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苍梧郡

    《天变》

  第二卷 天边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苍梧郡

  随着临近士兵的惊呼,队伍立刻开始骚乱了,所幸没有混乱。

  忍痛咬牙,我立刻拨马转身,面对来箭方向,旋即有兵士将一面盾递给我。我笑笑,表示不需要。其实是因为右背中着箭,右臂自觉举不起来,而左手还要提天狼。

  同时我已经能看见,原本身后不远的破六韩烈牙已经飞快地引弓即发,几箭射回,使得那边立刻没了下文。

  “三哥,追不追?”破六韩烈牙一边张弓警戒山岭之上,一边纵马贴近我问道。

  我天狼一指,看着南岭的略带红色的土坡,咬着牙道:“带些弓马娴熟地去看看,但别追远了,能抓一个活的就回来了,抓不了,搜索一番,杀两个这种刺客杀杀他们的锐气也行。”我咬牙切齿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箭扎得有些疼。

  旋即,一阵蹄急尘起,几骑从眼前直奔上山去了。

  随即周围的将官也靠拢过来,我心中烦躁,口中却还平静:“我没事,你们各自回去,小心戒备,多派些人上山巡查;孙玉海,你带些人跟着破六韩将军,为他背后做些掩护。”

  为了让他们能放心回去,我很是轻描淡写地拽掉了背后的箭,当然实际情况只有我知道。幸好甲好,箭也只插进去一些,但还是出血了。华容倒真是他父亲的儿子,这话显得很是废话,但他随手便能从怀里便掏出个东西就给我洒在我的后面甲上的伤口,这份驾轻就熟地处置,自有他父亲的传承。还还用手指插进盔甲上的窟窿给我稍微抹开了一下,药有些腌人,我右肩虽然打了哆嗦,但整个表情,加上身体倒还坚持着显得轻松。惹得他们有拍马屁嫌疑地赞了几声,便告辞各自前后离去了。

  不过我也有些担心,我是三军统帅,我大汉天下一国的诸侯,我若不幸,绝计不算是什么好事,尤其对我来说。所以,招了些马上持刀盾的骑兵与我前后护卫,还派了一些人也上山随意探查,二人一组,即去即回。以免他们再次来袭,董卓或者他的手下人看来已经知道我要来,而且已经打算杀掉我了,否则单是武陵蛮谁和我有这般的大仇,非得在万军丛中狙杀我。

  张俭坐着马车本在前面,这会儿听到这个变故,还专门下了马车在路边等到了我的到来。倒逼得我必须赶紧下马来见这位大叔,还发觉右臂果然不是很听使唤,下马还惹得我龇牙咧嘴的。

  “张俭叔父,有何见教?”我坚持非常恭谨地拱手相让。

  “越侯哪里受伤了?”他倒有些奇了。

  “禀叔父,右臂后面的背胛。”我如实相告。

  “不疼么?”

  “还好,小皮肉伤而已。”

  这位大叔总算放心了,不过没想到,他的话题才开始:“越侯初为一地之君,却不置直属守护之士,恐是不该,吾认为时逢交州大乱,故越侯已遭乱人偷袭而殁,今君怎可不防……”

  我觉得年轻人决计没这么多话,一见面几句了事;决不致如张叔叔这般,不过如果一旦临敌,让张叔临阵说敌,敌人如果有耐心听,怕得带来床榻被裹准备午睡一番为好,这倒是一个戏弄彬彬有礼的对手的不错主意,但我很怕对方最终还是会一憋气而不惜一切地冲过来宰了他。

  最后,我请他上旁边一辆原本载粮食,过了今早就变成空车,到了出发又载着各种杂物的一辆马车,与我骑马一同前行,张俭也不推辞,上了车,坐着竟和我继续说,不过实在没办法,我便听了。不过抛却前面说我这个不该,那个不该,后面有些如何构筑自己的******的还是有些帮助的。我问他,交州有什么名人,他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刚开始谈到,“陈氏三杰,皆苍梧人。”这句时,烈牙就回来了,带着笑脸的他马前还担着一个似乎已经晕过去的活口,就看他的身上样式,就知道该找谁来:“请弓乙女将军来。”

