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洛阳比武

    那日散朝的路上,一直有人过来与我行礼道贺,而每一个人我都得回礼,这就使得我的腰在未央宫外一百五十步时就酸得很厉害了。

  我现在只想着先回去告诉银铃,我很难说我是开心还是烦恼,又或是两者兼有,总之心里面感觉很乱。所以到最后,我只是按身体的习惯去作揖,根本不管他们是谁了。我想他们肯定认为我很有礼貌。

  但是从未央宫到出皇城门这几百步路竟就让我走了半个时辰,出来后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快到驿站,我还在揉腰,便见几个士兵早早迎了出来,一见我面便急着抢先告诉我:“银铃郡主被人抓走了!”

  “什么?”正在下马的我当真大吃一惊,险些摔下马来,赶紧甩缰立地站稳,扶腰大声喝道:“是谁这么大胆子?我平安风云侯的平国夫人都有人敢抓?”忽然感觉自己在抖官威,想到银铃决不会同意我个这样,所以说到最后的我的口气也变软了。

  “这个……好像是您的岳父。因为银铃郡主一见到那个白胡子,就吃了一惊,然后就叫了声父亲。后来他就叫两个山越人用绳捆了郡主,硬是带走了。郡主还不准我们插手,也不准把这事说出去,只让我们告诉你……原话是什么来着。”

  “叫您别担心她,注意在朝中踏踏实实做事,说老实话,别口气太高,会惹人忌恨,她会很快回来的,让您一心为国,不要管她。”另一个人挠着头,有些不太确信地复述。

  “什么时候,往哪里去了?他们多少人,什么样子?”

  “一个时辰前,就一个白胡子老头和两个山越夷人,他们驾着黑色的马车去东面了。”

  “怎么不早点来找我?”我知道自己这句话有些无理,但是我还是很冲地喊了出来。随即再次上马便朝东门飞奔而去。

  路上,我嘴中和心里就都一直在骂着那水镜,他也是堂堂天下名士,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片刻跑到东城门,问询守城官有否看见这样的一辆马车,以及那样的三个人,还有他们往哪里去了等等。

  守城官很确信地回答没有这样的人过去,不过他还是告诉我,洛阳东边就有三个城门,此门向南边还有两个朝东的城门,说不定在那边出城的,而当时我根本什么都没多想,便赶紧赶去。

  按说,以前逢到这种危机关头,我应该心中清明至极才对,可这天早上,我乱得更是厉害,也许是银铃出事了。

  过了一个时辰,我都没有得到任何有关的线索,未免引起混乱,我没有下令封城,只是专门出城让轻多派出人手查探。然后我还在漫无目的、心慌意乱地寻找种种蛛丝马迹时,老师派人召回了我。

  我见到老师便把银铃可能被司马徽抓走的消息告诉了老师,并急问如何是好。

  “问我?”老师有点奇怪,“这种时候你该最有数才对。”

  “我不知道,现在我心中很乱。”我眼神都不知道该看谁了,我哪里想得出好的方法。

  “子睿今日有些魂不守舍,是不是因为上午封为辅政四卿之一而心中激动,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应该不是,也许是银铃出事。”我才没那么贪功名利禄,只是不敢直接顶撞老师。

  “你先去休息吧,这件事情我去帮你查,你现在去查只会乱事。”老师沉吟片刻:“在襄阳,银铃告诉了我以前他父亲司马徽的事情。那水镜先生司马徽毕竟是才高博学之士,既然年轻时被人抓过,这次必然会想出万全的计策可以顺利离开洛阳而不会被你截下银铃。现在正值这种非常时候,我们不能再生事端。所以你没有下令封城做得很对,说明你还算沉得住气。但也许就是因为此,司马徽才会这么来一下子,他居然用这种办法带走银铃。看来你岳丈对你和银铃在一起很是不愉快。他必是认为你该娶郭佩,而不是司马银铃。除非你先娶了郭佩……也许可以说动他再把银铃嫁给你。”

  老师也许在提醒我什么,我是该冷静下来想些东西。

  告退出来,我又叫上了刚刚门口告诉我情况的士兵让他们再重复一下银铃的话。没有人能把银铃的原话复述全,但是我总觉得银铃要告诉我什么,所以我让他们好好想,但最后也只能带着几种大同小异的留言回屋去想了。

  一心为国,怕是一心为郭,银铃估计是叫我赶紧娶郭佩,否则岳丈绝不会接纳我做女婿。口气太高,最高也就是盖主,念到盖主,便心中一动在地上用手指写了个吴出来。银铃的母亲是山越人,随水镜来的也有山越人,那么很可能他们一同去吴地了。但是银铃怎么知道的,也许是那两个山越人偷漏给她,又或是她的猜测。

