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南蛮王

    虽然有些羞于承认,但这种男女之事,当真是令人欢悦,其实在欢悦后加上无比,窃以为也未尝不可。

  不过现时我的脸皮的厚度就只能让我坚持坦承到这里结束。

  那日辰时天明,我却在继续舒舒服服睡觉以弥补昨夜恶梦和剧烈“运动”所带来的疲劳, 但门外已又响起那个挨千刀的传令人的声音,言道:“外面陈将军等候,命我来叫您起身过去。”

  “好没人情味,陈哥也忒心急了些。”我无法不抱怨这个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老大哥,轻声自言自语发着牢骚道:“一夜做了五次,我容易么我?”

  旁边发髻散乱的新婚妻子也被那外面的声音吵醒,正自睡眼惺忪,听着我的话,竟也掩嘴羞涩地笑了起来。

  我也看向她,无声地笑了出来。随即振作精神准备起来,知道我身量太大,夫人也朝那边挪去了些让我可以盘腿坐起穿起衣裳。

  不过我靠着夫人那边的膝下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随即手探下去摸摸。却竟扯上来一条中间蘸了些血的厚布巾,接着感觉腿下更湿了,随即俯身观看。

  “啊,怎么有血?”我几乎大叫出来,却立刻被羞涩的妻子飞速的起身捂住了我的嘴。

  我这才想起了以前学堂中大家讨论过的恶心事情,心道怎么关键时候就给忘了。不过,忘得倒真是时机,我可以静静流动我的眼珠子欣赏我的美丽妻子了,我指非常纯粹和自然的那种欣赏。

  佩终于发觉眼前的坏蛋可能是另有居心,撤下了手挡在自己比较关键的部位,却没防住了那坏蛋的嘴亲上了她的面颊。

  我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和同样没有说什么的她就这样面对。

  陈哥在客厅中很是有些不满意,不过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带着过来人的坏笑,却丝毫没有提及那些事情地切入正题道:“南蛮人内部怕是出什么问题,子悦和子渊开始还觉得奇怪,按说南蛮人隔三差五就会来滋扰一番,却一下子两个月没了动静,派了探子,却发现南蛮人内部几个部落打了起来。听说南蛮王死了,新王还年轻,且王位不稳,他几个有实力的叔叔都在准备抢南蛮王之位。听说这个新南蛮王想和我们修好,为了自己的尊严和地位,放出了讲和的口信给子悦他们,却提出要见荆州的头面人物。现在你没有借口了,和弟妹去说一下,尽快去办妥。”

  应该说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不过我听了倒也没有什么牢骚,只说了一句明早就走。

  “快点收拾,可以带夫人走,但下午就给我去。”陈哥也不知怎的学会了讨价还价,但还是给了一点优惠条件,应该承认这个条件很难让人拒绝。

  “那就这样吧。”

  陈哥一向效率极佳,我刚说完行完礼,他已经回完礼走开了。

  转身回房,路上便碰上琪姐,此人身为女子丝毫没有羞涩地问我昨晚感受如何,我想不理她,继续走时,却被她故意又说出一句:“啊,怎么有血。”吓得我赶紧回身想去捂她的嘴,但手刚要上去忽然感到不太妥当,只好赶紧收回来,一时不知所措,旋即整个人都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接着,被此人打击了半晌,最后还故意找茬责怪我没了礼数见了她连姐弟之间的礼仪都没有了,逼得我赶紧行礼,嘟囔了一句小心眼的女人,却还让她听见了,接着又被教训一晌。

  好不容易刑满释放,赶紧溜回卧房,夫人却已离开,床榻也已被收拾停当。尤其是垫褥都换成新的,有些失落的我依然困倦异常,便又倒在床上又睡了起来。恍惚中有人替我掖了被子,我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我继续在睡——如同一头死猪,需要注明的是,这个比喻又是当时在场目击者做出的,结合后来对上次落水时的描述,我认为此人的文学功底较欠,鉴于她是女子,且是我的夫人,我在后面少加了一个揍字。