  这个俘虏作个武陵蛮状,当然也可能就是个武陵蛮,反正黑黝黝地挺壮硕。我寻思着他们的话和里人应该差不了太多。但是场面上却是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叽里呱啦,加凄厉嚓啦地根本听不懂,而最后他们也摇头了,显然他们也不懂。最后我一个手势,你走吧,放了他。四有些意见,我则说你有功,但是今儿这人还是放了好,四才作罢。心中其实在想,武陵蛮这回对我会持的态度会否转变;又进一步的想,西凉人知道事情后的表现。总之,我认为还是让我的南蛮王兄弟和巴侯去对付武陵蛮,我则最好怀柔以避身事外,如今南部局势不能明朗,各种小道消息都有,这就够让我烦心的了。

  我又琢磨了那支射我的箭,箭极其锋利,其杆笔直不稍曲,尾翎对称整齐,绝对是上上品之箭。而即便不考虑现在它的形象,光说它是能在一百步外扎穿灵犀铠的箭,我也相信不是武陵蛮能有的工匠水准。要不然,不用政哥还要替嫂子专门打了兵器。而且就几个人只为来行刺我,这也不会是武陵蛮会自己想起来干的事情。(不要以为我在嘲笑武陵蛮,其实这支少数民族在历史上还是厉害的,而且最后也他们主要融进了汉族,而不是其他少数民族,作者注,不过也有些可能融入哈尼或者壮族等)

  早上出发,晚上就越过这段南岭。不能把这个完全归功于军队,更没有我什么事情,而是因为脚下这条路确实太好了。

  “几乎是直的啊!”在出山的那一刻,我望着背后宛若一把巨斧劈开的一样的山岭上几乎平直的一条路,有些被震撼了:“而且已经四百年了,这真是人能干出来的么?”

  这就是秦的“新道”。(现今部分还能使用,通常称为临贺古道,作者注)相较而言,我已经记不得我们今日过的这段岭叫什么名字了。(都庞岭,作者注)只知道,我们还没有走完,下面也还有,我已经可以在月光下看到那条穿山越岭的泛着白光的直带子了。

  我们第一个落脚的地方是谢沐关,这里是苍梧郡中扼守岭南往北的第一道门户,斥候的报告说相对来其南有些县,这里人烟算稠密些的,据说往来各种商贾的赋收便是个大数目。

  关上守将算得上非常恪尽职守,验完我身份才在我经过关下对我微微行礼,脸色不稍变,我停下问他的名字,还让人记下了,以后查查他的情况,如果真的不错,可以擢升。关的后面就可以看见月下的谢沐城(今日湖南江永上甘棠村,作者注)。孝武皇帝元鼎初年设的,孝武皇帝那时决定叫这个名字只是因为这里是一条叫谢水和另一条沐水之河的汇合之处, 和一个姓谢叫沐的人没什么关系,而偏巧,有这个名字的人就是那个关隘守将,所以我经过时,对他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名字起得好。”

  这两条河也正好替这座城当了护城河。不过两条河看来都不是什么大河,合在一起流经我们脚下时也不过三丈多宽,比灵渠宽不了多少,城墙看着也不高。

  老师教导:切忌不能扰民。而且实际上这般小城也屯不下这近两万军队,所以最终大军离城五里扎寨,一番安顿之时,便已着人去请这个县的县官过来。

  这个县官来的时候倒是有些意思,当时我还在和大家一起听破六韩烈牙描述当时追捕武陵蛮的情况。大家还提出要有类似卫尉,羽林郎的官兵;或者称为贴身护卫的勇士;或者称为扛刀子的不怕死的货。一听这番就知道我手下这帮未来的大臣官员中间,真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了。不过,既然张俭不介意,宋玉东、田缄不在乎,其他人更是毫不在意,我便也无所谓了。连弓乙女也总是笑,我问她能听懂多少,她不回答我,还是笑,我也只好继续笑了,我注意了她身后架着的兵器,一把长杆的大刀,不过刀刃是四方的,不是和我们汉人大刀那样的圆弧的。然后我们大家就听到至少两头牛交相辉映的哞哞嗷嗷的叫声了。