  再多的,我也说不出来,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的推测,因为几个听到银铃话语的人复述的都有些偏差,甚至有些地方是完全相反的。

  我明白我现在需要镇静,可是银铃居然被她的父亲强行抓走,这恐怕就是挖空我的脑袋都想不到。现在他们在哪里我都不知道,估计他们肯定换了装束,但怎么把捆绑着的银铃带出去,现在正值这种时候,四边城门都管得很严,把一个大活人这么带出去,根本不可能。

  后来想到,我不需要如此紧张的,毕竟水镜是银铃的父亲,银铃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说归说,心中依然很慌,什么都干不下去。

  兄弟们也劝我,我却只能让他们不要担心,自欺欺人地说自己没事。

  那日正午,独自闷坐,却听到孩子啼哭的声音,心中更觉烦躁。便大步去那孩子的屋子看看怎么回事,正要踏进屋子却被纳兰拦住,我问为何拦我,她说她看我一脸凶样,怕我作出什么事情来。

  “你别胡说,我是来看看这小家伙怎么样了,病还没好吗?”我也感到自己来的架势很是不善,忙恢复常态。

  “对不起,侯爷。奴婢胡说,该打。”一见此景,她便对我作揖赔罪,接着说:“孩子饿了,韦大人让再请个奶娘,不过现在还没来。”

  “不能专门雇一个吗?难道每一次孩子饿了都得请我们同意么?我说了花钱请一个。”我知道和她凶没用,便找士兵们去做这事,不过他们感觉有些为难,还是纳兰上来,主动说她去找,“洛阳我熟,我很快就找来。”

  半个时辰后,纳兰便和人谈好一切了,孩子吃饱总算安静了下来,我命那个奶娘也住进了驿站,感觉自己的架子和派头都养成了些了。不过,我还是对纳兰笑笑,算是感谢她所作的一切,她也对我笑笑,只是没有出声。

  这个有些瘦弱的婴儿此刻正静谧地睡着,而我则这天正午就一直在旁边看着她睡。

  这时节的孩子必然有着她的奇特之处,因为我看着她,从她睡着到她醒,心中的烦躁和慌乱竟不知什么时候散去大半。

  她醒时,眯着半阖的双眼,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对我笑了一般,很是可爱。我不知道在她眼中我是什么样子,但是,她似乎看着我感到了开心。所以,被她这般而愉悦的我把脸也慢慢贴了过去,她的小胳膊似乎要从被褥中挣脱出来,想来阻挡我的近前,但却似乎笑得更加开心,咯咯地声音清晰可闻。

  但是当我的脸庞一碰到她的面庞时,她却忽然又哭了起来,把我弄得有些很是尴尬。但略一思索,一抹漫山遍野的胡子,立刻明白了个所以然。

  出来唤了奶娘去喂奶,以便堵上着小丫头的嘴,想好下面的打算,便直接去了老师那里。

  “收养这个孩子?”老师果然被我给吓着了,“你这还没正式成婚呢,这女儿又不是你的,你干吗要这样?你怎么解释给你未来的夫人。”

  “要不然怎么办?至少我养得起她。否则她的母亲在黄泉也无法瞑目。”

  “你不会感到很委屈吗?别人的事情,你却替他收拾烂摊子。”

  “没事啊,我喜欢孩子。”

  “喜欢孩子和这个不是一回事。”老师有些动气,“要是以后再有人带着孩子说是你的,怎么办?”

  “我就收养这一个,因为我想起一件事。”老师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情。

  “什么事?”

  我便把黄怡黄忻的事情稍微说了一下,只听得老师和他身后的两位长辈不断唏嘘。

  “原来如此,子睿这孩子人品真的不错。”师父又夸我了,三叔也点头,这让我虽只能傻笑,心中却美滋滋的。

  “那你就这样吧,记着,你这份好心肠迟早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老师摇头,但是还是同意了我的做法,“你现在是辅政四卿之一,光从官阶上,我们已是平级,你以后得学着自己拿主意了。起来吧!”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子睿在老师面前永不敢平起平坐。”

  师父在老师后面击掌,倒把老师吓了一跳,“我就喜欢子睿这样的孩子,要是我的是儿子一定让银铃教,教出子睿这样的……哦,子睿你没事吧?”师父发现他的话可能有些犯忌讳,知道可能说错话,便打断了自己的打算。

  “没事,师父,既然是她父亲来带她走,就不用担心她的安全,既然没有生命危险,银铃又不会嫁给别人,等我和老师一起把洛阳的事情解决好,我便会去登门提亲,再把她娶回来。”

  “嗯,子睿是长大了,这么快就镇定下来了。哦,既然这样,孩子打算起什么名字?”