  时至正午被人唤醒,唤醒别人之人略带笑意,被别人唤醒之人一脸倦意。

  被唤醒者颇不乐意,且很是依恋寐中之味:“假以一刻,容吾再小憩片刻,或多几个须臾亦可。”此话曾是小时候赖床时,对银铃说的话。不过,她从来不吃这一套,偶尔放我多睡一会儿,但多半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很小的时候是直接掀我被子,拍着我的屁股把我半拖半哄给弄起来;后来我大了,身量也大了,就直接挠我常常不自觉伸出被褥的脚,待我缩了回去,再重复小时候的方式。我想郭佩应该不会这么干,不过这么想的时候,我的心不可否认还是有些虚。但是我真的很有兴趣她怎么叫醒我,所以,既是犯困赖床,却又颇有一种看热闹的想法。

  不过她没有继续叫醒我,只是在旁边不声不响地做起什么事情起来,有些失望又有些松了口气的我斜眼一瞥,却见夫人正在替我收拾东西。间或拨捋着耳边滑下的散发,恬静秀气的侧脸上不时带上思索的表情,听人说女孩子想心事时最是好看,尤其是想男孩子的时候,没想到想这等琐碎事情的女子也很好看。必须承认,我自己的夫人,我正眼看她的时间从认识她开始却共计不会超过一刻,所以这回看就有种欣赏风景的感觉,因为居然还带着一种新鲜感。

  我的脸皮坚持不到她收拾完才起来,所以几个须臾之后,我便装模做样地打了个哈欠,起身坐在榻边,又稍微呆坐了一会儿,缓了一下,稍微搓了搓脸,便自己过去主动要求帮忙。扪心自问,到时候娶了银铃我还敢不敢这样,最终得到自己确定的答复:不敢。

  郭佩却让我歇歇,说我最近几日太累了,说实话我有些感动,然后就想再躺回去休息一会儿,不过旋即再次告诫自己不要太小孩子气后,还是赶紧问还要带些什么。

  夫人若有所思,仰着俏脸,稍作思索,忽然想起一事,便招手领我去了内屋之中,指着墙边的长长布套言道:“此是公冶叔叔与你打造的武器。”稍顿,自旁边架上取下一个布套,再言:“此是他给你留的信。”然后她让我看信,看兵器,自己又出去忙活了。

  郭佩不提此事,我倒早已忘却它了。待她一出去,我便迫不及待地打开布套,自中间便提出一杆长枪来,这兵器不怎么起眼,黑黝黝的,倒比天狼还长了几寸,枪头与枪身连接处有一条毛茸茸的毛皮缠绕,挂出一段肥厚的尾巴,想着天狼似在杆顶蜷起只刺猬,这东西倒似枪上卷起只松鼠。我知道这毛皮穗子是干吗的,只是公冶三叔干嘛要这样做一只这么惹眼且有些可爱了些的穗子给我,让我感到自己有些英气不足,傻气有余。

  端详完一遍这杆长枪,没什么其他特殊之处,便拆开信套,仔细研读了起来。没想到,这封信很是长,让我看了整整一刻时间。

  看毕,长吁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便立时看到一个中年人在语重心长地对一个少年说着话:“天狼似你,安逸时默默无闻,不被人所注意,如就此下去,也许就只会在角落中慢慢黑去,一生不闻不名。但一遇乱时,你便得到了属于你自己最好的机会,饮遍鲜血度尽磨难之后的你自将褪去那身黑衣,放出你该有的光芒。但是,你周身带刺,不能与所有人相处融洽,凡有不平,你必会挺身而出,亮出自己的狼牙。如此,战时你或得重用,但得无争无乱之平和之时,等待你的便只是角落之中了。”

  少年长抒一口气,若有所思而言道:“若我能永远呆在兵器架上,无人来用,无人需用,岂不更好。”

  中年人未理会少年之语,便再言道:“此枪为玄铁打造,其型和和气气,不显山露水,即使久历战阵,也只是刃尖一抹寒光尔。莫小看这段毛皮,岂知柔软之后却还有尖刺。为人其实也需这般。”

  少年抚mo了枪上那段毛皮,果然在这毛绒绒的可爱东西后面暗藏了杀机。心中有些不悦道:“不喜此物,不如天狼率直。”

  中年人再言:“知你不喜,不望你立时便能如此,只望你能体会这其中奥妙。”

  随即远去,只余下少年喃喃自语:“我不喜如此。”

  “子睿,你在说什么?”这情景着实令人奇怪,换作我我也须问。

  “没什么?”我摇摇头,放下心中所思,便道:“你和我一起走,这是陈哥交代的,我刚才注意到你只收拾了我的衣物,把你的换身衣服也带上。有些不解之处,我还要向你请教。”

