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江东执敌

    “在襄阳的弟妹在马车上摔下来了,伤得不轻。”闫兄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迟疑,加了一句:“是送信的人带来的消息,你要不要赶紧回去看看?”

  我的脑袋一下子“嗡”的响了起来,且不论我心中待她如何。可她毕竟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与银铃在外这段快活,她却在襄阳一人支持整个家。既然上天最终让我享这齐人之福,我便也需让我的妻子能享受她们应有的幸福,虽我难受些也无妨。其实一心分作两半,当真是件痛苦之事。可天下偏偏有些人觉得此事颇好,甚而觉得美妻佳妾越多越好。可如此,他又怎知真爱的意味,此非爱,实淫也。

  恨不得一刀将自己劈为两半,不用分心,不用哀愁。不需现在这般,心中一半随着银铃的,另一半却飞回到襄阳。

  我努力镇定自己的心境,闭着眼睛,平定自己的呼吸,面对希望劝慰我的兄弟们,只能说道:“我需待此处事定,方虑回襄阳之事。”

  那日回去,我一直用重弩直到将营外的那棵细柳树射倒。

  次日,市面上又开始传严舆有断袖之癖的消息,至此,可言严舆之祸,难在我,而易生于萧墙之内也。

  当日下午,田缄,陈应带着明孜新军到了这里。

  第三日,银铃回来,我将一切道明。她也让我回去,这里不用我来操心,言语之间有些异样。我说等打完这仗,不过我也并非常时的我了,因为这时我只想快点打完仗回去了,而不再是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第四日,细作来报,贼营内讧!据称严舆在午宴席间与周昕有隙,终于翻脸,军营里支持周昕人少,周昕只能带人跑出来,就近投了我们的军营。

  大帐内非常热闹,显然事情并非向着最有利于我军的方向发展,却向着我现在最希望的的方向发展了。不过我的到场让大家全安静了下来,我想可能是我脸色不好看。银铃只得出场让大家继续谈,来缓和一些气氛,大家虽然应景着继续,可是声音也不像最初那么欢快。让大家这样,我也有些难受,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气抑郁胸中,所以我决定发言:“周昕人少,表明孙坚也不信周昕,所以对他们手底下的人,下了肯定要跟我们对着干,不一定要听周昕的命令的话,这便说明我们肯定要打这一仗。”

  言毕,我便立即起身,向闫兄请战:“原本顾忌现在已都没有,弟请兵两千,两日之内,必可大破严军,执此贼子之头,平此江东之事。”

  “呃,子睿啊,我们还是等周昕到来,他两个时辰以后就到。你看,门外的旗杆影子拉到营门口方向,他就该到了。听他讲一下严军情况虚实,再说好不好!要动手,鄂焕、宋玉东他们更近,别急。”没有想到,这是第一次我急,闫兄倒不急了。

  “不必了,我视严舆无谋鼠辈,如视齑粉稗草,谅他也无办法与我两千兵马为敌,两千足矣,明早我便能在他的大营中提他的头了。”我有些急红了眼,而不幸,这里的兄弟们没人敢拦我;而非常幸运的是,我旁边有一个能拦住我。

  “子睿,我知你心情,可是如你平时之言,你可得对得起两千将士的性命。”银铃亦第一次大声地在大帐中在众人面前喝斥我。

  我很不服气,但我还是坐了下来,我知道我错了,可却不愿意认为那是我的错,我第一次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我还是默认了。

  两个时辰,我不断看着营前缓慢移动的杆影,心中烦躁,身上自然汗流浃背,不时地出去看看路上情况,大帐里似乎受到我的影响,连探讨破敌之策都是小心翼翼,没有任何活泼的气氛。

