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留待

    “您真的不认识?”我吃了一惊。

  “莫非他是换了名字的?”说归说,信还是被拆开了,皇甫嵩看完了信,“果真是我的老部下,不过他以前不是叫这个名字,没想到他隐姓埋名,到荆州去了,好你先回去休息。隔日,我还有事与你商议。”

  我走之前看到他的脸色有些变。

  我就这样回到我休息的帐中,这次我没有睡着,我觉得我被骗了。因为我觉得,事情决不会只有改名那么简单。至少有两种可能性,可没有一个是好的:第一,文栋兄不是他的部下,他的信是献计,因为我不会出这种计!

  第二,是他以前的部下,而且肯定犯了事,不管是犯了什么事,而皇甫嵩放过了他,隐姓埋名,来到荆州,但这封信还是献计,因为我不会出那条计!

  而该死的我知道是什么计,黄巾为何能与官军周旋,而且还节节胜利,老百姓帮了很大的忙。这里路上我看得很多,如果官军依那条计行事……我在干什么,我自己问自己,我是个朝廷命官,我在给反贼焦心。

  可是我还是很乱。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决定起来走走。

  走在军营里的我很惹眼,因为一没穿盔甲,二是我太高。不过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信使,所以我也没怎么被纠缠。

  在一个火堆旁,我看到两个壮汉在摔跤,旁边人在聒噪起哄,我不用挤,就能看得很清楚。显然是士兵在玩,看了一会,感觉无趣,我就打算走了。

  我才转身,就有人叫住了我,“那个大个子,你好像是襄阳的武官吧,过来玩玩。”

  我一转身,是个中年的武官,长着络腮胡子,身材魁梧,他显然是这里的头,他说话时,所有的唧唧歪歪全停了。先生告诉我不要惹是生非,我还是不要去伤人了。我摇了摇头,笑着说:“不了。”

  “看不起我们这些小兵。”这个人说话真是很厉害。士兵们开始起哄了,如果不比可能更会出事,走一步算一步吧,想到这里便说:“怎么比法?”

  他望四处看了看,跑到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那,跳了上去,朝我招招手:“把我打下这个石头,算你赢,……你干什么?”

  那个将军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可思议又无可奈何地对我说:“你怎么想起来掀我脚下的石头。”

  我不想告诉他我只会扔石头和搬石头,他从没这样想过,我的脑子里却只有这个念头。

  “小弟除了力大,别无长项,出此下策,请将军见谅。”

  “无妨无妨,不必叫我将军,俺叫鲍信,你叫俺老鲍,或鲍大哥都行。”

  鲍大哥这个性格我喜欢,很快,我就和鲍大哥和士兵们闹到一起了。其他我不行,起哄闹,我可是专家,尤其让我高兴地是,掰手腕还赢了所有人。

  回到帐里,倒头就睡,我想我是累疯了。我做了个梦梦见我躺在家里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被人叫醒了,我本来以为会让我好好睡几天懒觉的,但没办法,我又被请进了大帐,我进帐时,还看见了鲍大哥,他冲我眨眨眼睛,我眯起右眼以回信,我得到了优待,坐在了将军左手的首席。将军给我做了介绍,大家互相点头致意一下便立刻进入正题,军队的效率就是高,会议决定即刻南下。不过,还有两件事得有人干,一个是给幽州的另外一支官军卢植部报信,以配合大军南下时不要退守司隶并迅速到来这里暂时抵挡张角。还有一件事,就是谁去拖住张角的前进步伐,让卢植到来之前,不至于洛阳北方屏障全部失守,造成洛阳危急,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知何人能当此重任?……子睿你有什么建议?”皇甫嵩向四处望望,不用看。我已经看过了,我知道大家都不想干。到处兵荒马乱的,离开大军,自己还是将官,在黄巾军前面都破了幌子了,被发现了,肯定死定了。而去拖住黄巾军,怎么拖,和送死有什么两样。不过我没想到皇甫嵩居然会找我出个建议,他手下的人我除了老鲍一个不认识,你叫我怎么说,看谁长的最影响军容就让谁去?当然不能这么说。