  “请教我?我只会那些清谈空论。若真论国事,恐怕只有……”

  “当然,因为我不会清谈空论。跟我走吧,我有些事情确实需要问你,我很多地方都是一点不懂。”我故作平淡地回答,其实心里明白她那个只有指的什么,心下有些酸楚,又有些焦虑,但是对着能解我焦虑之人,我却又不好再提及此事。

  回身提起铁枪,枪无名,也不想替它取名,心中回味三叔之言,暗忖道:“反正用就用了,这枪又不会逼我这番偷偷摸摸,我却怕什么。该断事之时,实由我心尔。”

  当下,我又命人叫上那对夫妇,那对飞贼母子以及宋玉五人随我南去,安顿好车仗等物,陈哥又命人送来授命之书,派上护卫的官兵,还有以前平安风云的大旗,只是此刻是收起的。如此这般之后到申时日头都有些西斜时才能出发。心中挂念众友人之家,及家中诸人都来不及打招呼,虽有些心中不愿却也无法可想。

  可家里一个小心眼的女人却认为我是故意躲开她,否则应该会恭请她一起去荆南观光的,我只得赶紧邀请她,她却说她不惜得去,趁此机会想到荆州西北的山林之中游览一番,只可惜孟德抽不出时间陪她,趁此少女正值怀春之时我才得以全身而退。

  “众人马须加快步伐,今夜须得赶到江陵才能歇息。”这是疲惫的我唯一的命令。(其实到不了,不过前面已经让这段距离缩短过了,而且没人指出来,那么就在这里继续短下去吧)

  然后我就在夫人的边上继续躺下休息了。我本来想拉夫人一起休息的,她不好意思,看来她的脸皮还比较薄,不如我这般厚实,不过我也觉得这样也好。恍惚之间,身上盖的毡子被扯动了动,也觉得舒服了点。

  忽然,有人急叩车之窗棂,将我从睡梦中惊醒,眼一睁开,却发现天尚未黑,心下狐疑:“已至江陵?我们难道能飞么?”

  “非,后有人追来。”夫人显然比睡梦中的我要知道的事情多些,至少在细节方面,不过对来者何人,似乎来通报的人也不清楚,所以自然她也不清楚。

  “多少人?”窗外人仍在,我便发问。

  “一人一骑仗兵刃飞驰而来,拦下他,问他寻平安风云侯何事,他说他不知道,我们当他是什么稀松的浑人,也没有和我们动手的一丝,也就打算不理他继续赶路,他却又说要见您。”

  “这倒是怪了,谁会这样来追我?说来找我又说不是,这番翻来覆去是怎么回事?”随即抖擞精神,提起铁枪出来,行之后队,众兵士不知来者何人,正摆好架式半圆围之,这架势估计有轻的功劳在其内。分开众人,便恍然大悟,知我名而不知我名声之人也只有还穿着兽皮的小猎人了。

  他看见我立刻眉开眼笑,不顾旁边所有人,只管和我说话:“谢大哥,你怎么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那时婢女说你在午睡,吾又从不扰人午休,故而没叫你。你这一觉睡得不错啊。你来追我何事啊?”我笑着说。

  “你说以后带着我,现在你走了,还带走了他们两个,倒把我给丢了,你说话不算话。”

  “我只是出外办事。过不了多少日就回来了,而且你刚到,让你休息一下,以后你的事情多着呢,先回去吧。”

  “不,我出来,就什么事都跟着你了;没你,谁给我大林子。”旁边的士兵全笑了,我猜所有人心中都在想今天开眼了,从没想过有这么幼稚可爱的笨蛋。

  我也没法忍住笑,只好点点头,“好吧,那你这趟就跟着我吧。可带了换身的衣服?”