  我稍微想了想,便道:“唤之亦悦如何?”

  “亦悦,听着不错,词出何典?”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她自远方来,与我无亲。言及不亦乐乎,实亦悦也,便是她虽非我的亲生,我亦悦也。”

  “虽有些强词夺理,而且有些胡乱断句的戏谑,但只便为这份心胸,师父便再为你喝声好。只是,这小孩惨了些。”

  “是啊,生身父亲不知是谁,生身母亲早殇,可怜了些,不过她不会知道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小儿或小女将诞,诞后,她可是一下子就有了个差不多年岁甚至还小的长辈,将来不是很惨么?”

  我想不出这也算惨,不过到大些的时候悦儿叫人时恐怕会真很不好意思,想到此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接受了她。

  就这样,初平元年正月二十三,只能说我是更加莫名其妙地就有了自己的女儿,我决定将来告诉这个孩子,她的母亲叫黄忻。

  也许老天爷还是挺厉害的,有时候或许可以听听它的意见。

  初平元年正月二十四开始,我的应酬开始多了起来。因为我经常和老师、父亲、孟德兄在一起商讨事情,所以我知道我的应酬还是四卿中最多的。这让我感觉很是奇怪,朝堂上我发得话最少,散朝后众人却都来请我。

  对此,我认为也许是我脾气最好,老师他们个个板着脸,而我看着下面时,脸上常带着微笑,让他们觉得我比较好接近。子实说:定是我岁数小,大家觉得我比较好骗。子玉却给了一个相对来说最可能的原因:既然我说他们三个人之间老是板着脸,大家可能猜不透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知道辅政中有没有派系之分,唯独我是个例外,因为我和谁都好说话:一个是我的父亲,一个是我的老师,而剩下的那一位,所有大臣都看见过我一见孟德就行兄礼,两人互相叙话都是兄弟相称,看着就知道关系极为亲密。所以,显然巴结我是讨好四卿最简便、最保险的路径。

  和兄弟们一齐大骂这帮官员,再一齐大笑。忽李真叹道,子玉马上就要看升了,我已经在最高处了,就他还是在下面。子玉却发了脾气,嗔道,子睿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从来不和人计较这个,也不以自己身份压人,他说这话却是把兄弟人品看低了。子实忙着道歉,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却也不好说什么,想着找时间需要提拔我那些兄弟,他们中很多人确实很能干,却只让我这厮爬得这么高。

  在亦悦的榻边看着她,心里却想着一些事情,这个小家伙却不能替我想主意了,正想着,子玉忽然面无表情地小声说,又有人来请我去赴宴了。

  我在宴席上一直被人套问其他几卿之事,我更相信子玉兄说得完全正确。所以,我什么都不说。但是那样我就显得有些尴尬,似乎有种被他人提带的感觉,毕竟皇上是我义父,剩下的三卿一个是我的老师,一个是我的父亲,一个是我的兄长。

  和我一同赴宴的除了官员,还有各镇诸侯,而且设宴大臣不同,诸侯通常都不同,由此我感觉出了些苗头,比如太常袁傀和袁绍、袁术等人本就是一家人,太尉则和皇甫嵩、朱俊有很大联系。这天在大鸿胪卿董重家,我又碰上了和他有瓜葛的丁原、韩遂等人,看来西凉那一脉和董家确实有些关系。

  便为董重那姓我就不想去,但是老师让我去,必须稳住所有人,在想出解决办法之前必须让所有人都不用担心,免得还没平定,却又再出点什么乱事来。

  所以,最近都是他们三人私下协商,而我只管往各家赴宴,我这辅政当得果真稀松而糜烂。

  每次都端坐上席,所以这回,我没有什么推辞便坐了上去,总觉得主席上的董重和我砸死的那董卓兄弟有些像,只是赴宴美带天狼,否则,我觉得我有十成的把握和信心自己会上前一棍撂翻他。

  但是这般看了他,他还以为我很看重他似的,更是不断敬酒。我确实很善饮,把董重弄得一脸痴色,便再看向另外一个方向,上前主动敬了吕布一盏,谢他赠甲之恩,毕竟那甲确实好,救了我不少次。

  再和他叙了些话,记得上次和他说话时,总感觉他说话挺深奥,但这次我发现他除了武艺战阵谈不出其他什么东西。想到他也是个粗人,竟感觉和我贴近了些,我想我一定是有病。

  我在韩遂的身边感觉到了一个英雄好汉的存在,之所以我认为他是英雄,却先是因为他对我很是不屑,但他眼光直视不稍斜,正襟危坐不稍躬,显得心胸坦荡,不比那天的袁术,当面还算是个人样,转过脸就在后面说我的坏话。

