现在还是一个始乱终弃、抛妇弃子的嫌疑犯。

  想到此,便不由得叹了口气。

  忽然身体一振,回过神来知道是她贴在了我的身后。她把衣服围在我的身上,轻轻在耳边吐了一句:“过来睡吧。”

  灯被吹灭了,屋内只有火盆中星星点点忽闪忽暗的亮光,但我仍然可以辩清银铃的脸。

  “你这样躺着,脸相和平时不太一样。”我的嘴忽然变得这么笨拙,有点傻。

  “什么不一样?”她看来决定和我一起傻。

  “有点像小白。”实际上我可没那么傻。

  这样一对奇怪的新人在这样一个很奇怪的新婚之夜又作了很多非常奇怪举动,只是没包括了一对夫妻本应该在这种时候做的事情,却余那夜屋外斜风细雨喃喃自语,躁动不安。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被她弄醒,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弄醒我,她说我打呼噜把她吵得睡不着,醒了后却发现我还睡得这么死,她觉得很不公平。

  她这显然是借口,否则半夜就叫醒我了。所以,我很自然地把嘴唇贴过去表示道歉,她接受了这道歉,并决定登门回访以示诚意。

  当然正事要紧,银铃还是很快地中止这种无休止的礼尚往来,把我赶起床,还替我整理身上衣服,自己衣衫不整,发迹散乱,却要让我像个人样子。

  期间我的肚子长长地发出了一声哀鸣,她笑得都快直不起腰,最后只说最近吃素苦了我了。

  我的新婚第一夜就是这么稀里糊涂,近乎孩童胡闹般中度过。

  这早早朝,听完宣诏,老师非常惊讶,一直盯着我,我也不时盯着他,不过显然他没法从我的眼神中知道什么更多信息。

  父亲的眼神中则充满了好奇,似乎要问我昨晚有没有实质性进展。我只能用眼神告诉他没有,其实昨晚我们两个人都有些故意回避这个事情,原因很可能是襄阳的她。

  孟德的眼神就要直接得多,此中颇有些挑衅的意味,我决定当作什么都不没看见。

  兄弟们散朝时拖住了我,原因是我上朝时居然一眼都不看他们,他们想给我打信号都不行。问我新婚感受,我说不知道。

  其实我也有很多话,但是关键是散朝时,三个长辈一个大哥都让我赶紧去他们那里,这让我分身乏术,没有任何办法,最后整个心思混乱,什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着说,皇上也是最大,所以我先去皇上那里说话。

  先一通询问,我就装傻;逼得这老小子居然拿皇上的身份强行压我问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决定说实话;结果直到我走了,他都认为我在撒谎,至于旁听的皇后,她几乎一直捂着嘴在笑,尽力保持威仪。

  父亲应该是第二个,他与义父居然有同样的嗜好,屏退众人包括琪姐姐后,他也这般问三问四了,这让我很生无奈,只得重复地平静地再说一遍。

  但没想到他倒相信我是说的老实话,给我传授一些机宜把我弄得满脸通红后,才放走了我。

  我出来后就看见窗下笑得很失仪态的琪姐。

  出门时碰上了最近很少见的张辽,他很好意地问我脸为什么这么红,我说天热。在他还在感觉奇怪时,便赶快扯开话题,问他最近在干什么,他说和高陵侯手下夏侯兄弟颇为相得,因最近没事,便常和他们一起饮酒叙话。

  我猜孟德兄在打张辽的主意,虽然现在还没有根据,但是依照上次找我的方式,估计应该是这样。

  老师则是大骂我了一顿,但是他未卜先知地认为我昨晚在打架斗嘴,还没作出什么大事。

  孟德兄则根本没让我说话,又是一痛恶心地盘问,然后却让我送信。

  出得门来,再去找琪姐姐,我堂堂平安风云侯最后就变成了一般送信的小厮似的,因为琪姐还要回信。

  总算孟德兄很是善解人意,没拆信,就先让我回去休息,还对我说了好大一通感谢和歉意再加上祝福的话,把我送出了门外。

  终于回到驿站时,正赶上派出去的人回来通报,梁城那里有这么个闾中之人出逃,带着孩子,但据称不是早产。

  老师众人就在旁边听着,听完后,只说:“看来九成不是子睿所为,颇似有人冒子睿之名做这等恶事。”

  我便要带着银铃去一同再取证一次,却被老师喝止。我说出发前必归,老师却说我担此大任,却在这种时候擅离职守,太不像话。

  我确实有些头脑发热,虽然心中不甘,但还是再拜谢老师教诲之恩。老师也松了气,让三叔带李真,周玉,银铃去查证。 我问为何要这么多人,老师不答,只说告诉我以后就知道了。