  “噢,忘了,我一觉睡起来,看院子里冷冷清清的,然后就听说您走了,吓得我骑着你给我的马就跑过来了。你们先走,我回去拿,顺着路,我骑马快。”言毕,便要勒马转身。

  “哎,不用了,到江陵我找人替你做,你就跟着大队走吧。”我赶紧命道,看着张林憨憨的一笑,心道:傻兄弟,看你这样以后如何找到你自己的夫人。

  我想以后再统一天下度量衡之时,须加入愚笨一项,便以张林为单位,那么量度周仓时其值都必须小于十分之一。再想,不行,这单位太大,相较于尺,必须有寸,需有小的单位,周仓也许可以,不过想想在崖壁之上破了董卓的奇袭,虽然只能说他小心细致,但也让我感受到他一丝作为人所具有的睿智,小南还小,这小匈奴和我讲打架的时候还算有些脑子,看来真的很难找一个可以与张林有得一比之人了。和他一比,我简直就是张衡,心中忽有无稽之问:为何这两个相差如此悬殊之人都姓张。

  我按捺下继续打击他的恶趣味,回去牵过一匹马骑上,我猜会有人问我为何不回车中。借问一个曾和周仓,刘小南等人共处之人,对一个笨蛋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还不清楚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果真此人一路问了很多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当然也有一些我想过的。比如平安风云侯是什么;那些我没想过的则比如下面紧接着的一连串问题:这种侯和其他猴有什么区别?在哪能打到?值不值钱等等,其繁难以尽载。

  对待如此之人,我还能如何。我觉得他一路没被踹到马下,再踩上几脚,应该归功于某些真正的男人拥有天空一样的宽阔的胸怀和刚结婚后欲在博学多才的夫人身边保持君子仪态的虚荣心。

  黄昏起灶生火做饭之时,小羽寻着我,说母亲要见我,我便过去问过,却未料她却直接提议我说要不要他们晚上把张林偷出来扔到野外去;我说我也想这样,但是确实不行,否则平白无故少了人我无法给兄弟们好的交待,虽然我私底下认为很多士兵对他的消失也会颇为乐意。

  夜很深了,我们才到江陵,进江陵城前,我看到江陵北门城墙上火炬之前垛口之中坐着一个少年,耷拉着双腿在五六丈高的城墙上,先是看了我们几眼,却又看向了北方,似乎看见他嘴动了,却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守城之人似乎早有通报,没待我们喊话通报身份便替我们开了城门,正待进城,却听那少年老气横秋的声音:“来者何人,此刻已是子时,众人却替他开门。”

  张林就在我身边,他可能觉得这时候他的表现时候到了,便要策马上前,却被我以枪拦住。便听得城墙上有人隐约说道:“平安风云侯来了。”那少年忽然来了精神,“噌”的一声,便在城墙垛口上站起来了,说实话,这小子胆子很大,我都不是很敢,也许喝了酒可以。我总觉得我的腿太长,上身处在在那个高度,肯定很晃,说不定一头栽下,我这一百来斤可就交待了。然后冲着下面就大喊,“平安风云侯谢大哥,请问我子玉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该很快了。”我猜这个人定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魏延,不过听他的声音似乎非常期盼子玉回来,不知有什么事情,难道是这里人欺负他,该不会是这样,他不欺负别人,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谢谢谢大哥。”他对数字很敏感,居然没有停顿便把感谢词说了出来,一个不多一个不少,而且语气颇为诚恳,倒让我觉得这个孩子没传闻中那么可恶。

  此时的江陵没我的熟人了,相对来说我比较熟悉的一个人就是这个叫魏延的人了。但是我相信还是能找到人来问我想问的所有事情,不过那时明天的事情了,此刻天色太晚,我可不想扰民,扰官也不行,所以,我打消了他们所有通报的计划。

  安顿好众人,我也歇息了,不过此刻我倒是有些精神了,睡了一天,此刻我充沛精力,不过显然我的夫人没那么多的精神,虽然依然在我身边服侍我就寝,但那一脸倦容便让我按捺下所有晚间的计划。

  “夫人,今天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这是这天晚上最后一句话,她还“嗯”了一声询问,我摇摇头,笑着牵着她的手拉着她一同睡下了,那夜我什么都没干,除了胡思乱想,便是睡觉了。