  “这位不知是……”

  “在下的义弟马腾。寿成,快来见过平安风云侯。”(与正史不仅情节甚至连性格都完全相左,其实马腾初时是董卓手下,而且与韩遂非常不和,后投了曹操,但马超不愿继续留在了西凉。后马超和韩遂反曹操,被曹操击败后,曹操诛了马腾三族。之所以决定像《三国演义》一样写马腾,实在是为了他的祖上——伏波将军马援,当然还有勇猛的小马。作者权衡再三注)

  这个人站起来,稍微对我行了个礼,而我则回了个很规范的礼节。

  “能认识寿成兄这般的人物,当真不容易。”他对我的稍微注了些意,可能他的心中也稍微改了些观感。只是忽觉我这话说得不是很好,有些厚此薄彼了。所以,我赶忙再举盏,敬大家,然后称他们为老朋友,称马腾为新朋友。

  “平安风云侯现贵为四卿之一,又被皇上收为义子,说起来,我倒还攀上了他的亲戚。”这话听着颇为刺耳,我感觉主人不善。

  “是啊,董贵妃是鸿胪卿大人的妹妹,按说,您还是平安风云侯的舅舅。”立刻有官员上前进言,脸上笑得灿烂之极,让我很有揍他的冲动。

  “不不,不能这么说,风云侯不必介意。”董重虽然在推辞,但是眼角带着得意,很奇怪,我以为他们只会阿谀奉承我,但这个态势,似乎他们并不怎么把我放在眼里。

  “我能问一下,董大人的籍贯么?”我决定切入我想知道的方面。

  “下官陇西人。”

  “董卓与您可有关系么?”我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族弟。”他也变为了冷冷的语气,似乎很是自豪般。“我知道族弟天水公与您有隙。但是,他毕竟是你的长辈,而且爵位也比您高,您似乎只唤其名有些不敬。”

  “他不配是我大汉的公爵,肆意屠戮,烧杀抢掠,谋取大汉疆土,这些每一条都够定他株连九族之罪。”我感到我有些疯狂,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句话。

  我说完后,当即全场鸦雀无声,很多官员立刻说有事告辞。

  董重肯定是喝多了酒,涨红了脸,而我似乎酒气上涌,脑袋肯定有些问题,居然挺直腰站着面对他。当下我们两人在厅上竟对峙了起来。

  “平安风云侯,你意欲如何?”猪肝脸样的鸿胪卿很不符合他司职礼仪的大臣的身份。

  “入川诛杀董逆。”张口闭口杀的少年似乎也和平安一词无法联系起来。

  “好好,你需记着你的话。来人,送客。”董重这性格倒真的对我胃口,从一开始就不是来奉迎我,倒似今天故意给我一个下马威似的。

  “放心,鸿胪卿大人,我会记着的,您也别忘了。”我也毫不退缩,所以抱拳拱手离别。

  出来吹了些风,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过这回感觉畅快了许多,酒也醒了不少,所以随即我明白一件事情。

  我犯错了,这种时候与西凉人闹出不和,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父亲、老师、孟德兄必会责怪,我这回确实太冒失了。

  我这一闹很可能会让西凉这一系心生嫌隙,要是他们闹出事来,岂非我的过错。董重仗着西凉的人马,加上董贵妃的宫闱关系,而且显然对辅政四卿的实力很是知晓,所以才敢如此。

  不过,忽然我笑了起来,暗道:谁让你把我逼急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反正我不惜我的这官衔和面子。

  所以,片刻后,我看着皱着眉头看着我的义母却还是带着笑,还请她屏退众人,她倒就让众人退下,不过期间她还是又叫人来把火盆烧热。

  “子睿孩儿越来越胆大,一身酒气,穿着湿衣服就过来见我,不是又为了什么纳妾的事情吧?”她努力保持自己的仪态,只是不时遮住鼻子。

  我多拜了一会儿,把一个酒嗝冲着席子先打掉,免得让她闻着先问我的不敬之罪。

  不过她还是很快闻到了,她先用袖子狠狠地扇开了那些肮瀣之气,便问:“中午可吃了韭薤?西凉人就喜欢这种味大的,而我最怕这味了。”

  “对不起,母亲大人,子睿有一事想和您说,希望您原谅。”我尽力让自己的舌头硬起来,免得总显得短了一节,说不利索话,要说今天这酒后劲着实挺大。

  “什么事情?”何皇后恢复了一本正经,但是还是想要笑的样子。

  “儿臣今日喝多了酒,有些事情憋在肚子里不想再瞒了,只得和您说了。”

  “快说吧,什么事情?”她有些不耐烦,又挥了挥袖子。

  “那天那个小校,我没有杀!”