  这让我更不舒服,干脆走远了一些,到处看看。

  天气非常热,但所有的士兵,无论站岗还是放哨所有人的着装都是一丝不苟,看到这一切,一种无形的压力让我不得不把自己的衣衫上的被我扯开的领口收好。

  老天爷也够狠,一点小风都不给,让我更是憋屈得厉害,在营门口到处走动,烦躁异常。

  银铃一直没有出来,定是她明白我的心思,让我一个人静静。

  我走到一顶帐篷的阴凉处,几个在外面遮荫处磨箭头的士兵让我有了问一些事情的想法。

  “你们要磨这么多箭头?”我指了他们身后整整齐齐的箭簇堆。

  “是啊,我们过来时,箭头受了潮,都有些绿铜锈,现在拿出来,好好磨一下?”他误解了我想问的问题,不过却让我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只是前几日拿在手里的时候没有注意。我捡起了一支磨好的箭头,又抽出一支没有磨得箭头,仔细观察起来,果然也是青铜的。不过和我以前的雕翎铁箭头还有些区别,这些箭都是装着有些凸起的三棱显得粗粗的箭头。这让我心里有些嘀咕,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射杀的效果,我还是觉得我的雕翎箭的细尖型的铁箭头更有杀伤力。

  “就你们几个人,磨这么多箭?”我再次换了些词问这个问题。

  “是啊,就安排了我们几个人。”他们再次成功地误解了我的问题。

  “这里有多少支箭?”无可奈何的我决定迂回问话。

  “一万支左右。”

  “那你们要磨到哪一天啊?不需要这么多支吧?”

  “好磨,今天就行了,我们半刻便能磨十几支,只要不停地干,八个人六个时辰就可以磨个一万多支了。不过就一万支而已,根本不够的,我们有两千多用弩的兄弟,这些箭只够他们射个五箭。”听完这些话,我心中便有了些触动,可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更有些感悟。

  “那不如让所有的弓手自己磨自己的箭了。”我觉得自己主意很聪明。

  “我们开始也这么想的,但是我们是专门挑出来的磨这个的,因为我们手熟,不会折断箭秆,也不会多磨损了箭簇,所以便让我们专门干这个。”

  我是带着十分的谢意离开的,多么浅显深邃的道理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或者想到过却从没有注意过。

  是啊,所有的复杂繁重的工作都是要从一点点做起的,心中轻浮烦躁,不能从开始做起,如何成大事。可事事相加又远非事情的总和那么简单,有些会让事情更好,有些则一团糟,这其中的利害得失又岂是轻易能说轻的。

  “子睿,你与我来。”夫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竟不自觉,须她唤我的名字方才察觉。

  她招手让我跟着她去,我虽不明她寻我的道理,但我也没有道理和理由拂逆她,便跟了上去。

  片刻至她的帐中,她拉起帘子,与我面对坐下,便对我发话:“子睿,今日,我需说你几句。山中之时,父亲便让我随时指出你之优缺短长,言你未经天下诸事,其坯虽良,其形未定。需多加指导方为上策。”神态有些严谨地不近人情,让我不得不赶紧和她说些缓和些气氛的话。

  “夫人不必介意……银铃,你莫要对我客气,只管直言便是,其实……这十多年来,你何曾对我客气?”说到最后,我们两个人果然都笑了起来。

  “子睿,你遇大事本一向稳重,反倒这次如此没有章法?”银铃并没打算让我插话,所以她继续道:“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文盛,驽钝而急躁之人也,然时时不曾懈怠,食尚抱一编卷册而览。银铃与旁听其言兵,其施计与方略,虽非绝妙,却甚为工整而谨严。而你之资,虽非绝顶,亦是上上,可不能自细微处努力,不能安下心来行事,常为心中牵挂所乱?你……怎不让人心焦?”

  “夫受教。”我的举动很可能让她很是惊奇,因为我反倒自己更加清楚自己的问题所在:“我做得太少了,我已开始就被捧得太高,该是自己的做一些最基本的事了,我说得太多,做得太少,殊不知在台上,怎知台下众人到底太少,我以为自己能恤百姓之苦,可是我真的能够如此么?”

  银铃很有些奇怪,可我已经站起来了,拿出怀中的一个钱囊,不过里面没有钱。只有两块破布:“你认为我一直能体百姓疾苦,我也一直以为,但是,我做过什么么,我让天下真正的百姓生计有过什么样的变化,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说过,但我没做,我知道百姓现在在干什么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插秧,什么时候收割,哪里旱了,哪里涝了,我都不知道,老百姓家里最缺什么,我也不知道,老百姓现在最想要什么?……呃……我想这个我还知道……夫人,和我赶紧去大帐,我怕周昕已经来了。”

  银铃似乎没有动,我便直接先走了,只是口中唤着她,向后张着手,等她把手交到我的手里。

  在我手中的手,紧紧地握了我一下,我没有回头看,但我想她在笑,因为我也在笑。

  周昕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地与我同时出现在大帐口,我想事情开始向好的方向不可解释只可感谢地倒过去了。

  行礼之间,银铃又捏了我一下,还贴到我耳边说了一句:“好夫君,恕铃前几日见心绪难平,有些事情尚未告诉你,下面却听我说话,可好?”