  第二日早上与太守打招呼,这太守我倒真的认识,便是三叔自北方带来那个胖子,他的字居然叫同飞,我看了他的体型后就确定他这辈子,下辈子,再下辈子都不可能飞了。

  “史翼贪睡,昨日未能迎接,实在无礼……”这人与我说话有些拘谨,不知为何,上次和他们说话时,他们也没有这样。

  “无妨无妨,昨日子时方到,实在太晚。况是我命人不得惊扰你。”我连忙摆手,客套一番,说了一段场面话,便问他有关魏延之事,

  “此事……我也不太清楚,据说,魏延闹出了点大事情,让子玉大发了一通火。然后好像骂他骂得很厉害,自此后,好像魏延就很是规矩,至少到现在学堂的老师再没被他气走了,据说最近也没人被他整。他就是每日住在城楼上,往北方看,想等子玉回来,给他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孩子就是孩子,但这个孩子倒真的很有毅力和决心啊。”

  “同飞贤弟自己也比人家大不了哪里去不要发这么多感慨。”我笑了起来,他也笑了起来,但我的心中已经开始挂念起这个城上的小伙子,这个人将来会有出息的。不过孩子确实是需要别人的青睐和重视,对他来说最亲近的人的一种认同,那是对他最高的奖赏,我知道我从几年前其实到现在还依然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可能还算是个孩子。

  剖析完自己,我便就忘却了它,与史同飞道别继续进发了,我觉得给魏延认同的人不该是我,如果我这样做,也许会搅了子玉兄的一番苦心。所以按捺下去当好人的计划,继续进发,应该说我从来不担心孔明需要这些,他能认同我我就很满意了。暗忖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惨了些,很显不出我家长的地位,不过旋即想到自己可能只是忝列一个家长的名声而已,其实掰着指头数数家里的人,便明白最上面的管理者未必是我,忽然我感到我的未来充满了不可测的危机。

  不过很快我就把这些危机全部忘掉,至少现在我还算一把手,有这样的好日子就得赶紧过。再次省省吾身,我是不是有了些得过且过的坏习惯。

  在这样剧烈而没有结果的思想活动之中,我离开了江陵乘船直下武陵,虽已是春日,去年大水竟未完全消退,于是去武陵和桂阳便是乘船最为便利,连驿站都不需要。武陵以西便是巍峨的群山,在那处留下那两个乐师让子渊照应着,再向南去桂阳,便可与南蛮王打交道了。

  这路算计得轻松,顺便偕夫人立于船头,观看春guang,其实没什么可以观看的,偶尔有个孤岛在船侧,这应该是以前的小丘其上一片新绿,船过,间或惊起一片鹭鸟。而大部分时间我都看见的有些比冬日有些变清澈的湖水一望无际直至天边。

  船上几日,那两个乐师很是开心,总能让我们没法睡午觉;但是张林有些打不起精神,那对母子还挺兴奋,总是母亲将儿子圈在臂环之中,一起往各面的远处眺望,不时说些什么。夫人对我的笑脸也多了,因为我总虚心地问她问题,当然晚上屡人伦之常、行天地弘义之事我想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

  期间路过长沙,未免耽误行程也没有停留,据说兴霸兄在这里当太守,不见他倒真是有些可惜。

  子渊又见胖了些,这从我在十五里外就确定前面那个物体不是木桩子可以证明;不过整个人确实也显得成熟了许多,这是我在船离岸十五尺开外得到的新的观感。他有些毛胡子了,这样确实显得他的脸要稍微消瘦一点,可能是胡子对脸有拉长的效果,毕竟下巴下也坠了一定的重物。我这般胡思乱想,恶劣臆测不影响我下船后与他执臂而拥,甚至将他抱举并甩了一圈,把他真的吓了一跳。

  见过面,介绍完人,他忙向郭佩见礼,郭佩当真是有些大家的风范,其姿势优美更胜床榻之上。这个比喻有些恶劣,如有看者觉得不适,可自行跳过此句,当然我认为跳过没跳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发觉最近我是喜欢上想和说这些哪方面的事情了。

  武陵不算一个大城,很静谧,下午入的城,也没什么声音,这里的地面有些湿漉漉的,整个城也都是有些灰蒙蒙的,各个巷道的行人都不多,也没人说什么话,一切静得有些让人犯困。

  刚刚入夜,城里就起了雾。子渊把我们安顿在驿站,还对不住我说道:“大哥对不住你了,这里湿气太重,这些被褥我还是让人用火烘烤的。您和嫂嫂就稍微屈就一下吧。”

  我连忙摆手说道无妨,我一直不在乎这些的。

  “是啊,银铃姐姐就说要在小白旁边给你搭个睡觉的地方,你也会去睡的。”言毕,面无表情,下面手指指了指我夫人,让我注意场合,然后手往下压了压,表示让我消消火。然后就说让我好好休息,明日再谈那些事情,便遛了。