  “噢,刚到交州,弟兄们已经开始开耕新田了?”我不明所以,但还是说一个完全的笑话,毕竟我手下的兵大多是北方的农户。

  大家笑归笑,还是有人出去查看。但波才没有笑,他一直在听,忽然他很认真地说了一句:“死(是)去死(势)的牛。”

  大家忽然哑口无言,还是高升想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波大哥,你是不是指去了那活儿的牛?”

  波才点头,这下,大家更是笑得欢了,还是小南最欢快,跳了起来,捂着胸口,笑喘着气,勉强问道:“哈……波……波……波……大哥,你……你……怎么……知道的?”

  波才也不回答,忽然用手拢嘴,紧接着一声响彻全营气吞山河的雄牛之吼便震得整个大帐几近翻飞走一般:“哞哞……嗷……嗷……嗷……嗷!”然后他不顾大家全静下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而很真挚诚恳地对刘小南这般说道:“没去的,死则宗僧(是这种声)。”

  帐内一时出奇静穆。忽然,所有人全部不能自已地挣脱开自己的位置;或前仰,或后合,笑声早如破堤之巨洪之水,从各个地方崩溃一发而汹涌不可收拾;连我也趴在自己的桌子上,以拳猛捶桌子,若非肺膈结实,几近断气,只是身后甲胄磨砺伤口,有些痛觉,倒还能扼住些笑意。而在座则没有这份压制了,除了几位勉力保持自己读书人形象外,大多没了什么雅观的形象,连弓乙女也叉着腰露出一嘴的牙齿,非常整齐,不过稍有些黑,似乎发现我在看她,竟有些不好意思的捂嘴;而小南几乎只能用蹦蹦跳跳来宣泄自己的心情,中间唯独波才很平静地看大家,不过仔细看着能注意到那一脸大胡子下一丝和蔼的微笑。

  而鄂焕显然错过了这场好戏,当他满脸愕然面对帐内横七竖八的一片时,他只能非常迟疑地告诉我们:“谢沐县的县丞来了。”

  “好了好了,给我正经点。”他人还算给我面子,老四则稍微有恃无恐一些,也该他挨揍,他靠我还最近,所以,我一向自诩为六尺半的腿就派上用场了,果然,此人立刻老实很多。

  这位要么是个彻彻底底的清官,要么就是一个奸诈至极的恶徒,外套的官服虽然已经很旧,还算干净整齐,但内里的衬衣在领口却有个不太合入眼的补丁。本看不见,但他一到帐门口便叩拜行礼,待诏帐门口。

  “这位大人……就是本地县丞?”我一边上下打量,一边问他。

  “禀越侯,小臣谢沐县丞娄列。”他再一行礼。

  “噢,好,起身吧。嗯……你先等我一下,哎,四,娄列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我把我的脸转向老四,总觉得和他有些关系,而这个家伙已经在偷笑,不过还是和我咬了耳朵还低声道:“三哥,你忘啦,在北面我们碰见过,就是救土荆烈那时我说过,这音是乌桓语大狗的意思。”

  “噢,你瞧我这记性,啊呀,是有阵子没见踏劣和小芹了。我倒忘了。”我对他小声说道:“也好,这里难免战事,他有养父遗命,老师没让他跟我们来也是对的。”

  “啊,对不住娄大人了,你的名字像……我一个朋友的大哥……呃……你是汉人吧?”我又转过来对他,却注意到他身旁侧坐着的阎柔也带着一丝微笑,确信这个娄列着实不是乌桓语中什么好东西,这才继续说道:“你是北地的口音,还有些像我们荆州的。”

  “回报越侯,在下本就是荆州长沙人。”他毕恭毕敬地说,相对于我这批属下,这很难得,像我手底下这些人能这般的规矩点说话的不超过五个。

  “噢,是荆州老乡!”我笑了,“好啊,一到交州就碰上老乡,好事,好兆头!”