  “无妨,只是今晚夫妻夫(欺负)妻便是。”可怜银铃一向信任我,这番便落入我的圈套中了。

  “你这色心不灭的坏蛋,依了你便是。”嘴角挂笑,全然不知已被我算计。

  一番见礼兼私下叨咕完毕,引入帐内,便开始叙话。

  “周昕大人,非我不信与你。”我便要赞一声银铃,并非只因她是我的妻,这话单刀直入,却要硬把主动拉到自己手上:“但确实可疑,为何你从江北带兵来,又携你家暗旨,便是要与朱俊取这江东,最终反被自己的兵将赶了过来?此非诈降,难以令众人尽信。”

  旁边的士兵要么就太积极,要么就是有所布置,几乎立刻就靠了过来,只要一有命令,便把此人拿下。

  周昕脸色稍变,终究闭上眼睛,只说一句:“既以知道,无需多言,昕请就戮。”

  我心中大惊,没想到对方竟将计就计,让周昕诈降,来赚我等。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怪不得闫兄他们不急,却为何他们不告诉我。

  “可你怎知道,你已成弃子也?”不过,银铃显然已经开始下套让他往里慢慢钻了,眼见周昕看了过来,银铃方继续道:“论实力,你三千多兵马,如何和我们两万人相抗。即便军队实力相若,你也认为严舆会是……”银铃看看我,接着说:“……我的夫君大汉平安风云侯谢子睿的对手?非银铃高估我夫,我夫曾破董卓,东胡,平幕府,降锦帆,其将兵破敌之能,天下间已少能出其右者。严舆的斤两,你自该知道,其实就算江北……那些猛将前来,恐怕也不行。”银铃又朝我看了看,这眼神分明是让我说几句,我知道该我稍微吹嘘一下,不过这回我比较“沉静机敏”,让银铃都有些吃不消。

  “昕兄,这回孙坚,孙静可能都没来,凌操和周泰可能都来了吧?上回江都这几个小贼设计袭我,念在他们还算体恤百姓,原本不想与他们计较,过去便过去了。这回他们想搅得朱俊、我们和周家不和,必会让你死在我们手上,或者乱军手上,好让他们于其中得利。我是谁?平安风云侯,我何曾怕这些个小小伎俩。你非主谋,你便走吧,什么也不需说。反正,三千兵马或许今夜便没了。”我叹了一口气,一派悲天悯人之像:“可惜这些人,也算豪杰,真不愿让他们就此过去。还有,周兄,回去禀报你家,让他们知会朱大将军,就让他小心手下的一些人,这些人心存私念,需加提防。哎,你们为何乘在这种时节闹事,农人农事该当如何?你走吧?你走吧?现在不走,我剪除严舆之时,纵我不忍杀你,你亦难立足于朱俊之下了,乘早走,我迟些动手便是。”

  “多谢平安风云侯抬爱,与此中还有挂碍于在下,只是,你错了。”周昕至少沉默了半晌,银铃则有些气苦,而我立刻明白,这回我的急智可能有些“大”了,所以,我赶紧补救,这段期间,我简直有些过于冷静了:“错,又能怎样?其实很多时候,即便原因不一,最终结果却是一样?”

  “君侯心胸开阔,非一般人能比,只是,此刻我已无退路,君侯请予我方便吧。”周昕叹了很长一口气,挺直了身体,仿佛下定决心要死,银铃则只能看着我,似乎想说,现在你自己看着办吧。而我却脑袋里一直在猛转,表面上仍是闲适异常,不过此刻却又已经变成了严谨至极:“为弃子,你确实无处可去,若愿意投我,我必给你一个身份,后或成大事,不必看别人眼色而能立于周家列祖列宗之前。”我不清楚当面说好,还是暗地里和他一个人说好,但是我当时只能稍微隐讳地当堂说了,银铃微微点点头,似乎是表示还凑合,总算没给她彻底坏事。