  “那你让他去哪里了?”她脸色平淡,出乎我的预料。

  “我的封地乐浪,我让他永远什么都别说,否则我拔了他皮;但你叫我杀他,我下不了手。”我当时没这么说,我只是想表现我通人情的一面。

  “这事情既然这样,我也不关心那件事情了,反正我早知道你没杀他。”她依旧平静,平静地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您怎么知道的?”但我确实大吃一惊。

  “你想让全皇宫的人都听到么?”反倒需要她来让我冷静了,她顿了一下,“你忘了我要了你的刺,你给我看过那上面有血,那天我就发现你手上本来就有伤口,所以,我当时就有怀疑,后来你住在宫里,我让她们趁着你睡得死,拿碗给我稍微取了些血盛在碗里,用水养着。然后用热油化开干涸的血迹,再滴入碗中,油浮水上,血渗水中,却发现两种血相融,因为本来就是一个人的。所以,你根本没杀他。”可怕的平静让我感到不寒而栗,我的酒意立时彻底醒了,随即看了她的神情,心中一动。

  “原来,你收我为义子只为这个。”我摇摇头,故做凄凉,其实我已经感觉她并不怪我,所以,我要让她把原因说出来,我感觉我还是处于醉酒的状态中,因为我说的那些话显得我的胆子太大了:“那为什么不找个机会把我毒死?”

  “虎毒尚且不食子,我是老虎么?”

  “但是我们并不是母子关系。”

  “我大女儿比你只小十天,你从来没见过你生身父母。”这算什么理由,我心中暗道。

  “这个好像不算理由吧?”我觉得有必要指出来。

  “你先去漱口,我快被你熏死了。”第一段对话居然是这么被打断。

  (此一大段专辟一天喝酒找感觉,然酩酊大醉之后只写了这么多,然后就睡死过去,醒后再看此段,决定不再修改,作者因耽误更新,深感愧疚中注)

  “呵口气……不行,再去,找宫女给你找些醋清一下。”第二段还没开始,又被勒令出去。

  如此折腾了好大一会儿,我才能坐下再次和她说话。

  “我知道你从小没有父母,是被一个只大你一点的孩子,也就是我儿媳妇拉扯大。这就使得你的性格单纯,率真得非常孩子气,你虽然聪明,但不狡诈;虽然勇敢,但不凶残。我看到你前一段时间在朝上根本不看曹孟德,后来却又和他关系好了起来,我猜曹操一定找过你,和你好好讲了一通,你定是被他说服了,由此我就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我曾看过你落泪,那是当着我和申公的面,其实望兄就是这个脾气,从我嫁给皇上不久我就听说过,上阖郡侯的脾气很有名,所以,我的那个兄长一直不让他进京任职。我当时看着你,就很怜惜你这孩子,望兄和皇上谈过这个事情,他也觉得很对不住你,但是他扯不下脸。反正当时我就想了,这孩子好,你不要,我要。”说到后面,何皇后有点上阖街坊大妈打招呼的感觉,但当时我居然只感到感动,我当时还在想,我是不是太容易被骗了。

  她叹了口气道:“我的一切和你完全不同,我从懂事时,就只知道保护容颜,学习礼仪,学着防人和害人。然后选进宫,便开始一番各式各样的倾轧。后来还是因为我大哥当政,我才安安稳稳地作了皇后,这期间的肮脏又怎能用几句话表明。大哥倒了,我险些被乱兵处死。但我太……了,在有人救我时,我却依然还在想着皇后的宝座不能动摇,与你相遇,再回到宫中,便觉得也许乱世中能平平安安地找个地方活到老都是一种幸福。”

  “我感到对不起那个小校,所以发现你可能放走他时,我竟感到一阵轻松。”她长抒了一口气,“不过我承认,我提出认你作义子时,我仍然是希望利用你们的当时的实力确保住自己的位子。其实皇上对我有情有意,我不应该如此心计。我现在就希望能陪皇上一直到晚年,只累得你们需好好理政了,皇上常年不理政事,他虽是个好夫君,但是想要作为一代名君,他恐怕是不可能了。这还就得全拜托你们四位我们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了,你在他们四人中年岁最小,所以你的前途最是光明宽广,我希望你能好好把这个乱世整顿好。我可能太唠叨了,但是面对你这个心胸坦荡的孩子,我就是能对你说出的所有心里话,也能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一种完全解脱之感。也许就是这么怪,经过这么长时间,我才觉得自己明白过来一些事情。”