  问了我孩子怎么办,我看了看银铃没有说话。

  子的情况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她不知道母亲的去世,睡得很安稳,我也没有打扰她,轻轻而来,轻轻而去。

  是我把银铃送走的,我把她的封诰给她看,她羞红了脸,我让她早些回来,她说一定。

  三叔最后耐不住性子了,他很有威势地拍马拦在我和银铃之间,教训我以后一辈子有得卿卿我我,别急在这一刻,这下子我的脸都红了。后来想想就觉得美。

  但是当夜我就只能又是一个人睡了。

  很是无聊,摸着旁边银铃的枕头,实在无聊便把平国夫人的封诰放在她的枕上,手摸着。又很是无奈,偏又是那份思念最难让人安歇。

  中平三年正月十九卯时,百官黑衣随帝南祭太庙,正午午时,开坛主祭四方,立白帜,带白幡,申时毕。

  即时授礼杖,去迎两关之外“忠臣良将”,这番礼仪总算作得足,关外的人们知道了会不会感恩就不得而知了。最近斋戒其他还好,就是总是觉得容易饿,不过感觉还能挺得过去。

  孟德兄的部队还有不少在城外驻扎,那些士兵看着我们过去,很多都显出一丝迷茫,他们根本不清楚怎么回事。我相信是这样,因为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按说除非大乱大疫,年前就得去,比如中平元年我们就是腊月动身,没有这种大事就是元宵节一过,大家同去京城一趟。现在这个倒是为了哪般,似乎倒是安抚凯旋驻军的感觉。

  这般不伦不类的差事又被我碰上,让我差点有拔那些白髦的冲动。

  梁城那边不知怎样了,今天他们应该知道不是我做的龌龊事了,只是那个孩子怎么办,我也感到有些为难。

  最近几天有些浑浑噩噩,总觉得有老大不对劲,就是不知道不对劲在什么地方。

  当晚到潼关,看着眼前三大片军营雨中飘摇的营火,至少也有好几十万人,但我报不出准确的数字。值得一提的是,潼关的两个守将是两个人才,他们对我很是尊敬,他们还要我带他们的问候给我京城那两个兄弟,问及原因,原来这二人是兄弟们举荐的。

  他们告诉我外面的情况,三处军营,三拨人马,最南边一个大营最奇怪,很多人的衣服很怪异,可能是西域都护府的番番军都跑来了,探子去探了几趟一点眉目没有。另外两拨,一拨丁原,一拨韩遂,都依礼打过招呼,唯独去使到那边大营,回来连使者都一盆稀泥,还没明白过来这是一支什么样的人马。三支人马各分开十几里地,井水不犯河水的样。

  二将一个姓李,一个姓于,名字我很快就忘了,倒是记他们的姓比较容易,因为他们说这里的一道名菜叫黄河鲤鱼(李、于)。

  只是我不能享受那道佳肴了,而且我还在考虑明早的措辞,我可不像脑袋这时候变愚了,听说尤其是鱼子小孩子千万不能吃,吃了会变蠢,这又是银铃灌输给我的知识。

  第二日卯时,关上鼓声雷动,我只率仪仗而出,此刻说是心情安定毫无紧张那是骗人,但我觉得我肯定找得到说辞,走的时候,老师和父亲都没有来关照过我,倒是关照了子玉很多。

  依然是灰蒙蒙的雨天,这让我不是很喜欢,要么就别下,要么就给一下子倒下来,这番阴雨霏霏让人感觉很是不畅快。兼之罗盖太小,风却太大,不时需擦拭一下脸上积下的溪流。能做的只有吐着白气,眯着眼睛在这苍茫的春日的雨雾中搜寻各处军营中出来迎接的队伍,顺便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如果说今天早上是整个这么多天我吃素睡不好觉的一个了结的话,那么这也太过分了。最近事情总是在你准备充分时忽然告诉你你结束了,而有时你什么都没准备却告诉你现在开始。

  因为什么问题都没出,他们都表示同意,然后就只带着随从随我进关了,全部只花了一个上午。

  唯一有点意思的是南边那一路的人竟是登他们,但是当大家一起随我回去的时候,我只能表示不能偏袒,所以打了几个眼色,没有说话,其他人显然注意力全在这几个番邦蛮子的身上,没怎么注意我的异常,但是他们当然明白我和这些人的关系,尤其是丁原。