  “这……”他看了看我的位置。

  我立刻明白问题所在,我甚至不是这里的头,在这里放空箭自然毫无挂碍,他却要考虑自己的身家性命。

  “噢,周昕将军,莫要迟疑,这里虽然我坐高位,其实这里荆州最大的是他,他说了算。”闫兄非常“忠厚”地说了一句,听着我都相信。

  “周昕本已是将死之人,既然能有一条还算不错的生路,不算辱没先祖,我便归了荆州。”言必,退后几步,向我众人执礼,而我亦还礼,接着众人或行礼,或现学礼。

  周昕接着便将严舆军中配置告诉了我们,不过他没说他和江北的任何关系。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接下来便是我或者其他人在严舆大营中随意驰骋,那便不用我这么草草把这件事情表述完毕了。

  “周昕在撒谎,至少,他还是假降。”银铃一脸严肃的告诉我:“老公,你的方式看来错了。我让你说几句,你干吗自己把事情全揽过来?”

  “我知道。”我点点头,褪下身上的甲胄,舒展一下身体,从银铃手中接过巾帕擦一下脸上和脖子里的汗水,感觉自己舒畅了很多:“我指的是他在撒谎我知道,但我觉得我的方法可能更好。”

  其实现在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会说这么多,也许是因为他们都不告诉我我有些赌气,还是当时自己太自信了。

  “你以为这些人唬唬就行了,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银铃开始显得有些生气:“你看看,现在下面怎么办?”

  “生气了?”我还真有些怕她生气,可能是童年的阴影造成的。

  “不是。”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她口不对心,所以我赶紧把她搂在怀里。

  “我要带他去打仗,再打赢了,然后不追究他的错误,让他心服;总比现在慑服他,却心怀异心强。”

  “可是……呃,对不起。”银铃意识到自己声音过大,赶紧小了一些,也往我怀里躲深了些:“周昕出于名门,对于我们荆楚之人难道不会有些嫌隙,我想此人不能大用,虽然你的话有些避讳,但所有人还是能听出来,你的意思便是要重用他,到时候你不用他,反倒更要出事。”

  “我偏是要用他。”我笑了,“你把你在周家的情况给我讲一下吧。”

  这一番就长了,周家人的排场都不小,银铃借着平安郡主的身份进去,也没有被特别礼遇,只是稍微尊重着接待了一下。最后银铃把事情严重性说了一番了,他们也没说什么,只说若为天下,不惜逆子。不过,这就算是一个好的回复。不过银铃告诉我,这番终究要稍微得罪周家一些,而且她见过了周家的几个小辈,她认为其中有一个叫周瑜的十三岁小子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到时候很可能成为我们的大敌。想想,也只有几年这个人就可能出来和我们为敌了,不过我不太担心,我更关心现在。所以我说,不会得罪,我收定了周昕,不过银铃报持怀疑态度,所以我不得不加以说服。

  “你看了他的样子,有什么想法?他像周家的其他人吗?”

  “一个心事重重的世家子弟,尤其是有些没有自信,和那份傲骨,真的不是很像。”

  “是啊,你也知道吗?他既为偏室所出,他生来就不能与其他子弟能有同样的礼遇。昔年,叔梁纥故,其妾颜氏甚而不能进灵堂为祭,其子亦不续入谱,后其子作,方知仲尼为何家。当然周昕或许没法和仲尼相较,然其才非庸,加上其终究是周家子弟,若为我所用,其利不小。夫人,我想收服此人,可能只有这个方法了。”当然,坦率的说,现在的我只是事前莽撞凑巧,事后辩解聪明,只是这件事没有搞砸后的借口,只是我根据我的想法做完事情后的理论补救。

  “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懒得和你说。这么热,松开吧,睡了。”她有些无可奈何。

  “不行,我们还有事情。”我脸上带上坏笑。

  “还有什么事情么?”她自然一脸不解。

  “早上我们不是说过,夫欺负妻么?”我一脸单纯无辜的样子。

  “那我们就……啊,你这个大坏蛋。”她忽然发觉这里的问题,眼看我的手就上去了,便要挣扎:“啊,你的手在干什么?”