  她这番推心置腹让我很感动,但是我希望的其实并不是这样,她经此大乱,似乎窥破红尘,一切的名利什么都与她无关似的,她似乎只想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生。

  “母亲!”我决定完全放开所有对她的偏见直接说出心中所有的话语:“对不起,一开始我真的很是讨厌您……我不想骗您……应该说很讨厌,后来才慢慢改的观感,及至今日,更让子睿再无任何嫌隙,子睿为最初不敬请罪。”

  “孩儿,这话说得太直接了些,可不可以换个词眼来叙述。”何皇后忽然又从深情转入平淡,嘴角依旧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好的,我不说其他的了。今日中午赴宴,却让我发现那董重很是跋扈嚣张,似乎依仗西凉兵马和董贵妃,隐隐已又有结党之私,不仅对天下大不利,对父皇母后皆大不利。”我有些夸大董重的行为,但是我觉得只有这些个词在一起用比较好。

  “当然,我大哥倒了,他当然可以这样了。可你们弹压不住么?”

  “我们无此绝对把握的实力,所以,儿臣有计,请母后定夺。”

  何皇后静静听完,摆手忙道,“孩儿用计太险,我不愿这样,失去后位我已不惜,但失去你这可以倾吐心事替别人着想的孩儿,我怕经受不起。”

  这话让我很是感动,于是再拜:“不如此,无以除掉这股新的恶流。您纵不惜后位,他又怎惜你命。”

  “那你……”

  “我也不想死,我既然这么用计,自然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那还有两成,一旦不成,那怎么办呢?”

  “我说错了,是十成。”我干吗要说八成,太谨慎保守了些。

  “小孩子,说话这般没准数,我怎么信你?”

  “因为如果有个条件,你们能满足我,我就肯定可以保证十成的把握。”此刻,我脑袋转得非常快,所以我不怕她的进逼。

  “子睿,你这孩子学坏了,又提要求,什么要求?”虽是事情紧张,皇后还是笑了出来。

  我平静地说出了我的要求,她点了头,不过她要我自己去和皇上说。

  结果虽然此事成功,却又挨了一顿骂。

  他们还问了我,最近怎么没见儿媳妇,我说,被岳丈大人接走了。心中想着,其实用劫更为确当。

  傍晚,我与老师、孟德兄计较定当,他们都同意了我的做法,但是父亲那里我没有去说,我希望他们帮我说,他们则叫我去说;我说我不敢,最后孟德兄说他去,虽然表面表示感谢,但心中料定其人另有隐情。

  不过其中老师故作愁眉不展地和我说,这么做,只怕他两个兄弟找他麻烦。

  当夜,诸事前奏一切顺利,也是这夜,我才知道那个漂亮小婢叫貂蝉,忽然感到这个名字好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了。

  那晚才又有空去看看亦悦,不过纳兰不让我靠近她,她说这么大的孩子需要几乎十个时辰用来睡觉,让我不要去打扰她。百无聊赖之际,我忽然想起有个坏蛋,他必知道初为人父的感觉,但我总觉得他会拿我开心,所以,犹豫了片刻,还是打消了去那人家问询交流的计划。

  家里一个孔明已是很可怕,不知道悦儿长大点和她这个兄长在一起会不会给我添更多乱子,想着便觉得心中美美的。

  只是那晚躺在榻上静下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想我的银铃了。

  次日天上阴云密布,但雨总算没下下来,这天皇上专门召见丁原、韩遂众人,大表其安定西域之功,并赐宴。

  辅政们依旨在无佞府办宴款待,只是曹操没出现,只有一直笑着的老师和始终板着脸的父亲。孟德兄选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当真有些意思,我猜来的人知道无佞府的来历的都是心中凛凛并有些芥蒂。

  不过今日正角是吕布,我们只是为了这个人,而这一****果然让屋内偷看的貂蝉看得眼中一亮,便再也不愿把眼睛离开窗格。见状,我自是心中大喜,征得这小女孩的同意,我便开始我的计划了。孟德兄觉得在此事上我办事手段太软了,这种事情硬派下去,哪个小婢敢不从命。不过他看到貂蝉后,他整个人就有些不对劲了,逼得我提醒他我和姐姐可是什么话都谈的才把这位兄长劝回来,必须承认,他很有荆州官员的特点:好色。

  要说吕布论相貌也就比我好一点,但眉宇间那凛然的神威,便足以让他在诸人中鹤立鸡群,实是把我生生压下去一截,这让我很生自卑,总觉得和他在一起有些伤我的自尊心。

  然后,拼力集聚了很多嫉妒的感觉,我便不顾形象地冲出来挑战,才发现他比我真还高出了些。

  “奉先兄,君为西凉无敌飞将,我在荆州听闻所传,实在佩服不已;但恕子睿年少轻狂,因我亦未曾一败,不知可否挑一时日,在校场切磋一下弓马。”我发下了战书,此言一出,场面上热闹起来,这些西凉人多是好战勇武之人,多是大有兴趣想来看这样的一场大战的。