  他没说话,我也顿了顿,开始发问:“谢沐多少户,多少口?”

  “禀越侯,刚刚统计报上去了,当时城内有案可稽的是两千二百一十七户,一万零七口。(最初中国人不管加零的,所以应该叫一万七口,本书为了大家看得方便,一律都加了。作者补注)乡里还有三百二十一户,两千零四十二口。但近日又有十一户,六十四人从本郡南部迁来入藉,加之城内又添了四口,三男一女,乡里尚未有报,故而暂……”

  “嗯,你做得很好!”我赶紧打断他,这人显然工作很是认真,就是感觉很可能有些啰嗦。

  “谢沐竟有这么多人?可乡里人口却又怎么这么少?”这个地方我是有些奇怪的,因为我远远看,谢沐就像个有城墙的小村子般却没想有这么多人,但是一般乡下的人会比城里人多,有的地方还多很多,这里倒是怪这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禀越侯,苍梧之北,谢沐一直人多,其南几县如富川,临贺,封阳,虽临大川曰封水(今贺江,作者注),然封水之畔多山石嶙峋险峻,水亦奔腾湍急,水路交通皆不便,故而民居偏少。而此地稍平,其水且缓,水陆皆畅,又有谢沐之关,荆交往来频繁,故而兴盛。而这里乡里多在山中,只这处平整,山里往来不便,有些人为逃赋税,干脆隐匿于山中而不登户藉,登的都是需要我们的军队去保护的人,大多住在与……武……这样的异族……靠近的地方……人自然不会很多,怕被……”到最后越来越吞吐,说到这里,他竟不自觉地看向弓乙女,显然这位女将官模样的人和他心目中的武陵蛮很是相近,而且他似乎才发现,所以显然他有些紧张。弓乙女倒是面部表情没什么变化,我怀疑她一点都听不懂这位县丞在说什么。

  “噢,这位弓乙女将军是交州的里人,本在荆州供事,这回我带她回乡效命的。”我笑了,赶紧替他打消忧虑。

  “早听说荆州老家现在多用女官,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他也点头,有些放心了下来。

  “那有什么,女子中也不乏知书达理,博通经史,贤良方正之人,我以后也要用。况今天下男一女三,交州男女之比要好一些吧?”

  “禀越侯,交州其他地方卑职也不详,只谢沐则男七女十,女子稍众。虽未逢战乱,然南地湿瘴,少男多夭。”这个我听说过,我还在犹豫以后小孔明接不接过来。

  后来谈到带他来的家伙,他果然很惊讶我都能知道那是去了势的牛,周围自然笑声立起。问他何故不用马,他说此为岭南,马匹远较中原为少,而且所有的马匹都归都尉管理,以便御寇,他便买了些骟牛作了脚力。

  这个人无论如何是个管事的人,还给我呈上谢沐官仓的各种点算牍藉,稍一翻看,果然明细而工整。所以又说了一阵,我一指宋玉东,让他记下这个人,以后备查。这个人原是县丞的主簿,县令害疖子,疮破风而死,原来的县丞被在广信的太守招走,让他迁了县丞。而那个谢沐原是叫谢木,后来大伙都写公文怕是习惯了,写他时都作谢沐,最终他也干脆顺着这干错事改了名字叫做谢沐了。谢沐是谢沐的县尉,这话听着很是有趣,若是有个县就叫县尉县,而且县尉县的县尉还叫县尉,这念起来还会更有趣些。这城里的百姓大多是种田的,田地则在城外,这种方式大多是因为旁边有盗匪夷寇所致。