  “小声点。”

  “喂,喂,哈哈,大坏蛋……好老公……”对手的软化不能让我有所收敛,因为我觉得我有必要尊重银铃对我的称呼:大坏蛋。

  不过,我并不非常开心,心中总有一种歉疚不时蔓延,或许对银铃,或许对佩。

  当天深夜,我被帐外的人叫醒。这天我睡得并不很好,所以他们一叫,我便醒觉过来。来的人通报我:该出发了。我亲了亲依然在熟睡的妻,拖着衣服盔甲摸黑穿好,又亲了她一口,发现她醒了,因为她回了一口。也许我永远没有办法解决的就是让自己动作声音小一些的问题。

  “明孜新军跟着你走,对方还不知道他们这批人的过来,他们在东天目山山侧在一个时辰前由陈应,田缄带队出发,你和张林,周昕一起带着五百轻骑和他们合兵一处。还有,翔子已经收到消息了,叶剑和他在一起。”闫兄对我有些小心地说。

  “这么说……你已经决定了。”我又有些出乎意外。

  “对不起,你最近有些火气大,只能我们几个人把这个事情定下来。别怪我们,是你老婆让我们这样的,让你静静。不过你也该想到的,这帮兵还是雏儿,干不赢这仗的。”

  “嗯,那倒是,对不住大家了,那我就白跑一趟吧。不过,哥,我还是收这个姓周的。”

  “我知道,我知道,到时候你也去一趟,过过瘾也行。”

  很多人都没法理解我们当时是什么意思,恐怕也只有同学们之间才能有这样的默契。

  与众将一齐上马,很快合兵一处,乘着满月之夜携两千明孜新军出发,张林有些兴奋,他跟着我还没有打过仗,总是提着叉子磨蹭,我看他一次,他就傻笑一次。其实我想告诉他,他不用这么紧张,没他什么事情。

  借着月色,我能对我的新部下有些了解,至少可以看出明孜新军的着装还很不整齐,理论上,不用看也知道,他们的长相也是没有办法整齐的,所以,我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还有从一些头上发冠来看,明显有山里的百越之族裔在其内,这让我想起盘龙洞主那批人。不过一次回头,我看到队伍里一个红衣服的小伙子,让我的脑中的那个名字涌了出来。便对身边一群马上将官拱手,便离开望队伍里去。

  我猜,至少后面有一双眼睛会看着我。

  将至近前,我翻身下马,身上在马鞍上刮了一下,显然我的马上技艺本就平平,现在更有些生疏了。顾不得痛,只管笑着,对前面那个红衣服少年说道:“明孜!”

  “啊么,伽(将)军,累哈么?”方言味道很重,但我能大致理解他的意思,就是搭理我,这个我听过几次。我还知道他们用我们的汉话,能听得懂我们。

  “你怎么过来了?”我带着笑意,“才长大了就过来了。”

  “啊,姆妈让姆来,跟着伽军杀则淡。”这句就有困难了,礼节性话我听过,这句话我就压根不明白了。我侧着脑袋,力图更好的听明白,还是旁边一个长一些年岁的人对我说:“他说是他的母亲让他来的,跟着将军打坏蛋,贼寇什么的。”

  后来我和他说了好长一段话。明孜之战后我的声名在山里达至鼎盛,很多母亲都对孩子说,得感谢我替他们把所有的。陈应在那里募兵时,有些母亲就让他们的孩子送过来了。这对汉人几乎很难想象的,我相信除非出现打董卓这种情况,很难有这么多母亲把自己的孩子送上战场,这些蛮夷之人当真颇是可爱。

  他岁数还小,在他们族也就算刚成年,所以穿一身红色。现在只是身上套着一个表示他士兵身份的无袖的马褂。他见我和他说话,颇是兴奋,也没有我们汉人的那份拘束,当真什么都敢问。比如我在哪里哪里打过什么仗,我现在想去哪里,当然还需要当地人的一些翻译。对于后面这个问题,我有些潸然,但我还是诚实地告诉他,而没管我们二人的身份差异,便是我的妻受了重伤,在老家,我想早些打完仗,回去见她。他觉出了什么,这才不和我说话。

  我不清楚那些有三妻四妾的人的心理是怎么样。但是我有两个妻子,已经让我很是痛苦了。心又怎能分成两半?