  “要说所传谣言,辅政大人恐较布要多得多吧?奉先不敢。”这话应该是他超水平发挥。

  “君竟不愿与吾这好武者一同纵马校场?”再次邀战。

  “我这学生从来没碰过强手,这次强出头,虽然有些唐突,不过吕将军还请你答应吧。”

  “奉先贤侄,好好替我灭灭我这犬子的威风,免得他在我前老是吹嘘自己。”还好两位长辈都很对时机地来帮忙,这让吕布无法推辞。

  “既然两位辅政大人都说了,布不敢辞。”

  我立刻像一个小孩子得到了一个什么宝贝似的兴奋,场面上也与吕布显得立刻亲密了不少。我偷眼注意到马腾在摇头,丁原笑得很怪,我猜他们都在嘲笑场上这样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辅政大臣样子的少年。但其实他们要是看了两个我的长辈对我这时的纵容,用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想通这里面有些问题。不过,也可能他们就是认为我完全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与吕布再谈了一会儿,实在没有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我便转了话题。

  “吕布兄英雄了得,但闻嫂嫂新丧,着实令人闻之断肠。”我却断肠什么,为什么我竟能说出这么违心的话,我难道开始变得世故阴险起来,便如义母所说一般,心中竟颤抖了一下,感觉出些了悲伤,便草草地把我下面的话说完,未免有些不当:“英雄一路,独行哀哀,让人总觉不妥,我新收义妹,年方十五,美貌绝伦,知书达理,不止布兄可愿一见。”

  “多谢平安风云侯大人,布本不敢拂逆美意,然内子新丧,此时节谈此事,对不起当年盟誓,还是暂时别提了。”他面色凄凄,似不愿提及此事。

  “奉先兄有子嗣乎?”

  “已有一子。”

  “多大了?”

  “已有五岁。”

  “幼子新丧娘亲,其情可怜,奉先兄更应续弦,便只为孩子,也需有个母亲来照料,况且嫂夫人泉下有知,也不想自己孩子郁郁终日,无人看顾吧?”

  父亲对我点点头,我知道这几句我说得很好,至少可以说说得不错。

  “你看看,人家风云侯都说话了,奉先吾儿,便再向前走一步,也算为子都找个可以照料的母亲。辅政大人,便劳烦请令妹出来与吾儿奉先一见吧。”

  最是那盈盈的第一步羞涩进屋,便让全场为她而静下,我甚至怕银铃以后知道当时我的样子而发火,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就只是和大家一起发了一会儿呆。

  眼不曾抬,碎步而上;朱唇微合,似有心语;云鬓初成,绝无俗意;微有顾盼,搜觅郎踪,便自有千般情意流露。

  再看吕布,高大雄壮之躯危立,眼不稍斜,其中似仍有迷茫,却非是悲凉,看着这女子便如似曾相识,冥冥之中,便就在此刻相遇。

  吕布毫不隐讳地直接朗声道:“好个俏美出俗的女子。”

  但此言一出,便一时再无下文。他似乎有些犹豫,或者是其他什么,但片刻的沉寂后,他向前走上几步。

  “谢谢平安风云侯美意。”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兴奋,但看我的眼神已然不同,我明白我的计策正按照该前进的方向进行着,下面我所作的只是看着两个人互相不时对视,心中却在挂念银铃。

  当晚,吕布果然来了,除了商量了一下婚期,当然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此处按下不表。不过值得我记下的一件事情是,他提出让他的儿子师从荆州之士,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和自己一样只是一个武人。但他还没能对我推心置腹,显然在出发前,有个叫丁原的老狐狸显然有交待。

  夜深人静,旁边的空枕让我很是孤寂凄凉。

  初平元年正月二十九日,还有两天就是闰月了,但今天被记下来不是因为闰月将至,而是这天午后我将和吕布一战。

  三叔有些懊悔,说早知这样,把给我打的新兵器带上就好了。我觉得奇怪,这种比武还对武器有什么挑拣似的。三叔说天狼实为不祥之物,不沾血不休,这时节用它似乎很不好,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他还终于和我解释了为何要给我打新的兵器,“汝自恃勇武,嫌人多麻烦,常独身外出,恐会有被刺遭伏之灾。天狼太过招摇,带着反会对汝有所妨害。故而上阵处万军之中,汝提天狼以鼓舞全军确为佳;独身或少随从之时,带着我与汝打的兵器实相宜。”