  这是老师曾经说的。他说很多看起来似乎不起眼的事情必然有其内部联系,若一县,城不高,池不深,城内百姓众,而四方百姓亦众者,此地则多半农工商者兼备,可纵而无忧;若城不高,池不深,城内百姓寡,而四方乡里众,则多主商贾百工不兴,而农尚可自给。其下情况多了,谢沐的情况便可以合上其中一种类型。我还记得那是一堂难得我没有睡着的课,关键是因为那天子渊生病告假,前面没有遮蔽的靠山,所以只能强打精神清醒听课。

  最后嘉许几句,让他赶紧回去休息,他出去没多久,远处又传来一声牛叫,大帐内又是一通笑声。

  “好,大伙还有事么?”我看着笑意不绝的大家,“没事便散了吧,早些歇息,明儿还赶路呢。”

  最后只张俭留下来和我说了些话,其他人与我行礼唱喏便都去了。

  我回到自己的帐里,她还在等我。原本似乎在看着书简,但一看到我便立刻放下手中牍册着急地问我:“今早夫君受伤了?在哪里?”

  “你知道了?”我有些感动,我太对不起她,而她对我则太好了。

  “如何能不知,只因妾身在队伍后面车中,不好妄动,以乱军心。而且的腿脚不便,怕会给大军添麻烦……”她的眼神已经在我的上下打量,却找不到我身上的伤口所在。

  “帮我卸甲吧,到时候你就看见了。”我忽然抢上前去,抱住依旧瘫坐地她,亲了她一口,“夫人在后稳定军心,当属大功一件。”

  我趴在行军的榻上,被褥中她的手在我背后婆娑,快要触及那个伤口时便轻巧地躲开了,却还在不断地问我,现在还疼否。

  “没事,甲胄坚实,只破得些许皮肉。”我笑着,虽然看不见她,但根本不需要看见她,我也能准确地搂住她的纤腰。听她的喘声明显大了起来,我先检讨自己的错失:“我知道我有些疏忽了,夫人见谅。”

  “其实夫君还是比以前……了很多。”她似乎很难找到这个形容的词语:“当时,你们声音很大,我在旁边帐内也能听见,原本以为你会立刻提拔这个县的县丞呢。”

  “有些事情并非眼睛上看得便是对的,即便对的也不一定立刻褒许赞扬为佳,哪怕褒许赞扬也未必是真心的,即便真心有时还得换个特殊方法去做事。”我平静地说出这话,似乎习以为常。

  “夫君真是变了很多。”郭佩轻声说,不知是高兴还是悲哀,我也一样。

  “不变能行吗?”我叹了口气:“在洛阳办事,没几件事情能办成的,复杂的事一带而过,简单的事却要议上几日。只因复杂事就复杂在其背后势力复杂纠缠,不得不放过;说简单却有还得干系很多家利益,大家总得去争争;所以官场上永远没有小事。看过这么多事,自己也经历了一些,我越来越觉得,我大汉能稳固到现在的基础不会在那里,倒很可能是像娄列、谢沐这样的最地方的得力而忠于职守官吏的支撑。就说我这个司隶校尉,辅政卿,算是很大的官了。嗯,那时你没来,不知道当时情况,当时皇上给我法律典籍,让我按律纠察洛阳,因为我这么糟的记性,我还专门花了好几天熟记,因为我就想好好管管,煞煞这帮权贵的坏毛病。可就说才出来好好查一下,就发现各个王公贵族诸侯大臣们的乘舆,竟大多和皇上是一个规格,或者往上跳了几阶,这按律基本是得交廷尉去审问严办的,可我查到了,扣了,情况递上去了,可正午到老爹那里吃饭,一问一汇报所有的人,老爹闷头一想,就丢一句:‘这事不要管了,稍微训一下都放了。’便没了,下午我去放了人。以后也没了什么后续文章。我手中拿得是我大汉的法典唉,可是轮到这帮人便没了办法。这是什么道理?最后我也算了,反正大计老师他们定,再讨点皇上喜好,然后让各方至少没有很大的反对意见,这方针才能大概定下来了,既然这样,我还操心劳碌个什么。我忽然能明白为何天下会有如此多隐士。朝廷里就像一群蛇绞杀在一起,今儿我和谁绞死别人,明儿就可能会别的蛇一起来绞死你,总之,那是个随时可能送命的地方,只要明白这些事理,谁会没事干专门去送死啊。不过既然现在我还能活着,就没什么可以抱怨的,而且现在把我派到这种天边之处,我想我能做些事情,让老百姓得到好一些的生活。在那种地方一待就是三个月,你说我能不多明白些事情吗?”