  我策马又跑到了队伍的前面,我只带了天狼,因为打起来,我觉得还是我这个老兄弟顺手。只是这个天气穿灵犀铠有些够呛,幸而现在还是晚上还有些风,不知道明天早上如何应付。有时把天狼扛在肩上,只是为了用天狼的棒子给自己滚热的脖子凉快一下。

  江东号水乡,果然名不虚传,一路过河无数。幸得桥梁也多,才没让我们的军队有所延误。

  一夜,周昕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偶尔看看后面的军队。

  天慢慢亮了起来,这时节,反倒最是凉爽,东面刮来几阵好风,让我舒适惬意了好一会儿。

  周昕终于忍不住了,他在我身边欲言又止,总想找个机会找我问问,可是一是我视而不见,二大家也没什么话,他在旁边就是狗咬刺猬——下不了嘴。不过他最终还是找到了突破口,我们的那个姓张的孩子成了他的目标,很快他们便谈在了一起,只是田缄在旁静静监听。

  他要问的,我心里也明白,我们这里主力是新征的这点兵,现在还没训练,和别人打不是开玩笑么?其实他应该可能会想到我们剩下来的兵力也是五倍于严舆,除去几千水军,我们设个埋伏什么的,应该会非常简单,如果不是担心背后会出现江北的援军。我们的埋伏的部队会更多。

  这支军队当然不是剿灭军队的主力,甚至我们根本没打算用上这支军队,这回只是让他们练练兵。但是如果他要问。即便我不用说,我们也会有一个大嘴巴的老实人会告诉他答案,而这个老实人还不知道我们到底要干什么。田缄则一脸沉静,其实这一套坏点子都是他出的,居然借张林这个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有漂亮女人基本上就上的单纯至极的好色的好孩子,来给周昕下药。

  看那好色的好孩子的比划,似乎已经到关键时刻,看来兄弟们对他的“教”育很成功,他对我的了解已经似乎比我都透彻。周昕显然对这个人的夹杂着粗话要的吹捧,要做一些分析,但是有一点,他肯定会从中间提炼出来,也能清楚明白的,那就是我真的很能打仗,而且非常厉害。

  所以,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他肯定会来问我,而我自然也在路上早就想好了怎么打这一仗,甚至都想到了如何来说,显得更符合我的性格且更能迷惑他。总不能白了说,不是为了你,我们早打严舆了,只要没有你,除掉严舆简直就是坛子里抓王八,怎么抓都有的事。

  “坦率地说,昕兄,你给严舆摆的阵型肯定有问题,最后他很可能会变阵。”我挂好天狼,用手一边比划,一边讲:“军队隔河布营,又拉得过长,易受两面夹击,而不能相顾。所以,即便我们的斥候也告诉我们,严舆确实是这样的营寨,我还是要告诉你。你至我处,他还会用你的计,到时候,严舆很可能会把军队集于一侧,而另一侧却没有人,或者只有一些装门面的警戒之兵。”

  “到白天我们会走得慢一些,而且经常会休息,所以,我们会在傍晚到达离他们二十里外下寨。哦,看见天上的木鸢了吗?这是田先生的主意,哪里木鸢掉了,就是严舆到了,这里水网密集,堵住桥射箭,大家都易守难攻。”我很敬业,每一句话都说得很诚恳,且有根有据。

  “木鸢还能有此用处?真让昕大开眼界,尝有听闻,今得见,真乃幸事……君有何临阵破敌妙策?”

  “前几日,装作要攻他,让他不得安宁,夜里击鼓做进攻之势,实则让军队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然后待对方麻痹再做攻击。”

  “那对方来攻该如何应对?”

  “那便是第一天的事情,我们的军中多强弩,所以我们会在第一天到的时候,加固营寨。”好了,这里此人开始对我有所怀疑,因为我似乎并不是很厉害,而且显得没什么本事。但下面这句,是典型的吹牛加恐吓以说明为何战术如此简单了:“严舆就三千人,我五百明孜兵打垮他都可能不成问题。他不敢来的,哪怕他手下可能还有周泰等人他可能也没有这个胆子。我们专门把明孜军调过来你知道为什么么?打明孜之战时我才发现,明孜人,尤其是山中蛮夷之人,打仗简直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人一样,凶猛,呃,凶狠,呃,凶残,这几个词都能用上,到时候打起来你就明白了。我靠五百明孜人顶五千西凉人顶到第二天我们援军来,顶了有七八个时辰。你想想,打得是西凉人,顶不到那个时候我早死了,这谁都明白。你看后面队伍有些乱,其实打起来你就知道,要不然干吗只带他们出来,还不是因为就他们最能打。说实话,我现在很怕周泰等人到时候连尸首都找不到。现在田里夏忙,在不知道对方是否有人能识破我们计策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派最凶狠凶残凶猛凶恶的军队,以最小的损失,最快地打赢,这就是原则,我就是要执行这个原则。”