  我便让大家各自回去休息,然后自己也去休息了,心中已开始在盘算明日如何整他。

  当晚,她觉得我很奇怪,老是想着想着就自己笑了起来。不过劲头倒还是很足,说道此话时,此人真的才开始怕羞了。而我却想到了那一个人,几次想和枕边的人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觉得自己其实也很没用。

  第二日早上我变得严肃起来,知道昨晚所有的计划都得改变,因为这个死胖子直接请我去他家,并说和他妻子一同恭迎我们,这混小子昨日竟没告诉我这些。

  而这一天注一定不是个好日子,这一天是初平元年二月一日,但不是元月结束了,而是闰月结束了。

  子渊招待我的这顿很丰盛,他的妻子也很美貌,人也本分贤惠,且言语有礼。但是我却并不开心,我没了整他的意思,但还是在宴席中间让他出来一下,宴席上立刻鸦雀无声,可能是我低沉的声音中已经带着很大的不快。

  院中,我在前面走,他跟在我后面,我走了半刻方停,确信离那吃饭的屋远了,才停下,转身才发觉子渊被我甩下了好几丈,正在小跑过来。

  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我恶感大减,但是我还是发起了脾气:“子渊,你一年俸禄多少?你这顿要吃掉多少。你离开襄阳才多久?竟已一妻四妾,这武陵城多大?我半刻都走不完你的院子。你倒给我解释清楚。”

  “你是平安风云侯,虽现在说是被贬为庶民,其实大家都清楚这事情中间有玄机,用不了多久你还会回去,所以我必须得以宴万户侯的排场才能对得住兄长,这钱由官库出,不劳兄长费神。娶妻之事太过平常,也不屑我说;这府是以前武陵侯的,以前的武陵太守府年久失修,已经不能住人了,所以我搬过来。”

  我摇摇头,忽然感觉我和子渊之间已有了一道鸿沟,却不知道这道鸿沟什么时候立了起来。

  我没有多说什么话,那日午宴也就结束地有些尴尬。那日下午,心中郁结,骑马独自出外,未过多久便在一酒楼坐下,叫上些酒菜,就喝了起来。那日下午心颇不宁静,竟赋下一诗,其中部分辞曰:

  “云梦水南,走马观花;斜眼所见,青楼薄纱;乌巷之中,行色慌张;大堂坚固,四墙无塌;言何不固?贪慕奢华……”后面我记不得了,其实不知道是不是记不得了,还是我后来就说不出话来了。

  回到驿站,我闭着眼睛稍一酝酿,便发了命令,其实只有一个字:“走。”

  这天我唯一的开心事便是我看到我的妻子早就准备好了走的准备,所有的衣服全部收拾好的。

  临行前,张涛有些不安,我还有些酒意,心中便宽了些,过去说了一句:“涛,记得哥哥说这句,你这样可以,但要记得你是干什么的,其他的哥哥不要求你什么了。”

  人和人总是不同了,也许我该站在子渊的地方想想,他也许会有自己的难处,但是我仍然认为我做得对。

  其他人不明就里,夫人明白我,当我在船尾看着子渊的时候,她一直在我身边,但我没有说话,她也没有。

  又过了两日,到了桂阳。(水路不可能,其实陆路在当时也很困难,但我把这里缩短了,否则中间我就得加上本来的有的州县,但是我觉得没有用,所以不加了,照着以前曾说的样子两城相靠,只是因为水路逆水而上之故。)零陵在其侧,不过城郭早毁,子悦只是派少数士兵在那里警戒一下,这里气氛较之武陵就更有些紧张。不过我知道子悦决不会紧张,用他的话说:“有紧张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睡一会儿。”而如果你要我猜现在子悦在干什么?我打赌他在做一件大家都会做的事情,而且每天必须做的事情:睡觉。

  他是我们学堂最能睡觉的人,这辈子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床榻上呼呼大睡中度过的。可即使这样,还要考虑他也很能吃的基础上,他居然还是那么瘦,所以,在十五里外,看到木桩子时我都怀疑是否他来了,不过我认为他睡觉的可能性更大。离岸十五步时方自确定那确实是木桩子,旁边也没有这个瘦子的踪影。下来一问,便知道此人果然没来。我加了一句:“他在睡觉吧?”那个侍应官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能支支吾吾说不知道,不过传达他的命令说让我来了后可以随时直接找他。