  “嗯,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很踌躇地说。

  “我完全同意我的夫人的看法。”我则很认真地说,因为我相信继续说下去只能是我发火,夫人劝慰,不如我自己跳出为好。

  她笑了,我也笑了。毕竟只要还能笑出来,那么就有希望。不过我不知道我下一代的希望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有,似乎银铃和郭佩到目前为止都没什么动静。

  那夜我还问了不少关于苍梧郡和交州的问题,显然问她是绝对没有任何错误的,而且还能确信得到我所需要的所有回答,一边问,一边还可以干些坏事,这可不是一般问问题的人所能得的享受。

  最后我们探讨了孝武皇帝的功过问题,虽然现在算在我的地界上,但我们还是很小心地把这种问题放在被窝里偷偷谈。起因就是因为交州大部分地名都是孝武先帝时置的,从好的一方面将无论如何,最终有一个事情是我们无法否认的,即便他如何“穷兵黩武”,“好大喜功”,在他之前,我华夏从未能主动攻击塞外的游牧民族,只能依托长城进行防守,而自他以后塞外胡人再不敢小觑我大汉,再不是那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郭佩给的一个比方很是恰当,一头不能抵抗外敌的羊,任其多肥壮,也只是吸引狼群的诱惑而以;若有了能顶出去的角,虽然依然不能完全保证其安全,但已经能让这些狼群有所顾忌。而从坏的一方面讲,无论他如何“雄才大略”,“英明神武”,他这几十年把老百姓的日子给坑苦了,还是郭佩熟,说哪年哪年武帝加了口赋,哪年因故横敛田赋,哪年因战事而复加徭役,致使民力凋敝,而至后世宣帝、元帝,渐趋衰落。而后外戚宦官逐渐势大,我前汉大统终为王莽之新所代。不过说到最后,想要盖棺定论时,还是不得不承认,孝武皇帝对我华夏宗裔还是有莫大的功劳的,若无他,真不知今日我和外胡分疆何处。

  关于这次老师给我派的人,郭佩还和我说了一些当初我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已经能很快想通了。我终于明白当年杨哥他们为什么关于我带来的人和我说那样的话了。起因却是因为郭佩常和各家的大妈们在一起说话,从那些碎嘴的大婶们那里还是能得出一些东西的,显然郭佩似乎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我觉得挽救她免入泥潭似乎比后面的问题更严重。不过先让我们回到这个话题上:显然我到处拉人,而且有些过于轻率地提拔人就不是很得兄弟们的欢心,他们不得不和一些我所提拔的人共事,甚而竞争;最后形成一种明里相安无事,暗地偷偷较劲的情况,最后似乎倒使我所举荐提拔的人逐渐形成了以我自己作为幌子和凝聚力的一个朋党,应该说这个名词不太好,毕竟党者,尚黑也(黨);不过再想想与自己有莫大关系的党锢,看来现在说党也算是个好词。废话少说,再回到这个事情上,我想老师也是看到这个方面的问题,所以,把我拔举的都如此慷慨地还给了我的原因。