  我说得很是平淡,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只在最后加上了一声叹息。

  “君侯真是爱才。”他找了不太尴尬的题目问了过来。

  “是啊,真的人才谁能不爱。呃,陈应,天快热起来了,让大家赶紧休息一下,下面再歇,歇了大家就走不动了。”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有这个,他不信才怪。

  “明孜,你踩个火,给几位将军看看吧。”我朝他笑着说,这个笑容里的笑意是最多了。

  很快,明孜在火红的石头上的舞蹈便让周昕震惊了,然后张林如我所愿地坐在地上吹自己被烫伤甚而冒烟的脚底板更加证实了我们没玩虚的,我想在他心中明孜人对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一群连火烧炙烤都不怕的人。

  “你不怕他问其他明孜人,最后问出马脚来。”后来不知是谁问过我。

  “第一,他不懂荆州西南方言,更别想懂明孜的话;第二,即便懂了,我和他说的,明孜人也这么传说,我经常是从他们的嘴里才能知道我的‘真实’事迹,而我把其中神话的部分删除,再把其他的和别人讲,以示我的‘谦虚’;第三,我说得极其朴实无华,显得过于真实,当然这和我得厚脸皮有很大关系。”我总是会闲适异常地回答。

  很难想象当时他的心理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只需要最后的结果,所以我定计时会略微简单一些。而且我还要考虑他会通过某些手段把我们的行动传出去。那么显然多显示武力上的恐怖要远比显示计策上的精妙要可靠的多。何况我们这里根本不是重点,兵者,果为诡道也。

  我们如我所愿地在下午的时候来到了我们预计的地点,我们的斥候来报道,对手依然毫无动静,只是似乎一直在加强戒备。

  当我们把营盘扎好,也没有动静。所以,必然在我们的大营里会出现这样一个场面:

  他笑着对他说:“他死定了。”

  当夜,营内用完晚饭,一边让大家休息,一边开始下令在营外山丘旁埋伏的骑兵开始击鼓后不久,竟传来这样的军情汇报:“对方将军队倾巢摸黑而出,却不管我击鼓之处,直扑大营而来!”

  周昕那时就在我的身边!

  我没有慌,我知道越是这个时候我越不会慌,至少表面上我总能压得住。

  “多少军马?”

  “几百轻骑,两千多步兵。”

  “快马回去,让他们直接攻入大营,一把火给他们全烧了。”我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让斥候去传令后,我又直接下令:“让大家起来,不要出声,不要生火,在营寨里张好弩机,磨好兵器等着,他们最多只是来滋扰一下。”

  最后一句是说给周昕听的,怎么可能自己留着大营,自己倾巢出动还不打我们。忽然想到周昕也不是傻瓜,这个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己这么说有些小孩子气了。

  赶紧把兄弟们聚集好,让他们各自领兵镇守一面寨围,不许出战,只需固守,尤其需叮咛张林,好在他还够老实,只管点头。

  早在几日前,宋玉东、鄂焕便在他的大营周围三十里外有几千骑兵队埋伏。所以,当严舆他们出发时,我们的斥候便会发现回去禀报,他们也立刻便会出发,很可能这帮我还没有见过面的敌人,连我们的面都碰不上,就在中途被劫杀了。

  其实这场战斗,我在其中并不是一个重要角色,自始至终都是他们决定的,我只是一个吓唬人的招牌,所以在北面寨里做防备完毕,大家都坐下来休息准备时,我忽然很坦诚地和周昕说了起来。

  “其实,这场战斗里,我什么也不用做。”也是同时我感到自己失言了,不过想想可能无所谓了:“所有的计策都在你来之前可能已经决定了。”