  三组人马泾渭分明,拉开了距离。

  关于登的到来,老师连这个事情都没有告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期间一路无事,唯一值得记下的是当天正午时分,在离洛阳还有不到百里的地方,昏昏天地间忽然因为两只鹿的出现而生色不少。似乎这对鹿也是一对情侣一般,让我看着都有一丝温暖。它们身上裹着厚厚的过冬的暗红色绒毛,两只始终偎依在一起。它们在地上枯草之间搜寻着什么,却还在小心地防备路过的我们,不时抬起头来注视我们的一举一动。那母鹿显已身怀六甲。估计今年四月就会有小鹿了,我当时就有冲动,想着能不能自己养这么两只鹿。只是碍于手中节杖,不好胡闹,也不好乱说话。

  后面的人却和我想法不同,他们似乎都有打猎的想法。

  尤其是丁原的随从手下都嚷嚷着打来吃,说有胎正好补补,接着就是一阵哄笑。我才知道那个东西叫狍子,我真的看不出什么区别,上次破六韩烈牙射的我也以为是鹿,他却说叫灵獐。

  但吕布不让,棱角分明的俊脸上还有凄凄之色,还是丁原了解义子,劝他不要太伤心,想开点,趁着年纪尚轻早些续弦。

  众人知道这些情况,原本的隔阂却割不断这人情世故,也都静默了下来;自此无人再提这件事情,只余下那两只逃过危险的畜牲依然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们。

  我知道现在我不好说话,但是我必须承认我的心一动。

  城门外,老师出迎,一见我背后人马,竟大惊道,“周密误事,怎能让他们也来?”

  速派人引他们至轻的大帐,此处按下不表。

  一日后,江玮也领着一批人来,那一批可比我后面那批人多多了,北去南归时的那些“老朋友”大部分都来了。

  自此,乱事算平息了大半,有些顺利得过火,总觉得不对劲。怕有什么后招。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犯贱,没事觉得不对劲,有事又觉得很郁闷。

  去梁的人回来,总算洗清了我的冤屈,因为描述中那个人和我差了很多,尤其是无法解释脸上那道刀疤。为此,三叔还端详了我好一阵,确信传闻中的那道伤疤的位置和我脸上相邻区域没有什么可以重合的地方。况且那个人至少黑得和炭差不多,他们认为我除了头发,眼睛和一些部位的毛发以外,没有哪一处是这种颜色。

  不过有个可能是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这个女人是去年初才到梁的,然后冒充的平安风云侯就找到她了,但是我想想还是觉得只能是巧合。

  但是那个小孩怎么解决,还是很难决定,银铃也不说出她的看法,我觉得我已经成为一个惧内的人,所以我暂时也没有看法。

  与银铃重逢时,是被人恶言恶语且指指戳戳的。所以,我决定把那个指的指头掰了一下,让它的主人不敢再作其他不敬之举。却发现长辈们也有这样的恶趣味,无可奈何之际,被人骂为欺软怕硬。

  老师偷偷让登他们回去,还在我们面前数落周密小孩贪心重,但这回太贪了些。我没有明白过来,我甚至不想明白过来,所以便把这事放了过去。便如这几日早朝,我都是一句话不说。

  中平三年正月二十三日,除了交州,西域都护府以及益州,其他的各方诸侯藩镇全到齐了,于是那日早朝一下子多了很多人,不过我没感到挤,因为我依旧站在原处,那一处只有四个人。

  这日,皇上大彰众人之功,旨道各有封赏,暂留于京中,等候加官进爵。

  改元初平,于是为初平元年,除十恶外,天下大赦。

  太史令朱建平(历史人物,不是虚构的,不过历史上这时候他是辞官在家,作者注)进曰:“只因旧时天监混乱,致使今日年岁不足,现时仍是冬日,需补上一月,以循天令。”

  上准奏,依言在正月与二月之间补闰,为闰一月,补二十三天,补岁自闰一月八日起数,至三十日完结,方为一年春始首月,天下农种照新时令。

  申公轻道:“无须最后一句,耕者自知天时,不屑他人指令。”

  吾闻暗叹道,然去年大雪不知何处受灾之为甚也,莫非独我荆州农人不通农耕之术乎。况且现时颁布,恐怕传到各处之时,少不得又是一通混乱,那些白丁多处就怕又是得让文簿有得忙活一大段日子。

  后,上再拟旨,加平安郡王、韩楚公、平安风云侯、高陵侯为“辅政四卿”,共计天下之事,为百官之首。

  于是乎,十八岁的我很莫名其妙地“爬”到了我绝对不应该出现在的位置。在此前,作为辅政的我在殿上几乎一言未发。

  

第一百零一章 混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