  再后面我们就谈远了,毕竟郭佩忽然想起来一条:太史公说匈奴为夏桀后人。那么最后说起来,这场纷争似乎还是我们华夏之族内之争。而一说到族内之争,便不免谈到或许几年内天下便又有这样的内争情况发生,就不知道那以后天下会怎样了。不论谁闹起来,实力还是用来说话的,我们四个辅政卿中间,我一定是算作最没有实力的那一个,一旦出事,或许因地利我还能自保,而天下之事还必须得父亲、师父他们为之支柱;这除我这另外三个人中唯一令我有些不安的人便是孟德兄,原因就是许子将说的“乱世之奸雄,治世之能臣”这截然相反的话。必须说,这句话的不确定性,让我很难完全放心。如果我还在京城,我不会有这般担心,在那里,我必然是这三位辅政卿中无法替代的纽带,但是现在,我不再是了,我很难了解以后在辅政卿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孟德兄最终会走向哪一面,我不知道,而这正是我最紧张的。

  第二****非常困倦,昨日谈久了,今日还不得不起早些,这就是身上担了大事的坏处。我让大军先行,自己则一身便服,入谢沐以探查,随便带了几个兄弟,瞎转了几遍城市,随意找了几个老百姓,胡乱诌了几通废话,倒还正经问出了几个正经问题,但知道这几个答案,就只能发几声感叹。

  如果说娄列和谢沐还让我感到惊讶的话,这下面一路的官吏则已经让我感觉非常正常。这是我刚刚了解的,苍梧两万余户,十万余口,在南阳这是一个县的人数,但是它有官办的学堂,每个城内的都有,而且政理修明,民皆知其法;虽然称交州夷乱,这里却相对安稳,只是这里的山头上都保不齐有些打扮怪异的人走动,但一路却没再出什么事情。

  下面所有的县城所在都靠着封水,这里山不高,却怪石嶙峋,近临着水,水不深,却激流湍急,蜿蜒绕山;逆流需一众壮汉拉纤方能使一叶扁舟溯流而上;顺流则需以舵在前掌方向,而且还需经验老到的船夫执掌才行,船行于岸边山石之间,忽隐忽现,时而飞耸浪尖,时而深坠幽谷,水数没其舟,其险远非我所能尽述。

  我还记得我们一日扎营屯于水边,众人去观水景,看完这般景象,无一人愿乘船以下直到广信。只谈谈这里景致之美,其势之险,却听韩暹提到始安(今桂林)南边之景犹如仙境,有山若仙人之指,有水如仙女之带,几个同行地也点头称是。我听到这些,却又需看了看四周,还是只看到这里之险,再看才能看出其美来,心中暗想莫非心中职责过于沉重,而忘却眼前美丽之处,随即带上笑,去欣赏这南边的风貌,脑中总是闪过对岸而过的纤夫。

  回去时,纵使他们都很小心了,邓茂的脚还是被石头硌伤了,就在几个黄巾兄弟互相帮看着的时候,一个为他们所认识的一个一直赤足的女人从他们身边飞奔而过,这种景象当真有趣。结果这帮北方大汉就开始考虑南蛮夷的女人的脚可不可以用来砸碎石头了,并联系到了铁匠的锤子,结果剑锋那日不在,结果这里没有铁匠,所以他们也没有讨论出比较专业一些的结果。

  过了几日,一路过了冯乘、富川、临贺、封阳,一直到达封水之尽头,注入临水(今珠江),到了这里水势则豁然开朗起来。这一路城市尽皆检阅,苍梧郡除了城里汉人少些,山上蛮夷多些,正经田地少些,奇花异果多些外;大体情况和中原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的。这里似乎一切平静不得不说这里的官吏还算不错,有一些人还是有不错的治理能力的。秦直道走完,到临贺,下面还有我大汉的官道。这条官道一直接在上面秦道上叫做峤道,必须承认比秦人差了不少,虽然现在看着走着差不了多少,可人家的已经留下来四百年,咱们真的不好意思说什么。