  周昕意识到了什么,他看向我,却依然是那一脸的忧郁。

  “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的这种形势了。之所以出现现在这样,我们不断使计,让你们内生嫌隙,只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人材,真心诚意想让你为荆州所用,成就一番事业,莫要为家人所轻,为主所弃。我让他们把你们大营烧掉,就是从此你和他们没有任何联系。你是偏出,自小没有周家子弟的那份风光。我想你不愿这样下去吧?为了自己的生活而被人随意驱使,有时还可能被人所弃,比如这一仗,严舆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获胜了。如果没错,我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假作向我们攻击,却沿河向北面太湖里逃遁。”

  “这里之所以要我,你可以认为是因为到现在为止几乎所有的荆州大规模战斗都是我做的头,临敌经验方面比他们丰富而已。其实不骗你,原因只是我想来而已。”

  “其实……”他终于下了很大决心:“我和严舆根本没有闹矛盾,他什么都听我们的。所以,这个计策其实便是我订的,装作有矛盾,脱身出来,却没想一下子便被君侯夫人看穿。”

  “是啊,我的第一个老师就是我的夫人。”我乐了,这回是真的乐了,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们开始无话不谈,包括谈那些当今名士,打击他们成了我们第一件真正诚心实意合作的事情。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自始至终没有严舆的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宋玉东的人来告诉我,他让鄂焕在中途袭击了严舆,而严舆他们当时果然已经在向太湖边上撤退了。

  严舆他们根本经不住被大家称为“凶神”的鄂焕的骑兵冲击,被很快打散,只能四散逃命了,叶剑和潘翔,早在湖边等待,一接到宋的消息,立刻登陆进剿。到第二天正午的时候。他们已经大部被消灭,只有严舆几个头目没有被发现。

  这回得提到我,我是想去见见兄弟们,所以让田缄,周昕带着人休息一下,便乘着晚凉出发向湖边继续搜索,权当练兵。而我则带着几十个轻骑兵去见见翔子他们,是有日子没见他们,还真有些想。

  之所以需得提到我,就是因为最后我还真的摊上一件功劳。

  在路边,我看到一块乱糟糟被踏而倒伏的稻田,我有些恼火。但想着也不能怪小鄂,便令停下,提着棒子,顺着田埂过去,看到田野中的一个很不起眼小茅草土坯屋,想着跟人家主人赔偿些什么。忽然,有人从门缝中闪了一下,似乎是看见我便立刻消失在门中。我既不认识此人,自然把他当主人。便叫道:“莫怕莫怕!”

  “你是何人?此处是我的田,田中你所要,便拿去,莫过来。”“主人”有些害怕在屋内问。

  这是自然,谁看一个这么高大壮实的人拿着浑身刺棒子过来,保不齐也得怕。

  “稻既倒(到既到),言语(严舆)……”我本来要说言语大声亦非有恶意,只为赔偿你的稻。

  但是事情总会有这么凑巧,忽听里面一阵骚乱,紧接着就听屋后有声响,我心中一动,明白有状况,赶紧提棒就上。也就是我腿长,十步之内冲到屋后,只见一人刚翻窗而出,欲图逃命,脚下更是三步并作两步抢上,一巴掌抓住他的衣领,随手摔上墙。这墙许是年久,也是我力大,竟砸出了个大窟窿,将这小子“吃”了进去。

  心中叫苦,这下赔得大了,但脚下没慢,一脚踹开墙,反正一堵墙要赔,窟窿大一点也无所谓。但这屋子也是,竟吃不住我这一脚,全屋都轰然坍塌,只余得一片烟尘让我咳嗽不已。

  待烟尘刚停,那一干骑兵也都围了上来

  定睛看处,地上茅草中有蠕动的踪迹,便更没有任何犹豫,只管伸手进去,将此人拖将出来。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这个人就是严舆,他躲到旁边无人的茅草磨房里,在里面居然还真找了一件换身衣服,等晚上准备逃跑。只可惜,他的那匹马看来仗势欺人惯了,被他赶走了还踏了别人的稻谷,给我发现,逮住了他。

  这次江东之战,我就这么可以说轻轻松松摊上了一件功劳。

  时为初平元年的仲夏,那年,我十八岁。

  

第一百二十六章 江东执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