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出仕

    初夏晌午,我在襄阳大街上狂奔,来往的行人都在忙不迭的躲避我,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浑身是血,肩上还有一条很大的“伤口”。还不住的往外渗血。样子肯定阴森可怖。

  跑到离太守府还有两条街时,迎面过来一队新兵,因为甲胄还没穿上身,走的也很乱,但每人还扛了杆戟,心中暗想:还好!

  新兵远远一看我就乱了,带头的那个伍长好像是个老兵,很有经验的走上前来就要拦下我,而我就冲他径直跑过去,大喝一声:“太守府在哪,前方告急文书,快指我去!”

  老兵看来信以为真了,转身就指着太守府方向。

  我装模作样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确实,现在我就可以看到太守府门前的警戒塔了。

  “多谢。”说出来我就后悔了,现在哪有什么信使这么有礼,而且还在受了这么多伤的情况下。我赶忙一直跑下去。

  “这后生不知是那位将军门下,竟如此有礼……”我只听到这么多,我可不想停下来听他们讨论我。所以我就“顺着他的指示”拐上了太守府门前的路。

  作为襄阳的土著,我已经不知多少次走上这条路了,这条路闭着眼跑都没问题,但这次我不行,我就笔直的跑过去,已经坑坑洼洼的路面哪有翘起我都知道,所以我在几个地方都踉踉跄跄,甚至在就要到太守府门前时还摔了一交。

  卫兵早就开始注意到我,我还没能跨上府前台阶时,十几支铁戟就横在我的胸前了。

  “你是何人!”

  “400里加急,我军宛城突围,转往新野,昨夜被南阳张曼成部围于新野,朱大人令我速来襄阳求发援兵,朱大人至今生死未卜,快讲此书转于太守大人。”这时,我才开始感谢子圣,若不是那个罗嗦嘴,这谎我还编不出来。

  说着便将放于我胸前,已经被我的汗浸湿的血书递上,右手一使劲,猪尿泡一破,血一下子就从手指之间如泉一般涌出。新野乃是襄阳向北的门户,新野被围,襄阳亦危矣。事情紧急,那通报的人再无怀疑,再看手中的血书几已无法辨认,就叫人架着已奄奄一息的我。穿过中厅,去太守那里了。这里我是第一次进来,感觉很新鲜,左看看右看看,想着出去以后可与同学们大吹特吹,心中的愉快真是无法掩饰。

  “将军为何在笑?”

  不好!太开心了点。

  “想到很快就可带兵回去救朱将军,心中不免释怀。”

  “将军真是重情重义之人。”

  “你怎知我是将军?”我对这个倒真是感兴趣。

  “新野被围,能在万千黄巾军中,单骑突出送信,一个普通小兵岂能为之。”

  “况将军狮虎之躯,相貌堂堂,不是将军,谁人能信?”

  这让我虚荣心满足不少,当然这个家伙还是有点浮夸,因为我满脸血污,恐怕我的同学都不能认出我,相貌堂堂,也不知怎么看出来的。

  还有,最让我不舒服的,就是为什么他找了两个这么矮的小兵架着我,我真的很难受,好像我夹着这两个小家伙。而不是他们架着我。

  终于,我看见了先生和何太守以及很多大小官员,那个执事跑到先生和太守面前,简单说明了一下,太守脸色都变了,而先生看见我脸色也变了。

  我的脸色也变了,不过由于满脸猪血应该看不出来。

  因为我真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太单纯了,虽先生虽然已是州牧,但以先生性格,我当无事,可当着这么多他的幕僚,我假传军令,擅闯公堂,这罪名可太大了。

  “新野到底怎样了?”太守发问。

  “呃,这个……”我真的说不出话了。

  我把求助的眼神投向先生。

  “子睿,你为何现在才到。我不是叫你尽早来这里议事吗?”先生果然帮我打圆场了。

  “先生,呃,不,韦大人,可我乃一介布衣,这府台无我入内之门啊!”

  “所以你就假传军令。”先生笑着明知故问。

  “是,大人。”

  “众位同僚,这位是我的学生,谢智,字子睿。此人足智多谋,我曾让其与皇甫嵩大人畅谈国事,皇甫将军大叹其才。不过这次你也太过唐突了。”

  “不妨不妨。”

  “果真年少有为,假传军令以入府,妙计也!”

  “就是就是。我襄阳城竟有此少年英雄。”

  “韦先生,门下高徒满天下,让人羡慕不已啊!”