  苍梧郡的治所广信还在临水的上游一些,在离水注入临水的交会上,也已经没有多少路了。我觉得苍梧不错,就打算把广信当作我越的都城。而不是最初父亲推荐的番禺,现在的交州治所。暂时还没有什么人来迎接我们,我也没有指望有人来迎接我,尤其是执刀仗枪,张弓搭箭的那种,看到城墙时便扎下营,眼看天色尚早,我便带着几位随行将官着些随从兵士拍马而去。

  城门肃穆,一官员状的人素服跪拜城门之前。瞧着旁边军卒相对排开的架势,。我自一马当先赶在前面;经过最近夫人的各种教诲和邸报的灌输,当我一下马站定之时,便很是熟悉般对前面的人直问其名道:“且问这位先生可是苍梧太守徐征大人?”(史实中人,见于《广西通志》,作者注)

  “罪臣正是。”他头也不抬,还稍微低了一些。

  “汝何罪之有啊?”我口气应该算很和气,不过心里在嘀咕,也不知道这劳什子出的什么花样。

  “前越侯身殁,臣有劝谏不力之罪,以至前越侯身死苍梧。”这事我知道个大概,也是这些皇室宗亲中间有这般没出息的,什么事不管,就喜欢游山玩水,想来老小子定是在河南尹里玩腻得不行,一来听说荔浦之北,离水之上景色绝美,难以描画,于是这干王公大臣们便憋不住了,一起集体出去游玩,一起泛舟江上,一起遭遇劫道的,还赶上一帮草包没一个有办法的,于是一起被宰了,闹得现在连尸首都找不到。说不定喂鱼了,不过我认为自己的想像力很有问题;并立刻深刻反省并开始扩展开联想,最终我觉得有这样几种可能性,第一,他没被杀,或许被一个如弓乙女般的悍蛮女抢走了做了压寨老公,或者忘记了自己姓什么,呆在一个蛮夷人的寨子里流着口水歪着头;第二,他也可能半死不活,有可能被人当猪养了起来,或者当狗养了起来,两者的差别很大,决定了谁在圈内谁在圈外;第三,他死了,如果排除喂鱼的可能性,也可能用来埋土里施肥,那么他对这个天下也算有些贡献了。

  “君寻思着能做得了越侯的主么?”

  “臣不敢。”

  “那你有什么罪?起来吧,我的事情多者呢。”我直接去搀他,还牵着他的手与他大谈苍梧的情况,而这些都不是本来知晓的,但现在,我连他的上任上上任都清楚(应该是甘定,张叔,作者注);这不能不说是我的她的功劳。他能做了近二十多年的太守,官龄比我的岁数都长一些,必然是说明他是个“能干”的太守,想想这么多年,朝中三公都任免了好多拨了,他还在作着两千石俸禄的太守,在这天边的岭南一隅,却一直相安无事,实际上他的日子才是最好的。我与他的话很政治,但我已经说得很顺溜了;我竟想起周仓曾说的那种感受,第一次有些难受,后来就麻木了,最终就习惯了,现在感觉自己就是这个感觉,不过,那种很类似的参比是杀人。

  下面几日的事情倒挺简单,向各地派发命令,命各郡的官长把各地的情况完完本本报上来,我自己也派了人去查看。我还派了人往东去南海郡接应我认为应该快到的银铃。

  而我还要草拟了一个官职掌管之册表,将手下的这些人该干什么,都给定了下来。却说那日正写到一半,正写水军时,忽然想到:银铃不会走海路吧,可不要碰到大风浪。就在这事,忽然感觉从堂门口吹进来的风,起风了,东南风,从南海郡吹过来的!

  而且,它还越来越强劲!一个时辰后,一场大暴雨不期而至。

  我很担心银铃。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苍梧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