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初阵

    院子只剩下我,以及那只老鼠,我揉了揉还很酸痛的大腿,心里还在想,今天又是极其累人的一天,果真没错,今天又是我把老鼠给累趴下了,我才从那院子里出来。

  回到家,我也没拍掉身上的土,立刻让下面的人把所有的屏风全移走,然后从后院到前庭空出一条近一百步长的距离,这下靶子是小了很多,我让大家速速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因为我又要练箭了,结果还能让我满意。不过晚饭时,姐姐还是对家里这有个洞那有个洞感到很奇怪,我也表示“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冬天的这几个月内,我一点都不问政事,几乎一直沉迷于练武,不过我从来不告诉他们我在练什么。因为我知道姐姐很怕这种夜里出没的尖牙货色。到第十五天我才终于没等它累死就抓住了它,结果第二天难度就增加了,他给我穿了一身重铠,我觉得很奇怪,这种东西军队里才有,您怎么有的。他告诉我,他以前当过兵,还曾经当过军官,后来就回来了。这让我想起陈梁,好像他和师父一样,而且我可以感觉他们提到这个事时,都有种很无奈,又很伤感的感觉,我没有问他们为什么。我想他们觉得可以告诉我时自会告诉我的。那件重铠有六十多斤重,我问有没有轻点的,什么都要讲究个慢慢来,哪有一下就这样的。可师父说,你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这样,希望能跟上。天啊,好像只要是个人就知道我会很快离开长沙,我忽然想到了周氏兄妹,嗯,看来他们不是人,想着我还笑出来了。结果这天,我快累死了,到天黑也没逮住他,不过师父没怪我,他几乎是随手抄起那只老鼠,“明天继续吧,你能坚持跑到天黑,很不错了。”那天回去后,我几乎连弓都拿不起来,还让姐姐明白了那些洞眼是怎么回事,真是倒霉。转机在第二十九天,我追那耗子时一个趔趄没稳住摔倒在地,站起来后就看不见,那老鼠了,那怎么办,不会藏起来了吧,这没地方藏啊?还让我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它。等我把它拎出去时,师父还很奇怪的问我,你怎么抓的,好好一只老鼠怎么成薄饼了,实话讲,老鼠成为薄饼状是很有意思的样子。不过这次之后,我知道想快速抓耗子,必须在最后的一刹那,突然加速,要让耗子也想不到。不过又过了十天,师父又耍赖皮了,他往耗子身上涂了一层油,还警告我,压死了不算,必须是用手抓的,否则重来,这回明显我就很有经验了,脚下没有像以前那样迈着大步,只用七分力,而留三分,在机会一好时,就突然启动,扑倒伸手就抓。没想到这小子真是太滑了,还沾了我一手油,下面就更难抓了,又是到了日已西斜,握手上沾了很多土,那小子身上也沾了土,我才总算死死抓著它没让它滑掉。回到家,我还是很勤奋练射箭,现在我已经退在门外射了,结果是我们面前那条街本来还人来人往的,现在每天申时以后据门卫讲就再没人敢走我们家前面这条路了,他们在我练箭时,还躲在我身后,我已经练了快三十天了,太瞧不起我了,我有点生气,一箭射出……自此之后他们在我练箭时,躲在我身后更远的地方了,因为我把家门口“谢府”的匾给射下来了,而我又无法解释,为什么要射匾。接下去的几天,抓老鼠的游戏依然在进行,我也渐渐明白,如果我不能在第一把抓住,以后我的机会会越来越小,而时间拖到更长起来后,我机会慢慢又大了起来,如果师父让我这样一直这样练,那就是说,师父想让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它,否则,他早就给我换法子练了,我开始不着急的抓了,而是瞅准机会,等着机会,直到我确信可以抓住它时才出手。我记得那天我出去时,师父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你终于完全开窍了,明天你不用抓老鼠了。”不过第二天,他还是拎着一只老鼠到这这院子来,我深感被骗上当,他看出我的想法告诉我:“今天不用抓,你随便找件兵器,自己喜欢什么用什么。今天是打老鼠,打死就来找我,不许抓了再打死,干吧。”门又被无情关上了,没办法,拿起兵器架上的东西一件件地看,忽然看见地上的一个锤子样的东西,我拎了起来,是挺有劲的,很合我的口味,可惜只有一个,有点把不住平衡,不过算了,老鼠兄我来了,不过我很快就发现好像手中多个东西并不比以前更方便了,不是简单的手臂的加长,而是难多了,而且这个家伙还够分量,我经常被它扯来扯去。这天,又是一事无成,而且还把左边胳膊好像给拉伤了,真是气人,师父也让我回去养伤。那天晚上我没有练箭,姐姐知道我一定出事了,就来问我,是不是我说没事,还晃了晃甩了甩胳膊给她看:“你看不是很好吗?”“你别骗我了,你是左撇子,有本事左边也动啊?”然后就去摸我的左臂,我脸上的表情把我给出卖了,所以,结果就是姐姐也叫我不要出去练了,身体要紧,好了再去。然后就急匆匆的出去请大夫了,姐姐总是这样,实际上现在我们有那么多的随从和婢女,可姐姐还是习惯性的自己去了,那天晚上,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开始下了,雪下的很大。