  ……

  很快就变成众人阿谀奉承老师的丑剧了。我真的不愿在这个地方呆下去。可是我这人还是很有义气的,我还记得兄弟们在烈日下的府外。

  “大人,呃,先生,同学们按您的指示都在府外等候,要不要我传一句话?”

  “嗯,你先出去和他们说,再待一刻我就出去。”

  “是,学生告退。”

  我一身轻松的走出衙门口,朝着同学们张开双臂向上展示我的胜利姿态,然后,我看见同学们中间的我的姐姐,我的脸部就这样僵住了。

  “我先回家一趟,老师说马上就出来。”转身就跑。

  “你家不是在那边吗?”同学问着。我当然知道,可我总不能和姐一起回去吧。让她揪着我的耳朵,穿过那几条街,想想我就觉得可怕,一边想我还下意识的摸摸我的大耳垂,可能就是小时候姐姐揪的。我向这边跑还有一个原因,我的包还放在荣叔那呢!

  接着,不用说了,我在家,被姐姐揪着耳朵教训。从昨天骗她那事开始,估计又是子圣这小王八蛋不知怎地说出来的。到衣服上那个口子,我居然一边被骂,一边看着她笑,我知道这招最有用,果不其然,最后她也骂着骂着笑了出来,就勒令我去洗澡了。

  洗过澡后,身心清爽,惬意的躺上我的床想好好的睡一觉补一补昨天在野草中将就一宿所带来的困倦,子涉就来了,他也不客气,直接走到我的床边,说:“你只是太冒失了,你进去后我生怕你有失,就去找你姐了。

  “这么说,是你出卖我了。”

  “是又怎么样,如果你被拉出去廷杖。我可以让她出来认你,说你疯了,太守总不好当众拒绝一个弱小女子要回自己苦命弟弟的要求吧。”

  说实话,我还真很难把弱小女子与我姐姐的形象重合在一起。不过,姐姐盈盈地过来给我和子涉送茶时,我又觉得又有那么一种感觉了,姐姐面容清丽,而且还非常的娇小玲珑。说实话,说他是我妹才更像。

  我姐走后,子涉把眼睛从我姐身上移开后,和我说:“你这粗人,居然有这样一个姐,很难想象。”

  “你打我姐主意。”

  “不光我打,还有子渊,子任,云书,……好像子圣也在打这主意,如此美丽的女子,如此温柔,娴淑,细心,连你这大水牛都能照顾好。”

  “够了,别再说了,想占我便宜就明说,总之,不要乱打我姐的主意。”

  实际上这时我的心里想的就是子圣这家伙当我的姐夫后的可怕场景,每天他对我说:“子睿啊,你怎么着晚还没起床啊,……老是赖在床上……你的衣服怎么破了……男儿当志在四方,不可贪图安逸生活……”

  我已经一身是汗了,一定不能让这事发生。

  “子睿!子圣来了!”姐的声音响起来了,我听到这个名字就一哆嗦。赶忙出来。

  子圣这家伙正在门口和姐姐客气,太危险了,我赶快冲过去接过话茬。

  “文杰兄,你有何事?”

  “呃,子睿,你很少叫我的名,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呢……”我真多事,叫子圣不就行了吗?我干吗叫他名字呢?

  “子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趁他还没把话题扯远赶快打断。

  “你又叫我子圣了,你今天好有意思,……”在我的脑海里,我已经扯下门板满大街的砸他了。

  姐姐看出了子圣的危险境地,刚想打断他。子涉就出来了。

  “子圣,是韦先生叫你来的吧?”我当时真想楼住子涉大哭一场,子涉真是太好了,他总能让我脱困。

  “是啊,……你今天据说在太守府里可威风了,大家都再传你的事呢……你今天在里面到底说了些什么?……”我的一只手已经摸在门上了,姐姐赶忙抓住我的手。

  “韦老师要你来叫子睿去那里见他?”子涉真是没说的,如及时雨般的插上一句。

  “是的……”一句就够了赶忙拖着子圣就走,子涉一定奇怪,我不是找死吗?他哪知道我心里怕什么。

  “老师在哪?”我问他。

  “他在草堂,你跑这么快干吗?还拖着我,我跑不了那么快。……你就让我在你家歇一下不行吗?”

  “不行!”

  “不行就不行,这么大声干吗?”

  过了两个街道,我就丢下他,朝书院就径直去了。心里想的,可能要挨骂了。

  

第五章 出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