  “子睿受教,不知三叔为子睿打造何种兵器?”我很生好奇。

  “回荆州自己家里去看。”三叔居然还卖关子,这让我心生好奇却只能憋在肚子里。

  不过我相对好奇,我更是有些紧张;虽然告诉自己不会有事,但是依然紧张。就像最初宫中皇后问我对吕布几成胜算,当时的我竟似一个小孩般为难却诚实而且颇为笨拙地承认:“打不过。”

  今天周玉很是关切地问她的大哥对此仗有何看法,我才说出所有看法:“没打过,但看过他和他手下练过,我不是他的对手,差了很大一截。”本来说到这里就行了,我偏偏说多了一句:“就连师父也差了一截。”

  然后,师父的好胜心便被我调了出来,接着,他就认为是我会给他丢人,之所以比吕布差了一大截,是因为我从来不好好练习,手生了。

  我只能承认错误,然而童心未泯的师父竟还要和我练练。结果在众人劝阻之下,才算了结,开始师父还不依不饶,说我的体力好得可以累死老鼠,不用怕;如果不是老师把他好胜心起来的兄弟劝下去,我很难说可以完整地出现在下午的校场上。

  这天,难得天上没什么云了,晒着久违的太阳感觉挺舒服的。东城门的校场原是羽林军的操练场,这天下午便只属于我和吕布,其实只属于我,我完成了所有的几个想好的动作。

  奏请皇上,只道比武难免有损伤,恕我二人所有误伤之过,皇上依言,却还语气关切程度明显轻重不一地让我们各自小心。我偷眼瞄了董重,这老小子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也冷冷地看我,让我赶紧收回目光,免得他生了疑心。

  随即褪下全身盔甲,只穿了普通的短裾褂和马裤上马,随便在早准备好的兵器架上提起一根铁枪,其实其它的都一样。

  这让众人很生惊讶,包括已经知道的皇上皇后,就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装得这么像。

  吕布本来浑身甲胄很是威风,尤其那一只几乎垂到肩上的大耳环更是吓人,吕布本就有羌人的血统,故而这个装束只是让众人感兴趣,以作谈资,但并不感到奇怪。

  我觉得就是那耳环让他显得无法阻挡,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有这种感觉,摸了摸自己的耳垂,觉得自己很有带耳环的潜力,但我怕银铃以后会顺势揪我的耳环,所以很快便打消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这时的吕布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不过旋即他也褪下身上甲胄,显露出本就极为宽阔的双肩,这让我有些自卑的感觉,现在我甚至认为我的宽肩只是建筑在我的腰太细了的基础上了。

  不过他依然使用自己的武器,这是一支单面的方天画戟,在吕布整理自己衣襟时,就拄在身边,比他还高着两尺。

  我对吕布稍一施礼,便先上了马。先在校场里兜起圈来,实话讲,心跳得非常厉害,有些怀疑自己想得太多,反倒被自己所累。

  马绕着校场打着转,我也不时挥舞手中铁枪,试试这杆武器的感觉如何,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胡闹的感觉。

  赶紧再告诉自己这本不是场比武,只是为了让董重彻底明白我和吕布关系密切,他想利用西凉人来对抗我们的计划得换方式了,不过你换了方式我也有后招等你。有些得意,但还是紧张。

  我早就听说过,奉先兄是个很有武德的人,他要是真的发狠劲打起来,我这枪还不能很好地顺好方向,一打照面,那就是一招的命,至少也得半条命去了。

  不过想到这里,却不紧张了,想想只能说说自己就是那种有些犯贱的人。忽然想起来,我却本就是姓范的。

  再转过一圈来,发现奉先也上了马了,正也在我前面遛马,奉先的体格要比我魁梧得多,听说西凉人一天到晚吃肉,身体是比东面和南面的人骠悍很多。和他一比,我感觉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文弱书生。

  摸了摸自己的本以为很粗的胳膊,再看看那胡服中雄壮的吕奉先,终于觉得自己真是太虚弱了,心忽然又跳得厉害起来。

  他兜了一圈就停了下来,我也在他的不远的对面停了下来。

  没有人会给我们开始的信号,所以,稍微准备了一下,我们便相向对冲而来。

  真正要冲到一起的时候,我真的不感到紧张了,但是更麻烦的事情出现了,我竟忽然想起银铃来,只希望她能在场看着我,如果这样,那么无论是输是赢,就算真打,我都不在乎了。

  所以,当我看到几尺外忽然闪现的月牙时,我愕然惊觉,只感到自己的脑袋快没了。

  

第一百零二章 洛阳比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