  “带我去。”安顿好住处,我便立刻让这侍应官带路。

  子悦这里就让我开心了许多,就是他依然如死猪一样的酣睡让我很是气恼,四面张望官舍确很是朴素,不过这样的人,其实外面多好看多华贵都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他整日都在梦乡之中,也许只有榻是值得重视的,确实他的榻有些特别,至少比我的大了一倍还多,而且我们上面要睡两个人。

  我倒要看他什么时候肯醒,所以我不叫他,只是在榻边坐下,顺便想想和南蛮人打交道的问题。却没想榻上的人倒先说话了:“喂,来找我也不叫醒我,你总得来叫我,我才好醒么,你不叫,我这样就醒过来,岂非很没有颜面。”

  “你醒了!”我站起身转过头来,却立刻又看见一个死猪一样的睡过去的人,此处可以删除猪这个字,这个人什么都像,就是没法和猪扯上联系,我立刻大骂起来:“还装什么死,快起来了,事多着呢!”

  “你真的不起来!”我的语气中充满了杀气,旋即一个人飞速爬起身来就蹿跑出了屋,片刻后方回,回来以后便已是衣冠楚楚的了。进来时还和我装傻:“噢,子睿兄,你过来了。”

  我立刻起身揪他的衣服,急得他直躲:“新衣服,你别给我扯坏了。”

  “要么你过来,要么我过去。”我下了最后的威胁令,这句话有效,他立刻决定老老实实地坐回榻上,对着我露出猥琐的笑容。

  “南蛮人怎么联系,我要和他们见面。还有替我做这几件事情。”

  初平元年二月八日,这是一个难得好天气,子悦就这么和我说,确实,这几日一直在阴雨中度过,就这天能见着太阳,我坐在零陵城中一个酒肆的二楼,没有带兵器,让阳光透过竹帘照着我,一边则等着我的客人。

  南蛮人我没有见过,总觉得可能和胡玉君嫂嫂那种架势有点像,不过确切的样貌是在午后才有了定论。因为楼下一下子来了四十多个,他们大都穿着皮制的盔甲,两边的护肩突出,显得肩膀很宽,头发随意一束,怎么束的都有,相对来说我的头发还算比较老实的。中间有几个明显地为尊崇,项上骨牙项圈上的兽牙数目很多,只是不知道那个南蛮王是哪个。因为牙数最多的是个老年妇人,我都开始猜测是不是每个人掉一颗牙颈上项圈上就可以多一颗牙。此蛮族老妪手中还抱着一个小不点,我又想难道这个就是南蛮王,不过子悦他们说南蛮王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在那些地位高贵的人中却找不到这样岁数的。

  人群中倒还真发现了一个异类,这似乎是个汉人,样子有点像谋士,没想到南蛮人中也有汉人谋士,看来是为了了解我们才带他来的。他穿得比我还规范,一方白色纶巾,在这批蛮人显出一种难得书卷气。我倒想收这个人了,不过想到他的气质是从一群南蛮人中间透露出来的,所以可能不可信,所以,只能让这个主意先搁在一边了。

  行之楼下之时,南蛮人之间却出了争执,几个南蛮贵人分成两派,有些争吵,忙得这个青年谋士两边劝阻,看来他也明白这种时候后院起火是极为不利的,因为这样必然对可以清晰地看热闹的我们就会更有利。

  最终总算事态平息了下来,几个人进了这酒肆,包括那个年轻的谋士,我想必是由他来两边传话。据夫人讲述,南蛮人没有文字,却有他们的语言,这样的人我们之间交流确实需要;不过据信南蛮人多半会汉话,所以,我们还是没有准备这样的传话者。

  楼梯上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这个人终于来了,我起身坐直,坐在主人家的位置上,心中立刻闪过很多人物的相貌,却不知这个人是什么样子。

  胡乱猜测之时,答案也揭晓了,这个人一坐下来便自我介绍:“我就是你们称的南蛮王,我叫孟节。平安风云侯,闻你大名久矣。”

  他就是那个汉人打扮,谋士模样的人。那一年,他二十一岁。

  

第一百零七章 南蛮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