  修炼忽然就这样被打断,虽然有点可惜,但我知道这事急不来,我吊着左臂,在清晨未停的大雪中慢步,任雪花打在身上,我从小就喜欢雪,这种情景让我非常的惬意,看来上天也打算让我歇着,现在整个长沙整个天都是白的,亮得有点让人睁不开眼。忽然想到好长时间没有去府衙了,我才想起来,我还是长沙的太守。我赶忙赶去我的任所,怎么着我在养伤期间,总得干点事吧。来到太守府衙,看门的两个士兵居然把戈一封拦我,幸好我现在的脾气不错,而且又觉得可笑,我说:“我是太守,你们拦我干吗?”“你不是太守!”“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太守。”“我们太守还是个孩子,你看上去已经快三十了。”他的话让我立刻想到了什么,我赶紧去摸下巴,果真,这一个多月的修炼生活已经让我又长出了一脸让我很开心的胡子。“喂,这个人是不是傻了。”“快走快走,别在这里待着。”我不再言语,虽然左手不能用,但右手还在,我很轻易的拨开二人,就朝里走,二人居然想来扎我,谋害当朝命官,这还了得。不过,现在他们的速度,在我眼中,慢得和蜗牛差不多,当然这稍微夸张了一点,但我知道,这多拜这一个月的修炼所赐。我稍微向后一让用右臂夹住两支戈,稍一用力,两支戈柄即断,二人大惊失色,赶忙叫人抓刺客,守卫太守府的士兵立刻从旁院涌来,不过众人还没围上,姐姐的声音就响起来:“小弟,你不在家养伤,过来干吗?”姐姐这句话特别有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了,赶忙跪下行礼,然后就赶忙退下,我还是叫住了守门的那两个小家伙,“你们两个也不大吗?干吗说我是小孩啊?”“大人,不是我们有意冒犯,我们头是这么说的,听说您好像才十六吧?而且他说您特别好说话,所以背后说说没事的。”不用说了,肯定是周玉这鬼丫头。“算了算了,下去吧。”转身把手搭在我背上的姐姐就对她说:“姐你先回去吧,这的事让我来,好吧?”“不行啊,你身体……”“没事的,就是只臂膀拉伤了。不妨碍处理政务吧。”我笑着就往里面走。“那可以,但你这么长时间不管事了,你先在旁边看吧。”

  就这样,我一边听他们的议论,一边看这以前的事情,邸报的消息让我大吃一惊:波才的余部黄巾军在阳翟遭朱将军夜里偷袭已全军覆没,降兵三万余人全部被处死!朱将军已领兵进军广宗增援皇甫将军,张曼成也已在半月前战死。最近受到的邸报是襄阳五日前的:黄巾南阳的残部被全歼,战死者达五万余人。黄巾之乱结束了,虽然张宝张梁的消息我还没有收到,但已经没有意义了,没有办法扭转战局了,如果我是张曼成。六月时早动随波才一起打宛城,也许现在局面就不会这样一边倒。可现在已没有意义了,也许就是张曼城一直没动成了我们胜利的唯一机会,要知道,我们在半年之内,整个荆州只有新野有一万多的士兵,整个襄阳向南,黄巾一旦踏进,便无可遮拦。张曼成出了什么问题,确实太令人奇怪了。还有,消灭张曼成的是谁?为什么邸报上什么都没说?

  忽然,周仓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看见我,赶忙行礼,然后面朝姐姐就说:“黄巾一支五千左右的军队已至东城外五十里。”我赶忙问带兵的人是谁,周仓很奇怪的说:“大哥您问名字干吗?您认识黄巾里的人吗?”实际上,我已感到张梁张宝肯定出事了,这一支恐怕是来报仇的,而来报仇的人似乎我只觉得一个人有这可能,当时在大厅之中只有那个人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快说,别问了。”我很少用这种口气说话,周仓赶忙说,“不知道,只知道大旗上写着‘裴’字,据探子还说他们行军极快,而且每人的黄巾上还扎了一条白布条。”我知道我没想错,立刻就问:“我们现在有多少兵马?”“不足两千。”“你快去点一千人,不要青壮兵丁,跟着我走,带上素旗。”说完,我扯下左臂上的纱布,径直走出去,姐姐拉住了我,我一回头,姐姐好像被一吓,“你的眼神怎么这么凶?”“姐,对不起,你先回去,我得去一下。”姐姐帮我拍了拍肩上落下的雪花,只说了一句:“小心。”

  我策马飞驰至黄忠家,下了马直奔大厅,“师父师父。”师父出来后感到很奇怪,“你怎么叫我师父,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是亦师徒亦朋友的关系,不必以师相称,而且今日你不好好在家歇着,来此何事。”“事情紧急,一时不知该如何想称,此事先不说了,相烦借我一件兵器。”

  “所谓何事?”

  “黄巾来攻,我必须出击,而守军的武器库中武器,皆为木柄,太轻,颇不称手,昨日我见你这里兵器多全身铁制,想借用一件。”

  黄忠哦了一声,转身就回去了,等他出来时,两手捧出一件黑乎乎的兵器,一头是个的扁球,上面生满了刺,就像一个棍上蜷着一只刺猬,长约一丈。

  “这个你拿去吧。”

  “多谢先生,我先去了。”

  中平元年十一月初九未时,我带着一千老弱残兵,素旗素旌在城东摆下阵势,坐等黄巾军的到来,雪还在下,但黄巾的马蹄声已可以清晰的听到。我回头示意周仓不要动,把那件兵器挂在带钩上,策马踏雪跑到阵前对着已近的黄巾前锋部队大声喊话:“裴元绍将军可在!”

  

第二十二章 初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