  “这个……报信!……非此人不能为,可惜……”我本来想说可惜那人在新野,正好还可以看看皇甫的反映,如果他有点不自然,再说出这个名字时他用话掩饰,那么肯定有问题,而如果不掩饰,而作惋惜状时,那么可能真的过去是他手下的人,而我趁机在他的部下前提起这个名字,或许可以在他的部下的询问下知道陈哥以前的事。可惜,皇甫居然理解错我的意思,而且把事情领到我从没想到的方向。

  “鲍信,……不错,我忽然记得你和卢植还有师生之谊,好,没想到,子睿竟认识子义,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知道不好,接着我就看到鲍大哥那张苦脸了,看着我,我知道他想问我干吗害我,我也只好苦着脸,表示我没想到。

  “那么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不知谁愿去和黄巾周旋几日待卢植将军到来?子睿可还有好人选?”

  看到鲍信的垂头丧气的样子,我本来要说的:“这个……留待……非此人不可,但此人在襄阳。”我想到了子涉,但我怕又害了其他人所以就收回了这话。

  算了吧,我害了鲍大哥,就让我也当回替死鬼把,主意拿定,“我来吧!”

  话音一落,众人皆惊,随即我就听到了很多人长吁一口气的声音。

  “哦,此……可非常艰险啊,你若有三长两短,我可不好向你先生交待啊!三思……”

  “我已有一计。”实际上我还没有,但既然接下来,就嘴硬一下吧。

  “子睿果真乃多谋之士。我拨1万人给你……你嫌少?”

  “三百足矣,你把老弱病残给我就行了!但要给我足够的粮草和百倍的军饷!”我倒真有主意了。

  “哦,愿闻。”

  “不告诉你。”告诉你就不给我百倍军饷了,不过我贴到他耳边“可能包括我在内,都活不了,你告诉先生就是我自己要去的。”说完,我像交待完后事,非常平静的坐在那里。

  皇甫嵩看着我,一副感动的模样,“若黄巾今年可平,你谢子睿当为头功。”

  我摆手,无语。

  散会后,鲍信找到我,我猜他要来找我,我就在帐里还准备了一壶茶等他。

  “兄弟啊,你要干吗?年纪轻轻就不想活了,去幽州一趟危险是危险,但确实只有我去,可能才能搬动老师,但你带着三百老弱病残之军……你知道,黄巾在兖州就有二十万之多,你想不想活了。”

  “我自有办法,鲍大哥啊,我想让你立功啊,秋后击破黄巾,你老哥封赏之时,别忘了兄弟就是了。”

  “能活命就不错了。兖州的黄巾贼谁不认识我这个胡子,我每次都在最前线作战……哎,麻烦啊,我只能一个人去,被人撞个正着,你就得给大哥收尸了。看来这次我们兄弟俩都得死了……”

  “不用”我笑着拔出他的剑,就猛地捋他的胡子,削掉了很多他的胡子,“胡子没了,不就没事了。”

  “是啊,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来来兄弟帮哥哥多削掉一点。”

  我忙了半天,小心地削去了他很多胡子,我还拿出我的衣服给他,他的身量和我还真的差不多,穿上还挺合身的,我还提醒他,别穿官靴,我知道,上次就是为了这个周仓才劫我的。

  必须承认,我的方法很有效,结果,鲍信大哥走出营帐没十步就被巡逻的哨兵拦住了。

  我写一封给老师,也说我要迟些回去,不必担心,又写了封信给我姐的,说我要迟些回去,不过我没说不必担心,因为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说,她肯定会担心。

  我把两封信给了皇甫嵩,请他到荆州时托人带过去。皇甫嵩说他一定会亲手递交,实际上我不在乎,不过我还是表现得很感激的样子。

  大军第二天一早就开拔了,鲍信听说头天晚上就走了,我心里祝他好运。我也希望自己好运,因为我希望早点回去。皇甫将军随中军走了,殿后的将军,和我打了声招呼,在马上和我行了个礼,“保重!”

  我对这个人立刻有了好感,我也回了礼。

  等他们消失在山坡后时,我回头看见给我留下的三百老弱残兵,比我想象的还老弱,不过,那样正好,我问其中一个老兵,“刚才殿后的将军为何人?”他的回答让我吓了一跳。

  “刘岱(留待)。”

  

第十三章 留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